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八章、示好
    谢涵虽然不懂药理和医理,可她胜在有一副聪明的头脑,过目不忘。

    又因为她生的体弱多病,时常肯病,俗话说,久病成医,她虽然没有成医,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多少了解了一些,也为此认识了几味药材。

    这王婆子送来的药包里,别的谢涵不清楚,但是这麻黄的用量似乎不太对劲,她只是一个刚六岁的孩童,可药包里的麻黄数量却是一个成年人的剂量,跟她上一世成年后吃的剂量几乎一样。

    还有一点,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麻黄的发汗力特别强,一般用于外感风寒,恶寒发热、头痛、无汗等症状,而谢涵昨晚已经发了不少汗出来,这会再用这么大剂量的麻黄是不是不太合适?

    略一思索,谢涵快速地把药包里的麻黄拿出了大半,同时也把其余几个药包都打开了,将每个药包里多余的麻黄拿出来,刚用丝帕包好放到枕头下,余婆子便从隔壁过来了。

    彼时,谢涵还没来得及把药包捆好,更没来得及思索这多出来的麻黄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哟,我的表小姐呢,你这是在做什么呢?”余婆婆一看案几上的五个药包全散着,脸上一恼,忙几步走了过来要收拾。

    谢涵扫了她一眼,没看出来她的着恼之色是因为自己的淘气还是因为她知道了些什么,可不管是因为什么,谢涵也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发现了这药包的问题。

    “余婆婆,我一个人待着没意思,没人陪我玩,我就把这药包打开了,可药包不好玩,一股子的药味。”谢涵嫌弃地撇了撇嘴。

    余婆子一听脸上立刻和缓了些,一边收拾案几上的东西一边说:“表小姐想要玩什么,回头我让司琴找了来,这药包里除了药没别的,可不就是一股药味,能有什么好玩的?”

    “涵妹妹想要玩什么?”顾铄抱着两个小木匣子过来了,身后跟着个丫鬟,丫鬟手里也抱着一个包裹。

    谢涵一看他又来了,不禁扶额。

    她实在是不想见到他。

    每见一次,她心里都要难过都要跟自己纠缠一番,上一世她痴迷他痴迷了十一年,为了他甚至不惜做了妾,那种喜欢已经深入骨髓,哪能这么容易抽离?

    可上一世的经历告诉她,他不是她的良人,更别说,她的肚子里有一大堆的疑问,老太太为什么要阻止她去扬州见父亲最后一面,一听到血光之灾这几个字老太太为什么会害怕会妥协,还有,药包里多出来的麻黄究竟是怎么回事等等,这些疑问谢涵虽然没有答案,可也明白自己处境堪忧,稍有不慎便会小命呜呼。

    因此,这个时候她是决计不敢招惹上顾铄的。

    “没什么,我就是闷的慌,见这药包捆的四四方方,便打开来看了一下里面都有些什么。”谢涵虽不愿意见到顾铄,可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顾铄见谢涵神情还是淡淡的,略一思忖,坐到了炕沿上,把手里的两个匣子放到了炕几上,打开了最上面这个,里面是几样适合小姑娘戴的首饰,大部分是黄金做的,有手镯、脚镯、项圈、头饰等,还有一点碎银。

    “这是我母亲送你的几样首饰和一点碎银,这包裹里是两套过冬的衣服鞋袜,我母亲说,这一路出门不比在家,丫鬟婆子们懒了不听话,你要勤敲打着点她们。”顾铄说完从绿萍的手里接过了包裹放到了炕几上。

    谢涵听了这话奇怪地看了眼顾铄。

    论理,朱氏是国公府的当家夫人,谢涵要走了,她给谢涵送点首饰衣服银两是正常的,可不正常的是这些东西就算她不屑亲自来一趟,完全可以打发个丫鬟婆子来,没有必要让顾铄亲自跑一趟。

    因此,很有可能是顾铄自己去揽了这个差事,这就更令谢涵不解了。

    她是重生的,可顾铄不是重生的,他为什么会这么早就向她示好呢?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上一世,顾铄一开始也只是对她有一点好感,因着这点好感他没有像别人那样经常捉弄她,可也没表明态度护着她,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被顾铮和顾钰联手推进水塘里。

    后来,父亲没了之后,她成了一个孤女,屡屡被府里的人欺负,连丫鬟婆子们也都跟着捧高踩低,顾铄这才把她要到身边去做了伴读,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为谢涵做过类似这种跑腿的小活。

    他是一个要做大事的人,从小就被当成是国公府的继承人培养,因此每天有念不完的书,练不完的武,在他眼里,那些小儿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根本就不重要,有时间关注这些,还不如多听谢涵帮他讲几本书呢。

    因此,谢涵印象中的顾铄一直是一副君子如玉的模样,不管在外对朋友还是在家里对家人或者是下人,都是谦和有礼的,其实那只是表象,真实的他对人很疏离冷漠,很少有人能让他放在心上。

    谢涵后来才知道,自己也不例外。

    可眼前的人却有点不太一样了,眉毛依旧是浓粗的,可却是舒展的;眼睛依旧是狭长的,却不是深不可测的;鼻梁依旧是坚挺的,却不是冷漠不屑的;双唇依旧是薄薄的,可嘴角却是往上勾的;总之,整张脸不再是记忆中的谦和疏离,而是带了温度的亲和。

    “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顾铄伸手摸了摸谢涵的头,再把另一个木匣子打开了,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玉制九连环,“我这还有一样东西给你,你不是怕路上闷没人陪你玩吗?我把这九连环给你,记得下次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回来,我要看看你学会了解没有?”

    这个九连环是用上等羊脂玉雕刻的,玉质细腻油润,呈光亮的油脂白,一点杂质也无,一看就是上品,价值不菲,而且谢涵知道这个九连环顾铄也十分喜欢,是他十岁生日时老夫人送他的生日礼物。

    “不行,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谢涵把匣子推了过去。

    她知道,如果她收下了这个九连环,以后肯定还会跟顾铄牵扯不清的,这绝不是她的本意,尽管她对他或许还有丁点的好感和迷恋,但她的人是非常清醒的,顾家这个坑,她是决计不能再跳了。

    “不就是一个九连环吗?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听话,拿着,等你回来的时候再还我也一样的。”

    谢涵听了这话越发不敢收这东西了,“大表哥就不要令我为难了,我听三姐姐说过,这是老夫人送你的生日礼物,你可不能辜负了老夫人的一片真心。”

    顾铄听了还待把东西推过去,外面有人说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