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七章、问梦
    周郎中在老夫人的叮嘱下给谢涵开出了五天的药,老夫人拿过药方研读了一遍,随后命王婆子跟着周郎中去取药。

    送走周郎中,老夫人命红芍和红棠帮着司琴、司棋收拾行李,命余婆子送赵妈妈和刘妈妈出去歇息,也命顾铄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玩,把一屋子的人都打发走了之后,老夫人这才拉着谢涵的手,问她到底做了什么梦。

    谢涵几乎不假思索地把她向余婆子编的那个梦大致重复了一遍,她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能记住的不多,只需把关键的几条交代清楚了即可。

    “可是我听余木根家的说,你娘好像还特地提到了血光之灾不吉利,这话是怎么讲的?你娘好端端地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你再细想想,可有遗漏的?”

    “血光之灾不吉利?”谢涵拧着眉假装思索了片刻,这才拍着自己的脑袋说:“对对,我好像还问了余婆婆什么是血光之灾?外祖母,什么叫血光之灾?”

    “这个不该小孩子懂的,你就不要多问了,你只需告诉我你娘好好的为什么会告诉你这句话?她是怎么说的?”秦氏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不过仍是忍着性子问谢涵。

    “她就说让我去看我爹,说我爹会送去我见她,说,说,对了,说她对不起顾家,说什么血光之灾对顾府不吉利,还说什么顾府不是我们的家,说我留在顾府也会对顾府不吉利。”谢涵眯着眼睛,小脸扭成了一团,装作一副很费力地思索的样子。

    老太太听了之后细瞧了瞧谢涵,见谢涵的小脸委实一脸病色,巴掌大的脸上也没几两肉,倒越发凸显了这双大眼睛水雾雾的,一脸渴慕地看着她。

    罢了,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再聪明还能翻出什么乱子来?

    “这样吧,这一路路途遥远不说,你又是一个病秧子,我把红棠和红芍给你,路上也好个照应,司琴和司棋到底小了些,你又是一个正经的官家小姐,出门不能太过寒酸了些,你觉得可好?”

    谢涵听了低头在炕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多谢外祖母赐人,还是外祖母想的周全。就是还有一样,外祖母能不能打发个人去把我的奶娘喊来,我这里的东西以前都是奶娘经手的。”

    此时的谢涵隐隐觉得,老太太把红芍和红棠给她,未必完全出自真心,所以干脆自己也提了一个要求,一方面是试探一下老太太到底是不是真的为她着想,另一方面她也是为了奶娘,她想把奶娘一起带到南方去。

    再世为人,谢涵终于明白了奶娘才是真正一心为她好的人。上一世奶娘因为做了三件事被谢涵不喜,也得罪了顾铄,最后被撵出了顾府,据说后来的日子很是穷困潦倒,这一世,谢涵一定要弥补她。

    这三件事谢涵一直记忆尤新,一是拦着她不让她跟着顾铄去幽州,说是女儿家的名声最珍贵;二是拦着她不要嫁给顾铄为妾,说是会辱没老爷读书人的身份;三是拦着她不许她跟顾铄邀宠,说是后宅的水太深,一不小心就会葬送了自己的小命,尤其是像她这样没根没基寄人篱下的孤女,更是谁都可以踩一脚。

    这三件事谢涵哪件也没听,彼时的她满心满眼都是顾铄,觉得有顾铄护着,她肯定能在后宅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因为她所求并不多。

    可事实证明她错了。

    大错特错了。

    有的东西不是自己不争就代表自己无辜代表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的,她的存在本就是对别人的一种威胁,谁会愿意自己的丈夫心里装着别的女人?谁会愿意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给别人?谁会愿意在自己最需要丈夫的时候丈夫躺在别的女人身边?

    所以她的结局注定了是一个悲剧。

    可是话又说回来,她本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她的婚事只能由顾家做主,顾家又有谁能替她真正着想呢?

    因此,这一世她才会强烈地要求离开顾家,为的就是不想重蹈上一世的悲剧。

    老夫人见谢涵提到奶娘之后有片刻的走神,便摸了摸她的头,“你想带着奶娘一起回扬州?”

    “我以前生病的时候都是奶娘哄我吃药的,也是奶娘抱着我睡觉的,奶娘会唱歌,唱了歌我就不会做恶梦了。”谢涵嘟了嘟嘴。

    老夫人听了沉吟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好,我这就打发人去找她回来,今儿就把东西收拾好了,明儿一早就上路,我打发你二舅送你一程。”秦氏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谢涵见此也要下炕送她,老太太见她颤巍巍地扶着炕沿,拦住了她。

    送走老太太,谢涵歪在炕上闭上眼睛思索起来。

    她知道应该是自己编的那个梦改变了老太太的主意,只是她不明白的是,老太太为什么要拦着她回去见她父亲?重活一世,她可不认为老太太真的是为了她的健康着想,为了她的身体着想的。

    还有一点,老太太在听到血光之灾时,脸上曾经微微变了变颜色,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如果谢涵没有记错的话,她知道母亲在顾家曾经流产过,不知这算不算血光之灾,因为谢涵清楚地记得,母亲最后缠绵病榻的时候并不是在顾府咽的气,而是被抬出去送回到了谢家在京城的房子,等父亲千里迢迢赶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咽气了,办完丧事,送母亲灵柩回幽州乡下祖宅时,谢涵病倒了,被顾家留了下来。

    所以,谢涵明白一点,作为一个外嫁女,或者说是外姓人,是不能死在娘家或者是别人家的。

    恐怕这就是老夫人松口的原因,她是相信了谢涵做的这个梦。

    可是这么说似乎也不完全对,真有那一天的话,顾家完全可以也把谢涵送回谢家,没有必要向她妥协。

    正细思时,王婆子抓了药回来,随手把药包放在了案几上,交代余婆子几句便匆匆离开了,余婆子刚要拿着药去找人煎,便听见红芍在隔壁屋子喊她,她又急急忙忙放下药包走了过去。

    谢涵心血来潮地打开了药包,仔细辨了辨其中的几味主药,看着看着,脸上突然变了颜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