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六章、答允
    顾铄见谢涵脸上徐徐绽放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心下一抽,莫名的有点生疼。

    其实,这个表妹刚进门的时候他并没有太放在眼里,只是跟弟弟妹妹们一样,觉得这个小丫头说话怪好玩的,北方话里夹杂着很重的南边口音,听起来软软的,也怪好听的,可惜就是有时听不太懂。

    见别人笑话她,就会小脸通红,瞪着一双水雾雾的大眼睛看着你,让人忍不住就想摸摸她的头哄哄她。

    可是后来,随着那个姑姑离世,姑父不得已把她留在了顾家,祖母怕她年龄小想家,让她跟着家里的姐妹们进了学堂,从那之后,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顾钰、顾钏、顾钥她们几个抱怨的声音,好像说先生每天都在夸这个谢涵聪明,抢了她们的风头。

    顾铄这才知道这个表妹四岁便启蒙了,不仅会背《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蒙童书籍,而且还会背《论语》,最令人称奇的是居然会讲解《论语》的要义,此外,一手小楷也写得像模像样的。

    为此,顾铄特地找谢涵考校过,这才发现了这个女孩子不是一般的聪慧,几乎是过目不忘,只是可能是年龄太小的缘故,还不太懂得藏拙,所以才招致了别人的嫉恨。

    于是,顾铄慢慢地开始接近谢涵,一方面是怜惜她的身世,另一方面是好奇她到底有多聪明。

    这次谢涵落水,说实话他也有一定的责任。

    昨儿下午放学后,他们兄弟几个去见老太太,正好听见老太太和母亲、二婶等人说起五姑父的病情。从上房出来,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余婆子突然笑着对他们哥几个说了句玩话,说是谢涵以后就可以留在顾家了,做顾家的媳妇了。

    顾铄听了隐隐觉得自己不喜欢这句玩话,因为这话是从余婆婆嘴里出来的,这就可能代表着老太太的意思,而顾铄是顾家的长房长孙,将来是要撑起整个国公府的,老太太不太可能会把谢涵许给他。

    偏偏顾铎听了这句玩话拍着手说是那就嫁给顾铮吧,顾铮听了气得瞪了顾铎一眼,说了句“我才不要呢,大哥喜欢她。”

    为了这话“大哥喜欢她”,顾铄当即恼羞成怒地跟顾铮吵了起来,他也不过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还不大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和不喜欢,但是有一点他肯定,如果他承认自己喜欢谢涵,肯定会成为这些弟弟妹妹们的笑柄的,事关面子和尊严问题,他必须抗争到底。

    可巧这时顾钰领着顾钏、顾钥等人也过来了,见自己的哥哥为了谢涵和顾铮吵了起来,她当然是毫无疑问地站在顾铄这边。

    顾钥和顾钏见了,也要站在顾铮这一边,可她们两个都小,不太懂两个哥哥在吵什么,听了半天以为是两人在争谁跟谢涵玩得好玩得多,故而,顾钥拍着手出了个主意:“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我们去找谢姐姐对质,问问她到底谁喜欢跟她玩,谁跟她玩得最多不就清楚了吗?”

    “问就问,谁怕谁?”顾铮梗着脖子回应。

    逼到这份上,顾铄也不能不迎战了,便吩咐一个丫鬟去叫谢涵过来,这时有人说看见谢涵正在后花园的亭子里看荷花呢。

    于是,顾铄、顾铮、顾铎、顾钰、顾钥、顾钏等人直奔后花园而去了。

    彼时谢涵已经从亭子里走出来,刚到岸边,一看这么人蜂拥而来,先就吓了一跳,待顾钰气势汹汹地问她究竟喜欢谁时,谢涵更是一脸的茫然。

    她才刚六岁,就算读了点书,可于男女之情上是半分也不懂的啊,但她知道,顾家这些人里就顾铄不讨厌她,从没有捉弄过她,于是,她的眼睛看向了顾铄。

    顾铄的眼睛闪烁了两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顾钰气急败坏地上前推了她一下,嫌她不该看着顾铄,落了顾铄和她的面子。

    谢涵还没来得及站稳,又被顾铮使劲推了一下,直接从岸上滚下去掉进了水塘。

    顾铄这才吓坏了,急忙跳进水塘里把谢涵抱了起来,而谢涵受此惊吓,连话也不会说了,只会闭着眼睛抱着他不撒手。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谢涵的落水跟顾铄绝对脱不了干系,而且当时他明明可以阻止顾钰和顾铮对谢涵动手的,可一方面为了面子,另一方面又想看看谢涵到底会怎么做,可他却忘了,谢涵是一个才六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斗得过十一岁的顾铮和十岁的顾钰两人联手。

    想到这,顾铄颇为自责,站到了老太太身边,拉着老太太的手撒娇,“祖母,还是三妹妹的话有道理,父女天性是人之常伦,我们还是让涵妹妹回去一趟看看五姑父吧,以后再把涵妹妹带回来就是了。”

    顾铄知道谢纾的病应该是很重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一封又一封的书信来催这边把谢涵送回去,紧接着又打发了好几个人过来接人。

    他想的也简单,让谢涵回去看一眼五姑父,如果五姑父好了再把谢涵带回来,因为五姑父以后肯定是要娶新妇的,谢涵留在那边多有不便;如果五姑父不好了,那边谢涵从此便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顾家肯定是要照拂她的,总不能把她送到乡下去吧?

    再说了,现在二姑父因为贪墨被抓进了牢里,二姑太太带着两个表妹也住进了顾家,顾家不缺谢涵一个外姓人。

    “还请老夫人成全,我们老爷委实很惦念姑娘,就让我们姑娘回去见见老爷吧。”刘妈妈带头跪了下去,赵妈妈也紧跟着跪下去了。

    “外祖母,我也想我爹了,外祖母就让我去看看我爹吧,我保证一路上会乖乖吃药,会乖乖听妈妈们的话。”谢涵也拉着老太太的衣襟求情。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再不同意也就太不近人情了。还有一句话,既然要走,我的意思是赶早不赶晚,早点过去路上也暖和些,也省得你父亲着急。”秦氏沉吟了半响,笑着摸了摸谢涵的头。

    说完,老太太叮嘱了赵妈妈和刘妈妈几句,又嘱咐周郎中给谢涵多开出来几天的药,左右马车上有炉子,不耽误煎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