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五章、不喜
    原来是老夫人秦氏扶着两个丫鬟带着一堆孙子孙女过来了。

    谢涵一看老夫人来了,忙挣扎着要下炕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松开了丫鬟的手,上前几步拉住了谢涵,并弯腰把她抱到了炕上。

    “孩子,你病了可以不用行礼的,外祖母不会怪你的。”秦氏一边说一边还摸了摸谢涵的脑门。

    “多谢外祖母的照拂和探视,谢涵觉得好多了,理应给外祖母磕头请安。”谢涵一边说一边仍低头给老太太简单行了个礼。

    “这孩子,外祖母都说了不怪你。来,让我瞧瞧,今儿的脸色如何?”秦氏一边说一边搬起了谢涵的脸细细瞧了起来。

    谢涵借这个机会也打量了老太太一眼,说实话,今天老太太的行为有点反常,上一世谢涵在顾府生活了十年,老太太对她虽说不上苛刻,可也说不上多喜欢,祖孙两个从没有如此亲密亲近的时候。

    她自己有嫡亲的孙子孙女一堆,还有嫡亲的外孙女外孙子,因此,她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谢涵,而谢涵也只有在每天的晨昏定省和年节聚餐才能见到她,彼时,老太太身边总是围了一大堆的人,谢涵也只能远远地看着。

    说来也是怪,老太太不喜欢谢涵,可是却默许了谢涵做顾铄的伴读,并没有要求她和家里的这些女孩子一起去学什么琴棋书画或者女红中馈等,而是任由她陪在顾铄身边跟顾铄一起念那些经史子集,甚至在顾铄开口要带她去幽州驻守时竟然也答允了。

    彼时的谢涵也没有多想,她不想留在顾家看别人的脸色,巴不得和顾铄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窒息的地方,而顾铄的说辞和谢涵想的几乎一样,因此谢涵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跟着顾铄去了幽州。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彼时的谢涵已经年方十二,情窦初开,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顾铄。

    要知道那个时候,顾铄几乎是她在顾府唯一的温暖和依靠,谢涵喜欢上她真不是一件难事。

    而顾铄对谢涵也还算疼爱,两人虽没有多少海誓山盟,但是花前月下的时候可不少,只不过他们两个的花前月下并没有用来谈情,多半用来谈书了。

    谈书,想到谈书,谢涵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四岁便由父亲亲自启蒙,教过的字一遍便会认了,念过的文章一遍便会背了,试过几次之后,父亲虽然有点遗憾她不是一个男子,可也没少在她身上用心。

    想到父亲,谢涵的眼圈红了,哀绝之色溢于言表,“老夫人,我爹他是不是不好了?我是不是以后也没有爹了?”

    “涵妹妹,五姑老爷只是偶感小恙,肯定会平安闯过这一关的。”顾铄不忍见谢涵脸上的泪水,上前一步安慰她。

    谢涵看着眼前这张她曾经无比迷恋的脸,虽然有点稚气,可小小年纪气度已经不凡了,眉眼间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冷静和自持。

    是的,他一向是一个冷静和自持的人。

    就算他再喜欢谢涵再疼爱谢涵,他也绝不会为了谢涵和老太太抗争,因此,从幽州回来,谈婚论嫁的时候,他只能委屈谢涵做妾,娶了老太太的嫡亲外孙女沈岚,婚后的日子,为了家宅和宁,他又只能委屈谢涵多忍让一些,最后忍无可忍,谢涵终于一尸两命。

    这一刻谢涵好奇的是,她死后他到底有没有掉一滴眼泪,到底有没有过一刹那的后悔?

    “涵妹妹,我大哥跟你说话呢。”顾钰上前打断了谢涵的回忆,她讨厌看见谢涵不眨眼地盯着她哥哥看。

    哼,真是不知羞。

    难怪长了一脸的狐媚样,小小年纪就知道狐媚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我哥将来是要做国公府的世子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宵想的吗?

    顾钰眼里毫不掩饰的厌恶让谢涵打了个哆嗦,老太太及时扶住了她的肩膀,“可怜见的孩子,到底还是受了惊吓,这样子外祖母怎么舍得让你出门?”

    “没事的,外祖母,我想看看我爹,我娘说了,我爹会送我去看我娘的,我想我娘了,也想我爹。”谢涵听了老太太的话一激灵,她差点坏了大事。

    “这?”秦氏看向了周厚朴。

    “老夫人,这父女天性乃人之常情,既然谢姑娘想去,就让她去吧。”周厚朴低头说道。

    “可涵妹妹病得这么重,怎么出门?”顾铄的眼睛射向了周郎中。

    不知为什么,昨儿半夜醒来之后,他就感觉这个妹妹像是变了个人,看着他的眼神要么陌生要么幽怨,尽管他不明白谢涵的陌生和幽怨是因何而来,可不管是陌生还是幽怨,他都不想接受,所以这会一听妹妹要远行,心下一慌,他忍不住又开口了。

    因为他怕谢涵这一去,这个妹妹他便掌控不了了。

    “大哥,涵妹妹怎么病重了?你没看她正好好地坐着,才刚还下炕给祖母行礼了呢。再说了,郎中都说了这是父女天性,五姑老爷病重,涵妹妹理应前去侍疾,你总不能希望涵妹妹做一个不孝的人吧?”十岁的顾钰上前扯了扯顾铄的衣袖。

    她实在是不喜欢谢涵,更不想看到谢涵留在顾家。

    谢涵虚弱地笑了笑,她知道顾钰对她的不喜一方面是骨子里的骄傲,因为她是国公府正牌嫡出的小姐,父亲是定国公世子,母亲是一名县主,而谢涵的母亲是一名低贱的庶女,父亲是从乡下来的寒门士子,血统上便有如云泥之别;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嫉妒,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低到泥土里的人居然在课堂上屡屡被先生夸赞,说她聪慧、悟性高,这让从小被人当成凤凰一样夸到大的顾钰脸上如何挂得住?

    其实严格说起来,彼时的顾钰对谢涵的不喜还只是一种小孩子之间混沌的玩闹,顾钰对谢涵真正的刁难是谢涵的父亲没了之后,她成了一名寄人篱下的孤女,偏偏这个时候一向眼高于顶的顾铄护上她了,把她要到身边做了伴读。

    从那之后,顾家的这些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们都看她不顺眼了,觉得她抢走了他们的大哥,几乎自发地团结起来和谢涵作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