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四章、郎中
    谢涵一看司琴和司棋畏畏缩缩的样子,便猜到肯定是在老夫人那吃了亏受了委屈。

    而司琴和司棋一进门,第一眼看见的是刘妈妈和赵妈妈恭恭敬敬地站在地上对着炕上的谢涵说话,眼圈一红,可还没开口,便瞥见了一旁的余婆子,司琴忙对着谢涵跪了下去,司棋到底年龄小一些,嘟起了嘴,可看了眼周围的人,倒是也没少说什么,跟着司琴跪了下去。

    “小姐,都是婢子不好,婢子没有把小姐照顾好,害小姐摔伤了,婢子有负老爷和夫人的托付,请小姐责罚。”司琴说。

    “起来吧,昨晚你们两个没在,没人陪我睡觉,我做恶梦了,一会梦见我娘一会梦见我爹的,还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把我吓醒了。”谢涵也嘟起了嘴。

    她得时刻提醒自己,她现在是一个六岁的孩童,得有六岁孩童的心智。

    “小姐,不怕的,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就是想老爷和夫人了,这不,老爷打发两位妈妈们来接你了。”司琴上前抱住了谢涵,轻声地哄起她来。

    “可不是这话,老爷在家也惦着小姐呢,一天都得问个好几遍。”赵妈妈眼圈红了。

    “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老夫人也说过几次要送表小姐回去跟五姑老爷团聚,可表小姐的身子不争气,时常有病,老夫人心疼孩子,怕路上太折腾,她说她养育了五姑奶奶一场,没想五姑奶奶这么早就走了,她留不住五姑奶奶,好歹得替五姑奶奶留住表小姐。”余婆子说着说着眼圈也红了。

    “老夫人良善,我们老爷说过,我们姑娘能跟在老夫人身边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分。若是平时,我们老爷也就不打发我们来这一趟了,可这一次老爷的病十分。。。”

    余婆子见此刚要开口打断赵妈妈的话,可巧这时老夫人身边的另一个管事婆子王婆子进来了,说大夫来了。

    余婆子听了松了口气,忙吩咐红芍红棠伺候谢涵更衣就诊。

    赵妈妈听了也擦了眼泪陪着笑说:“余婶子,我们姑娘还没有吃几口饭呢,不如让大夫在外头稍等一会,让我们姑娘把饭先吃了,回头饭凉了容易积食。”

    余婆子听了心下又有些不喜,不过脸上却不显,笑着拍了下手,“可不是这话,我也是忙糊涂了,昨儿见姑娘胃口不好,没进什么东西,偏她昨儿夜里又发热了,我们老太太知道了,急得跟什么似的,一早便打发我过来看看,我也是担心姑娘的病情,混忘了姑娘还没有吃完饭。”

    余婆子说完,转身吩咐红棠,“先伺候表姑娘吃饭,司琴司棋去预备表姑娘见客的衣服。”

    司琴和司棋低头答应着去了。

    谢涵端坐着,红棠过来给她套上一个围脖,再用小细瓷碗舀了多半碗燕窝粥放到谢涵面前,红芍则拿着一双乌木筷子站在了谢涵另一边,准备给谢涵布菜。

    “红芍姐姐,我自己来吧,你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谢涵不喜欢把菜放到粥碗里吃。

    当然了,她更不喜欢红芍站在她身边。

    红芍听了这话看了余婆子一眼,见余婆子点点头,红芍便把手里的筷子递给了谢涵。

    谢涵接过筷子,用勺子舀了一口粥喝了,再用筷子稳稳地夹了点酸笋子送进了嘴里,就这样,一口粥,一口小菜,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谢涵强撑着吃了两个半碗燕窝粥,这才吩咐红棠撤了小几上的东西。

    赵妈妈和刘妈妈见谢涵胃口尚可,又能自己夹菜吃饭,略松了一口气,余婆子看在眼里,倒没说别的,只是吩咐司琴和司棋替谢涵更衣,王婆子则转身出去了。

    谢涵刚换上了一套八成新的大红宋锦夹袄,那边王婆子也就把大夫领进了门。

    由于谢涵年龄尚小,不需避嫌,王婆子直接把人带到了她面前,故而她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京城百草堂的少东家,姓周,叫周厚朴。

    周家世代行医,族里曾经出过几位太医,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现任太医院的院判就出自周家,好像是周厚朴的叔叔。

    而谢涵之所以认识周厚朴,是因为她母亲的病就是周厚朴看的,不光她母亲,府里大部分主子生病都是周厚朴过来瞧的。

    因此,谢涵对他不陌生。

    不过此时的周厚朴应该还不到三十岁,虽小有名气,却比他的父亲和叔叔差远了,只不过他叔叔是一名太医,不是那么好相请的。所以京城这些富贵人家的头等主子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喜欢把他父亲请去,剩下这些二等三等主子一般就是找周厚朴了。

    谢涵正打量这周厚朴时,余婆子正跟刘妈妈和赵妈妈介绍周厚朴的身份来历。

    赵妈妈是顾家的家生子,自然对周家不陌生,也在一旁附和了几句。

    好在余婆子见周厚朴侧着半个身子坐在炕沿上给谢涵搭脉,也知道闭嘴了。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周厚朴松开了谢涵的手,又问了她几个问题,比如说昨夜睡觉可否安稳,有没有做梦,是否还有头晕、恶心、厌食等症状。

    谢涵一一回答了他。

    “周郎中,我娘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怎么会来接我?还有,她说我爹会送我去见她,可我爹不是在扬州吗?”谢涵见周厚朴起身,忙把跟余婆子说的那番话再次拿了出来。

    “你娘是已经没了,不过。。。”周厚朴正要往下说,忽一眼看见谢涵的眼睛,这双眼睛太沉静太深邃了,竟然让他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这是一双六岁孩童的眼睛吗?

    怎么跟昨儿下午看到的大不一样了?

    “不过什么?周郎中,你告诉我到底是我娘来接我还是我爹送我去见她?我问了余婆婆,可余婆婆说她也不知道。”谢涵像个无知孩童般扯住了周厚朴的衣服。

    这下周厚朴再看去,这不明明就是一个六岁的孩童吗?

    难道刚才是自己多心了?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一瞬间的谢涵,周厚朴心软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谢涵的头,“姑娘想你爹了吗?”

    “嗯。”谢涵重重地点了个头,不过很快小脸又拧成了一团,“可余婆婆说我病了,不能下地,不能去看我爹。”

    “周郎中,我家小姐的病究竟如何?”赵妈妈听了这话忙问。

    “就是啊,周郎中,我们老夫人还等着回话呢,表小姐的病到底如何?”王婆子和余婆子同时问道。

    周厚朴看看谢涵,又看了看赵妈妈和王婆子,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