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三章、借梦
    次日一早,谢涵还在睡觉的时候,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余婆子过来了,低声问了红棠和红芍几句,又轻手轻脚地掀了帐子,也伸手摸了摸谢涵的脑门。

    谢涵的脑门上有点黏黏的,昨晚半夜的时候她又开始发热了,加上思虑太过,精气神有点不济,因此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可是这会脑门上突然多出来的手把她吓醒了,惊恐地睁开眼睛,还没看清对方人先问了声“谁?”

    这一表现落在余婆子眼里倒是正好和昨天受的惊吓相符,于是,她满意地点点头。

    “表姑娘,你身子还没大好,又发热了,我这就去吩咐他们给你煎药,你一会要乖乖地吃药,知道吗?”余婆子用哄正常孩童的口吻哄着谢涵。

    谢涵点点头,见余婆子要走,略一思忖,拉住了她,“余婆婆,我是不是也要死了?”

    “呸,小孩子懂什么死呀活呀的,听老夫人的话,好好吃药,哪里也别去,乖乖躺在炕上养病,余婆婆保管你用不了几天又活蹦乱跳的。”

    谢涵听了噘了噘嘴,“余婆婆骗人,我娘那会也好好吃药也乖乖在炕上养病,可我娘还是不见了。”

    余婆子听了这话倒有几分兴致了,一屁股坐在了炕沿上,“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起你娘来?”

    “我梦见我娘了,我娘说她要来接我,我说我也想我爹了,她说我们一家子很快就会团圆了,余婆婆,我娘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怎么说还要来接我?”

    余婆子听了这话微微变了变脸色,细细留神看了看谢涵,又摸了摸谢涵的头,“表姑娘乖,你娘还说什么了?”

    “我娘说让我去找我爹,说我爹会带我去见我娘的,还说什么血光之灾不吉利,我记不大清了,余妈妈,什么是血光之灾?我爹真的会带我去见我娘?还有,我娘不是说来接我吗,为啥又说我爹会带我去见她?”谢涵又扯了扯余婆子的手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

    “这个,这个我也说不好,我去问问老夫人,好了,我喊丫头们来伺候你洗漱吧。”余婆子变了变颜色,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谢涵见目的达到了,也不缠着她,嘟了嘟嘴,“那余婆婆记得一定要问老夫人啊。”

    见余婆子脚不沾地地走了,谢涵也不说什么,乖巧地等着红棠和红芍来给她洗漱。

    洗漱之后,谢涵想下炕出恭,红棠给她拿了件家常穿的五六成新的大红夹袄过来了。

    “红芍姐姐,我的头发乱乱的,先给我梳个头吧?”谢涵摸了摸自己披散的头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是一脸病态。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老夫人应该是在今天打发父亲那边的人来见她,彼时的她躺在床上下不了炕,一脸病态不说,见人就哆嗦害怕。

    她绝不能让那一幕再发生。

    “今天不出门,一会还得上炕躺着,听话,不用梳头了。”红芍说。

    谢涵听了这话,半歪着头,趁机打量了一下红芍,她之所以对这个丫头有点印象,是因为上一世她不仅伺候过谢涵几天,而且后来还因为做事沉稳颇得老夫人的欢心,提了个一等丫鬟不说还被老夫人赐给了顾铄,做了顾铄两年的贴身丫鬟,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顾铄打发去庄子里嫁人了。

    可惜上一世的谢涵那会还小,还不太懂这些男女之事,因此对这个红芍也没有太深的印象和感触。

    不过这会看她,年岁应该在十三四左右,鸭蛋脸,眉眼细长,梳了个双丫头,后面的头发编成了一根麻花辫垂至腰间,看起来很有几分利落劲,也难怪后来会被老夫人送到顾铄身边。

    谢涵光顾着看着红芍发呆,红芍摸了摸自己的脸,以为自己早起太匆忙以致于脸上的胭脂没有擦匀称,忙伸手蹭了蹭。

    这个动作令谢涵回了神,她眨眨眼,做苦恼状,“可是余婆婆不是说一会大夫要来吗?”

    “那就简单梳一个吧,婢子来梳。”红棠拿起了梳妆台上的牛角梳,谢涵乖巧地坐了过去。

    片刻功夫,红棠给她梳了两个简单的总角,红芍打开了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挑了挑,刚要拿出两串红石榴串子给谢涵缠上,谢涵指了指梳妆台上的丝带,“红芍姐姐,还是用这丝带吧,那红石榴是我娘给我的,留着我去见我娘时再用吧。”

    红芍刚刚听到谢涵跟余妈妈说那个梦时已经被吓了一跳,这会又听谢涵说要去她娘,直觉后背一阵发凉,她看了看红棠,对红棠努了努嘴。

    “表姑娘,你真的梦见你娘说要来接你?”红棠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嗯,她说我爹会带我去见她。”谢涵点了点头,从梳妆台上的铜镜里如愿看到了红棠和红芍交换了一个神色。

    谢涵装作没看见,起身去了净房,红棠赶紧跟了过来,而红芍则急急忙忙出去了。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红棠扶着谢涵从净房出来,小丫头给送了热水过来,净手后,谢涵的早饭到了。

    红棠把谢涵抱上了炕,摆上了一张炕桌,把谢涵的早饭摆了上去,一碗燕窝粥,一碟子腌酸笋,一碟子腌黄瓜,一碟子腌鹅蛋,一碟子凉拌鸡丝。

    谢涵刚坐好了,只见余婆子陪着两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进来了,谢涵认得这两人其中一个是母亲身边的陪嫁赵妈妈,另一个是母亲身边的管事婆子刘妈妈,刚要站起来,余婆子忙上前一步,“哎哟,我的表姑娘呢,快坐下吧,仔细头又迷了,早起还发热呢。”

    “不碍事的,赵妈妈和刘妈妈好,我父亲好不好?是他打发你们来接我的吗?”谢涵绝口不提父亲的病,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父亲派来的人,而顾家并没有人告诉她父亲病了。

    “这孩子,可真有孝心,天天惦记着五姑老爷呢,偏自己身子又不好,时常爱病,老太太也是急得没法,成天寻医问药的,好容易好一些了,昨儿偏又摔了一跤,落水了不说还磕破了头,老太太气得没法,把昨天玩闹的这些少爷小姐还有丫鬟们全都罚了一遍。”余婆子抢着解释了一句,因为她发现刘妈妈和赵妈妈正盯着谢涵前额上的伤口看呢。

    “小姐,你头还迷吗?还发热吗?”刘妈妈上前恭敬地问道。

    “好多了,余婆婆打发人煎药去了,我会乖乖喝药的,刘妈妈,我想爹了,我爹好不好?”

    “奶娘和司琴司棋呢?”赵妈妈问道。

    “奶娘前些日子告假了,说是家里孩子病重了,老太太的意思多放她几天假,怕她带了病气来。司琴和司棋两丫头昨儿没照顾好小姐,老太太罚了她们一个晚上,这会只怕也该过来了。”余婆子说道。

    果然,余婆子的话刚说完,司琴和司棋跟在红芍后面进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