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这么厉害,会不会在无意识的时候攻击靠近你的人?】

    “不会。那种会无意识攻击人的,一来是长时间处于战斗状态。二是自我控制力极度弱,且十分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出现你说的情况。”躺着的人没有回答,到是坐在一边的何医生突然开口。

    欢喜愕然转首,只见他一脸轻笑:“脉力又强了些,他有救了。”说着已然起身,拿出一盒银针,在江敬华身上扎了许多,又让人送了药进来,给他灌了下去。真的是灌,一个小小的漏斗,漏斗的管子极长,软的。他毫不温柔的将江敬华的下巴抬手,将软管扎进食道里,然后直接将药缓缓灌了进去。

    “之前那种情况,除了心脏,他的身体机能基本全盘停止运行。就算扎针也毫无效果,药灌进去也没有会吸收代谢。严格的说,这是一种假死。”何医生一边动手,一边轻柔的给欢喜解释:“这种情况我以前见过。一个人去爬雪山,结果掉进雪洞里。等到人找到他时,已经被冰僵了。身体也是如此,停止运行……”

    欢喜看得不住发寒,尤其是看着他依旧温和如昔,不,是比往常更加温和的笑容。突然就觉得,医生好可怕。

    等药灌完了,何医生又开始给江敬华把脉。他的表情,随着时间的转移,而一点点的改变。或喜或忧,或疑惑或恍然。隔一会儿,就要动一动之前扎的针。或是再扎下去些,或是拔起一些,或是弹一弹,或是捻一捻。看得欢喜眼花缭乱,却始终不懂。

    可她看得懂何医生的神色,刚开始时,他很沉重,肃穆。好似在举行葬礼,好似江敬华已经死了。可现在,他是沉着,是轻松。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大地上,何医生长长的吁了口气,笑了起来:“阿喜,这次真要多谢你了。”

    欢喜摇头,其实她现在都还很懵,完全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半点不信,她在江敬华手上写几个字,就能把人的魂从阎王殿给拉回来。

    “小喜子。”许超又顶着一身的血走了进来。

    何医生一看他这样,眉就皱了起来:“你就不能收敛点?”每次都弄得一身血,同时还担心的看着欢喜。

    欢喜只在初见时微缩了瞳孔,之后便毫无反应。当然,还有她自己控制不住的,脸色发白。但她自己并不知道,只以为自己很冷静:“我可没办法。”许超对着欢喜呲牙裂了裂嘴,道:“边上是我的帐篷,里面给你备了点东西。你去休息休息……”然后又瞪何医生:“小喜子昨天累了一天,又一夜没睡。现在那小子好转了,还不放小喜子去休息么?”不需问,只要看何医生的脸色,他就知道个大概。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纸包给欢喜:“来,大年初一早的,压岁钱。”

    欢喜怔怔的接过沾着血迹的纸包,眼底微缩。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来:“谢谢。”她无声开口,嘴形却清晰无比。她第一次收到压岁钱,两世以来的第一次。

    许超抬手,用全身上下唯一干净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快去吧,抓紧时间休息。”说着又瞪了何医生一眼,到底没硬拉欢喜走。主要还是想着,万一何医生有要用得上欢喜的地方……他虽然不待见江敬华,可也不希望,他真就这么死了。

    欢喜等他走了,才将红包拆开。里面装着十块钱,薄薄的一张,崭新的票子。

    欢喜喜不自禁,恨不能将这钱贴身藏着。小心的折起来,塞进裤子口袋。实则一转手,就送进了空间。这十块钱,她可要好好收藏,以作纪念。

    何医生一拍脑袋:“是我疏忽了,回头给你补上。”

    欢喜摇头,压岁钱就大年初一给才有意思,补上什么的有什么意义?她又不是真缺这钱……

    何医生又道:“这里暂时没事,你先去隔壁休息吧。许超的帐篷上,喜欢挂着根树枝,不会认错的。”

    欢喜这一天一夜,早就累到了极致,听到他开口,便立刻离开。

    出了帐篷,阳光照在眼睛上,一阵酸痛,生理泪水哗的就流了下来。

    许超本就没离开,只是将外面沾血的衣服给脱了,手里正拿着一件干净的大衣,还没来得及穿上身。看她出来,本是笑眯眯的迎过来的。一看她哗的流泪,不由一怔,脚步却快了几分。

    “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揍他。”

    欢喜连连闭眼,有泪水冲洗,眼睛到是舒服了些。擦干净之后,才看向许超,笑着摇了摇头。

    许超脸色阴沉,抓着她手,拉着她到他的帐篷里:“我让人送热水来,你梳洗一下。先别急着睡,我给你弄点吃的,吃饱饱的再睡。听到没?”

    欢喜笑着点头。

    许超又揉了把她的头,转身走了。

    果然,他刚走,就有人送了热水和盆过来。牙刷牙膏她自己带了。帐篷不大,又在野外,用过的水,直接泼到帐篷后面。回到帐篷里,便哈气连天。

    她是真的又困又累。

    但许超说不许睡,她便只好勉强睁着眼,打量着这不大的地方。

    只有一个厚厚的气垫,气垫上放着一床被子。边上放着两个包……大冬天的,要是她在这样的情况下睡一觉,一准冻出病来。欢喜抱着腿,蜷坐在气垫上。

    眼睛慢慢的眯起,不知过了多久,猛的一个激淋,一个轻颤,又睁了开来。眼里全是迷蒙,重重打了个哈欠,眼里又是层泪水。可很快,又再次眯起……不一会儿,整个人就歪到气垫上。可因为冷,整个人蜷的更厉害了。

    等到许超端着吃的进来,看到的就是睡成一团的她。

    将东西直接放到地上,走过去推她:“小喜子,醒醒。吃点东西再睡……”

    “别吵我。”睡着的欢喜下意识的开口。听得许超眼睛一亮,刚想再逗着她再多说两句。却哪知,欢喜十分警醒,就这么一点功夫,已然刷的睁开了眼。那一瞬间的眼神,却是让许超久久未能发出声音来。防备、恐惧和绝望……浓的让人觉得,她正身处深渊。

    他用力捏紧拳头,半晌才缓缓松开,笑道:“不是让你别睡的么?怎么就睡着了?”

    幽怨的看他一眼,她也不想的。

    许超越发笑的开心,将吃的端过来:“只有这个,凑和着吃点。”

    冒着热气的白粥,还有带壳的鸡蛋两个。

    他将粥递给欢喜:“里面放了糖,大过年的,好歹也甜甜蜜蜜一回。”一边说,一边将鸡蛋拿过来,给她将壳细细剥了。边剥边说:“放心,我洗了手了,用碱面洗的,搓下来一层皮……”

    欢喜笑,吃得越发开心。

    一大碗粥,两个鸡蛋,被她吃得干干净净。

    许超看得欢喜,“对了,这个包里是你的东西,你先睡,回头醒了再看。”他端着空碗,把鸡蛋壳收走。

    欢喜也是忍不住了,什么包的,她根本没心思,直接扑倒在气垫上。也顾不得用的是他的东西,直接将被子拉过来。可惜,这被子也薄的很。所幸,她并不准备脱衣裳,有身上的衣服挡一挡,应该还是挺暖和的。

    一躺下,几乎立刻就迷糊着了。

    过不一会儿,许超又回来了。抱着好几床跟他一样的被子进来,都是他从战友那里找来的。“小喜子,把外衣脱了睡。”

    欢喜又惊醒,见他抱着被子。意识回笼,将棉衣和棉裤都脱了。重新躺下,任许超帮她盖了足足五层的被子。这一次许超出去了,终于没再回来。让她安安稳稳的睡着,虽然依旧时不时的惊醒,但总算也睡得痛快了。

    …………

    另一边,许超再次来到何医生的医疗帐。但他坐了下来,却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何医生忙。

    “怎么?”何医生忙完一阵,也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欢喜只是一天一夜没休息,他却是已经忘记了自己多久没休息了。

    “小喜子不适合再待在军区了。”

    何医生看了他一眼,“她很快就会参加高考,到时就不必再留在那里了。”

    “我的意思是,这一次回去,就不让她回去了。”许超斜眼望了下他:“我将她安排到西吴高中去,她现在更适合待在那里。”

    何医生笑了,“行,那就交给你了。”

    许超又斜了他一眼:“你早就这么打算了?”

    何医生又笑,笑容中有些小小的得意,“没错。还有,她想要变强,我教她那套拳法了。回头你别忘了监督她,可不能半途而废。”

    许超“嗤”了一声,不再说话,又看了一眼江敬华,起身就准备离开。

    “这里的事情了结了,你准备做什么?”何医生看着他的背影,在即将走到帐篷门时,突的开口。

    只有他们这些人才知道,那件事对他们,造成了多大的阴影,他们又是如何的摩拳擦掌的,想要报那一次的仇。这么多年,他们虽然大多都不在军中了,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可他们从未放弃过,找到那些人。

    这一次终于顺着线索,找到了源头。所有人全都回来了,就只是为了这一次的复仇。这一次,把对方打狠了,打怕了,打残了。这便算是复仇了,因为他们没办法再做更多。

    毕竟,那是战争。在战争中,本就该各凭本事。战争结束,就该一切都结束。如果不是他们这次行动被他们抓到,他们甚至连动手的借口都没有。

    而以后,怕是不会再有借口,这么大干一次了。

    “与你何干?”许超又切了一声。

    “这件事,了结了。”如果想再继续,那就只能他们自己私底下偷偷的干。既然已经用鲜血,洗清了仇恨,他希望他能放下过去,回归正常的生活。个人去做,那就是犯法。

    许超没理他,掀开帐篷出去了。

    下意识的走到自己帐篷前,才反应过来里面有人。刚要回头,就听着里面一声惊呼。是欢喜从梦中被惊醒,不过,下一刻,就听着欢喜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对于这样的情况,显然已经十分习惯了。

    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