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在大年三十,下午三点零六分离开了家属区。去的方向却并不是西吴县,而是进了山。

    确实有人来接,却不是县里的什么人,而是江敬华的人。在上次被绑架时,这个人就站在江敬华身边。她当时视线一直落在一东敬华身上,难看关注到他,因此印象极为深刻。但因为她一直都避着江敬华,他身边的人或事,她是半点兴趣没有。因此,只有印象,却不相识。

    而欢喜更加不懂,怎么就又跟他们扯上关系了?他们不是王牌军么?这是得发生什么事,才要来找她这个哑巴?她可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重要人物,能解决什么,这些人都解决不了的难题。

    如果她能说话,她一定用力摇这个人肩膀,顺便问一句:“你们到底想干嘛?”

    忐忑的看向李光一,希望他能改变主意,将她留下来。或者哪怕是问一句,让她不至于如此的一头雾水。可惜李光一只是安抚的拍拍她的头:“别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她现在严重的怀疑,他是不是将自己卖了。她要不要现在就逃跑?找个地方躲进空间?在这里可没有人知道她有空间,更不了解空间的特性,她一定能逃得掉。

    可想了想,她还是没逃。因为没感觉出这些人身上有恶意。

    进山的路并不好走,大雪封山不说,她也没有接受过类似的训练。

    也幸好,来接的人并没指望她一步步的走到目的地。他带了雪橇,在离军营不远的地方,还有拉雪橇的狗,四只雪橇犬。坐上雪橇之前,李光一特别关照她:“阿喜,到了地方,乖一点。”

    欢喜面上不显,却越发的不知所措。

    她重获一次生的机会,精神力变强,让她的记忆力变好,让她的观察力变强。让她对于一切都越发的警惕,多思。但事实上,她还是她,她并没有一下就变得十分聪明,遇到这样的事情时,她的应变能力,依旧让她自己都为自己担心。一直以来,她都缺少急智。

    当然,那些经历也对她有些用的,让她此时哪怕心里无措,依旧显得镇定无比。不会像上辈子那样,突逢大变,便跟天塌了似的,被人牵着鼻子走。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失了机会。

    李光一又给了她拿了件大号的军大衣,刮耳帽。将她整个包住,连脸都藏在毛绒里。“你姐夫跟何医生应该在,到了地方,别紧张。都是军人,爱民护民,就算糙点,也没坏心……”

    他越是这么说,欢喜越是紧张。小脸绷的紧紧的,用力点头。

    坐上雪橇之后,一切就彻底不受欢喜掌握了。

    她不知道要去哪,不连方向也不便。雪橇狗的速度很快,体形小,在林子里窜来窜去,地形更是起起落落,不知走了多远。欢喜面前看到的景,全都是带着虚影的。只知道,很多树,很多雪。

    身上虽然被护住,可面对寒风,依旧冻的发僵。整个人几乎麻木,更几次差点掉下去。

    幸好接她的人反应极快,一把将她拉住,后面更是不顾她的意见,直接将她绑在雪橇上。“对不住,实在赶时间,你辛苦点,忍忍。”

    她只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怕她半路逃跑吗?

    过了不知多久,久到她大半个身子都失去意识,雪橇终于停了下来。

    欢喜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了,天已经完全黑了。周围依旧是各种树,很厚的雪。只是在雪地里,有许多的帐篷,帐篷里有灯。还有纪律严明,守卫森严的队伍……老鹰,也就是去接欢喜的那人,一从雪橇停下来,边上立刻围了一圈的人。

    两人全都穿着极大的衣帽,身形面貌挡个一干二净,根本看不出来是谁。因此,迎接他们的,是黑洞洞的枪口和手电筒。

    老鹰帽子一扯,其他人乐了,枪也放了下来。

    “咦,老鹰,这带的谁啊?不会是去拐了小媳妇吧?”他们看不出欢喜是谁,却能从她身高上,大概猜出是个女人。

    “滚犊子。”老鹰跳起来,对着说话的人踢了一脚。转过身来,飞快的给欢喜解绑着的绳子。

    边上人一看,又乐了:“哟,这不是拐的,是抢来的吧?”

    老鹰呸了一声:“老大要见的人。快去通知何老大,罗欢喜来了。”其他人一听罗欢喜,连忙跑出去一个,向着某个帐篷飞奔而去。

    欢喜到这会儿,脑子里才有点反应。可也只是脑子有反应,身体还不能动弹。

    老鹰叫老大的,只有一个人,江敬华。可是,他要见她做什么?

    她用力眨着眼睛,将眼睫上的冰霜眨掉。才将将把眼前的情形,看个大概。此时有人来扯她的胳膊上的大衣,试图将她拉起来。可她腿脚早就僵了,这一拉一扯,她直接就往地上栽去。到一半,又被人一把拉住……是老鹰。

    “时间久了,冻僵了。”老鹰自己也坐了这么久,心里有数。但这会儿耽误不得,他直接拦腰,将人扛肩上,就往其中一个帐篷大步走去。

    离着还远,欢喜鼻子微皱,好浓的血腥味,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到了近前,何医生肃着一张,走了出来。“阿喜呢?”

    “这呢?”老鹰将粗鲁的将欢喜往何医生面前一放,“老大怎么样了?”

    欢喜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让自己不跌倒。一抬眼,就惊愕的看到,在何医生出来的那个门里,许超居然一身染血迷彩的走了出来。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她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阿喜跟我来。”

    何医生拉了欢喜的手,就往里面拉。

    欢喜踉跄一下,好歹也缓过来一点,没有摔倒。何医生一顿,放开她手,直接搂了她的腰,揽着她快步往里面走。

    “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在心里狂叫,可一向善解人意的何医生此时也没有要给她解释的意思。

    不过,再多的不解,在下一刻,也全都清楚了。

    他们找她来,真的就只是因为江敬华想要见她。

    若是平时,她大概是怒骂一声“神精病”了。可此时此刻,她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江敬华躺在临时搭建的病床上,已经被放弃抢救了。换句话说,他要死了。而他昏迷时,念着的唯一名字,居在是她……欢喜难得的慌乱起来。

    是因为一个生命的即将离去,更是因为,这个人在这种时候,他居然念着她。这是对她有多大的恨多大的怨啊?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她。她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吧?怎么就招惹他了……

    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想法,这个人,从见面开始,就跟个神经病似的……直到此时。

    “肺部,肝脏,脑部,全都中了弹,一共十六颗……我们尽力抢救了。”何医生站在病床前,面色沉重,“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的求生意识。他在昏迷的时候,曾叫过你的名字。所以我才做主,让人将你接过来。希望你能劝劝他,或是激励他,哪怕是骂他一顿。只要能激起他的求生意志,怎么样都好。”

    欢喜整个人懵了,腰背突然弯了下来。她直直的瞪着何医生,想要昏过去。

    何医生似乎想扯个笑容出来,结果半天才扯出一个似笑似哭的表情来:“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你,你别有太大压力。”他知道,这实在太为难这小姑娘了。可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曾见过太多的战友死在眼前,可有些人的生命,依旧他无法承受的痛。若能挽救,他只愿尽全力。哪怕是要为难一个,本该是毫无关系的小姑娘。

    欢喜真想扯着嗓子冲他吼:“她是哑巴,是哑巴好不好?不管是骂还是劝,她都得能说话才行吧?”这种时候,她无法对自己说,这个生命的死活跟她没关系,即便她自私,她也做不到冷血。可就只是因为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毫无意识的呓语,就把她扯进这样的事里,怎么想都觉得好冤。

    “小喜子。”许超换了一身衣服,依旧顶着一身血腥味,凑了过来。手里拿着饭盒,里面是热腾腾的饺子:“来,先吃点东西。其他的先不管,这小子暂时死不了,真死了也是他活该。”

    欢喜张大了嘴巴,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应。

    何医生瞪了他一眼,“行了,这里交给我就行。”

    许超揉了揉欢喜的头,转身走了。裹着一身的啸杀、绝决,以及势不可挡,勇往直前。

    欢喜越来越看不懂,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

    何医生咳了一声:“阿超说的也对,你先吃点东西,这一路上,你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欢喜连忙摇头。她受的这点辛苦,跟他们浴血奋战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何医生给她推了个凳子过来,让她坐着慢慢吃。他则一直关注着江敬华的情况,每隔一会儿,就要去给他把脉。这里仪器少,在判断情况时,完全就靠他一手把脉的本事。

    欢喜确实是饿了,拿着筷子就往嘴里塞饺子。

    “许超的姐姐,原是我的未婚妻。”

    “咳!”欢喜一口咬碎的饺子,这要是喷出来,这个病房非得重新消毒不可。幸好她反应快,只呛着自己,没喷出来。

    何医生露出个苦笑:“她叫许英,比阿超就大两岁。我们是同学,青梅竹马。家里又是世交,后来又一起参了军。家里就替我们订了婚……”

    欢喜好不容易将咳平息下去,狠狠心,又塞了一个进嘴里。

    “她很要强,那时侯正是边界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可那时候咱们国家虚耗太厉害,想要取得胜利,就得出奇制胜。于是,一位大胆的将军下令,组建一支奇兵。我,敬华,阿超,阿英……我们全都在里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