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年三十这顿团圆饭,吃得跟平时并没什么不同。

    不管什么,看风景也好,过日子也罢,端看是跟什么人一起。若是跟季开明一起,罗欢乐会很开心,可现在只有欢喜。她虽然笑得依旧灿烂,可难免少了些幸福的味道。便是吃着平时少有的好菜,兴致也不算高。

    欢喜此时,跟谁都一样。无所谓的过年不过年。不过就是菜单丰盛些罢了!

    午饭之后,打浆糊,贴对联。

    罗欢乐精神不济,吃过午饭,等欢喜将对联贴完,便又到里屋躺着去了。只是临休息前,特别关照欢喜:“阿喜啊,你注意着点隔壁。要是有啥大动静,记得叫我。”

    欢喜自然点头。

    罗欢乐这么重视,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怕李嫂子支应不来。

    李嫂子跟李光一商量过来,让人去问秦小姐,中午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本来,李嫂子以为,这城里人看不起他们这些小家小户做的饭菜,怕是不愿意来。结果让她意外了,秦小姐当时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过来。

    去问的人,是李光一叫的通讯员。结果去一个,回两个,当场就把秦小姐领了来。

    李嫂子当时吓了一跳,可她也不愧是李光一的媳妇,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相当有经验。笑容满面,亲切和善的待客。丰盛的午餐……

    罗欢乐之前悄悄听了一会儿,还趁着李嫂子出门的时候,凑过去说了几句话。心里到还有些担心,却也不好过去。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嘱咐。在她想来,李嫂子的性子不够刚强。

    欢喜本来准备等她睡着进空间,现在到是不好再离开了。拿了本书,就在厨房里,守着炉子看。只是房门,屋门大开。

    才看了没几分钟,就见一个人,不请自入。

    形态窈窕,香气宜人……正是秦小姐。

    不过,这三天没见,这秦小姐的形象,到是差上许多。虽然依旧是一身高档洋气的衣服,可脸上却没有了精致的妆容。皮肤略显干燥暗黑,嘴唇已经干裂起皮。还有生痘留下的暗斑,数量不多,还藏在下巴处。脸颊两侧的毛孔略显粗大,眼下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双眼极其无神。差别最大的,要属她的头发了。

    她的头发挺长,肩下五公分左右。她还记得她初来那天,黑亮亮的,带着大卷,显得极有弹性的头发,披在肩上,随着她的走动,就像是海浪一样,一漾一漾,好看极了。

    可如今这头发,所有光泽不见了。弯到是还弯,可却又乱又干,哪里还有半点弹性。更别说在走路的时候,划出漂亮的波浪了。披在肩上,风一吹,跟个疯子也差不多了。

    欢喜暗暗好笑,美丽是需要条件的。

    不过,此时这些跟她没什么关系。这秦小姐不请自来,又没有熟人做陪,这可是十分没有道理的事情。如今季开明不在,罗欢乐又睡了,她虽是寄居,却也算半个主人。怎么也得守好门户不是?

    所以,她也顾不得放下书,直接就走了出来。庆幸的是,这才三天,她就已经相当习惯身上的负重了,走起路来,是半点也看不出异样来。

    “是你?”欢喜一出来,秦小姐就看到了她。一看到她,立刻两眼放光,当然,那绝非喜悦的光芒:“原来你住这里?哼,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欢喜皱眉。

    秦小姐自顾道:“今天我就要见见你的家长,得让他们好好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别人的男人,是惦记不得的。哼!”说着,人已又要往里面,还声音极大的叫喊:“人呢?懂不懂什么叫待客之道?赶紧给我出来……”

    欢喜皱眉,不想她吵到罗欢乐,更不想让她胡言乱语给罗欢乐添堵。所以,她突的上手,抓了她的手,就往外拖。秦小姐怒,“放手。”抬手就对着欢喜的脸扇过去。

    可之前说了,各家各户都住这么一幢楼,阳台过道都是相通的。欢喜之前还将门打开来了,她这么一喊,基本上就是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李光一和李嫂子反应到快,秦小姐声音一落,两人就过来了。

    秦小姐正举着手,要拿大耳刮子扇欢喜。

    “秦小姐。”李光一怒吼,再也顾不得别的,上去就抓了她的手,把她甩开:“秦小姐,我们敬你是客,这才好生招待。如果秦小姐实在不喜欢我们这里的饭菜。我现在就送你去食堂……”欢喜也趁势放开了手。

    “呸,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居然护着这个小贱人。”秦小姐揉着手腕,一脸的怒火。

    只是她没发现,她这话一出,李家夫妻俩齐齐皱眉。

    “老李我想,不管看在谁的面子上,大过年的,咱们将这样的恶客撵出门,也不能怪咱们。”李嫂子脸色有点难看。大过年的,惹这么个娇煞回来,简直就是找罪受。

    “我不去。”秦小姐娇横怒叱:“我今天就要待在这里。我要跟这小贱人的长辈说说,让他们好好教育教育她,让她别到处去勾引别人的男人。这种人就该撵走,留在这里,可实在太败坏军嫂的光辉形象了。”

    李光一被气笑了,可到底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

    谁知就在此时,罗欢乐到底是被吵到了。开了房门,扶着肚子笑着走了出来:“李政委,李嫂子,你们来了?咦,这是谁?怎么找男人找到我们家来了?想当军嫂啊?我家可没有合适的男人。到是大营里男人多的事,要找,也该到那找去。”

    “你是什么东西?”秦小姐柳眉倒竖,对着罗欢乐就抬起了手。

    想当然的,又被李光一一把拦下。

    罗欢乐走到欢喜身边,一手点着她的额头:“你是个傻子么?被人欺到头上了,也不知道吱应一声。一点都不像你姐我……就算你不会说,你还不会上爪子挠她啊?碰到这种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直接撕了她的嘴……”

    欢喜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挽了她的胳膊,将她扶远一点。

    她是看出来了,这秦小姐哪是什么大家闺秀,明明就是女疯子。她得将罗欢乐放远一点,免得被疯子碰着。

    “你就是这小贱……啪!”

    这一巴掌,不是罗欢乐打的,也不是欢喜打的。而是李光一……当然,李光一打的不是秦小姐的脸。他不是那样的人,且他的立场也不是很足。他拍的是桌子面,罗欢乐家的桌子,红木的。

    他这一拍,比拍那惊堂木的效果还好,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秦小姐,请你学会尊重二字怎么写再开口。否则,我会将你的所有表现,全都一五一十的汇报上去。同时,给何医生备一份。”

    “尊重也是要看人的,对于李政委你这样的,我自然会尊重。可这种只会缠着别人的男人的贱……啪。”李光一又拍了一掌。秦小姐恼了,却也真的有了点怕。迫不得已,只好改口:“对于她,要我尊重?她配么?”

    李光一直接恼了:“人要先尊重别人,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秦小姐傲然抬头:“我才不需要这样的人的尊重。”

    罗欢乐气笑了:“不需要?那可太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天,这些不需要你尊重的人,为了你有多辛苦么?既然不需要,那就让他们都休息吧。回头你自个儿做饭,自己个烧水去。”罗欢乐嗤笑一声,转向李光一:“李政委,不是我说。咱们军属区一片和平,好不容易过个消停年。你弄这么个玩意过来干什么,真是太膈应人了。”

    李光一也怒,却始终是个大男人,又是政委。很多事,他不能做。

    到是李嫂子叹息着摇头:“弟妹啊,这可不能怪我们老李。话说回来,这样的事也不是头一回。何医生的外公也想考验考验新媳妇呢?我想来想去。何医生的外公,总是得站在外孙这头不是?找个外孙媳妇,肯定得何医生乐意。其次,这人品性格肯定也得上上之选……老首长可说了,这里的一切都要汇报的……且不看之前的,全都在之后就没消息了么?”

    罗欢乐跟李嫂子的默契,那是没得说。李嫂子话音一停,罗欢乐立刻笑了起来:“你这么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就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时间这么不凑巧。想当军嫂啊?”她看向秦小姐,又“嗤”了一声。

    李光一心里直乐,面上却是一点反应没有。

    秦小姐此时却是脸色惨白,但依旧扬着头:“我才不信。等我嫁给华轩哥,到时让他退役就好……华轩哥那么厉害,才不要窝在这山犄角里。”

    罗欢乐看她的眼神十分之不屑,刚要说话,一个通讯员从外面急急跑过。停在李政委家门口,大声叫了一声:“政委。”

    李政委此时却顾不得这点小事了,连忙起身离开。

    罗欢乐脸色随之一变,直担心是不是季开明出了什么事

    李嫂子连忙抓了她的手:“别乱想,不过就是进个山,以前虽然没冬炼,可进山是常事。这次又是这么多人,肯定没事。”

    罗欢乐听了她这话,脸色好看多了。欢喜不敢苟同,她越来越怀疑,季开明他们是进山冬练的。但这只是她的猜测,她是一个字也不敢往外说。

    到是秦小姐,十分得意,像是打了什么胜仗一样。可惜,已经没人再搭理她了。

    转眼的功夫,李光一又回来了。对着罗欢乐道:“弟妹,我要借阿喜一用。”

    罗欢乐一怔:“怎么了?”

    “阿喜之前不是在县里帮着做饭么?这次那户人家又找了关系,让上面特别批准,让阿喜再过去帮几天忙……你放心,报酬对方给的厚,也会把阿喜照顾好。”

    罗欢乐为季开明担心的心放了下来,眉却拧了起来:“怎么非得阿喜不行?”

    李光一叹了一声:“这也是没办法的。主要是一个老人家,就念着这口味。之前他家人找了不少厨子,都不合他的口。要不然怎么就会让阿喜去试试?谁知道一试就投了那老人的胃口了……那老人家也没几天了,家里人这才纵着……大过年的,老人家就这点心愿。”

    罗欢乐看向欢喜:“阿喜啊,你想去么?”她知道,欢喜之前就那几天赚了二十块钱。这工资确实不少,只是大过年的,她又是个姑娘家。

    欢喜连忙点头。

    “行,那你去吧。”复又担心的看向李光一:“这大雪封山的,阿喜怎么去啊?”

    “没事,有专人来接。”李光一又对欢喜道:“阿喜,你快去收拾。带些要紧的就行,其他的就不要了。”

    欢喜明白,耽误行程的都不必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又非要她去。可显然,不是要她去做饭。跟上次一样,难道是要她去冒险?她微微抿唇,手上动作却快了。

    反正不管是什么,她也没有拒绝的机会。

    到是秦小姐眼睛一转,又开了口:“唉,要不然我也跟着你们一起进城里好了。”她十分嫌弃这里,可她又不知道何医生什么时候回来。再加上刚才李嫂子的话,到底是说到她心里了。让她心里打怵,此时到想离开一下,缓一缓再过来。

    “不行。”李光一直接拒绝。在公事上,他可不会有半点犹豫。

    “为什么不行?凭什么她可以,我不行?”

    李光一直言:“阿喜是别人特别聘请的,有专人接送。不浪费我们军部的人力……”顿了一下又道:“如果秦小姐真的想去县里,只要秦小姐自己走出去,我不拦。”

    秦小姐脸色一色,她可没忘记来的路上,那些没膝盖的雪。“那你们把路上的雪铲干净了么?”

    “没有。”铲干净了也绝对不能说:“人都去冬练了。我们的人要出去,用腿就好。”

    欢喜只拎了小布包,她还将身上的负重全都御了下来。

    “准备好了?”

    欢喜点头。

    “行,那赶紧跟我走吧。”李光一又对李嫂子道:“今晚我估计回不来。家里就交给你了。”

    “你放心,有我呢!”

    点了点头,转身带着通讯员大步离开。欢喜抱了抱罗欢乐,又看向李嫂子。

    李嫂子连忙道:“放心放心,我知道,一定看顾好你姐。”

    欢喜这才笑了笑,飞快跟上李光一的脚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