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十九,蒸馒头。

    有部队里送,家家户户到是不用蒸馒头,但也没少折腾吃的。军属来自五湖四海,各地的特色小吃一一摆弄出来,颇有些各显神通的意思。

    家家有了新鲜玩意,总要给左邻右舍送一点。是交际,也是显摆。显摆自己的家底,亦显摆自己的手艺。别看只是这么个小区,住户就这么点,可照样过的热热乎乎,精彩之极。

    季开明跟李光一家,自然是各家必要光临之地。

    欢喜揉了面,炸了素面果子,一咬咯嘣酥脆,成了罗欢乐跟各家交际的主菜。不管别人送什么,都拿这个做回礼。纯白面粉里面放了糖,又用油炸出来,实打实的粮食,谁也不能说这东西拿不出手。且欢喜的手艺,那更是没得说。便是这样的小点心,也是这楼里头一份。

    再加上,多少有些捧着季家的意思,大家都乐呵呵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到了傍晚,食堂给各家各户送馒头,包子。甜的咸的实心的,应有尽有。同时也将如何过年的消息送了过来。果然就像他们猜的那样,各家过各家的。

    众人早有准备,到也没什么反应。

    到是李嫂子愁一件事,那就是秦小姐的问题。谁让她是李光一的妻子呢?谁让秦小姐是李光一作主,留下来的呢?她估计着,这事儿最终,还得落她头上。

    按说过年么,那是一家团圆的大事。大家出心里的想法,这种重大节日里,谁也不乐意去别人家,谁家也不乐意在这种时候,来个外人掺和着。这本就是属于自己家人的节日,多个外人,大家心里都不得劲!

    可秦小姐的情况,实在有些特别。

    首先,她不是军属。对于整个军营来说,她就是个外人。身份上的不融入,气质习惯的格格不入,使得她本身就不讨喜。到这里几天了,大家还没表态,能不能接受她。她自己到是先一步,把自己与众人分隔开来。摆明了她瞧不上这里的这些军属,不屑与他们为伍!

    可她唯一屑的人——何医生不在。她又不甘离开,只能高傲不屑的赖在这里。

    若是平时,给吃给喝给住的供着就行。可这要过年了,就落她一人,多少有些不落忍。

    李光一是好性子,又是做思想工作的,所以在某些方面,他也特别容易理解人,宽容人。

    在他看来,要是人人都不管这秦小姐,这秦小姐真能把自己饿死冻死在屋里。他就没见过哪家闺女这么大,连火都不会烧的。别说什么大家闺秀,就这年纪,也是从苦难年代过来的。谁家也没办法,养成这样的。饭,饭不会做。衣服,衣服不会洗。连烧个火都不会。这几天,烧炕用水,全都指着别人帮忙。偏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连个谢字都不会说。

    他到是理解何医生,难怪他看不上她。这种姑娘,长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又不是准备在家当老爷,雇人侍候的。养活不起这样的媳妇。

    可他再看不上这样的姑娘,如今也在他们的地头上。老首长还交待过了,他也不能不管。而且,他也是担心,万一把这姑娘折腾恼了,回去再给何医生添乱,那麻烦可就大了。对于他们这些人,后方不稳乃是大忌。

    李光一到是想安置好她,让她过一个不那么难受的年。毕竟,还有个待客之道呢!

    他到是细细琢磨了。本来,若是大部队在,所有人一起过年,加着军属全都凑一块,热热闹闹的,也不分个你家我家的。多这么一个人,也就不突兀了。

    可偏偏,今年大部队不在,各家过各家的。军营里到也还有一些汉子,可人数少,又都是没什么家属的。再将男人不在的家属凑一起,也不合适。所以干脆,大过年的,各家守各家的院子,热热乎乎的,也省得出来吹风受冻。

    秦小姐肯定是不能丢军营里的。至于外面,放到哪一家都不合适。

    可再难安排,他也得安排。最后想来想去,就只能放他自己家了。谁让他是政委呢?谁让营长不在呢?谁让人是他作主留下来的呢?

    这锅他不背谁背?

    李嫂子得到这消息的时候,是二十九晚上。她到是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事到临头,还是有些不痛快。跟李光一生了一晚上的闷气,第二天一早,就过来跟罗欢乐商量。

    她来时,欢喜正在给罗欢乐屋里钉钉子。绣品镶好了,虽然依旧有些不足,但胜在打磨的光滑,且绣的内容寓意好。趁着要过年,刚好给挂上。

    罗欢乐正看着,嘴里还不住的笑:“挂这好,我一睁眼就能看着。一准儿能给你姐夫生个儿子,就像你绣的这个样,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个有福的。”然后她又哀声叹气:“你说好好的,怎么就不让人生娃了呢?一家就一个,万一个是女娃可怎么办?你姐夫到是说了,男女都一样,可我这心里就是不得劲……”

    说是这么说,可她嘴角含笑,眼含喜色,哪里有见半分不得劲。

    欢喜这段时间到是听多了她这样似真似假的报怨,反正她也不能回应半份,只当过耳风了。

    将绣框挂好,她便出来了。

    将事先买好的笔墨准备好,红纸也拿了出来,准备写对联。

    以往都是一家之主季开明写的,今年到是落到欢喜头上。

    数了数这里的门,大门一副,两间卧室外面各一副,其他的便不必再贴。

    “这是我请人抄的对联,你照着这个写就行。”罗欢乐拿了个本子出来,上面龙飞凤舞的写出几个对子。

    上联:生为人杰保祖国安宁何惧枪林弹雨;下联:死作忠魂为人民幸福哪怕流血捐躯。横批:心甘情愿。

    果然非常有军营特色。

    就在这时,李嫂子进来了。大过年的,一脸的愁苦像。

    “哟,李嫂子,这是怎么了?”罗欢乐一见她这样,都替她愁的慌。

    “妹子,我来寻你给我想个主意。”李嫂子是真的发愁。为了招待这位秦小姐,这两天她可是没少打听这位的事情。越是打听,越是觉得这事儿难办。大过年的,谁家都想快快乐乐的。哪怕讨不到一句好呢?也别扫人兴头不是?换了稍微懂些道理的,大过年的也该收敛点。可就她所知的秦小姐,怕是真没这样的觉悟。

    “我们家老李才通知我,要让那个秦小姐跟我们一起过年。这两天咱们也听了不少那秦小姐的性子,你说我该怎么招待好?”

    罗欢乐听得发懵:“你家老李咋想的?”

    李嫂子叹气:“还能怎么想的?如今这营里人都不在,大家又不凑一起过年。总不能把那一个小姑娘丢老爷们堆里。外面么,放谁家都不合适……”

    罗欢乐瞅了一眼离得挺远的欢喜,又压低声音问:“那你弄明白这秦小姐到底什么来头没?”之前她们猜这里面有事,可到底怎么的,她们却还没弄明白。

    李嫂子声音压的更低:“我就听说,前段时间县里出了点事,惊动了上面。这秦小姐跟这事怕是有点说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老李不让打听。”

    可有这些就已经够了,罗欢乐想了想,才道:“你看这事儿啊,秦小姐是什么人,跟啥事有关,咱们不管。总归你家老李,肯定不会害你。你再看何医生,都不能把人送走,只能自己避出去……这秦小姐,咱们得罪不起,只能供着。哄过这两天,也就成了。”

    李嫂子当然也懂这道理,可问题就是:“这要怎么弄啊,大过年的,万一个不好,这不是一年的晦气?”

    罗欢乐又想了想:“说是过年,其实就是个团圆饭。你先让人去问问秦小姐,是跟你们一起吃,还是做好了给她送过去。按我说,秦小姐那样的人,只怕也不愿意过来,咱们礼数到了,她要是不来,咱给饭菜做的丰盛点也就是了。”说到这里,她也是一叹:“按说,这会儿招待好不好其实也就那样,就她这几天的反应,咱们做再好也落不着好。她根本瞧不上咱们!”

    “可不就是这道理,人家怕是根本没将咱们放在眼里,就等着何医生呢。”李嫂子得了她这主意,到也心动。但这事儿她还不能做主。得跟李政委商量,毕竟这秦小姐不是一般人。所以,她又急急的回去。

    欢喜在她们说话的功夫,把门对都写好了,全都放在一边晾着。

    “哟,阿喜的字写着真好。”罗欢乐过来一看,眼睛都亮了。“真看不出来啊!”

    欢喜只是笑,将她扶回房,让她休息去。拿着她昨晚上写好的菜单子去了厨房,准备做大年三十这顿饭。

    虽然季开明不在,姐妹两都算是离家在外,可这顿饭,却是十分丰盛。有鱼有肉,六七个菜。

    欢喜一边做饭一边想着之前听到的话,果然这秦小姐,是跟之前的那件事有关啊。是什么关系?是敌人,还是也跟她一样,只是单纯的被连累?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任务,不是来避祸?

    可惜,这些天她一直在家未出门,后来也没见到秦小姐,并没能观察到更多。至于别人传言的那些内容,她只是一听,却并不敢真信。她太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有多喜欢戴着面具生活了。便是亲眼看到的都不能相信,更别说,只是听到的八卦,流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