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过年么,便是再穷,也是要忙一旬的。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糊窗户;二十六,炖炖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儿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宵;大年初一扭一扭……这些曲儿,都是从小唱到大的。

    其实是从进二十开始,便要一直忙。忙到十五,这年才真过去。

    日子好呢,就多忙些,日子不好就少忙点。但凡有家有道的,总要将个年过好。很多东西,一直省着,藏着,就为了过年拿出来,给家里添点喜气。

    军中过年跟普通人家又不同。这里是大集体,从上到下那都是一家人。到这一天,所有人凑到一起,包饺子。没有家人在身边,战友就是你的家人。一起玩一起闹,一起写对子,一起吃饺子。听说,有时运气好,还会有军政歌舞团的人下来演出。

    只是军区太多,并不是每年都轮得上。

    欢喜虽然一直知道要过年了,但感觉并不明显。之前不在,回来之后,又忙着锻炼,工作……一些细节方面,她是真没反应过来。等到这会儿放假了,回到小楼,看到食堂的小战士,挨家挨户的送肉,才看到点年味。

    都说二十七,宰公鸡。

    公鸡是大食堂宰好的,直接送到每个军属家里。同时送到的,还有其他过年必须品。豆腐啦,蔬菜啊,水果啊,各种肉啊之类的……一家一个筐,看着很丰富。家家开门迎客的,全都喜笑颜开。

    欢喜将人送走之后,就把那些东西挂起来。

    罗欢乐在一边帮忙,顺便给她解说这里过年的习惯。“东西都是按人口分的。不过,年三十那天的饭,是在大食堂那里吃。”顿了一下,又有些愁:“往年是如此,今年却不好说了。”她将所有的东西点了一遍,才道:“今年估计是各家吃各家的,这食材发的有点多。不急,会有人通知的。”

    二十八,把面发。

    大头依旧是食堂做。这两天队伍都进了山,食堂的工作全都停了下来。如今全都忙乎这些……提前两天就来关照过,各家不用发面,到晚上,食堂会给各家送包子馒头。往年据说也是如此,但没这么快,这么积极的。

    虽然这样一来,各家是省事又省粮,但年味就淡了很多。这过年,也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了。

    欢喜一大早起来,在外面走了两圈。

    虽然加了十斤重,但这第三天,却比第二天要轻松。两圈走下来,虽然依旧慢腾腾的,累一身汗,可却有点习惯了。所以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罗欢乐因为季开明进了山担心,昨晚一宿没睡好。早上起来走了走,吃点早饭,便又睡了。

    欢喜便一个人收拾屋子。年前一次大扫除,又称扫尘。

    其实除了欢喜现在住的房间,其他的季开明已经做过了。他虽是营长,可在家里,那是里外一把手。当兵的男人疼老婆,这话却是一点不假。能帮忙搭手做的,他们全都给做了,能不让老婆累着就不让。

    欢喜花了半天的时间,才将自己的房间收拾出来。

    到中午,罗欢乐起床,姐妹两刚吃完饭,李嫂子就拿着针线过来了。

    欢喜在自己屋里,拿了习题,一边做一边听她们八卦。

    “唉,那位秦小姐昨天可折腾的厉害。”李嫂子一边叹气,一边摇头:“你说好好的一个大姑娘家,怎么就这么能作呢?”

    “到底怎么回事?”罗欢乐这会儿的消息,到是不怎么灵通。

    “秦小姐不是自称何医生的未婚妻么?我们家老李确认过了,根本不是。可这位秦小姐,得了何医生外公的承认,认了这个外生媳妇。这不,连招呼都没跟何医生打,就把人送过来了。指望着他们处的时间长点,能培养出点感情,弄假成真。”

    罗欢乐笑了:“何医生可不是好相与的人。”

    “谁说不是呢。可咱们这些人,跟他处久了知道,这秦小姐怕是不知道。听说前天晚上,半夜的时候摸去何医生的屋里……被何医生给丢了出来。”她的声音压得极低,还跟罗欢乐凑的极近:“何医生一大早不是要把她送走么?结果她半夜,跟何医生外公打了电话,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最后逼得那位老首长直接将电话打到我们老李那里,让老李务必把人留下……”

    李嫂子这是为她家李政委解释呢!毕竟,人分内外远近。跟秦小姐相比,何医生是内,是近。李政委这事可有些帮着外面压自己人的意思。

    尤其是这事一出,何医生就跟着进了山。再加上各种八卦传的到处都是,别人面上不说,可心里却未必不嘀咕。自家人跟外人,这些汉子们可分得门清。

    当然,大老爷们们未必会想到这样,可李嫂子是个仔细人,想得难免更多些。而既然已经想到了,那自然就要做点什么。

    罗欢乐也不是笨的,同是别人的妻子,同样都是会为自己男人考虑的,自然理解她。季开明跟李光一又是多年的老搭档,比脓亲兄弟还要好,关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这会儿,她自然也顺着她的意思:“这可也没办法,你家老李就是专管这个的,有的时候,难免要受点委屈。”

    “谁说不是呢。”李嫂子心里舒坦了点:“可你说这秦小姐啊,人何医生都摆明了不愿意了,她怎么就能这么……”不知廉耻,死皮赖脸。可这话,李嫂子还真是说不出来。

    “还能怎么的?何医生在那些人眼里,可不是个好丈夫的人选?”罗欢乐看得到是透彻:“旁的不说,何医生那是真正的高材生,咱们整个华国,能有几个他这么能耐的?也亏得他愿意屈在这里……再说,何医生长得也精神,再加上他家里的条件那么好。这些小姑娘有机会了,可不得抓住喽。”

    李嫂子摇头:“何医生条件是好,可再好,这姑娘家的名声还是要的吧?”

    “如今这年代,人家姑娘放得开。”罗欢乐对这个到是不怎么在意:“我瞧你脸色不大好,不只为这个吧?”

    李嫂子叹气着点头:“秦小姐不是被送到老家属区了么?结果昨天,把老房子里的东西全都丢了出来,嫌这嫌那的,还打电话,让县里送东西过来,这也算了,她自己愿意花钱,她就花去。可她让老李给她配几个人,给她使唤……老李开始没反应过来,就叫了几个小战士,又让边上的家属搭把手。她到好,把人当下人似的使唤,一个不满意就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到了中午,老李自己掏腰包,请他吃二食堂的饭菜。结果你知道那秦小姐干了什么?她居然直接把饭菜扔泥地里了,又嫌味道不好,又说冷了……把老李气的……”

    欢喜终于明白,昨天送菜的人,怎么会是那个反应了。

    这下,不只李嫂子气,罗欢乐都跟着气起来:“这可有些过份了。”

    “谁说不是呢?可能怎么办呢?老李就这还要我多去看看,开导开导……”说到这里,她又摇头:“这才一天的功夫,把那周围的人全得罪了。何医生不在,这小姑娘只怕还有得闹。”

    罗欢乐向来是爽利人,最见不得这种人。

    “那就让人把她送走呗?”

    “这可不就叫留人容易,送人难么?那位老首长说了,非要这秦小姐在这里过这个年……年后才能把人送走。”

    “这是什么道理?让你家老李跟首长说,何医生根本不在,他还能让一个小姑娘,跟这么多大男人混一起?这可没名没份的,不好听。”

    李嫂子苦着脸:“老李说了,可上面就是不松口。”

    罗欢乐皱了皱眉,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这里面,不会还有啥别的事吧?”

    李嫂子一愣,也有些反应过来。两人相视一眼,默默转开,又齐齐转换话题。

    欢喜在屋里也是微微一怔。

    按她们这么想,这事儿到真不对劲。

    何医生的外公就算是再想要外孙媳妇,也不至于将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送到男人堆里来。而何医生的态度也有些奇怪,他不喜欢秦小姐是真。但她总认为,以何医生的性子,任何人都无法让他改变主意。他说要送走,便是那位老首长也肯定拦不住。但事实就是,这事儿被拦下来了。

    是什么使得何医生改变主意了?他外公的面子?

    不,相对于这种不切实际的猜测,她更倾向于,这件事里,有什么隐情。

    细想想,反常的事情着实不少。

    江敬华这个王牌军队长,史无前例的到新兵营里挑人,这是第一异常。敌特份子大费周张的设下圈套,却只给一个营长媳妇下了点毒……投入和收获不成正比。这是第二异常。秦小姐的到来,以及后续处理,这是第三异常。还有,冬训,这是这个训练营里的第一次,这算是第四异常……

    细思极恐。

    想到自已受伤,被这些事卷入其中。再想想,其实何医生会亲自来训练她,这事也是一个异常啊……她突然打了个冷颤,这不会是什么阴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