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何医生还是笑眯眯的,可整个二食堂的人,瞬间领悟到“沉默是金”技能。大家同时觉得:忙,好忙,真是太忙了。忙的根本连停下来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欢喜就惨了,她身上绑着负重,想走也走不掉。

    何医生笑眯眯的走到欢喜面前:“看起来,精神不错。”

    她的精神一点都不好,完全是在强颜欢笑。

    “既然这样……那就把这个绑上吧。”他又递过来一个沙袋。跟她腿上绑的完全是一个系列的,只是比她腿上的要大的多。“十斤装的,绑腰上正合适。”

    她两条腿上加一起才十斤,才一天而已,就给她翻一倍……是不是太不人道了?欢喜有点傻眼,她虽然想要变强,可也没想一步登天啊!

    微抖着手,将沙袋接过来,在何医生微笑面前,她是半点不敢反对。

    见她绑好,何医生脸上的笑容更大些:“唔,给我准备几个菜,两荤两素。对了,我准备了点肉,大概二十来斤,回头送过来。你给我分成两份,一份做成五香的,一份做成麻辣的,下午四点之前必须做好,我到时来拿……”

    欢喜讶异的看过去。做这么多肉干做什么?

    还是老赵懂的多,一听他这话,眉直接挑了起来:“怎么?你也要进山?”

    何医生笑容未变,“恩。今年的雪特别大,冬练又是头一回进行。万一有什么突状况,我跟着也能做些应急措施。”然后又对欢喜说道:“接下来的时间,你自己去锻炼。半个月后,我会检查你的体能,以及那套拳法。”他看了一眼她的腰上:“我希望半个月,你能完全适应这个重量。”

    欢喜立刻两腿并拢,腰杆挺直,手刷的抬起,行了一个十分标准的礼。虽然没说话,意思却是清楚的,‘她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何医生拍拍她的肩,便跟老赵一起离开了。

    两人一走,之前的八卦人群又凑了过来。他们对着欢喜挤眉弄眼的笑:“啧啧啧,半个月啊,小阿喜啊,你可要吃苦头了。”

    “话说我还记得当初,我们那生不如死的三个月……”新兵期前三个月,谁都得脱几层皮。

    “小阿喜别怕,回头我们帮你把那个大桶给你搬回去。你每天用热水泡泡,再用药揉揉,很快就能适应了。”

    立刻有人跳出来反对:“千万别,那桶那么大,得多少水、季营长家可没那么大锅。用那个小炉子烧的话,一天到晚,也别干别的了。正好后面有个杂物房,那那里收拾出来,小阿喜每天在那里泡上半个小时就行……”

    “这个可以。营长家的嫂子怀孕了,你那个药那么烈,一不小心,出点啥事,那就惨了。”

    什么药啊?欢喜有点发懵,靠不靠谱啊!

    不过,不等她发表意见,他们就不容她反驳的决定了下来。同时,话题都转了:“唉,你们说。何医生这个时候进山,不会是被那个秦小姐给吓跑的吧?”

    “不是吧?何医生能这么怂?”

    “这不是怂,这叫什么,什么风度。你看那秦小姐一来就自称是何医生的未婚妻。何医生也不能太不给人面子不是?多伤小姑娘的心啊。所以啊,干脆就避出去,让对方知难而退……”

    “嘿嘿嘿,我可听说了,这次季营长也进山。就留李政委一个人在这里,等何医生一走,那姑娘要是闹起来。李政委可有得忙了……”

    “那有啥,李政委那是专门做思想工作的,肯定能把这秦小姐给说通了。他之前不就把何医生给说通了,把人给留下来……呃,我怎么觉得,何医生进山,是故意的呢?还把那小姑娘给弄到家属区去了……这会儿季营长家的嫂子怀孕。可就只有李政委家的嫂子帮忙了……”

    欢喜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前的李光一,默默的抬手,捂嘴。慢慢的后退,再后退。今天二食堂的同志们运气都不怎么好啊,连着说两回八卦,回回被正主撞见。

    不过,李光一是真的好性子,不像何医生那样,面上笑,要折腾起谁来,那叫一个狠,绝对让人打落牙齿和血吞,还找不到正主。李光一性子是真的好,见到欢喜的反应,他还给她挤了挤眼,一点都不在意。

    然后,在其他人没发现之前,上前一步:“我到不知道,你们这么关心你们嫂子啊?行,看在你们这么热心的份上,回头我让你们嫂子来谢谢你们……”

    其他人见到李光一,也跟见到何医生反应不同。见到何医生时,他们全都悄没声息的装不在。可看到李光一,他们却是笑嘻嘻的凑了上去。有的还不怕死的问:“唉,政委,那位秦小姐真的是何医生的未婚妻么?”

    “政委,你这次做的可不地道啊?何医生都要把人送走了,你怎么就把人留下来了?你看,这下把何医生都给挤跑了。”

    李光一直接拿脚踹他们,踹完了笑骂:“滚蛋。”那是他想留人的吗?上面上首长开了口,他能怎么办?

    大家一哄而散,李光一也点了几个菜。不过,不是给他的,而是给秦小姐的。“两素一荤,让人送到家属区去。”李光一也是无奈了。人是奔着何医生来的,可何医生的态度那么明显。今天晚上就要跟着队伍上山,冬练去了。人小姑娘留在部队里不成,他们这虽然不是什么机密地方,可之前才出那事,也是敏感时期。闲杂人等,留下来不太好。

    按理,家属区也不该给她待的。那是军人的大后方,是定心之药,定海神针,是比军营更需要保护的地方。尤其是季营长家的媳妇和小姨子才出事,更是不能让闲杂人等靠近。

    可如今这人,是不留也得留了。

    他也就只能尽力安排好。

    “对了,不是新区,是老区。”离军区稍远一点,以前的老家属区。那里空置的屋子挺多,住户却少。大部份都搬到新区来了……他只希望,那位秦小姐能受不了条件的辛苦,自动离开。

    欢喜只听罗欢乐跟大伯母提过还有一个老家属区,却从没去过。可旁人知道啊,一听这话,眼睛又是一亮,连笑容都诡异起来:“啊呀,没想到政委也这么贼啊!”

    于是,又被李光一踢了一脚。

    下厨这种事,欢喜当仁不让。拿这份工资,就得做这份工作。而且,她炒菜时,从来不会避着谁,他们谁想看谁看。只要是手艺不如她的,都恨不能她多做几次,让他们多偷师一些。

    毕竟都知道,她在这里做不长久,也跟他们抢不了工作,竞争不了升职的机会。

    送菜这活,自然轮不到她。

    她身上绑着二十斤重的东西呢,这群大男人哪能让她再出去受罪。

    不过,所有人都等着送菜的人回来,给他们爆第一手八卦资料。

    半个小时,送菜的回来了。那表情,还未开口,就让人觉得,这里面有着很深的故事。就连欢喜都不免猜测,就这么点功夫,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喂喂喂,怎么回事?你怎么这副表情?看到何医生的未婚妻了吗?”

    送菜的整一张苦瓜脸,对着众人不住的摇头叹气。“别问了。”

    八卦归八卦,可真要说到什么实质的东西,这些人反而知道收敛。大家在一起这么久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有些话,不适合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他们可能会之后偷偷的说,那些内容,只会缩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

    而欢喜显然还没能进入那个圈子。不过呢,圈子谁都有的。从这里她听不到,从别的圈子,总能知道的。

    准四点,何医生来拿走了二十斤肉干。营地里的那些大兵可没肉干拿,各个背着行李,列队进山……下班前,老赵专门找欢喜:放她半个月的假。这半个月,她不用上班,只要好好的适应她身上的负重就行。

    有点意外,但欢喜还是挺高兴的。能休息,总是好的。

    事实上,主要是李光一之前找老赵。将欢喜之前受伤的事情,跟老赵说了。按说,何医生做事,自然有其考量。可他们这些人也看在眼里,欢喜大病初愈才几天,脖子上的伤都还没长好呢,怎么能就让何医生这么折腾?

    可这事是欢喜自己主动要求的,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小姑娘是个要强的。要是让她继续上班,她肯定还是跟以前一样,该干嘛干嘛,半点不偷懒。这样的孩子他们喜欢,却难免心疼。要是没有训练,她要上班就上班了。可何医生这训练也太狠了……毕竟还是小姑娘呢!所以,这便找了机会,放她回家休息。

    欢喜不知道这里面的诸多细节,到是想着。今天都二十七了,还有三天就过年。他们这出去拉练,就是半个月。这是不准备回来过年了么?

    虽然好奇,这种事却还轮不到她来管。便是打听,也不能打听的。往复杂里说,这是军事行动,她一个临时工,打听这些是想干什么?

    因此,人家怎么安排她怎么做就是。不过,到是有一个不服从安排的,时不时的闹点事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