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受到二十一世纪爆炸式信息的熏陶,她绝不缺乏想象力。

    听到秦小姐是何医生未婚妻这一消息,再结合自己所观察到的些许情况,她立刻就脑补出各种狗血情节来。

    比如明明是青梅竹马,却是郎无情,妾有意。当然,这一点的话有个问题,那就是年龄差距,也许养成更合适?或者说,她看着他的背影前行?从小到大一直追逐着,渴慕着……咳!当然,更可能是门当主户对,长辈强行拉红线,结果一个动了心,另一个还不在线。还可以是单纯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般的单恋,这一种一定要加上个时间,从小一直偷偷的暗恋,这样虐起来就比较痛快了……

    欢喜发现自己似乎想到了古怪的地方,连忙收回思绪。跟两人打了招呼,便洗漱回房。等她出来,李嫂子已经走了。罗欢乐也已经回房休息了,她也回屋,进了空间。

    她将木工的活先做完,然后才开始复习之前学的拳法。累了便歇着,然后便胡思乱想。难免的,又想到何医生和那位秦小姐的事情。以她感受到的何医生的情绪。她觉得,何医生应该是无意的。至于两人会不会走到一起,那就只能看命运了。

    不过说起来,何医生完全就是一个成熟强大优质男神设定,而这位秦小姐就有些糟糕了。

    若是从外形上来看,秦小姐还是相配的。家世的话,以秦小姐那股子傲气,家世肯定也是不俗的,应该也是门当户对的。唯一不对的,就是性格和气质了。

    何医生看似温和,实质心中自有一个尺度。平时看他跟谁都笑眯眯的,人家说什么,他都笑眯眯的点头,笑眯眯的应下。可那些都是他愿意的。可你看谁在他手下占过便宜?就看这军营里,从上到下,在他面前,全都服服帖帖的,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而且她总觉得,如果他愿意在“感情”上将就,还能被人勉强的话,也就不会单到现在了。毕竟,他的条件这么好,能力又这么强。

    至于秦小姐,则有些“天真、单纯”了。

    不知道谁给她灌输了,她是何医生未婚妻这一概念。别人让她如此以为,她便无视了现实,执着的如此坚持。之前对她的那股子敌意,和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完全就是将何医生当成了所有物的主人翁气势。她甚至没想过,这里是何医生的工作石所,而对她也是一无所知。

    诚然,她只是临时工,季开明的小姨子。可如她这样,很容易得罪人啊!

    至于她的文化水平如何不确定,但个人素质却可见一般。随口便是“贱人”,出口就是“不三不四”,随便用赖上,缠上这样的词,来破坏一个她完全不认识,不了解的女子的名声。这样的一个形象,简直不能直视……欢喜很好奇,难道那些豪门大族里的女人,平时骂人也是这么接地气的么?她还以全都像小说里写的宅斗一样,拐着十七八个弯骂人呢!!

    欢喜想象何医生的伴侣的形象,怎么都无法将秦小姐的形象代入。差的太多,一个贵公子娶一个穿名牌的女瘪三,那情形,根本不能看。

    不知道明天,何医生能不能送走秦小姐啊。

    她真有些好奇!

    欢喜将自己泡进温泉水里,让水没到下巴,咧着嘴,有些遗憾。根本看不到何医生的好戏啊,他太强大,根本不会让好戏上演,就直接釜底抽薪了,连戏台子都给拆了。不过,明天二食堂又有新八卦可听了。

    ……

    第二天,欢喜发现,在听何医生的八卦之前,她第一要务是,拖着沉重的腿,走到二食堂去。

    明明昨天还能坚持着的,虽然速度慢一些。可今天,好像昨天的疲惫全都积攒到今天,一起冒出来一样。哪怕一大早,她就进空间泡温泉解乏,效果也并不显著。甚至于,她吃了空间里的水果,也只是改善了一点点。

    显然,虽然这两者对人的身体都有改善。但却并不是万能的。她的底子在这里,它们也不能无中生有,让她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没办法,早上的跑步,变成了缓慢的散步。原来的四圈,变成了一圈,剩下的她打了一趟拳。

    等她坚持到达二食堂,整个人都化身成乌龟了。一步一顿,每一步都要再三运气。不然,她就可能停下来,再也动不了了。

    其他人虽然现在主要在炊事班,可也是经过新兵训练的。对于她的情况,十分了解。一看她这模样,全都笑着围了上来。

    “哟,小阿喜,这是累着了?”一巴掌拍在她肩上:“加油。”

    “小阿喜啊,你这样不行啊。”又一巴掌拍肩上:“我看好你哦。”

    “小阿喜啊,要不要哥哥帮忙?”又一巴掌:“不要啊,那好吧,你加油。”

    “小阿喜,要不咱们偷偷把负重拿掉?”一巴掌:“不要?那你继续。”

    “小阿喜啊……”

    一个个的幸灾乐祸的来,又得意骄傲的去,临走还要在她肩上拍两下。拍的她肩头估计都红了,整个人都矮了点。

    最后一个老赵悠悠走来:“不错,继续坚持,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欢喜瞪他们:等着吧,等她练的像何医生那样了,看她怎么一个个的找补回来。不过眼下,还是要先走进厨房才行。她在这门口站了好几分钟了。

    “对了。”一个小子搬着土豆,经过欢喜的身边:“阿喜啊,你见到何医生的未婚妻了没?”

    欢喜眼睛一亮。果然,这里就没有二食堂众人不知的八卦。

    她立刻配合的点头。想要得到就要付出,想听别人的八卦,她就要先付出点八卦。

    她一点头,身边立刻围了好几个人:“漂亮不?一食堂那边说很漂亮。可惜,咱们没看到。”

    欢喜再次点头,还竖了竖大拇指。

    “真有那么漂亮么?”有人怀疑。

    欢喜用力点头。

    “我说你们可别乱说,什么未婚妻,人家何医生可没提这遭。”有人提了另一发展方向的八卦:“这么多年,咱们谁听说过何医生有未婚妻的?就是他那两个阿姨也没提过不是?”

    “何医生可能是不好意思说呢?也可能是未婚妻太漂亮了,所以想藏起来,不让人知道?”

    “可拉倒吧!何医生要是有未婚妻,咱们的老首长还能那么着急?”又一个知情的人士:“你们是不知道,每到过年,老首长都特别规定,要何医生跟咱们营长他们一起去省军区去参加那什么……就是为了给何医生介绍对象。这么多年,就没成功过。今年老首长可是又打电话来了,季营长因为嫂子有孕不能去。老首长还特别关照,一定要何医生过去……”

    “哎,我说,你小子怎么知道的?”

    “我上次给李政委他们送饭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

    “你小子,行啊……”

    “我也认为,这位女同志不是何医生的未婚妻。我可听说了,这位女同志昨天晚上才到了这里,何医生根本没亲自接待,今天早上天没亮,就又让人把她送走……要是未婚妻,哪能就这么送走呢!”

    “啊,真送走了啊?听说是大城市来的,咱还没看过大城市里的女同志呢。听说可洋气了!”

    欢喜也瞪大了眼睛,她也好奇结果啊。

    “没有。”八卦的小子嘿嘿一笑:“何医生是真的想送来着。可那位女同志也不知道干啥了,让李政委给她当说客,就留了下来。不过,何医生说了,不能让她住在军区,严重影响日常工作……”那小子说到这里,又两眼放光的看向欢喜:“小阿喜,我可是听说了。李政委要将她安排到家属区的……”

    欢喜眨了眨眼,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呢,所以这邻里要是住上个糟心的,那可也是够让人头疼的。她可不认为,那位秦小姐会愿意跟他们这些村里来的和睦相处。而她堂姐身为营长家属,有义务照顾其他家属……她突然就有一种感觉,接下来的小半年里,她很可能要经常见到这位秦小姐了。

    她手托着下巴,嫌弃的想着:看起来,何医生有些不给力啊!!当然了,也可能是她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说不定何医生对这位秦小姐,有些特别呢。

    在她看来,两个人起争执,输的那个要么是更心软,要么在某方面付出更多,或是想要得到更多。何医生不是一个会心软的人,发地么就只有后两种可能……就不知道,他付出了什么,或是想得到什么?

    她的脑洞不自觉又开始运转了。难道说,这两人其实是欢喜冤家。何医生并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表达的方式比较特别?呃,这也不是没有的……还是说,爱在心头口难开?或者潜意识喜欢,却还没有意识到?

    “行了,你们这些臭小子,还不快干活。”老赵一脸怒火的过来,对着众人一阵吼。然后又特别将欢喜点头:“阿喜啊,你少跟这些臭小子混在一起,没得学一身臭毛病。”

    欢喜灿烂的笑。结果下一瞬,看到老赵身后走出来何医生,她突的一懵。背后说人八卦,结果被抓个正着。她要怎么表现,才能表现的好像她刚才完全不在的坦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