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从来不知道,可以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如同千军万马般的恢宏气势。若攻,则无坚不摧,若守,便是守不可破。强大,无比的强大。

    最让她心折的是,对方仅仅就凭着一套拳法而已。一套看起来,并不那么神秘的拳法。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何医生不再是何医生了。他成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人,站的高高的,离的远远的。强大而神秘,让人仰望,敬佩,信服。像一座高山,顶天立地,强大无匹。

    她突的一阵恍忽,想着如果是何医生得到空间,会如何处置?又会是怎么样的下场?如他这样的强大的人,便是身怀重宝,只怕也没人敢打他的主意吧?对于他来说,再好的东西,也只会成为他的辅助,他的工具,武器。让他变得更加强大,更加不可摧毁吧?

    “记下多少?”不知过去多久,何医生已经收势停止,站在她面前两米远,气息未乱,依旧浅笑微微。问她时,依旧温柔和缓。

    欢喜猛的回神,听到他的问题,方才闭上眼睛,慢慢回想。虽然她有些懵怔,但也因此,她全神贯注在他身上,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全都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细细回忆一遍,她无声说道:“全部。”

    何医生大喜:“来一遍试试。”

    欢喜并不推让,听了他的话,便按着记忆里的动作,慢慢的模仿。动作很生硬,有的时候甚至是迟疑的,缓慢的。别说他的气势了,便是流畅都做不到。但她一招一式,却是一点不漏,一点不差。便是当时有些不妥,她也会立刻修正。再加上她双腿绑着负重,不是跨步不够大,就是出脚的高度不够。因此,时时要停下来修正,甚至反复。使得她的行为,更显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

    但她打的很认真,只要是错了,哪怕是停下来,甚至是退回去,也是定要改正过来的。

    等她一套拳打下来,花的时间是何医生的好几倍。打得更是不伦不类,惨不忍睹。

    她收势站直,满头的汗,抿着唇看向何医生。眼里全是忐忑,等着他的评语。却不妨,从她身后,突的传来一声嫌弃的娇语:“这样的废物,有什么好教的。”

    欢喜猛的回头,声音的主人,自然的走进她的视线。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很年轻,身材高挑。穿着高跟皮靴,下身黑色修身长裤,上身是一件同红色长款羊绒外套。长发微弯,披在肩上,随着她走动,一晃一晃,十分有韵味。耳朵上是一副黄金耳钉,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星光。

    这女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很美,很时髦。别说在这个女子很少的军营,哪怕是在西吴县,这样的打扮,也是头一份。只是,欢喜疑惑,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之前似乎从未见到过。

    不过,此人似乎来者不善。只因为对方看她的眼神,十分的嫌弃,带着些敌意。不过,在她看向何医生时,这些敌意便不见了,反而笑得十分甜蜜,整个人都在发光。

    “轩哥,你怎么躼这里?我找你很久了……”

    欢喜的视线随着女子的身形移动,直到她站到何医生身边,她才将视线转到何医生的脸上。

    何医生脸色并未有半点变化,但欢喜还是感觉到了,他有些不高兴。

    事实证明,她的感觉果然是正确的。何医生居然直接无视了对方,仿似没听到对方的语一般,直接对她道:“记得不错,继续练。”

    “华轩哥,人家在跟你说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啊?”女子伸手在何医生眼前挥了挥,人更是直接站到何医生面前,占据他的视线,逼得他不得不看她:“我可是专门来看你的,你居然不陪我。反而到这里来陪这个人……她是谁啊?这大晚上的,缠着你做什么?”

    欢喜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女生,对她的敌意和不屑都很强烈,强烈到她想无视都做不到。不过,看对方看何医生的眼神,再听对方说的这话,她大概也能猜出一二来。这个女生应该是喜欢何医生,所以,对于出现在何医生身边的所有适龄女子,全都天生自带敌意。对于单独跟何医生独处一室的她,敌意加强,那就属于正常反应。

    欢喜想了想,这事儿原本跟她没什么关系。以何医生的聪明,肯定能处理好。而她一个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外人,也就没必要掺和了。所以,听了何医生的话之后,她直接走到离他们稍远一点的地方,自顾打拳。

    不过,她不管他们,可她的听力实在是太好了,他们离得又近,说话声音也不掩饰,因此,他们交谈的内容,总是不受控制的往她耳朵里钻,想躲也躲不了。

    “华轩哥,这谁啊,这么没礼貌,连招呼都不打……是你们部队的兵么?我怎么没听说你们这里招女兵啊?难道是医护人员?”女人的声音越发娇柔,还有一丝因为欢喜主动避退而起的得意。但话里的探询也太明显了,如果何医生喜欢她,大概会乐见她话里的草木皆兵。若是不喜欢她,她这些话就会惹人厌烦。

    何医生:“你准备一下,明天天一亮,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城。”

    “我不走。江爷爷说了,今年过年,你不回去,我就在这里陪你过年。”女子越发得意:“你现在可没资格赶我离开。”

    何医生:“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欢喜不由感叹:果然,何医生平时表现出来的温和全都是表象啊,骨子里还是如此的霸道。看看这话说的,何其酷拽。

    “我也不是在跟你商量。江爷爷说了,只要我不想走,谁都休想将我送走。”

    何医生不再开口了。不知是不知道如何往下接,还是知道跟她说再多也没用。

    到是那女子说个不停,“对了,我带了你喜欢吃的牛肉酱。带了好几瓶呢,一路上背着,累死我了。还有,我给你织了件毛衣,进口的纯羊毛线……我织了好久呢,手都磨糙了,你看看……”

    “对了,大阿姨和小阿姨在我来的时候,可是特别关照了我。让我千万要告诉你,你是江家的外甥,平时要注意你的身份,哪怕只是普通朋友呢,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能当的,千万别让那些什么不相干的人,影响你做人的格调……”

    欢喜一套拳再次打完,她自觉这一次,比上一次要好一些。至少连贯性要好的多……不过,她瞅了一眼何医生周边越发黑沉冷凝的气场。决定从头再开始一遍。唔,还要控制方向,尽量离他们远一点。

    “啧,这小姑娘从哪个乡下来的?穿的真土,也真敢走出来丢人现眼。”却不想,她自觉远离,却还是招了对方的眼:“这是怎么缠上你的?一个乡下丫头,还学打拳。这营里这么多人,怎么就让你来教?不会是哪个同事,想把家里的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塞到你身边,赖上你吧?你要是不好意思拒绝,我来……”

    “闭嘴。”何医生终于维持不住他的温和,冷声开口:“请你离开。”

    “你,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凶我?”她一抬头,手直直的指着欢喜:“我就说么,你怎么可能随便教什么人,还是一个女人。她是谁,是不是赖上你的贱女人?我会告□□爷爷,让他把这个贱人赶走……”说着,就往欢喜的方向气势汹汹的冲去。

    何医生伸手一抓一带,就把她整个人扯了回来,还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你居然为这个女人对我动手?”秦小姐尖叫起来。

    “人贵自重,后人方重之。”何医生直接拖着往门口,到了门口,直接把人丢了出去。“如果你不想我现在就让人把你送走,你就安安份份的回去休息。”

    欢喜有些咂舌,没想到何医生居然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呢。

    “何华轩,你给我等着。”秦小姐跳脚:“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要告□□爷爷,告诉我爸跟我哥……”

    欢喜暗暗啧了一声,这位看来是什么有大来头的千金小姐啊,身后的人很多呐。

    何医生不为所动:“你尽可去告状。”直接将训练室的门啪的关起。秦小姐在外面不停的砸门,却未能让他的眉再动一下。

    秦小姐的耐心不太好,砸了一会儿就走了。

    欢喜又一遍打完,终于停了下来。

    何医生冲她点了点头:“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再继续。”说完,他便先一步离开。

    欢喜稍作休息,积攒了些力气,便也离开了。

    回到住处,李嫂子正在跟罗欢乐说话。两人在灯下织着毛衣。看大小,全都是给他们的丈夫织的。看到欢喜,打了招呼。李嫂子八卦的问欢喜:“阿喜啊,你看到何医生的未婚妻了没?”

    欢喜疑惑,未婚妻?

    “就是那个什么秦小姐,听说本来应该是昨天跟你差不多时间回来的。结果这位秦小姐在县里玩了一天,让我们的战士白等了一天一夜,今天下傍晚才到……大城市来的,说是什么大家闺秀,可洋气了……”

    欢喜眼睛一亮,居然是未婚妻么?再想想又觉得不大对,何医生对那位秦小姐,可不像是对未婚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