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开明通知欢喜,晚上七点到医务室右边的小型复健中心报道,给她安排的教官,将在那里,单独指导她。

    他没说给她安排的教官是谁,也没说到时那人教她什么。只是告诉了她一个时间,一个地点。

    欢喜只想给自己添些本事,在哪里学,跟谁学,她不在意。死过一回的人才知道,什么都是假的,成为自己的,才是真的。钱财乃身外之物,可舍可得。只有知识和能力才是真的。不管是手里的本事,还是脑子里知识。有机会学,那就抓紧时间,能学多少就学多少。

    同时还告诉她,“你姐那里我也说了,就说何医生给你把了脉,说你身体虚,需要锻炼。”

    对于罗欢乐,季开明永远想在前面。对此,欢喜是乐见其成。也省得她再想理由,当下点头,表示自己一定配合。

    六点四十分,她到达目的地。

    说是复健中心,但平时用的极少。新兵营,一般都不出任务,受伤有限。

    但地方是置下来了,工具器械都有,平时不知作什么用,看着是挺干净。

    中间一片空地,约摸七八十个平方。

    “咦,阿喜,来得这么早?”何医生褪去一身的白大褂,着一身迷彩,一脸浅笑的走了进来。

    欢喜意外的看着他,怎么是何医生?

    “很意外?”

    点头。当然意外的。意外季开明说找人教她东西的人,居然是他。他要教她什么?医术么?不过,看他这精干打扮,到也像那么回事。

    “我以前可也是作战部队的。虽然后来改行当了医生,但教你,还是够的。”何医生脸上露出一丝怀念来:“好了,这些看到了么?”他指着那些设备问她。

    欢喜点头:“这些设备要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当作训练器械来用。”他直接招呼她过去,让她帮着将这些仪器一点点的拆解,再重新装置。一边做,他一边给她解释着。

    等她回过神来,原来的复健设备,已经被改成了训练器械,这里也已经成了一个训练场地了。

    季开明又教她将所有设备的用法,一样样的让她试,同时告诉她,这样设备是锻炼哪方面的。肩部力量,手臂的力量,腰部的力量,腿上的力量……直到确定她全都记下才罢休。这么一圈下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最后,他又跟她说:“战斗需要技巧,但一力降十会,再好的技巧,没有体能的情况下,也是白废。”他拿了两个沙袋出来,“这里面绑着铁砂,看着薄的很,一个五斤。你要是真想坚持,就绑在腿上。除了洗澡,片刻不得离身。”

    欢喜立刻接过来,当场绑在腿上。当然,在他的面前,她就绑在裤子外面。

    何医生轻道:“好,这里从现在开始,交给你来使用,时间你自己安排,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我的要求就只有晚上七点过来,我会教你一些战斗技巧。在你去大学之前,你能学成什么样,就看你自己的了。”

    欢喜大喜,连连道谢。虽然无声,但诚意十足。

    何医生拍拍她的肩膀:“行了,今天天晚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还得上班。”

    欢喜跟他告辞,回到小楼里,罗欢乐也凑了过来:“怎么样?”

    欢喜点头:【挺好。】

    “累么?”她伸手捏住她的手,手指伸进她袖子里摸了摸:“都出汗了,快去洗洗,换身干衣服,不然回头得感冒。”

    【不累。】虽然这么写了,她还是起身去了洗手间。这些热水都是罗欢乐烧的,自从她孕吐好了,整个人精神都回来了。除了比平时睡的多,家里里外一把抓,干练非常。

    欢喜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罗欢乐已经回房了。这会儿已经十一点了,对于孕妇来说,早就到她的睡眠时间了。

    望着她漆黑一片的房间,欢喜弯了弯嘴角。这个堂姐对她,真的挺好的。

    回到房里,习惯性的落闩。窗户关死,拉上厚重的帘子。钻进被窝里,熄了灯。意识一动,便进了空间。

    热腾腾的泡了回温泉,又绑着铁砂袋子,在空间里跑动。直到体力耗尽,又将自己丢进温泉里。将一身汗泡开,骨头都泡松了,才出来。隔着衬裤将铁砂袋子绑好,又练了会儿画,做了套习题,这才从空间里出来。

    空间里过了快一天那么久,外面不过过了片刻,闭上眼睛,陷入睡眠。

    夜里自然惊醒无数次,待天一亮,摸了个果子吃进嘴里,精神到也不差。锅里煮着稀饭,她自又出去跑步。依旧绕小区四圈。只是今日绑着砂袋,四圈下来,累得几乎站不直,花的时间也比往日要多的多。待她回楼上,季开明已经走了,罗欢乐到还未起。

    急急进了空间,将身上洗干净。出来吃了早饭,这才去上班。

    不过一天的功夫,好些个人都知道,她跟着何医生学本事了。

    老赵对着她不住点头:“是个有眼光的。别看那些小子一个个整天跳上蹿下的,自以为了不得。可你看看他们哪个落到何医生手里,不是老老实实的?”

    欢喜怔了一下,她一直以为,那些人是因为何医生的职业。不管哪个年代,人们对于医生,总是有些敬畏的。

    “傻了吧?就那帮小子,个个无法无天的,能怕个医生?”老赵咂摸着嘴摇头:“这就叫真人不露相,露相的都是半瓶水。”

    欢喜想了想,笑了起来。看来,何医生说他以前是作战部队这话,不是自夸的啊。可他到底有多厉害,她这会儿可不知道。等今天晚上,应该就能看出来点了。

    腿上绑着砂袋,可不轻松。尤其第一天,还没适应的时候,更是艰难。最开始还好,到了中午,她基本上是站哪就不动了。有什么事,全都让别人去帮忙。

    老赵看出来了,上下瞅了她一眼:“绑砂袋了?”

    欢喜苦着脸点头,远途无轻载啊。十斤的东西,一只手就拎着了。可此时,却跟座大山似的压在她身上,明明绑在腿上,却让她连脊梁都差点弯了。

    “不错,不错。”老赵抬手用力拍了拍她的肩,差点没把她拍趴下:“坚持住,别给咱二食堂丢人。”

    欢喜差点哭出来。她不是坚持不住,可这种时候,长辈似的老赵不是应该好生安慰她一二么?实在不行,说两句鼓励的话也好啊。没看到她都快哭了么?

    老赵哈哈笑着走了,顺便还跟别人说道:“让阿喜多跑跑,小年轻,多跑跑身体好。”

    这下她真的要哭了。

    幸好,工作有尽时。没有人受伤,没人吃病号饭的时候,二食堂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她累极了,就找地方坐坐。缓过来了,就再起来走动。到是真没偷懒。到最后,她便只能维持缓慢的速度,慢慢的行走。快不起来,也不能停。一停下来,就再走不了了。

    终于一天的工作结束,回到家里,罗欢乐看得直乐:“怎么就成这样了?”她到看不出来她身上绑着砂袋。

    【累。】她是真累,这一天除了开始,后来身上的汗就没干过。

    “干什么去了,这么累?”罗欢乐点了点她的额头,又戳了戳她的小脸:“脸色到是好看很,红润润的。行了,你赶紧回屋歇会儿去……对了,你不是还要跟何医生锻炼么?今晚还去不去?要不我替你请假?”

    【去。】必须去。

    “行,我知道了。你快抓紧时间休息,回头我叫你吃饭。”罗欢乐连忙撵人。

    欢喜回屋就闩门,拉上窗帘,就进了空间。又泡了温泉解乏,吃两枚果子。待身上轻松多了这才出来。自然,砂袋依旧系着,歇到六点,吃了晚饭,便又去训练室。

    一路走到地方,正好六点四十五。

    何医生早就等在那里,看到她这样子,不由笑了起来:“还要继续么?你随时可以喊停的。”

    欢喜连忙点头,必须继续。

    如果连这点累都坚持不下去,她还怎么直面这残酷的世界?何况,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毅力。

    “行,你也累了一天了。这会儿就站着看吧。看我的动作,记下来。能记多少记多少……”何医生开始打拳,一套军体拳。军中平时训练的时候,常规也是要打的,每一个拉出来,都能打的很漂亮。虎虎生风,十分威猛。所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但看着看着,便又觉得不同了。

    何医生打的这一套,跟他们练的很是不同。招式更多,有的更复杂,有的却更简单。他也不一味的刚猛,而是刚猛中带着柔韧圆滑。转缓之处,又如行云流水。刚强之处,却如猛虎出笼,如刀锋剑利,犹有雷霆万钧……

    一套拳看下来,欢喜只觉得震撼。她是看过那些兵练军体拳的。最震撼的一次,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几百个兵列成方队,一起打军体拳的。几百个人一起出拳,那一拳好似有千斤之势……曾经她也觉得震撼。觉得他们气势如虹,觉得他们真是厉害,强大。觉得有他们在,永远不必担心国破家亡,人身安危……可此刻她突然觉得。便是何医生一人的气势,便可阻挡他们那几百人。一个人,竟是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么?

    一时间,她竟是生生看怔住了,久久也回不过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