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的手艺,于其说是木工,不如说是雕刻。从原木,用一把刀,一点点的,去掉不需要的,留下处需要的。再慢慢的雕出自己想要的形状。在用刀上,也是从一开始的生涩,每一刀下去都是险之又险,慢慢的开始熟练。掌握了方法和力度,用得越来越顺手……

    看着粗糙丑陋的木头,一点点变得光滑,露出自己需要的形状。好吧,其实形状离她想象的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但她依旧十分高兴。

    说起来,原主学的这点木工,并不需要钉子和胶。而是所有接口全都用卡槽拼接起来的……她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在山里,没有所谓的钉子和胶,所以老爷子想的土法了。

    她是不知道这个手艺有什么说法讲究,但现在用这样的小手段,才是刚刚好。一来省本钱,二来,这是挂在孕妇屋里的,用胶可不太好。只是比较麻烦,这里的每一个接口,全都必须雕得刚刚好,不能差一丝半毫。差一点,不是拼不起来,就是一碰就散。

    她虽然有记忆,却是第一次动手,所以,浪费些材料是必然的。不是用力过大,卡槽不对了,要么就是雕歪了……每到这种情况,她就只能舍弃。幸好,她没有高看自己,本来在找木料前,就多找了许多。

    庆幸的是,她的精神力强大,哪怕是第一次上手,也很快就调整到了整佳状态。手上也有力气,又有记忆,不过废了三根木头,就完全适应了。

    冬天天短,早早就天黑了。天刚擦黑,罗欢乐就不让她再做了。“……万一伤了手,你哭都没地儿哭去。我又不急着挂,你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做好就成。实在不行,还有你姐夫呢……要我说,干脆你别做了,看着你拿刀,我心慌的厉害。”

    【快好了。】虽然这么说,她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该做晚饭了,孕妇不禁饿。等吃过晚饭,罗欢乐更是下了死命令,不许她做:“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刀没收。”

    欢喜只好听她的。

    晚上季开明回来,先是问罗欢乐,“知不知道她拿着刀干什么?把老赵吓了一跳。”罗欢乐跟他说了,他才放下心来。随即失笑跟罗欢乐玩笑道:“你这个堂妹,胆子真大。”又再再三叮嘱,让她一定看住了,别让她伤了自己。

    “还用你说?”罗欢乐感叹:“要说阿喜也是可怜,这些只怕是当初在山里跟爷爷学的。那时她才几岁,就被爷爷带进山里,什么都得自己动手……”

    ……

    第二天,欢喜又恢复了以前的作息。早早起床,将粥和在炉子上煮着,她则出门锻炼身体。绕着家属区跑圈,这一跑就发现,她的身体好了很多。本来,她顶多也就绕家属区跑了两圈,就这,还是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做到的。可今天,她这两圈都跑完了,气都没粗多少,身上的汗更是没见多少。犹豫了一下,她又继续跑下去。第三圈结束,她自己都有些发懵。到第四圈结束,她才喘着气慢了下来。又绕着走了一圈,才懵懵的回去。

    这体力涨的,有点多啊。

    她明明是大病初愈,这体能该再降些才是,怎么反而涨了呢。而且从两圈直接涨到四圈……难道是因为后来吃的太好了,营养补的多的缘故?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条能解释得通了。毕竟这段时间,为了让伤好的不那么快,那么异常,她可是一颗水果都没吃。

    不过,既然体能上来了,而又正好发生那样的事情。那么,到是正好,该做另一件她早就打算好的事情了。

    回到楼上,拿了本子,写好字,等着季开明出门。

    季开明起床时间有定数的,到点就起。早饭不吃,直接去训练,跟士兵一起吃早饭。

    欢喜除了最开始,试图叫他吃早饭,之后就不再打扰他了。所以今天欢喜突然跳出来,到是让他吃了一惊。看到欢喜本子上写的字,他就更惊讶了:“你怎么会想要跟他们一起训练?”

    【保护自己。】至少在那样的时候,她不至于毫无反抗力。事实上,她一直想,如果上辈子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是不是也能从那些人手里逃出来?明明好几次,大门就在眼前,可她就是逃不出去。

    季开明沉默,想到之前的事情,他虽想说那只是偶然事件,也许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碰到第二回。但这样的话,他却说不出来。是她差一点就被杀掉,是她被歹徒挟持,是她的生命受到威胁。只有她自己感受得到,那一刻的无助、无力、恐慌、惧怕。是这一切,迫使她升起了变强的心,他完全可以理解她这种心理,甚至他是欣赏她这样的改变和决定。

    所有知情人都在关注着她,知道她当时已经没气了,好不容易抢救回来。知道她醒了之后,从未对任何人哭诉。知道她唯一的表现,就是那一次恶梦……之后,她什么都没说,没怨没恨没怪,每天依旧平静的面对着一切。

    只有何医生每一次都会提起她的脉象时会说,她很焦虑,睡眠不好,惊虑郁积。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崩溃的一刻,他们甚至有些小心翼翼。没想到,她的表现再一次超出他们的预料。她选择了一条强者之路。“你没必要跟着一起训练,我会另外安排你学点别的,适合你的。”

    欢喜自然相信他这个专业的。

    其实,她自己也会一套拳法来着,这却是她幼时,跟一位中年人学的。幼时她可没下心去练,还是后来有了空间,才又捡了起来。就是那样,也就跟公园老大爷学太极拳一样态度,完全就是强身健体。谁让她在空间里,一个人也找不到旁的适合的运动做。

    到死的时候,也是练了几年的,可从头到尾都是花架子,从来没跟人动过手。现在偶尔她进空间时也会练,但更加的花架子。

    【谢谢。】

    “应该的。”季开明想到那日看到的,全身是血的她,不免有些愧疚。但他是铁血惯了,也温情不起来。对着除了罗欢乐之外的人,他是连句软话都说不出来:“你很好,非常好。”

    季开明意思到了,也就不再往下说了。对她点了点头,走了。

    欢喜满意了,暗暗猜测,他们会给她安排什么样的训练。她是故意趁着这个当口,提这件事的。若不是发生这样的事,她想要提这个,还真不好开口。

    说加入那些人一起训练似乎是件小事,不过多个人,其实问题大了。她体能不行,跟不上。人家一群大男人训练,热了衣服痛快一扒,光腚的都有。多她一个小姑娘在后面算怎么回事?

    可现在,她开了口,理由充足。对方不好意思拒绝,还得尽可能满足她的条件。且不会影响季开明这个营长的威信,不会让人说他以权谋私……这么算起来,这次受伤,还是挺值的。

    到了中午,何医生又来了二食堂。打了饭之后,专门把欢喜叫了过去。

    “我听你姐夫说,你要跟他们一起锻炼?”何医生严肃的看着她:“之前的事,吓到了?”

    欢喜抿唇,轻点了点头。她确实是吓到了,不只是之前的事,主要还是上辈子的事。这一次的事,不过是让她的症状加重罢了,这并不可耻。事发之后,她一直不敢睡,连平时的浅眠,也都保持在非常短的时间里。眼睛一闭,全都是血色。

    “恶梦,失眠?”

    继续点头。

    何医生呼了口气:“阿喜,你的情况很严重。”

    欢喜唇被抿的发白,却固执的瞪着何医生,不愿低头。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知道她懂。“你知道,我可以帮你的。”

    欢喜摇头,脸色也跟着发白。她不愿意,她知道他擅长催眠,可她更知道,催眠师在治疗的时候,总是要将病人心底最深处的隐私挖掘出来。而她的隐私,绝对不能被第二人知道,任何人。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绝对不允许。

    所以,她只能拒绝,也必须拒绝。

    但是,她也知道她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好吧,你可以好好想想。”何医生此时却不敢逼她:“要不然,我先给你开点安眠的药?”

    欢喜头摇的更厉害,深度睡眠,除了让她恶梦加身,没有任何效果。精神力强大在这种时候,就显得非常悲剧。哪怕是睡着了,无意识状态,该出现的精神波动依旧会出现。便是用药睡着,恶梦依旧不会饶过她。

    “你这样下去不行。”

    【我只是被吓到了。】她快速而凌乱的写着:【我想,只要我变强大,就不会再怕了。】

    何医生脸色复杂的看着她:“所以你才想跟他们一起训练?”

    点头。

    “我知道了。”他叹了一声:“这也是个办法。”如果她的心结,正是这一点的话,那么她变强,到是正好对症。而等她觉得自己够强时,说不定就可以痊愈了。

    欢喜松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