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没有回信。

    一来,她不准备跟这个刘建国同学发展什么超友谊的关系,更不想跟他共同进步。二来,虽然如今已是八十年代,妇女解放,自由恋爱之类的口号喊得响亮。可她知道,别说是八十年代,哪怕是二十一世纪,女人的名声都是极重要的。在古代,互相传信,这叫私相授受。在现代,说不定哪天,就成了什么证据。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位刘建国于她根本就是陌生人,完全没有回信的必要。

    浪费邮票。

    将信丢到一边,然后开始整理行李。

    该给老家的东西,已经全都寄出去了。剩下的,就全都是她的私人物品了。

    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那四百八十块钱。将钱反复数了两遍,整整四十八张,全都是十块一张,厚厚的一叠。崭新的票子,一抖脆脆的响。

    看着这么多的钱,想着接下来的几年,她将拥有的轻松生活,她也忍不住笑咧了嘴。

    来到这个世界,面对生活一度十分茫然。不是她的身体,不是她的人生,不是她的时代……她明明生活在这个世界,却又想逃避。她以为她努力的融入了,但实际上,她一直格格不入。她能被众人喜欢,除了她是季开明的小姨子,她的手艺外,还得益于她的嗓子。不能说话,使得她说不出尖锐的话语,说不出拒绝的语言。让她天生就处于一个可怜的需要人疼惜的弱势位置……

    她本以为,她需要的是某份感情的认可。后来有了工作,她那颗悬浮的心稍稍安定了些许。于是,她又觉得,她也许需要彻底融入这个世界,能力得到认可。可直到这一刻,她看到这些钱,她突然就安稳了。什么融入不融入,肯定不肯定。有了这些,她瞬间就安稳了,心定了。

    这一瞬间,她觉得她充满了力量。可以坚定的,看准目标,努力向前。再不必去想,是不是跟这世界格格不入……

    她突的无语,原来她也是经济至上的人么?有钱才有底气?

    呃,这么一看,自己似乎有点无耻。

    不过,她并不准备改变。这没什么不对,只要她是“取之有道”,那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钱,她是收进空间的。只有放在空间里,她才算是随身携带,永远不会丢失。拿取方便,又能保证,绝对不会让罗欢乐发现。

    将钱收好,剩下的就是衣服和书籍了。这些都是整理习惯的,并没有浪费太多时间。等她全都整理好了,罗欢乐也还没醒。她想了想,跟隔避李嫂子打了个招呼,她则去了二食堂。

    “哟,阿喜回来了啊?”老赵一看到欢喜就笑了:“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那帮小子就要造反了。”

    欢喜也笑。

    “既然回来了,明天就来上班吧。”

    欢喜点头。

    “行了,趁着今天还能玩,玩去吧。”在他们眼里,欢喜还是个孩子呢!

    欢喜笑着退了出来。来到食堂,在烧火的灶头前不停的翻着那些烧火用的木头。这里烧火虽然也用碳,还有煤气。可更多的时候,还是用木头。

    这里靠山,山上枯枝枯树多的很,要是不用,堆在山上,还容易出事。

    “唉,阿喜,你干嘛呢?”烧火的华子看她翻来翻去的,愣是没看明白。

    欢喜正好找的差不多了,绣件本就小,弄个框,当然也用不了多少木料。很容易就找到合适的木料了……将自己找的几块对着对方摇了摇,放到一边。

    华子好奇的很,也不看火了,直接凑了过来:“你这是做什么用的?”他拿着木头看了看:“到是好木头,松树上砍下来的,就是细了点,小小点,不顶大用。”

    欢喜眼睛一亮,拿出笔和本子写道:【你懂木工?】

    华子挠了挠头:“也不算懂,我爷以前是做木工的。可到我爹那辈,手艺就丢的差不多了。我也就小时候跟我爷学了点……大件做不了,小东西还凑和着做。”

    便是这样,也是够了。

    欢喜连忙将自己的目的写了出来:【我要做一个画框。】

    华子对木工显见是有兴趣的,“我帮你?”

    欢喜巴不得的。

    她到是也能做,但手艺并不好。只能说,将就会做。这技术是原主记忆里被她扒出来的,并没有学过,只是生活所逼。当初在山里,罗爷爷已经很老了,很多事情都有心无力了,便只能让欢喜来做。

    罗爷爷一辈子的心思,都放在那个人身上,完全没注意这个孙女,其实还是孩子。

    那时候,缺个碗筷子啥的,都不用出去买,全都是自己动手做。板凳桌子坏了,也是自己修。

    偏罗爷爷还认定,那位老太太是大家闺秀,什么都该精致些才好……所以,他自己总要把一切做到他们能做的尽善尽美。对欢喜他是这么要求的,可惜,欢喜实在也做不到太好。

    “不行,咱们也没工具啊?”华子兴致勃勃。可下一瞬,就又萎了。

    欢喜怔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些木料。咳,确实的说,只是稍微粗一些的树枝。她觉得,还是自己来吧。

    “要不咱们去工具房那里找找?”华子突的又想起一出,“那里什么工具都有。”

    欢喜摇头,就她找出来的这些树枝,根本上不了工具。她还是按着自己原来想法来吧。

    【这些木料太小了,用不上工具。】

    华子抓着他没一公分的短发:“也是哦,你这些木头肯定不行。要不这样,回头我给你去找两块大点的木料?山上多的很呢……”

    欢喜连忙摇头:【不用,我先试试,要是能做成了,就不再费别的事。】

    “你不懂,除了那些外,还得要钉子,还得要木胶……这些都没有,你怎么做?”不是他不帮忙,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欢喜怔了下,直接将东西捆了,【我记得,有人专门做木工的。】

    “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欢喜微笑,拎着木走了。临走的时候,又去找了老赵。

    “什么,你要借剔骨尖刀?”

    欢喜点头,【我不会弄坏的。】

    “谁管你弄不弄坏,你一个小丫头,要那东西干什么?”

    在山里的时候,从来都只有一把刀。不管是切菜还是做东西,是打猎还是杀鱼,全都用一把刀——一把剔骨尖刀。用惯了,让她这会儿去找别的工具,她也不会用啊。所以,只能来借剔骨尖刀了。可是吧,这刀人家是厨房用的,她要是说用来做木工,只怕老赵又要把她狠狠的教训一顿了。

    所以,她就低着头,固执的坚持,却就是不解释。

    面对这种情况,老赵也无可奈何:“行行行,借你。不过,你可小心点,千万别伤了人。不管是别人还是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欢喜连忙回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回去,看得老赵无奈摇头。不过,还是决定,回头提醒季营长一声。

    这小姑娘平时不吭声,谁也不知道她好好的要尖刀干什么。

    欢喜拿着尖刀和一捆木头回了家属区,罗欢乐已经起来了,只看到她手里的木头,却没看到刀。不免好奇:“阿喜,你弄这些木头做什么?咱们家又不烧火。”

    对着罗欢乐,欢喜到不隐瞒,直接将绣好的绣品拿了出来。

    【我绣的,弄个木框框起来,给你挂屋里。】

    “哎哟,真没想到,阿喜居然有这样的手艺!你啥时候学的?跟谁学的?”

    【在山里的那几年学的,是老爷子的一个朋友教的。】欢喜将绣品的尺村细细的量了,又算计了一翻,拿笔在树枝上作记号。

    “绣的真好。”

    欢喜笑:【我在县里听说,有人可以靠着绣花赚钱,我准备看看。等开春了,也接点活回来做。】

    “那感情好。”她拿着绣品,完全是爱不释手状态。尤其是看着上面的小仙童,胖乎乎的,可爱的不行,更让她错不开眼。“唉,真好。”

    【你要不要学?挺简单,我教你。】虽说有季开明在,罗欢乐要是想找个班上,肯定不难。但上班总是受人管的……她完全以已度人,想着有个自由点的职业,比较轻松。

    罗欢乐讶异的看向她:“这手艺能随便教人?”

    【不随便教。你行,别人我才不教。】她又不好为人师,怎么可能随便教人?也就是她这段时间受她照顾,她想着回报一二,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我总听人说,这各行各业的手艺啊,都是有规矩的。有的是传男不传女,有的是传女不传男,有的是只传血亲……反正规矩一大堆。你就这么教给我,不会对你有啥影响不?”

    【不会。会绣技的人多了,又不独我一人。】

    “那行,姐就占你一回便宜。姐跟你学,回头等你上学不在这了,姐再用你的手艺,也去赚钱。”

    【先学会吧。】

    罗欢乐失笑:“也是,能不能学会还说不准呢。”

    欢喜将她扶的远远的,她这是要动刀子的,万一再伤着她。

    “你行不行啊?不行回头让你姐夫回来做,一般的木工,他都能做。”

    欢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做。既然她本该会的技能,要是这么丢了,她肯定会鄙视自己的。罗欢乐可以直言让季开明做,她将来却只能靠自己。趁着这会儿,将手艺捡起来,正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