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半年前,欢喜也是绝对的无神论者。但现在,曾经的信念直接被摧毁。她自己的存在,就是有神论的最大力证。这让她一度期待,那些人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不管会不会,她也是决定,终她这一生,都要诅咒他们。尤其是那个男人,她诅咒他一辈子都找不到爱人,所有他爱的女人全都背叛他……

    好吧,收回心神,她的视线在众多坟头上扫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落在这几个潜伏人员藏的那个坟头上。她犹豫着,是不是要把这些人给挖出来。虽然这是他们造的假坟,可在这种环境下,总有些下不去手啊!

    万一除了这几个,再惊了别的坟头里的住客怎么办?好歹他们也是临时邻剧,关系不一般来着。

    何医生好笑的看着欢喜纠结,他到是没想到,小姑娘居然还是个迷信的。

    脚下一踢,一个雪团正好砸到那坟头上:“还不快点滚出来。”

    坟头突的炸开来,落雪跟天女散花似的,三个人一起蹦出来。

    欢喜便是知道这里是人,此时也是微张了口,整个人往后缩了缩。真的很像电影里,僵尸跳出来的情形。

    “何医生。哟,小阿喜,你终于回来了啊?二食堂没你坐阵,这两天的质量可是又开始下滑了啊……”三人过来,将他们身上的行李全都接手过去。

    其中一个还对欢喜挤眉道:“小阿喜,要不要我背你走?”

    欢喜连忙摇头,虽然前路还挺远,可她还能坚持。就像何医生说的,这点路都没她平时上山的路远,她怎么可能走不到底。最主要的是,这种时候,她自己走下去还能平平安安的到地方。要是让人背着,到地方就得感冒。前面走了那么远的路,冒了一身的汗呢,可不能让它干了。

    “好吧。”那人失望道:“你先自己走着吧,要是累了,可一定要说啊!”

    欢喜笑着点头。

    何医生抬脚踢了那人一脚:“还不快走。”

    “嘿嘿。”那人怪笑一声,跟另两人飞快跑远了。

    何医生跟欢喜两人轻装上阵,走的速度也跟着加快。

    “前面不远,就到了。”何医生也显得轻松不少。欢喜的那些行李,着实不轻。

    欢喜虽然才出来第二趟,可对这一路上的景也知道个大概。到坟地这块,也不过才走了五分之二的路而已。何医生这个前面不远一说,完全就是安慰式的说法。

    然尔,半个小时之后,她才明白,他说的是对的。

    军区里别的少,可就是人多。而这些人,从军区开始,居然将这一路的雪,全都扫了。半个小时之后,路上一片雪都没有。

    他们到时,两辆车正停在那里。她的行李,正摆在其中一辆上。

    “哟,何医生回来了啊?小阿喜,你终于回来了啊!”

    对于两人的到来,众人表示热烈欢喜。尤其是欢喜,好几个更是围了上来,“小阿喜,累不累?”“小阿喜,你可算回来了。”“小阿喜,你这体能不错啊?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训练?”“小阿喜……”

    欢喜点头。她又不是他们这些训练有素的人,当然会累。

    何医生将众人踢开,带着她上车:“上车吧,再在这里站着,你非感冒不可。车里开了暖气,上去暖和暖和。”

    之前走那么久的路,一身的汗。只要停下来,几分钟就干了。汗一干,湿湿的衣服立刻就能起一层冰渣子。上了车,果然暖和的多。欢喜上了车,何医生却没上。而是特别关照道:“你把衣服换一换。我给你守着,你只管放心。”

    欢喜怔了怔,半晌才反应过来。四下望了望,难怪车窗全用军绿色的布挡了起来。连着后座跟着前面全都隔开了,原来是做这作用的。既然他们这么安排,她也就不客气的。快速将衣服换了,里衣果然全都湿透了。若是穿这样下去,哪怕是坐在这暖气里,感冒也是妥妥的。

    她换好衣服,将行李重新整理好,打开车门。她以为何医生也要换衣服的,却忘了,她是带着行李来的,可何医生却是没行李的。

    “坐好了,我们走吧。”何医生直接坐到驾驶座上。

    欢喜看了一眼隔壁的车,那车跟她现在坐的这车一样,但是显然,它要接的人还没来。

    接下来的路就快的很了,半个小时不到,他们就到了军属区。这里的雪早就被扫的干干净净。若不是远山近树上都还挂着雪,都要以为这里根本不曾下过雪了。

    车子停稳,何医生没急着下车,而是先看向欢喜。欢喜被他看得莫名紧张,正以为自己哪里不妥,就见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小小的丝巾。粉红色,正方形,在一角绣着梅花。

    “系上。”他指了指她的脖子:“挡一下。”

    欢喜立刻系起来,小小的,光滑细软,十分舒服,便是在屋里也不需要解下来。

    何医生替她调整了下,又从医药箱里拿了个信封出来。“这里是五百块。你拿出二十块来,其他的收好。这二十块,就说是这段时间,我请你去帮忙,别人给的工钱。这件事……除了现场的那几个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包括咱们军区里,也只有我,季营长,李政委知道。现场的那些,都是江敬华的人,现在也被他带走了。”

    欢喜点头,按他的要求,拿了二十块钱放在衣服口袋里,剩下的,全都塞到行李里。

    何医生又将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才开车门下车,先将她的行李拿下来,站在车前,才让她下车:“走吧,你姐肯定等急了。”

    离开这么多天,欢喜也有些想罗欢乐了。三步并两步上楼,才上楼,就看到正迎出来的罗欢乐:“哎哟,总算回来了。”罗欢乐将她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怎么瘦这么多?”

    瘦很多吗?欢喜捏了捏自己的腮帮子,明明胖了好吧?

    罗欢乐被她的动作逗乐了:“行了,快点进来吧。何医生,麻烦你了啊。”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到是阿喜帮了我大忙呢!”将欢喜的行李送到她屋里,他便告辞离开。罗欢乐也没留他,先去厨盛了碗热汤给欢喜:“喝点热汤去去寒。”

    一碗汤下去,果然暖和很多。

    这种楼上没有炕,屋里冷的很。虽然烧了炉子,可并不太暖和不说,还都是煤碳味。

    “热水瓶里有水,厨房里还有一大锅,你要不要先洗洗?”罗欢乐也大概知道,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你房间我这两天收拾过,被子昨天也晒过……你洗过澡,就去睡一觉。这一路下来,肯定累得不行。”

    欢喜点头,她确实想洗一洗身上的汗。

    “行了,你洗吧。我去隔壁李嫂子家坐坐……”罗欢乐的肚子有点凸起了,她已经养成了一手扶腰一手扶肚子的走路姿势了。“门我从外面锁起来,你安安心心的睡。”

    欢喜笑着点头。

    确定罗欢乐离开,欢喜将洗手间的门关起来,她则拿着衣服进了这间。

    在温泉里好好的泡了泡,从头到脚狠狠的洗了个干净。这一整个冬天,她就没能好好泡个澡。确切的说,是来到这世界之后,她就没泡过澡,都是擦澡。洗过之后,整个人舒服了,也越发的累了。

    将衣服急急的洗了,才出来先把衣服晾了,这才回房,倒头就睡。一觉醒来,也不过才过去两个小时。罗欢乐已经将午饭做好了,见她起来,笑了:“可巧,稍微洗洗,过来吃饭。”

    欢喜连忙去洗漱,然后出来跟她一起收拾。

    吃完饭,欢喜将厨房接过来,让罗欢乐回房休息。

    “对了。”罗欢乐回房的时候,突的想到一件事:“前天收到一封写给你的信。”信就在客厅里,罗欢乐指了指,“老家那边的,却不是咱们家的。可能是你同学……”说到后面,她已经哈气连天了。这种天,本就最适合睡觉,更别说,她还怀孕了。

    待罗欢乐回屋关门,她才将信拿了。

    她想到她二哥说的,有同学问她地址的事。这么久没动静,她还以为发不会再联系她呢。

    看完这封信,她到是明白上次的家信为什么是那种格式了。这分明就是一封求爱信,可开头就是:罗欢喜同学。

    既然是同学,那就永远做同学好了。

    后面就直接写什么:知道你已经解除了婚约,很高兴你摆了这封建糟粕。什么以后我们可以共同进步……

    到最后,又与了一段诗歌。还说他准备将这诗歌向某某报纸投稿,希望她能喜欢之类……

    整个内容看得欢喜有些懵,直到最后看到属名,她才将内容跟人对起来。

    是原主的一个同学。

    原主在原来的学校,堪称学霸的存在。当然,也可以说是书呆子,内向,不跟人交流,平时都低着头,躬着背……这样的女生,往往不怎么讨喜。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成绩好。至于她的美貌,因为她总是低着头,根本没有人发现。

    可就是有那么些人,喜欢这样的人。同样学习好的,同样的书呆子,同样的不屑与其他人为伍的……比如写信的这位刘建国。这一次他也未考上大学,但他复读了。他写信给她,希望她也能复读,一起再考大学。也就是所谓的共同进步……

    欢喜用力的回忆,却怎么也无法找到这位刘建国同学的形象来,显然,他根本没给原主留下一个清晰的印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