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暗暗发誓,她两辈子都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呼——呼——”冰冷的气进入滚热的肺里,使得每一次呼吸,都痛得她脸色发白。两只脚上似有千斤重,每一次抬起,都需要极其强大的毅力。而前路,依旧白茫茫一片,似是永无止境。

    但何医生跟她说:“这路看着远,其实都没你平时进山时,走的路程的三分之二。想想你进山时,边走边玩,其实一点都不觉得累,是不是?所以啊,这路能走多远,是不是能坚持下去,也是要看人的情绪的。”他完全忽视了那一脚下去就是一个的坑,以及,脚上沾满的雪泥冰渣。

    欢喜无言以对,她无意反驳,同时也是,累得不想开口。好吧,就算她想开口,她也出不了声。

    其实她明白,何医生在分散她的注意力。这样可以让这路显得不那么漫长,也能使走路走的轻松点。如果不分散注意力,长时间面对没有尽头的道路,很快就会焦躁。人一焦躁就失了平常心,失了平常心就做什么都做不好。

    不管做什么事,心态很重要。

    “咱们已经走了四分之一了,才花了一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前面不远,就会有接应的人。”何医生看着她绷着的小脸,不焦不躁,却也不喜不悲,心里觉得好笑。却依旧尽责的宽慰着:“他们最近被安排潜伏训练。你可以试着找找看,这条路上,肯定也有他们的人。”

    欢喜眼里有好奇,视线立刻开始飘忽起来。

    潜伏训练,似乎挺好玩的。

    何医生笑了起来,视线扫过两侧,默算着距离,似乎快了。

    有了期待,注意力更是分散到了可能隐藏起来的那些人身上,时间的流逝,不再被注意。不知不觉间,已走过了长长的一段路。

    突的,欢喜脚下微停。

    何医生惊讶的看着她,只见她将医药箱放下,弯腰抓了把雪,团成一团。直起腰,对着路边的某个地方,用力砸了过去。何医生眼睛一亮,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深深的赞赏。

    雪堆里一阵颤动,接着蹦出几个士兵来:“何医生,阿喜。”

    五个人,全都一身白色迷彩。从欢喜砸的地方站起来,抖落了身上的雪,跳到两人面前。其中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兵直接问欢喜:“哎哟,阿喜,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欢喜长长的呼了口气,天寒地冻的,呼出来的气全都是白雾,五个人凑在一起,时间久了,连呼吸频率都变得一致。若是旁人,也许还看不到,可欢喜感观敏锐。在他们离得远时,这几人窃窃私语声,她都听到了。离得近了,那呼出来的气,更是显得明目张胆。当在,还有他们的视线……五个人盯着一个目标,那存在感,跟探照灯没什么区别了。

    这五人不懂欢喜的意思,何医生笑着给他们解释:“你们呼出来的气,暴露了你们。”

    “啊,原来如此。”五人哀叫一声,“何医生,你们继续向前吧。下一个被你们抓出来的,就会送你们回去了。”

    何医生挑眉:“你们有任务?”

    “恩。”却没说是什么任务。“放心吧,就在前面,很近的。”主要是看他们能不能找出来。

    五人飞快的跑向前方,很快就跟他们拉开了距离。一拉开距离,又找地方,继续潜伏下去。

    欢喜跟何医生继续往前,何医生就开始夸奖欢喜:“阿喜很敏锐啊,一般的军属,可没你这样的本事。”

    她也不算是有这样的本事,仅是她敏锐的五感所带来的效果罢了。说到底,是因为她的戒心太重,太过缺乏安全感。所以才会对别人的关注,特别敏感罢了。何况,何医生还提醒过了,她能找出他们来,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说起来,像我们这新兵营还好。很少有人将注意力放在这里,因此难免出现纰漏。可其他部队军属,他们身处的位置,也相当敏感,甚至是危险的。因此,他们也时常需要各种训练。那些训练相当的辛苦,但他们从不逃避。因为那是对他们的保护,也是对他们家人的保护……”何医生感慨万分:“当军属,大不易啊!!”

    欢喜有点懵。当军属不易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看看她堂姐就知道了,离家背景,没有工作,生活重心就只有季开明一个人。怀孕生子,也没有人照顾。季开明要是哪天出任务了,她就只能一个人面对一切……就她这样,在家属区里,都算是好的。

    这些她都懂,何医生干嘛跟她说这个?她又不想当军属。

    “还记得付丽丽吗?”何医生见她懵懂,不得不将话说得更直白点。

    欢喜点头。

    “我记得,你之前就曾发现,她有些地方非常不妥,是不是?”

    再次点头。

    “你是对的,她就是因为缺乏警惕心,才会被敌人利用,差一点造成严重后果……虽然情况得到了控制,可这对于她,对于我们部队,都是一种不容忽视的错误……”

    欢喜怔怔的,连脚步都慢了下来。这样的事情,有必要告诉她吗?

    “这件事造成的后果极为严重,所以,我们已经处份了她。”顿了一下,又道:“不只是她,还有她的丈夫。身为副营长,自己的家属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未能及时发现……这是他不可推御的责任。”

    被挟持时,她看到那个,疑似跟付丽丽有一腿的男人的时候,她就猜到,付丽丽可能要倒霉了。所以,她有这样的下场,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但是,干嘛要特意告诉她?不过,付丽丽倒霉,她总是高兴的。

    何医生见她的反应,几乎要叹气。虽然什么都不能说,脸上表情也总比一般人淡一点,可心理想的什么,全都摆在脸上。只要稍微动一点心思,就能将她的性情摸透。

    “你受伤的事情跟这件事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件事总的来说,是我们的工作不到位造成的。因此,军部决定,给你相应的补偿。”

    欢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不过,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季开明跟她说吧。哦,或者李光一,他是管这个的。

    “因为我跟你比较熟,所以让我跟你说。至于你姐夫,在这件事中,他得避嫌。”何医生继续解释。

    欢喜了然,然后便一脸期待的看着何医生,不知道他们会给她什么样的补偿。

    “咳!”面对这样的眼神,何医生轻咳一声:“他们商量之后,决定了两种方案。第一种,是给你转正。这样你就有了军籍,工资待遇,全都相应的提高。”但其他的就没有了,毕竟,一旦有了军籍,那就该有为人民服务的觉悟。受伤流血,就是本份应该。“另一种,则是经济补偿,外加将你的学籍调到西吴来,包括你的户口,也会被调到这里的集体户口里。我个人觉得,你选择第二种更加合适……”

    欢喜望了望天,阳光明媚。哪怕脚下带着寒冰,也让人觉得不那么冷了。

    “经济补偿有五百块。”何医生继续道:“你若是考上大学,这笔钱足够你上完大学。”所以,他跟季开明才为她争取这一可能。

    欢喜无声说“谢谢”。他们为她考虑的十分周全,甚至是将来的生活,全都考虑好了,这让她无法不感激。

    “不客气。”何医生果然是看懂的。“不过,你真的要学美术么?”

    欢喜点头。她想过了,她想做一个自由职业者,而她又刚好有美术的功底。自由两个字,对□□太大。

    “想好考哪里的学校了么?”

    欢喜摇头。这个世界跟她所知的到底有些不同,而且,时代也不同。她根本不知道,有哪些可供选择的。

    但不管哪个世界,有些规则都是一样的。比如基本上,名校都集中在几个有名的大城市里。首选自然是首都,那里是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中心。大学也属那里最多,资源最好。但那里有权有势的人太多,聪明人也太多。连藏在暗处的眼睛,也太多太多。让她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会自动送过去?

    所以她考虑的是比偏远的地方,但她不知道,那些地方有哪些学校。而且,就算她想避开那些人,却也是真心想学点东西,太垃圾的学校,她宁愿不去。她受够了上辈子,那些明里追捧,背地里骂她是草包的事情。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学,学些真本事来。

    “也是,你可能对这些不了解。回头我给你点资料,你到可以慢慢考虑。不过,好学校一般都在首都。尤其是美术,其他城市,只怕都还没有师资力开办这样的专业。现阶段,好老师可不太好找……能去首都上学,是件好事……”

    是的,对于其他人,能去首都上学是大好事。可对于她,却实在不是个好消息。如果真的只能选择那里的话,她很需要再好好的自我建设一翻才行。

    两人一边聊一边又不知走下去多远的距离。等欢喜想起来正在赶路时,是她再一次发现了潜伏人员。

    这一次的人十分有创意,他们藏在那片坟地里。用雪堆了个坟,他们藏在里面。

    欢喜看的嘴角直抽,这些人胆子真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