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说不急,可才第二天,许超就将跟刺绣有关的事情,全都打听了个清楚。

    刺绣确实是能赚钱的。

    西吴县里,不只是秦绣娘靠着这手艺赚钱,还有不少人,都靠着这个赚钱。

    这些人,全都是在一个姓徐的人手里拿布料绣线,拿这些东西时要先押一点钱。绣好之后,不许私卖,全都得上交回去。根据绣的好坏给钱,钱是一件一结。绣娘们只知道在哪里能接到活,许超打听到的消息却更多。知道这姓徐的拿了这些绣品,去了省城,在那里开了一家精品绣店……在这里,一个绣娘绣一件绣品,要十天半个月的,绣好了看质量,一般能赚五块到十块钱。可这样的绣品,在他店里能卖上五十。

    当然,如果不赚钱,也就没有人干这一行了。后面他卖多少钱,别人也管不着。

    只是许超不怎么乐意,他是怎么也不乐意,欢喜的手艺,卖的那么便宜的。当然,虽然他有这样的念头,却也没隐瞒,将他打听到的消息,跟欢喜一五一十的说了。

    欢喜很认真的思考着。对方在城里卖五十这种事,她到是不在意的。在这里,做生意前两年还是投机倒把,所以人们要是知道这个差价,怕是要气愤一回。可她来自那个利益为上的世界,却很容易就接受这样的事情。

    事实上,她根本就没管对方卖的价格如何。她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她有多少时间来做这个。

    【我能看看他收的绣品都是什么样的么?】绣品一看大小,二看质量。看过之后,才能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别她怀着雄心壮志的去了,结果手艺不行,那才叫难堪呢!而看过之后,也才知道,自己的手艺能值多少钱。

    “能,当然能。这样吧,今天晚上,我把东西给你带过来。”

    晚饭前,许超果然带了一个十分洋气的小皮箱子进来。箱子空间不大,却用密码锁小心的锁着。里面空间小、浅。里面就只放着几十件绣品。

    欢喜有些惊讶,这姓徐的就这么将东西让他拿过来了?连箱子都给了,甚至连密码都告诉他了?这姓徐的不会是他朋友吧?

    “这些都是徐开志收的绣品。看吧,我觉得比你绣的差多了。”

    徐开志就是那个收绣品的人,人们称之徐老板。

    欢喜没理他的话,将绣品拿出来细细的看了。绣件都是中等大小,比她绣的那个仙童戏鲤大一些。不过,质量却是参差不齐,有的比她的差,有的比她的好。

    看完她就放心了。以她的水平,在这里面算是中上。材料不用花钱,完全就是卖手艺的。所以,只要有的赚就行。

    说到底,因为手里有空间,所以她心里有底。她的确是想赚钱,但却相当的从容。不像其他人,缺了那一块半块,就只能等着饿死。何况,她还有工资可拿。

    【我想我可以做。】

    “你真的要做啊?”许超皱眉:“要不你再等等,我给你想点别的办法。”

    欢喜摇头:【我没有别的时间。】她认真写道:【你知道,我在军区食堂还有份工作。平时并不能出来,这种可以拿回去,偷空做的工作,正适合我。】

    许超眉皱的更厉害了,他到是想说,他有的是钱,她可以不用上班,也可以不用做绣活。但是,没立场。他挺喜欢她的,这毫无疑问。要说一开始的时候,就觉得这小姑娘长得好,跟他姐挺像,一笑两酒窝,可爱的不行。后来知道她哑了,不能说话了,就有点不得劲。

    长得这么好的小姑娘,怎么就哑了呢?

    在他心里,长得像他姐的小姑娘,就该吃好喝好,受好的教育,就像当初他姐一样。

    但毕竟不是他姐,这是人家季营长的小姨子,他管不着。

    可没想到,才一转眼的功夫,她就一身是血的被送了进来。看到一身是血的她的那一瞬间,他脑子嗡的一下,就懵了。当初他姐也是这样,一身是血的被送进急救室里,然后……就再没能出来。这一瞬间,眼前的一幕似乎跟当初的那一幕重叠起来。他固执的守着这个跟他没什么关系的小姑娘。

    没有人知道,在知道她活下来时的那一刻,他整个人直接瘫了。一屁股瘫坐在抢救室外的椅子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那之后,她的他的眼里,就不再只是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小姑娘。那是他姐,他姐从抢救室里活着被推出来了,他姐活了。

    可这个狠心的小丫头,生生将他从幻想里拉了出来。

    她还要自己赚钱,养活她自己。

    他暗暗苦笑,却越发的欣赏高兴。他姐就是这样一个自强自立的人,她从来都是那么耀眼,不屑于做那依附的莬丝花。所以,他虽然想说:他有钱,可以养着她,让她活得像公主一样。可是,他开不了口。

    “行吧,你既然决定了,那我帮你去问问。你什么时候想接活,我带你去。不过,现在不行,你现在以养伤为重。”

    欢喜立刻笑着点头:【我知道,谢谢你。】

    “再说谢谢,我就不带你去了。”

    欢喜笑得更加开心。

    有了这一条财路,欢喜心里越发的有底。给许超绣的礼物,也越发的用心。花了三天时间,又赶了一副兰花图出来。

    兰乃君子之花,不管送什么人都合适。

    等她的兰花图绣好,她的伤也已经好了。除了脖子上留下一点疤,其他的全都褪干净了。额头上的,更是已经不见半点印迹。而何医生,也来接她回去了。

    这一次,便是许超也没理由留她。

    过年总是要阖家团圆的。

    他有家,就算他再不待见,那也是他老子。他姐没了之后,他们父子相依为命。平时给他找点不痛快可以,可过年这种时候,他也不想再招他不痛快。王姨也有家,她也要回家过年。阿喜也有亲人,他总不能把人留在这里,让她孤单一人吧?

    能留到这会儿,他已经觉得很难得了。

    因此,虽然对何医生依旧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可还是让他进来了。

    “小喜子,等过完年,我就去接你,好不好?”

    欢喜只是笑,她是有工作的人,之前可以说是受伤养病,这会儿都回去了,还能有什么借口再出来?

    许超也知道,所以他很快又换了个说法:“那,我去找你玩,成不?”

    这个可以有,于是,她点头。

    许超立刻笑了,一脸的得意的斜了何医生一样:“那我过完年就去找你玩,到时候,你给我做好吃的。对了,要是有谁欺负你,你跟我说,回头我帮你教训他……”他特别意有所指的斜了何医生一眼。

    欢喜笑得更加开心。

    何医生无奈,却也不阻止。

    欢喜很快就将行李收拾好了,两包。一个大包全都是衣服类的,一个小一点的,全都是书。

    要回去,并不容易。进山的路,基本上全都被雪封了,要回去,得一脚一脚的踩着雪走回去。踩雪这种事,短距离的,一脚下去咯吱一声,听着还挺惬意。那文人墨客没准还能借题发挥,写出锦秀华章出来。

    可对于赶路人来说,完全没有美感。

    一脚下去,再拔起,累,很累。要是路上有个坑,或是走歪了道,一脚下去,没准就踩沟里去了。雪没到腰,或是没到头。要是爬不起来,那就等着冻死吧。

    许超开车送他们出县,到了车不能进的时候,他就黑着脸,想阻止欢喜跟着回去。

    本来离着军区就远,就何医生这样的,都得走大半天才能出来。可他说是医生,平时的训练也没落下。体能是一等一的,欢喜却是个大病初愈,平时身体就弱。这样一段路走下去,肯定得出事。

    “小喜子,走,咱回去。”他直接就要将车往回开,根本不想给她下车。

    何医生黑着脸:“别闹了。”

    许超脸比他还黑:“我看是你别闹,你看看这路,小喜子怎么走?”

    何医生抬手揉了揉眉心:“我们出来的早,路上还有接应。”

    “小喜子大病初愈,身体本来就弱。”又看了眼后面的行李:“还要背这么重的东西……感情不是你家人,你不心疼是不是?”

    何医生脸色复杂的看他一眼,突然低声唤了一句:“阿超。”

    只有两个字,并没有再说别的。没有据理力争,也没有解释他后面的安排,就只有两个字。可偏偏就这两个字,让许超退让了。他黑着脸,抿着唇,不看何医生。只是转头看向欢喜:“小喜子,过了年,我就去找你玩。”

    欢喜笑着点头,第一个下车。

    外面确实冷,她在许超家这些天,基本上都在炕上度过的。突然出来,确实有些受不住。不过,只要上路了,很快就会热起来。

    何医生下车,将行李一件件拿下来。

    欢喜的两个行李,全在他手里。他反将他的小医箱给她拿着。

    欢喜也不强求,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真拿了那些,她也走不远。

    跟许超挥手再见,两人踏着咯吱咯吱声,慢慢往山里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