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许超是当天晚上走的。

    夜里,外面正是一片寂静,许超半夜背着东西,翻墙走的,跟谁也没打招呼。只是欢喜耳朵尖,正好听到。以为有什么坏人翻墙进来抢劫呢,结果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听着声音,外面还有人接应。

    他的行为吓了欢喜一跳,甚至脑洞大开,想着他是不是犯事了,这是半夜要逃跑的节奏啊。她在房里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后来才想着,许超应该只是出差吧。

    虽然她来的这几天里,他的工作显得很随性,完全不像个上班族。可谁也没规定,上班就一定朝九晚五啊?且看他的一身行头,习惯和作风,他也不像安安心心坐办公室上班的。他要是真做,应该也是个体经营,当老板。

    她尚记得,在历史上的这个阶段,正是经济腾飞的时代。两个空间虽有不同,可大体走向,还是很相似的。所以,他这是出差,至于不走大门而是翻墙……咳,可能这就是个人习惯呢!!

    虽然想明白了,可又如何安心?

    白天他还跟她说,快过年了,外面乱。结果,他就来这么一出。

    躺回炕上,辗转到天明。

    没睡好,眼下一片青黑。

    王姨果然发现了许超离开了,唉声叹气了一阵,却也没在欢喜面前说什么。早饭依旧丰盛而营养,接着便是忙碌的一天。

    欢喜刺绣读书画画,王姨洗衣做饭,出去买菜,左邻右舍的拉家常。

    到下午,何医生来了,他是来给欢喜复查。顺便还要看看她的情况,如果情况合适,他准备接她回军区。

    “恢复的不错。”何医生很满意,顺便将她脖子上缝的线也给拆了:“今天时间来不及,你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回去。”他判断她的身体可以承受这一趟行程。

    欢喜点头。在这件事上,她并没有决定权。

    到是王姨很是不高兴:“阿喜是我们阿超的客人,阿超这会儿不在,你怎能说带走就带走了?”

    何医生有些哭笑不得:“王姨,阿喜的事儿啊,咱可做不了主。她上面有姐姐、姐夫呢!她姐现在怀了身孕,特别想念她。”

    王姨瞪他:“阿喜的身体虚着呢,外面冰天雪地的,这一路上万一出点啥,再冻坏了可怎么办?在这里,我还能给她炖点汤,补补。你是医生,怎么能这么不懂事?”

    不懂事的何医生无奈,不由看向欢喜。可欢喜只是笑眯睒的看着,反正她也不会说话,这些跟她都没关系。

    到是王姨趁胜追击:“再说了,阿喜是客,就是要走,好歹跟这里的主人说一声,道个谢再走是不是?”而现在,许超不在,要道谢,就得等许超回来。

    “这,那好吧。”

    欢喜讶异了,何医生居然退让了?

    何医生虽然看起来很温柔,对谁都十分好说话。可其实,他也很固执。他决定的事,很难被别人改变。可此时,他居然因为王姨这么几句话,就退让了?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等何医生离开,欢喜才反应过来,想的更是多一些。何医生也没问许超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一边心不在焉想东想西,一边做事的结果就是,她的手指被针扎破了。血珠子从指腹上冒出,那腥红的颜色,才让她肃然回神。其实这一切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她不过是季营长的小姨子,一个辈剧的被牵连者,一个借住客……而已。

    许超到底是做什么的,何医生跟他们的关系到底是敌是友,又或者其他的那些……没有人会告诉她,也因此,全都跟她没关系。于其去想这些跟她关系不大的这些人的事情,她到不如想想她自己。

    她的将来!

    将手指送进嘴里,将血舔去。继续投入刺绣大业之中……

    她的将来,必然是要上大学的。西吴县可没有大学,到时,她会离开这里,离得远远的。就像如今的老家一样,她可能一年也来不了一两回。这里的这些人,也早晚会被她忘记,也会忘记她。

    而她的将来,还需要金钱。

    这很俗气,但是却无法忽视,更是迫在眉睫。

    钱,钱不是万能的。可没钱,却也是万万不能的。哪怕视金钱如粪土的,也照样要吃钱买来的粮,穿钱买来的衣。因此,便又有一个坚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以她本来的打算,是先工作,存点钱,开学之后,再想办法赚钱。虽说想办法,但其实她并无头绪。而且,眼下这工作,能存多少钱,也不好说。

    而就她所知,接下来时间里,经济会飞速发展,同样飞发展的,还有物价。但她一个临时工,还是一个短期临时工的工资,是绝对不会涨的可能的。

    等她开始上学,存的钱,只怕不够半学期的费用。

    而王姨的话,正好给她打开一扇大门。

    秦绣娘靠着手艺,养活一家人。那她,是不是也可以靠刺绣,赚点生活费?

    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那无论如何都是要试一试的。若是真行,便是赚的不多也是可以的。捏了捏颈后紧绷的肌肉,她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晾衣服的王姨。唔,不知道王姨识不识字,不然的话,不好交流啊!!

    因着准备靠手艺赚钱,欢喜自然不能再慢慢做。所以,这天晚上,她在王姨入睡之后,又悄悄进了空间,将绣品的进度,稍微加快了一点。

    两天过去,一副仙童戏鱼,便已完成。

    到第三天,天没亮,许超就回来了。

    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回来的时候,同样如此。等天亮了,王姨看着他,也是十分自然的说话,问他想吃什么……半点没提他离家的事情。

    欢喜见状,便彻底将心里的那点小好奇给压下了。

    等欢喜起床,许超便进来看她。

    先看她的伤口:“咦,已经拆线了么?”他伸手入口袋,拿出一个水晶瓶递过来:“可巧,这正好得了点好东西,这个时候用正好。去疤的效果非常好,等你用完这一瓶,脖子上的伤肯定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水晶瓶是透明的,里面的水却是粉绿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欢喜闻了闻,非常香。

    对着他微微一笑,拿了纸笔过来:【谢谢。】顿了一下,又写道:【你出去这几天,不会就为这瓶药吧?】这瓶药的出现,又让她的心软了下来,好奇心再次爬起,让她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

    许超一笑,一脸的骄傲:“是啊,可不就是专门为你找的,这两天我那个累啊,吃不好睡不好的……是不是很感动?”

    欢喜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更软和了。

    【谢谢。】

    “客气什么。”许超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什么时候小喜子你能再开口说话啊,我很想听听你的声音呢!”

    许超归来,王姨准备中饭做的丰盛些。欢喜本来想帮忙的,被王姨和许超一起拒绝。后来王姨干脆连许超一起赶了:“阿喜肯定一个人待着闷,你在这里也是碍事,去陪阿喜玩去。”

    许超笑得一脸开心,找欢喜玩去了。

    欢喜看着他直乐,许超这人很奇怪,这么大的人,被人当小孩哄着,居然很高兴。

    “再笑我,我可要不客气了啊!”许超斜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坏坏的期待。

    可欢喜多敏感啊,立刻就正经危坐,不露半丝笑意。让许超暗叹可惜。

    欢喜到是拿纸笔出来,一副要跟他长谈的模样。

    他立刻也没时间想别的了,一本正经的坐她对面:“怎么,有事?”

    欢喜点头,然后才写道:【我听王姨说,有个秦绣娘,靠绣艺赚钱,可有其事?】

    许超额头一跳,王姨跟她说了什么?脸上却是半点不显,“确实是有这么个人,那个秦绣娘家就住离咱们不远……怎么,你对她好奇?”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也能靠绣艺赚钱。】她不想浪费笔墨,对许超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因此,她是直来直去的。她将之前绣的绣品拿了出来:【这是我绣的,我还可以绣得更好些。我想知道,我能不能靠这手艺赚钱。】

    “有我呢,要你赚什么钱?你想绣就绣,只图个开心就好……”许超眉皱的死紧,可对着欢喜说的这话,却从开始的理直气壮,到后来的底气不足。是了,他终于记起来,这个人不是他姐。不是那个一直陪伴他长大,唯一依靠的,他发誓要对她好,让她过好日子的姐姐了。哪怕她们长得再像,不是就是不是。

    他颓然低头,沉默不语。

    欢喜虽不知他心里想什么,却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低气压。她想安慰一二,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只能静静的陪在一边。

    过了好一会儿,许超已然收敛自己的情绪,笑着对欢喜道:“你这手艺,肯定行。那秦绣娘的手艺连你的一半都不如呢,回头我帮你问问去……”

    【不急的,我得先绣完你的礼物呢。】

    许超伸手,又揉了揉她的头,低声轻喃:“你这丫头,还真是狠心。”只是声音极低,应是并不准备让欢喜听到的。可他不知,欢喜的耳力有多强。他的低语,她也听了个一字不漏。他嘴上却是笑道:“我的礼物?那你可得精心点,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可就不帮你了……”

    欢喜轻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