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愕然,她听说过将女儿低嫁的,或者只图采礼卖女儿的。可这样,将女儿死活留在家里,给一家老小当牛作马的,还是头一回听。再者,家里人不给嫁就不嫁了么?这年头,都已经恋爱自由了。

    王姨叹了一声:“那秦绣娘也是个憨的。小的时候吧,订过一回亲。那男人订亲之后就走了,一走就好多年没回来,也不知道死活。那时侯就有人说,那样的年代,估计早就死外面了。可偏她死心眼,非要等……”

    呃!欢喜这却是没法再说什么了。

    人家为爱蹉跎,旁人看着心酸,可说不定,她自己乐在其中的。总有些人,是为了爱情做什么都愿意的。

    “后来那男人到是真让她等回来了。”

    “结果,那个负心汉居然在外面娶了妻了。人家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回来的。根本就把她忘的一干二净……知道秦绣娘一直等着他呢,结果连炕都没坐热,就跑了。”

    这个发展,到也正常。

    “秦绣娘那个伤心哦,那时候,老秦家还想把她嫁了。可偏偏她因着这事,病了一场,人家都不乐意。后来她运气来了,被选成工人,有了工作,赚的比大男人还多。只是,那时候她想再嫁人,到是不易了。年纪大了是一回事,她那一家子也是麻烦。后来,她家里人见她赚钱了。又坏了她两回亲事,名声就更不好了。一直到如今,都五十好几了,成了老姑娘了……”

    欢喜有些闷,这秦绣娘的一生,算得上惨剧了。尤其是想到以后,那秦家的人若是好的,也不会害她至此。所以,她想着将来靠父兄子侄的打算,根本不可能。等她老了,不能赚钱了,只怕也就是她被抛弃的时候。

    “所以说啊,这人啊,谁都有个三灾八难的。碰到点啥事,主要还得看自己咋想咋过。你说秦绣娘,她有本事,有手艺,日子本可以过的很好的。但凡她刚强些,也不能跟现在似的,成老秦家长工了……”

    欢喜立刻点头。

    “像你们这些孩子,更是赶上了好时候,能上学,有本事,将来还能上大学。可不能钻进啥死胡同里不出来,这世上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就看你怎么想……”

    欢喜先还听得直点头,到后面却慢慢听出点味儿来了。王姨这是借着说秦绣娘,在劝她呢?只是不知道,她劝的是什么。按理说,她的那点事,瞒不过军区的人。毕竟,她好歹算是军区一名临时工呢,就算有季开明在,政审这一关,也是要被审一审的。以她猜,怕是许超也知道,他虽然看着偶尔没正形,可却必然不是没本事的人。这样的人,就算会因为移情的作用,而对她特别喜欢。也绝对不会带一人来历不明的人回家的。但王姨是不该知道的,许超跟她亲的,可她的事,他不会随便跟别人说。

    “你是个好孩子,可人啊一生总有那么点磕磕绊绊的。当年,阿英多好的孩子啊,说没就没了。”王姨开始抹泪:“当初阿英没了,阿超整个人都不好了。傻傻呆呆的,不吃不喝,好几次送进抢救室里……可人还是得往前走不是?有啥没啥的,咱都只能扛着自已该扛的往前走。你说说,你就是个嗓子不好,是多大点的事,你就想不开啊?这得亏发现的早,要不然……你说说,你对得起谁?比起他们,你这就是神仙的日子……”

    欢喜彻底懵了,这都哪跟哪啊?

    “唉,要说啊,年轻人本就不经事。这种时候啊,就得多听听老人言……”

    欢喜已经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只能低头喝汤,三两口将汤喝完,将空碗往前一推,眨巴着眼睛,一脸渴望的看过去。

    王姨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我再给你添一碗去,多喝汤好。”

    等王姨离开,欢喜才松了口气。可一想到等一下她回来了,说不定还得继续说,不由有些头疼。她又没办法开口,让她别说了……转首间,看到摆在一边的书,不由眼睛一亮。

    何医生以前给她拿来的书里,有不少试卷和习题,她也该做一做了。

    于是等王姨再端着汤进来时,欢喜已经将绣件放在一边,拿了一张试卷铺陈开来,笔已经备好,随时准备动笔了。果然,王姨一看她准备读书,便什么都不再说了。等欢喜三两口将汤喝完,她拿着碗,就去了厨房。欢喜便也认真专心的做题了。

    等题做完,才发现,不知何时,许超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跟王姨说着话。

    按正常人的耳力,这么远,最多也知道他们在。声音稍微压一压,就根本什么都听不见。可欢喜的五感非常人,敏锐的,便是老鼠在地下打洞,她都能听到。当然,前提是,她想要去听。

    因着王姨之前的那翻话,让欢喜对王姨的态度有些好奇,所以,就想听一听。

    便听着王姨道:“……我看阿喜挺好的,一点都不像会因为不能说话就自杀的。”

    “那是,我家小喜子当然好。”

    欢喜无语,她什么时候成他家的了?

    “不对啊。”许超突的反应过来:“王姨,你没在小喜子面前说什么吧?”

    “没有没有,你放心着吧,我多大的人了,哪能这么不懂事?你说她因为嗓子坏了,心理脆弱,受不得刺激,之前还为这事自杀了,我哪能还不管不顾的去乱说?”

    您真没少说!

    欢喜越发的无语。许超到底是怎么跟王姨说她的?她受伤,是因为嗓子坏了自杀?

    “那就好,那就好。”许超有点心虚,随即又理直气壮:“唉,小喜子也是可怜,本来她的声音那叫一个好听,可现在突然不能出声了,她小小的年纪,心里难免承受不住……所以,咱们要多照顾她点。”

    王姨立刻点头:“你放心,我有数呢。”顿了一下又问道:“她那嗓子,真就治不好了?”

    “治得好,当然治得好。”许超立刻道,声音都有些拔高:“可她还是小孩子呢,小孩子又爱多想……咳。对了,王姨,这两天我得去趟外地,家里还得麻烦你。”

    “放心好了,交给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交给王姨你当然没什么不放心的。不过,过两天姓何的肯定要过来,你可看好了,就让他给小喜子换个药,就立刻给赶走。”

    王姨轻叹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许超满意了,“我去看看小喜子。”

    他进来时,欢喜刚好将做的试卷检查一遍。

    “我看看。”许超坐她对面。

    欢喜将试卷递过去了,顺便望了一眼外面。这会儿天还亮着呢,大冬天的,这会儿估计也就两三点钟。他这班上的,还真是轻松。

    “不错嘛。”许超将试卷扫了一遍,也有些惊讶了。据他所知,欢喜在之前的学校,成绩也是不错的。但是那所谓的不错,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那就是个乡下学校,程度跟他们这里完全不同。而且教材也改了,她这半年,也没有上课,无人辅导。做这样的试卷,正确率该不高才是。可现在看来,他到是小瞧她了。

    欢喜弯了眉眼,拿了纸笔过来:【如何?】

    许超对着她竖起大拇指:“若是你其他几门课也是这样的程度,高考再发挥正常,那随便哪所大学,哪个专业,都随着你挑。”

    欢喜笑咧了嘴,这人似乎不太会夸人,夸来夸去,就这么两句。

    【谢你吉言。】

    许超也跟着笑,同时还有点遗憾。若是她能发声,此时笑起来,是不是如同风铃一般,清脆悦耳?

    “对了,这两天我要去一趟外地。家里我让王姨陪着你,你安安心心在这里住着。”顿了一下,又道:“要过年了,外面有些乱,你别随便出去。”说到后面,很是慎重。

    欢喜见他如此严肃,自然点头。脸上却不自觉的,带出些担忧来。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久,可许超确实是第一个让她有意结交的人。老家的那些人,全都是原主的熟人。她若是有什么变化,在他们眼里,总会留下痕迹。哪怕他们就是能自己脑补理由,说服自己,她也不愿留下一点破绽。所以,她走得干脆利落,走的毫不犹豫,且短时间内,不准备回去。那些过去的人,更是不准备联络。

    至于军区的人?他们太过敏锐。不管他们是为什么而防备她,她都绝不可能将自己送到他们手里。她吃过亏,知道避讳,知道小心再小心。可是却依旧没有自信,真能做到滴水不漏。

    但人都需要交际,对于感情也是有需求的。爱情可以说靠缘份,亲情靠天赐,那么友情则是完全看个人经营。若是一生都孤单一人,远离一切,那么她大可躲在空间里,一辈子不出来。保证平平安安,永远不会有危险的活到老死。她没那么做,便是因为,她需要活在人群中,活得像个普通人。那样,她才觉得自己活着,正常的活着。否则,与上辈子被关在实验室里,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她需要正常的交友,而这么多人里,对她释放善意的中,许超的理由是最纯粹的了。而他也没有什么敏感的身份……很适合发展成朋友。当然,也只是朋友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