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许超的手艺不负他的自信,欢喜吃得完全停不下来,到最后,肚子撑的不行,才不得不停下来。这可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如此失态。

    面对许超的笑脸,她也不免讪讪。“太好吃了。”她不自觉的开口。说完才想起来自己发不出声。

    还好,许超对何医生他们不客气,可对欢喜却是意外的纵容。见她吃这么多,不但没有嘲笑,反而是高兴的很。

    “喜欢么?喜欢的话,我以后天天给你做。有鹿肉,还有獐子,山猪……回头我一样样给你做。一定把你养得白白嫩嫩的,健健康康的。”

    欢喜点头。有好吃的她当然喜欢,尤其他的手艺非常好。比之她这个大厨的手艺,也不差什么。至于拒绝?她根本没想过。若是之前她还会有些不好意思,欠人太多人情,总是不好的。但现在知道对方为什么对她这么好之后,她就一点负担都没有了。

    虽然无情,但完全可以说,这就是一场交易。她从他那里得到物质上的需求,他从她这里得到精神上的需求。哪一方的价值更高,看的并不是供给方,而是索求方。

    所以,她现在是一点都不心虚。

    事实上,她吃得越开心,表现的越是满足,越是不跟他见外,。他也就越满足,越开心。也许在许超的心里,她吃跟他那个姐姐吃,是一样的吧?她喜欢了,对他来说,就是他姐姐喜欢了。

    吃完饭,许超出去了一趟。

    等他回来,就带了很多的画画用具。果然十分齐全,各种纸,各种笔,各种墨和颜料……从素描到工笔,从水墨到油画。他带来的这些,可以满足任何一个想作画的人的需求。

    他将那些东西直接摆在客厅里,欢喜瞠目结舌的看着,不时的对他竖大拇指。全都是好东西,比她空间里的好,好很多。

    “怎么样?”许超有些得意,还有些小显摆:“这些都是画画用的,画国画的话,要用墨。我去给你倒点水,回头给你磨墨。”

    欢喜点头,在他去倒水时,一一欣赏那些工具。

    不同软硬的碳条铅笔,大中小号的狼毫、羊毫,都是一匣子一匣子的摆着。各种她只听过,却不曾见过的墨碇,砚台……这些东西,到了她那个年代,叫卖的多,但真的少。吹嘘的厉害,可真正的好东西,却从来都看不到。当然,并不是真没有。只是太少太少,想买,不但要有钱,还要有人。有的时候,有人都不行,还得有资格。

    真正的好东西,到了不识货的人手里,那叫明珠暗投。真正爱这些的,给再多的钱也不卖。

    而此时,这里全都是一匣子一匣子的摆着,看的她心潮澎湃。可同时,也升起一丝怯意来!

    以前她可是被人暗讽,没资格的。如今面对这么珍贵的东西,她不由自问,她可有资格?

    她的心神清明,并无迷茫。自问之后,已然有了答案。

    没有。

    不是她自够自信,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知道。上辈子的她,连皮毛都没学到。这辈子的罗欢喜,到是认真学的。但是……罗欢喜即便有些聪明,可她那时还小。

    精力有限不说,所学的东西也太过庞杂。

    厨艺就不说了,老爷子就只能教她一人。而那位更是恨不能将一身所学全都教给她,琴棋书画,女红中馈……样样往她脑子里塞,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时间也是有数的。在那有限的时间里,她一个孩子,又能学得多好?

    更别说,离开之后的这些年里,家里并没有人再提供一切,让她继续锻炼下去。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除了厨艺她时常要为家人做饭能练练,其他的,早就被丢的差不多了。

    也就是她来了之后,靠着强大的记忆力,以及空间这一作蔽器,才能将这些从她的记忆里挖出来,又通过练习,将她的基础捡起来。

    但说破天,原主也就基础的水准。用这些珍贵的东西……真浪费。

    她虽然觉得用许超的东西理所当然,但浪费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可一想到许超的态度,她就知道,这事儿不能拒绝。

    许超这是将她当他姐了,在他的心里,也就这样的好东西,才配得上他姐的身份。她若是跟他说,让他去弄些便宜次品来,说不得还要惹恼了他,让他以为她在侮辱他的姐姐了。

    所以,她将所有东西翻了一遍,终于从里面找出最不珍贵的一套东西出来。

    她才将东西备好,许超就端着一大杯清水进来了。

    “来,我给你磨墨。”许超看到她摆出来的东西,笑得更加开怀。他姐以前,用的也是这一套。说到磨墨,更是兴致高昂,跃跃欲试。以前,他就最爱给他姐磨墨。

    欢喜没拒绝,她也想知道,自己捡起的,原主的那些基础,到底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何医生说,许超的鉴赏能力很强,这话她还是信的。

    至于考试,她反而不担心。

    要知道,如今才八十年代。在过去的一段时期里,各种文化都被摧毁的厉害。美术音乐之类的东西,更是被人当成罪恶一般对待。虽然不管什么时代,都不缺乏隐藏的高人。但这些参加考试的年轻人,能有个基础也就不错了。甚至于,就在前几年,所有艺术体系的招生,都没有艺考这一项。

    人们只凭着兴趣和坚持,就能敲开艺术殿堂的大门。从进大学之后,才开始打基础,从零开始。也就这两年才好一些,一些老艺术家们有了出头的机会,开始收徒开班。艺术再次被发扬光大……

    如今虽有了艺考,可也只要过得去就行。她的技术也许还是难登大雅之堂,但通过考试,绝对是够的。

    国画最讲究意境,哪怕还没拿起笔,心里就要先有了所要画的感觉。是感觉,而不是影像。

    山可陡峭可平缓,树可凌乱可独枝,花可盛开可蓑萋,水可断流可奔腾……那些都是景,不是意境。

    景的复制不难,难的从来都在一个意字上面。

    淡墨浓彩,泼墨挥毫,或一挥而就,或慢慢铺陈……那是大师才能做到的。而她能做的,就只是匠人一般的,规规矩矩。

    水墨最宜画风景。

    她只用了黑一色,浅浅深深,浓浓淡淡,一层一层的晕染……直到最后,成就的却是一副山中孤坟图。

    最后住笔,欢喜看着那图微微发怔。其实,本来她只是想画山景,没想画那座孤坟的。但等她开始画时,不知不觉的就画上了。而那孤坟,也是如此熟悉。分明就是山中时,那位老太太的坟莹。

    “小喜子画的真好!”许超看着那副画,僵了僵,才笑道:“这是哪里?我怎么没在附近找到风景这么美的地方?”

    欢喜回神,拿笔写道:【这是我跟爷爷住的地方。】

    许超怔了怔,立刻便想到:小喜子这是想她爷爷了啊!

    欢喜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写道:【我只学了基础,画的不好。】

    “已经很不错了。”许超说得正经:“没有十来年的画功,可画不出你这样的水平来。”他看着那画,有些许讶异:“教你画画的人,看样子也是出自大家啊?这笔法……只有那些老人家才用呢!”

    【确实是个老人家,跟我爷爷一辈的。】许超果然懂得鉴定。但说有十来年的画功,却是有些夸张,但基础还算笃实。她在空间里,也没有白练。

    “能拜得名师,你的运气到好。就你这水平,国内所有美术学院,你可以随便挑。”许超说得一脸得意。好似可以随便挑的,是他一样。

    许超搬来的这些东西里,还有不少书,全都是关于画画的。欢喜将工具收拾了,将书搬回屋去。她到底是受伤未愈,折腾这么久,也是累了。跟他说了一声,便去休息。

    一觉醒来,天色已晚。

    许超早已做好晚饭,她一起,催她洗漱完,便急急的将饭菜端了上来:“今晚我要离开一下。晚上这附近可能会有点吵,你什么都别管,有人敲门也别理。”

    欢喜点头,并不多问。

    许超走的有些急,连饭都只扒了几口。

    欢喜吃完,将剩下的饭菜送回厨房,又收拾了一下。顺便,也参观了下厨房。许超这里的条件真的非常好。至少她在这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冰箱。

    厨房里很多食材,大米白面,各种肉类蔬菜,油盐酱醋……应有尽有。欢喜看了一圈,将碗筷洗净,便关好门窗,回了屋。

    却没再看书,也没画画。而是将之前买的那些东西拿了出来。

    虽然买完东西之后很是惊心,但东西却没有丢。全让何医生给送到这里来了。给各人的礼物,本就是分好的,要寄出去的,她琢磨着哪天给寄走。

    要亲自送的……之前打算请客吃饭的打算,怕是不成了。准备的烟么,且先放着吧。最后还要她费心的,就是给罗欢乐准备的礼物。

    将绣布拿出来,她反而犹豫了。本来她是准备给罗欢乐绣个物件的……她都想好了,绣个孩童嬉戏图。弄个画框镶一下,给她挂屋里就行。不打眼,寓意还好。甚至于,那简单的木工,她自己都能做出来。

    但这会儿,她却想着,不管她如何觉得心安理得。她占许超便宜却是实打实的,这大过年的,她连给何医生都准备了礼物,怎么也得给许超也备上一份吧。其他的送许超不合适,另备礼物也不方便,那就只能从这绣件上想办法了。当初买布和绣线,都有些偏多。一分为二的话,也是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