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在出院前,没再见到江敬华。

    她揣度着,也许是因为,他怕她也像那个李春来的家人一样,对他死缠烂打,要他负责,只恨不能扒下他一层皮下来,所以,他选择敬而远之。

    于是,她理所当然的想,也许以后,她再也不用见到他了。为此,她暗暗窃喜着。

    毕竟按着现在的雪量,以她现在的情况,她在年前很可能无法回到家属区去。当然,意外无处不在。但就算回去,按时间算,那个时候,江敬华也应该带着人进山,训练去了。等一翻过年,他就该带着他自己的人,以及他挑出来的那些精英,离开这个新兵营。

    新兵营本就不是他会常驻的地方。她曾偶尔听罗欢乐说过,以前也从没有他所在的那个番号下来找人的。新兵营里虽然可以看出一个新兵的体能,技术如何。可用季开明他们的话说:没见过血的,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兵。

    那是王牌军,是刀锋,是随时都能狠狠扎进敌人心脏,浴血杀敌的尖刀。是这些新兵所无法胜任的。

    他在这里耽误这么久,已经很意外了。过完年,必定会很快离开。

    到时,她只是新兵营营长的堂小姨子,他是王牌军的大队长,他们的人生,将再无交集。

    想到可能再不用见到他,欢喜暗暗高兴。

    来到这里这么久,包括季开明在内,她身边出现的这么多人里,江敬华给她的压力,是最大的。能不见,自然是不见的好。

    可惜越是不想见,偏还就越容易见到了。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欢喜,在出院的那一刻,被坐在驾驶坐上的人,直接摧眠。江敬华就这么坐在何医生安排来接他们的车里,充当着司机。

    “你怎么在这里?”许超一脸的嫌弃,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什么脏东西:“小喜子归我了,你赶紧的,从哪来回哪去。”

    欢喜瞅了他一眼,她什么时候归他了?

    何医生也是意外的,但他比许超要克制的多:“你怎么有空过来?”

    他下车,视线扫了三人一眼。冷着脸道:“我正好有事过来,顺便给你把车开过来。”

    欢喜诡异的看着江敬华,这个人是不是被调包了?

    以前的他,分明就是个笑面狐狸。不管他心里算计着什么,脸上的笑,从未离开过。可最近两次见他,他都板着一张棺材脸,别说笑了,连嘴角都不翘一下。

    好古怪的人!还是说,这次的事情,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个这么脆弱的人。

    “你现在不是该带队进山?”

    “取消了。”江敬华下巴指了指车里:“刚收到命令,我马上要离开。里面是给她的补尝,免得你以后要念叨我一辈子。东西你看着办,我反正是准备了。”他又看向欢喜,黑幽幽的眼瞳,没有一点星光,看着吓人极了。

    欢喜又开始紧张,整个人都绷了起来。

    他却突的又笑了一下,勾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笑。可就这么一冷笑,让他的整张脸都活了起来。可看在欢喜眼里,却觉得这人更加可怕了。

    他对着两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不远处,停着一辆吉普,他上了后座。车门一关,车子就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人走了,剩下的三人里,许超根本不会谈到江敬华,对何医生也是爱搭不理的。欢喜不能说话,何医生一个人,有话也说不起来。

    因此,三人直接将江敬华一起抛到脑后,上车,出发。

    目的地,据说是许超的房子。

    欢喜好奇的很,既然他有房子,那他被许院长赶出来时,干嘛不到这里来住,而非要在医院的病房里凑和?

    这是一个十分不错的,砖石结构的院子。院墙三米高,四面都是房子,当中是坐北朝南的正屋,连厅连室的有四间。东西两面是偏屋。东面的当厨房用,西面空着。大门那也盖了个门房,放杂物。

    屋子确实是许超的,钥匙是他从兜里拿出来的,门是他开的,大概情况,也是他介绍的。

    “西侧间的炕给你烧好了,你就住这里。”许超将欢喜领进西侧间,将她的东西放好。一个大立橱柜,一张炕。一摸,果然热乎乎的。

    “外面那个厅回头我给整整,给你把画画的工具准备好。”许超对此有着极大的热情,比欢喜自己还上心:“我跟你说,你选画画这专业可是占了大便宜了。我家里别的不多,这画画的工具,好几套。全都闲放着没什么用,回头我全给你拿过来……”

    “谢谢。”欢喜除了无声道谢外,实在不知还能说什么好。

    “跟我还客气啥。”许超抓了把她的头发,笑得越发开怀:“你先歇会儿,我去做饭。我跟你说,你算是有口福了,我的手艺,一般人可吃不到。”

    欢喜继续笑。

    等许超去了厨房,何医生才一脸无奈的走了进来。拎了好几个大袋子:“这里你的药,一天三顿,饭后服。另外,伤口还要小心,不能沾了水。对了,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你姐的?”

    摇头。

    他一边将她的东西安放,一边说道:“我会跟你姐说,你给人当厨子,误了回去的时间。正好,碰到一个好老师,跟着老师好好学习……”何医生继续道:“伤口每天都要换药……”

    欢喜听到这里,有些明白了。他这是要离开了,留她一个人在这里了啊!

    “我听说,你要考美术专业?”何医生问出这话的时候,语气相当的小心翼翼,连声音都轻了几分。

    欢喜点头,随即又疑惑的看着他。美术专业怎么了?不能考么?

    何医生叹了一声:“许超原来有个姐姐,画画的特别好,曾拜名家为师……许超在这方面,也挺有鉴赏能力……”说到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停住了。半晌之后再开口,却又拐到了别处:“你可怪敬华?”

    欢喜因他的转移话题而有些发怔,一时间有点跟不上,但依旧还是本能的摇头。

    何医生一直关注她的神情,知道她并不是敷衍,而是真的不怪。心里松了口气,更多的却是欣慰:“你能不计较这些,我很高兴。我不是为了敬华说话,只是,他也是身不由已。”

    欢喜继续摇头。

    “罢了。”何医生到是想将事情跟她说清楚。但有些事情,还未解密,还不能说。因此,他只能说得含含糊糊:“许超虽然看我不顺眼,不过却完全可以相信。你安心在这里住着,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他说,不要客气。”

    欢喜点头。这一次的点头,却完全就是敷衍。

    何医生于她,好歹还是她姐夫拜托的,算是临时监护人。许超又算个什么关系?她这已经是麻烦人家了。又凭什么理直气壮的?

    他又将房里各处看了一遍,确定她基本生活保障是足够了,不缺什么东西。然后似乎又犹豫了一下,还心虚般的望了眼外面,才低声对她道:“许超的姐姐已经牺牲了,回头提到画画的事,你……顾忌些。”

    欢喜怔住,一瞬间她想到许超在她说要考美术专业时的兴奋。

    何医生叹了一声,不知想到什么,手抬起,本欲往她头上揉的。可到一半,又落了下来,轻拍她的肩:“你跟他姐,有点像。”

    所以,许超对她是爱屋及乌么?

    她心中微动,也许并不只是许超。还有江敬华以及何医生,这两个人在初次见她时,其实情绪都有异常,虽然表现的方式不同,善恶也不同。但也许,根源全都那位已经不在了的,许超的姐姐身上。

    找到可能的原因,欢喜反而心定了。

    不管这些人将她当成什么了,但这三个人都不是蠢蛋。总有一天会明白,她并不是他们所记得的人。

    何医生离开,并没有要欢喜送。

    外面还在下雪,风刮的呼呼的。天寒地冻,欢喜这个病号,还是要顾着点身体的。只送到房门口,就停了下来。

    到是听着外面许超跟何医生的斗嘴。许超对上何医生永远都是中二叛逆不屑态度,抓着一切机会刺他两句。何医生就像个长辈一样,或是无奈,或是无视。总不接他的招,让他一个人折腾去。

    时间久了,其实这两人还挺和谐的。

    欢喜坐到炕上,将自己的私人物品归整了一下。便拿了书出来,慢慢看着。

    “唉哟,你可真用功。”许超端着食物进来,一看她在看书,虽然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可眼睛却亮了起来:“你伤还没好呢,现在休息比较重要。”

    欢喜笑着嗅了嗅,一脸惊讶的看向他端着的食物。从味道上判断,他的手艺确实不错。

    许超得意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香?”

    欢喜立刻点头,确实很香。

    “先过来吃点东西,你看你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得好好补补,好好休息。学习什么的,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而且我跟你说,既然你决定要考美术专业的,这文化课也就不急了……我可是听说了,你原来成绩相当不错的。”许超一边说一边将菜摆在炕桌上,“以你的水准,不需要急着复习。”

    欢喜将书放到一边,凑到近前,嗅了下,面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鹿肉?”她惊讶的瞪大眼,突口而出。可惜,并没能发出声音。

    许超遗憾的看着她的嘴巴。那天晚上听过她的声音,他便总要为她的失声而遗憾。“没错,鹿肉。没想到,小喜子你这么识货啊?”

    欢喜轻笑,好歹原主也在山里生活了好几年。山里缺衣少食,大米什么的要省着吃,可这样的肉,却是常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