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唉,你也受伤了?我听说这次事件有两个无辜的路人,也受到牵连,身受重伤。其中一个就是外面正着闹的人家的家属,李春来。一个是个小姑娘,身份神秘。被歹徒抓住,轮为人质,身中数刀,曾一度失去呼吸……不会就是你吧?”

    欢喜皱眉看着这个两眼放光的女人。从最初的偷偷摸摸,到讨好急切,再到现在的好奇兴奋,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转变的太快,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的目的。

    一般人就算八卦,也不会像她这样奇怪吧?

    “我看看,你伤了头和脖子。脖子,我听说,那小姑娘颈动脉被割,血流了一身……就是你是不是?”她冲到欢喜床前,将欢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猛的又冲到床尾。那里有一张卡,上面记着病人基本情况。“唉,怎么什么都没写?你的身份居然这么神秘?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身份?”明显的,这人对欢喜更加好奇了。“不过没关系,身为新闻工作者,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难得到我。我一定能把你的身份,以及□□全都挖出来的。”

    最后这些话,到成了她的自言自语了。

    欢喜心里不喜,新闻工作者,那不就是记者了么?这年头也许还没有所谓狗仔队这样的称呼,但不可否认,这些人总是无视个人隐私。对于她来说,这样的职业并不受欢迎。

    “我叫徐珊珊,是西吴日报的记者。你叫什么?”

    欢喜只是看着她,想着何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咳,好吧,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就叫你小妹妹了。那个小妹妹,我能采访你么?关于这件军方严重失误,导致的恶性车祸事件,你有什么想法?你是不是当时被困在车里的人质?我听说,是个小姑娘呢?跟你的各方面条件都很符合。当时你是在现场吧?当时是什么感觉?面对歹徒时,你是怎么想的……”

    她现在就想把她赶出去,或者用针缝了她的嘴巴。

    可惜,她除瞪她,还只是瞪她。

    心里无比期望,能有个人进来。不拘是哪一个,只要是能把这个女人撵出去就行。

    “唉,你别这么沉默吗?不想回答这些问题也没关系,我们可以随便聊聊的……”徐珊珊颇为执着,而且,欢喜越是不配合,她越是战意高昂。她分明是将她当成了一个难关来挑战。

    欢喜有些烦躁,身体不适,睡眠不好,失血过多导致气血两虚,本就耐不得吵闹。偏外面吵闹未停,边上女人聒噪,使得她额上青筋一直跳啊跳的。随时有爆裂的可能!

    “啊!!你们杀了我们娘几个好了,没有春来的工资,我们饿也要活活饿死的……赔钱,赔钱……”外面不知是哪一个,这一声尖叫才是惊天动地,炸雷般响亮。这一声,刺得欢喜头一阵疼痛。欢喜猛的闭眼,用力揉着眉心。她觉得,昨天被撞那两下,肯定还是留下了点后遗症。

    “唉,小妹妹,我跟你说,咱们做人……”

    欢喜也想尖叫了!

    幸好,就在此时,房门再次打开。何医生拿着饭盒走了进来,看到徐珊珊,眉头一皱:“你是谁?”再看欢喜的脸色,立刻便是一阵紧张。连忙走了过来,“不舒服了?”

    欢喜眨了一下眼睛,看了徐珊珊一眼,对着何医生开口:“吵!”依旧无声。

    何医生连忙道:“放心,外面很快就能解决。”然后又转向徐珊珊:“这位小姐,请你出去。”

    “唉?”徐珊珊看着何医生的脸有些呆,然后脸突的一红,竟有些扭捏:“那个,我叫徐珊珊,我是西吴日报的记者,我是来采访的。你怎么称呼?”

    “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适合你采访的人。请出去,你已经严重打扰了病人的休息。”

    “啊,那个,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徐珊珊脸更红了,头微低,小心的觑着他的脸。“我,我马上就走。那个,你怎么称呼?”

    何医生完全无视了她的两个相同的问题,直接开门,把人请了出去。

    徐珊珊真的离开了,欢喜这会儿又觉得有意思极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么?

    何医生并没有想太多,他端了水盆出去,不一会儿,又端了一盆水进来。另有一个热水瓶,给她兑了水。“阿喜,先来洗漱,然后吃早饭。我给你打了红枣薏米粥,补气血的。”

    欢喜起身洗漱,接着吃饭。

    吃完饭,何医生又给她看了伤口,换药。

    “你的恢复力非常好。”何医生感叹着:“今天再待一天,若是没事,明天就能出院。”

    欢喜小心的观察他的反应,见他对她的恢复力只是感叹,并没有其他想法,不由松口气。

    说起来,她虽然身体不怎么好。但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也吃了些空间里的灵气水果,数量在罗欢乐之上。虽没将她的身体调理到最好状态,但在各方面,都比常人强,尤其是在排毒和修复这两项上。

    所幸,虽然比常人强,却依旧在正常人范围内。何医生又是见多识广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她还是暗暗决定,以后尽量少进医院的好。

    外面的闹剧,果然很快就结束了。那边一结束,许超就进来了。大概是因为下雪,太冷了,他在昨天的那一身行头上,套了件军大衣。他手里拎着一个很大的包:“小喜子,想我了没有?”

    完全没有,我们又不熟。

    欢喜如此默道,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不谈旁的,只是聊天,许超更逗趣,让人心情轻松。

    “我给你找了些衣服过来。”他举了举手里的包,“你原来的那些,全都让我扔了。”他得意道:“这才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了。”

    她之前穿的那些,被血污了。

    欢喜眨了眨眼,无声说了“谢谢”二字。

    许超笑得越发开怀:“外面下了大雪,这才半天呢,就没脚脖子了。就你这小身板,年前估计回不去。不如到我家过年吧?”

    欢喜勾着嘴角笑,却并不应。接下来她何去何从,并不是她能决定的。

    果然,就听何医生接口道:“你别闹了,阿喜肯定得回去。她姐在家里念着她呢!”

    许超切了一声,“我跟小喜子说话,有你什么事?”

    何医生被他气的没折,干脆不理他。从床头柜里拿了本书出来,问阿喜:“你要不要看书?”

    欢喜立刻点头。

    吓得何医生连声道:“轻点,轻点。”

    历史书,正是之前,她在车里,从那一堆里单拿出来的那一本。

    许超哀声叹气:“小喜子,别看了,咱们聊天吧?”

    欢喜又笑,眨了两下眼。

    何医生替她回答:“阿喜明年要参加高考,你别捣乱。”

    许超怔了一下,下一瞬两眼倏的冒出亮光:“哇哦,小喜子,你这么厉害啊!了不起,实在了不起。唉,对了,要不要我帮你补习?想当初,我的成绩也是挺不错的,人称考试小能手……”

    何医生听他这话,倏的笑了一下。意味不明的瞅了他一眼,才对欢喜道:“我出去打个电话。你有什么需要,就让他帮你,别客气。”拿了纸笔放在欢喜手边,确保她不需要费力,就能拿取。

    等何医生一走,许超立刻就跟孙悟空回到花果山一样,整个人都释放了。在屋子里上窜下跳,顺便还给欢喜普及各种八卦。

    尤其是刚刚发生的,外面的混乱。更是被他重点关注:“昨天那个倒霉鬼,救回来了。”他说:“可至少得在医院里躺一个月,等将来出院,腿还得瘸一条。”

    欢喜想: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他的家属现在正闹着呢?江敬华这次惨了。”

    欢喜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规定,所以不知道江敬华会如何惨。但许超只嘴里幸灾乐祸,脸上却带着烦躁。“话说回来,小喜子,你可真是心大。怎么一点都担心呢?我还以为,你得哭呢!”

    她心不大,她正是因为心太小,才只想守着那么一点点就好。太多太大的事情,她无心也无力。

    她将书翻开,慢慢的看着。

    “唉,你真看书啊?”许超很是嫌弃:“你准备考什么大学?学哪个专业?很多专业都是要加考的,可得先打听清楚才行……”

    欢喜怔了一下,加考么?

    她拿起纸笔,写道:【我要学国画。】

    许超眉高高扬起,夸张说道:“哟,小喜子,挺能耐啊!!不过就我所知,学画画的,文化课要求不高,但你得有画画功底。在高考之前,得先考艺考……你之前学过么?”

    【学过的。】

    许超好奇的看着她:“你跟谁学的?”

    【爷爷的朋友。】这是事实,禁得起查。

    “唔。这样吧,等你伤好了,咱们看看你画得怎么样。到时我给你找个老师,辅导一下。保证让你过……”

    【谢谢。】

    “咱俩谁跟谁啊,客气什么。对了,你画得怎么样?”

    【不知道。】这是实话。画是原身学的,她之后也练了下,具体如何,她是真不知道。

    许超笑了:“行,回头咱找个好老师。你这么聪明,就算现学也肯定能行。”这是对她的能力不抱希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