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将欢喜重新安置好,何医生一转身,看到两人站在门口,脸色微微一变。“你们怎么来了?”

    许超依旧笑得嚣张,语气带着惊奇:“她的嗓子好了?”

    “没有。她的嗓子本来就没事,不能说话,是心理原因。现在能开口,是因为她被吓坏了,根本顾不上嗓子了。”何医生说这话时,看了江敬华一眼。

    “那只要让她忘记嗓子,是不是就能一直说话?”许超眼睛一亮。

    “你别乱来。”何医生斜了他一眼。“她胆小,第一次被吓得失了音。这一次被吓成这样,你要是再乱来,她还不知道会被吓成什么样。她还是个孩子呢!”

    许超对着他不屑的“切”了一声,错过何医生,坐欢喜床边上了。直直的看着欢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何医生则越过江敬华,走了出去。

    两人个都直接无视了江敬华,只当看不见,不搭理。

    怪么?怨么?

    不是的,正主在这躺着呢,还轮不到他们去怪,去怨,去恨。话再说回来,江敬华,其实并没有错。

    他怀疑欢喜,这件事本身没错。以他的身份,保持这份警惕之心,是必须的。否则,不知死了多少回了。何况,他本就带着任务而来,怀疑所有他认为的可疑人员,这是他的职责。

    他抓敌特份子没有错,追捕无错,整个行动过程,他冷静而果决,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胜利……不但抓捕了三人,还牵出一条暗线,端了一个足有十数人的团伙。

    不但无错,而是有功。

    只是人都有偏颇之心。

    许超本来看江敬华不顺眼,不爱搭理他。至于何医生,只能说欢喜正好是他会心疼的人。而欢喜被伤的如此重,他是怎么也无法再给江敬华好脸色的。

    江敬华并不在意,他们只是不搭理他而已。之前那个被撞的差点死掉的人的家属,差点把他生吃了。

    何医生很快又回来,拿着换药所需用具。欢喜之前那一番折腾,脖子上的伤口又裂了开来,血渗出来,触目惊心。

    他给她换药,药棉每一次擦洗伤口时,她都要抽搐一下。偏她脸上的表情,并不显得多痛苦。似乎,疼痛已然感觉不到,只是身体本能会有反应。

    “喂,你不能小心点么?”许超皱眉,对着何医生低声怒吼。

    何医生已经够小心了,想更小心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只是加快速度。

    很快,伤口重新包扎好,何医生给欢喜又把了脉。重新开了医嘱,让护士将药配好,又给挂上。

    欢喜除了惊醒那一会儿,便一动不动,对于他的所有动作,毫无反应。

    三个大男人一个坐在床前椅子上,一个坐边上的病床,江敬华则一直站着。他们并不交谈,却也不显尴尬。

    过了约摸半个小时,欢喜一瓶水再次挂完。她也□□着睁开眼……

    “小喜子。”许超凑上前,笑眯眯的逗她:“睡得好么?”

    欢喜怔了一下,也露出个笑来,眨了下眼睛。睡得挺好,恶梦的事,她根本不记得。嗓子又发不出声了!

    许超眨了下眼,见她目中无尘,不免微怔。她这是真的不记得了么?亏得他之前还担心的不行:“你还真是好命。”他冲她皱了皱鼻子:“我可是担心的一晚上没睡好。你说,你要怎么赔尝我?”

    欢喜郁闷了,还有些不明白。他们只是刚认识吧?连交情都不算有。他就这么担心她?她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怎么?不信啊?”他瞪大眼睛,“你看看外面的天,这会儿可都半夜了。我还没睡呢!”

    欢喜转动视线,看向窗户。还没看到外面是不是半夜,到是先看到江敬华和何医生。

    她更加意外,何医生在这里,她到是能理解。可江敬华在这里干什么?还一脸她欠他钱似的,直瞪着她。

    欢喜眨了眨眼,最后将疑惑的眼神望向何医生。三个人里,她最熟悉的是何医生,季开明也将她拜托给他的。

    “敬华来跟你道歉。”何医生果然是精通心理学的,一眼即知她在疑惑什么。“至于许超,他纯粹凑热闹,不用管他。”

    “喂,什么叫纯粹凑热闹?我是担心小喜子,关心她,所以在才在这里守着她的。”许超立刻跳了出来。

    至于江敬华则上前两步,站在床前,直直的看着她。平时他总是带着笑的脸上,此时一片冷沉,严肃冷漠的让人心惊。

    欢喜更加惊讶。

    以前,他总是在笑的时候,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他对她的防备试探。可这一刻,那些感觉都没有了。似乎所有的怀疑防备试探,都随着她的受伤而消失了。甚至,还有着明显的歉意。

    “对不起。”

    他居然直的道歉了?!

    欢喜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猛的瞪大,连小嘴都忘记合上。

    江敬华直直的看着她,见她没反应。干脆又点了点头:“你的所有费用我会负责,你安心修养。”说完,转身就走。

    直到人走出视线,欢喜还没反应过来。

    到是何医生又开口:“阿喜,别在意。”

    别在意什么?不在意他的道歉?还是不在意他的转变?又或者是,不在意他这个人?

    欢喜更懵了。

    何医生也没有再解释,大概是,他自己也有些说不清吧。

    作为军医,虽然也生活在军营。但跟江敬华这样的职业军人依旧有着距离,他无法完全理解他。因此,他能劝解,能不理他,却无法说“他错了”。

    而对欢喜,他无比希望,她从未受伤过。安好如初,喜乐无忧。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又希望,她不怨,不恨。他希望,她忘记这一切,将一切都放下,不要在意。

    许超又“嗤”了一声,打破两人的莫名。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小喜子,这才半夜呢。你快点睡吧。正好,我也借你这里的病床,补一觉。”

    直接将何医生挤开,就躺在那张空的病床上了。

    欢喜无语了下,这个人真的是太自来熟了吧?

    许超一躺下,就闭上眼,似乎已经睡着了一样。

    何医生只能转到他之前坐的椅子上,见欢喜的样子,不由轻笑着解释:“他做了让许院长生气的事,被撵了出来,没地方可去。以前他就经常找空病房休息,没事的……”

    原来如此!

    欢喜恍然大悟,也就不在意他了。

    …………

    后半夜,果然下雪了,很大。到天亮,大地已是一片素白。

    许超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何医生也不在,只有欢喜一个人静静的躺着。

    外面有什么人在大声吵闹,将欢喜从睡梦中惊醒。她突的睁开眼,眼里无一丝恍惚迷蒙,清醒的好似从未入睡。

    “……如果不是你们无能,我儿子怎么会被车撞的半死不活的,要急救?可怜他这一躺,他的工作还不知能不能保住,他一个人要养活我们一大家了了。现在他不能上班了,我们一家六七口人,要怎么生活哦……啊,我可怜的儿子啊……你怎么这么倒霉啊……”

    “……都怪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太没用,让那些坏蛋跑出来,我家春来怎么会被车撞。都是你们,你们要负责我家春来的所有损失才行……不然,我们就去告你们……”

    “对,必须负责我们家的损失。春来都不能上班了,本来他明年很有可能升职的。现在出这样的事情,明年升职肯定也不行了,都怪你们。你们必须赔偿……”

    “没错,赔偿……”

    “不活了,我不活了啊……”

    欢喜望着已经发黄的病房顶,从偶尔出现的一些词语里猜测,这应该就是昨天那个,倒霉的被车撞的人的家属吧?

    许超还以此人的悲惨,来安慰她来着。

    其实不管是何医生还是许超的意思,她都懂:他们不希望她心生怨恨。

    虽然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她看不懂,但她却看得懂,他们都在维护着--江敬华身上穿的那身军装。确切的说,他们在维护军人这个职业。

    其实,她是不怨恨的。怨恨是因为事实结果与期待有落差才会产生的情绪,可她对于这些,并没有期待,自然也就不会怨恨。

    所以,她不会像这些病人家属一样,出口的都是恶语,吐出的全都是斥骂。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的运气真坏。但天灾人祸,旦夕祸福,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控制。而结果,她活下来了,这就不错。以后,再小心些就是。

    到是江敬华对她态度的改变,算是意外收获了。

    不论如何,有个人总是盯着她,防备试探怀疑,总是件很不舒服的事情。尤其是她身怀秘密,更是不喜这样的目光。

    突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小姑娘,偷偷摸摸的躲了进来。看到病床上的欢喜,她到是被吓了一跳。一声尖叫突口而出,不过刚开了个头,就被她自己一把捂住。两眼睁的大大的,瞪着她。

    欢喜没动,只是打量着小姑娘。这一看才发现,说是小姑娘有些不合适,哪怕是穿着厚实的棉衣,也能看出胸前的汹涌,绝对比她大。

    “我,对不起,我就是路过,我那个,请让我在这里稍微躲一躲,行吗?我不会出声的,不会打扰你的。”对方将尖叫压了下去,小心的上前两步,见欢喜没动静,才急切的解释讨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