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身体进空间,与纯精神体进空间,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身体进空间,那就是整个进去。一切感受都是完全真实的。而精神体进空间,她则完全无形。像风,像空气,她能感受到花香,能感觉到植物的芬芳,可她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在这空间里似有似无,感受着一切,却什么都做不了。

    更有一处不同的是,身体进来,空间的时间流速跟外面不同。而精神体进来,空间流速跟外面却是一样的。

    但也幸亏如此,外面不管多大的压力,到了这里,她便只能平静下来。便是发泄,也不过是刮起股微弱的细风,什么都做不了。不能伤害别人,也不能伤害自己。

    此时亦是如此,空间两辈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她知道自己存在,哪怕无形无色。她盘旋在灵泉上方,畅洋在花海里。当初她不懂,种了不少花在附近。后来懒得打理,便早已形成花海。放在二十年后,这里每一株都能卖出天价来。

    玫瑰一株上开出九种颜色来,牡丹长得脸盆大,兰花她已经不知道算是什么品种了,长得跟莲花没有任何区别,还是通体碧色,有着玉一般的质地……可惜,如今这一辈子,这些花儿就只有她一个人欣赏了。

    精神体的她在空间里,比有身体时更自在。来来去去,与万物的感受也更亲切喜欢。让她整个人都平和起来,再不为俗事所烦扰。

    等她缓过神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出去了。

    待在空间里,身体就会出现死亡的迹象。但身体并不是真的死去,只要精神体回去,自然也就清醒过来。但她不能在空间里待久,待得久了,身体被当尸体给焚毁了,那就麻烦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医院,也开始抢救一轮了,她也就该清醒了。

    精神体回身体之初,她的五感完全失去功能。看不到听不到也感觉不到,因此,众人就见她睁开眼,眼里满是迷雾,却没有焦点光泽。对于旁人的呼喊,也毫无反应。

    “阿喜,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何医生此时担任她抢救医师,此时见她醒来,一连串的医嘱出口,接着就紧张的观察着她的情况。

    欢喜自然没有半点反应。

    何医生心涩的厉害,手有些颤抖,却是喜的。

    “何医生,病人的生命体征开始上升了……”欢喜身上其实没什么大问题。脖子和头上两处有伤,外伤都是轻伤,疑有脑震荡。吓人的就是之前,她完全没气了,心都不跳了。

    一旦醒过来,可不就开始快速恢复了么!

    这个失去感知的过程,只有三分钟。便是在这三分钟里,她的情况也是越来越好的。等到最后一分钟,她已然能隐隐看到点什么,听什么点什么。

    反射性的,她的头偏向声音发出处,眼睛眨了眨。随着她每眨一次眼睛,眼前的景象便会更清晰一点。三分钟一过,就什么都清楚了。

    “阿喜,听到我的声音吗?”

    这一次,她听得很清楚。

    “听到。”她下意识的回答。随即猛的一怔,她的嗓子。就要抬手去摸嗓子,却被一只冰冷的大手压住:“别动,手上扎着点滴。”

    是何医生的手,只见他也是一脸惊喜:“恭喜你,阿喜,你的嗓子好了。”而且嗓音好听极了,就像深山幽泉流动的声音。幽幽的,缓缓的,却沁人心脾。

    “……”欢喜眼睛突的睁大,又错愕的看向何医生。她想说谢谢的,可这两个字,她却没能说出来。嗓子似乎,又哑了。

    何医生却并不着急:“没事。这说明,你的嗓子是好的,你只是心态还没调整过来。”心里有些遗憾。她的嗓子本就是心理原因,之前开口,她完全就是因为没意识到。等她意识到了,反而又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既然已经开口了,就说明,她的自我催眠存在漏洞,甚至已经开始放松了。有一就有二,她的嗓子,很快就能复原了。

    嗓子若好,欢喜自然高兴。若是不成,她也不太过强求。因此立刻就接受了眼下的情况。跟何医生,她并没有什么闲话可说,对于自己的情况,她自己知道。因此,便闭口不言,只是感受自己的伤处。

    总得来说,就是外伤。若是用灵泉水,分分钟就好了。她没放在心上,到是想起另一件事来。

    “我姐。”她无声开口。

    亏得何医生看得明白:“我们怕你姐受到惊讶,没将你的事告诉她。等一下,我会让你姐夫送她回去。至于你,得看你的伤情。”

    “下雪。”她再次开口。

    “一下雪就要封山了。到时想回去可不容易,尤其是你小胳膊小腿的。你的伤到不重,回去也行。不过,就怕你姐吓到。”

    欢喜也皱眉,罗欢乐之前刚中了点毒,要是再吓到,怕是就要真不好了。

    可难道她不回去?那她该住在哪里?医院么?她没那么多钱支付医药费。

    “别急,看情况再说。”何医生到是并不担心。大雪封山,也只是采买方面比较不便。对于他们这些人,想要来去,别说是雪,便是刀山火海,谁又拦得住?

    欢喜一想也是,这会儿她是病人,安心受照顾就好。

    等她的情况稳定,便被送进了普通病房。季开明急急的来了一趟,并告诉她:“你没事,太好了。你先在医院里观察两天,回头我就跟你姐说,你被何医生请去,当个临时的厨师……等你伤好了,再接你回来。今天,我就先送你姐回去……你安安心心的待着,别着急。”

    欢喜点头。

    季开明又给何医生说了几句,便急急的走了。

    过不一会儿,许超又来了。

    他带着明显的惊讶和嘲讽:“哟,小喜子,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你不是跟着何博士走的么?他一点伤都没受,却让你弄得半死不活的?你这是跟他犯克啊……”

    欢喜对此很以为然,不过,她觉得与她相克的不是何医生,而是江敬华。

    很显然,那些人跟江敬华对上了。那三人被江敬华逼得狗急跳墙,才会抓了她当人质。也许他们还看到了何医生,认出了他,又或者,是认出了车,等着何医生离开才动的手。

    被逼急了的狗逮着人就咬,她才成为这可怜的炮灰。

    许超埋汰何医生,她听着也觉得挺顺耳。毕竟他们四个人一辆车出来,真就她一个人受伤。而且,江敬华还是他家亲戚。

    何医生不是驻院医生,在这里只是临时客串。将欢喜救回来之后,就不用再管别的事,又是她唯一认识的,此时就在病房守着她。许超这话,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

    他很愧疚。

    这件事,欢喜完全是无妄之灾。而虽然动手的是敌人,可江敬华也要为此负上大部份责任。而他的不作为,也要负一部份责任。

    “阿喜,你先休息。我跟许超有点事要谈。”说着,一把抓了许超的胳膊,拖着他就往外拉。

    意外的,许超居然没有拒绝,虽然一脸的嫌弃,却是半推半就的跟了去。

    欢喜心知,有些事不该是她好奇的,更不该是她去窥探的。因此,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让她休息,那她就休息好了。

    虽然伤不重,可到底是伤了,又流了不少血。这身体底子本就不好,药效一上来,不知不觉间,已然失了意识。

    ……

    医院外的庭院里,何医生跟许超相对而立。

    一惯温雅淡定的何医生,显出有几分焦躁。到是许超,笑得越发得意,还有些恶意。

    “怎么,何医生这是又想求我什么事了?”许超抖着腿:“我可是热心的好人,一切都好商量。只是规矩,你是懂的。”

    何医生焦躁并不是有所求,他只是有话要告诉他:“阿喜会受伤,是因为三个敌特份子。敬华抓了其中一个,另两个来救人。成了,逃亡的路上,碰到了阿喜。”

    许超嗤笑:“江敬华啊,他依旧这么无能。”

    何医生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继续他的话:“最近一段时间,全国各地,因各种暗杀而死的,高达十六人。这十六个人里,有九个,都跟七九三事件有关。”

    许超脸上的笑猛的一个扭曲,使得那张还算帅气的脸,一片狰狞。他抬手揉了下脸,发觉再也回不到刚才的笑时,便干脆不笑了。

    “七九三事件是特级机密,名单为什么会泄漏?”他的声音再无不羁和漫不经心,而是阴寒,冰冷。

    何医生苦笑:“不知道。”

    这一次,轮到许超焦躁了。他转过身,背对着何医生,视线内的事物,有那么一瞬间,显得恍惚。但很快,便又清晰起来。

    “我知道了。”他也已然恢复冷静:“如果没别的事,我去看小喜子了。”他的脸上,再次有了笑容。

    “阿喜本来身体底子就差。这一次又受了伤,失血过多,还差一点死了。责任在我们,我知道你有门路,给我弄点好的营养品。”

    “嗤。”许超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抬脚就走。

    可何医生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