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终于得出付丽丽有问题这个结论了,正等着何医生再给她多说点,结果,他又不说了。

    转而说起了别的:“如今国际形势不稳,各方都不甘心。尤其是那些失败者,总是不甘心,挖空了心思想要做点什么。他们就像藏在下水道里的老鼠,通道复杂,出口无数。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跳出来,带着脏乱,带来破坏……”

    欢喜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老鼠确实让人讨厌,不过前一刻还在说付丽丽吧?付丽丽是老鼠?

    何医生又从后视镜里观察她,见她一脸懵懂,便又笑了。“算了,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不过,以后要是出来,碰到陌生人,要小心些,别让人拐了。”

    她又不是傻的,哪里那么好被人拐了?她有些不高兴,却不能像瞪许超那样直接瞪过去。仅仅是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

    何医生对于各种微表情多了解?哪怕她藏得再深,可只要让他看到,自然还是能看出来的。当即莞尔一笑,心里却是叹气。若是江敬华能看出欢喜的懵懂和天真,又怎么可能怀疑她。可惜,江敬华自从他的那个战友死了,就将眼睛封起来了。

    摇了摇头,呵笑一声:“你姐他们肯定等急了。”说话间,已经到了扫待所,“阿喜,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叫他们。”

    不等欢喜点头,何医生已经开车门下车。

    欢喜抿着唇,看着他进招待所。

    她眯了下眼,便去看那些书和试卷。书里有一本历史,她心中一阵高兴。原身是个理科生,不考历史,所以没有历史书。但这一次的语文添出来的内容,却涉及了不少历史方面的知识。

    说起来,不管是江敬华还是何医生,这两人都是十分缜密之人,做起事来,绝对是滴水漏。哪怕是用来给她找复习资料,也秉持着这样的风格。

    欢喜即便对这两人抱有警惕,此时却也依旧感谢这两人。

    小心的拆着捆着书的绳子,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那史书。她只知道,这世界跟她前世是极为相似的。既然是相似,那便表示必有不同。此时她到是想看看,不同在哪里。

    书拿出来,剩下来继续捆好,便慢慢翻看起来。

    正看到一处不事,便突觉车门打开。她也不以为意,只以为何医生他们出来了。却不想,下一瞬,上了后座的人快速欺上来,一把勒了她的头发,一柄锋锐利器,已抵在她的颈间。

    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恰在此时,何医生从招待所里走出来。一看这情形,立刻退了一步,将要出来的罗欢乐的视线挡着了。到是季开明,因为身高,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几乎想也没想,护着罗欢乐,又退了回去。

    而另一边,江敬华带着一队人,持着武器,围了上来。

    或明或暗的,不少枪对着车。“你们跑不掉了。”江敬华上前一步,一脸肃穆的看着车子。

    欢喜抿着唇,一动不敢动。但下一瞬,她的头发被人一把抓住,狠狠的抵在车窗上,她的脸将整个窗子挡住。坐她边上的人对着江敬华大叫:“放我们离开,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小丫头。”

    他的匕首往里用力,欢喜只觉颈间一痛,鼻间已闻到了血腥味。

    江敬华看到欢喜,眉又皱了起来。

    他本就怀疑欢喜,这会儿自然更加怀疑,这是不是他们串通好的。按他的想法,这会儿可不管什么人质不人质的,他有理由怀疑,她跟他们本就是一伙的。

    可就在车的另一边,何医生就站在那里。拿眼睛瞪着他,他若敢下令,他怕这辈子,都没兄弟可做。而且,他确实没有证据。

    暗暗咬牙,心里将欢喜骂了个狗血喷头,脸上却一点变化都无。

    “放你们走?你们走得了吗?乖乖束手就擒,我还会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江敬华手背在身后,对着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

    “呸,当老子是傻的么?放我们走,不然,老子就让这丫头给我们陪葬。黄泉路上有小姑娘作陪,我们不寂寞。哈哈哈哈……”

    欢喜之前被那人偷袭,实在是没想到,会祸从天降。接着又被撞在车玻璃上,撞得头晕。趁着他们交涉的这会儿功夫,她才终于缓过来。一缓过来,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睁眼看向外面的江敬华,一眼看到的,就是冰冷的利眸。没有一丝担忧和紧张,有的只是不满和愤怒。她心就是一冷,直觉得知道,她想活命,是指望不上这人了。

    至于何医生他们,她这会儿连转头都不能,也看不到他们。然后,她便开始看车里,眼珠子用力的转动,才将车里的情形看清楚。

    车里除她外,还有三个人。一个坐在驾驶坐上,何医生将钥匙拔走了,那人正拆了电线,在点车。跟江敬华交涉的,或者说是在拖时间的一个。另一个,坐在副驾上,正是跟付丽丽一起的那人。他的眼镜还挂在脸上,只是一边破了,另一个,连半点玻璃都不剩。

    三个人身上都有程度不等的伤,副驾上的那个最重。此时靠着坐背,张大嘴巴,呼呼的费力的喘气。

    “好了没有?”抵着她的人应该是领头的,对另两人说话很是不客气。

    “马上就好。”驾座上的人头也没抬,急道:“再拖一下,一分钟。”

    欢喜闭了闭眼,轻轻抬手。

    “别动。”颈间的匕首又往里面刺了刺,血流得更汹涌了。

    欢喜依旧在动,她在赌,赌这些人在没逃脱之前,不会轻易弄死她这个人质。果然,她就算动了动,那人也没打死她。

    她手捂向颈侧,到一半,又因为害怕而不敢碰,只能捂自己的脸。却趁着手挡着脸的一瞬间,对着江敬华开口。

    “进攻。”她无声开口,随着她开口,颈间的血流得更凶。

    她不确定,江敬华是不是能看懂。或者说,她不确定在这种时候,江敬华是不是会关注她的情况。但她必须这么做……

    一秒,十秒,三十秒……欢喜失望了。江敬华果然对她有敌意,从第一次见面时就是。所以,他怎么可能听她的。不对,是在这种时候,他根本不在乎她的生死。因此,根本不会关注她。当然也就根本看不到她在说什么了。

    果然,这世上谁都不能信任,不能依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垂下手,她闭上眼睛。

    “好了。”一阵火花爆裂声起,汽车终于被启动了。驾驶座上的人惊喜的叫了起来:“大哥,好了。”

    “哈哈哈,太好了,我们走。”挟持欢喜的人狞笑道:“不用管什么行人,一路撞过去。”

    “是。”驾驶座上的人,握着方向盘,一脸兴奋疯狂,一踩油门,车子猛的往前冲去。

    “咦,小丫头不行了啊!”挟持她的人终于发觉了欢喜的沉默:“这小丫头胆子到大,这么长时间,一声不吭。”手在她鼻子下试了试,便将抵在她脖子上的匕首拿了下来。手却一把又扯着欢喜的头,在车玻璃上撞了下。

    血顺着额头流下,欢喜却一动不动。上辈子吃了个大亏,别的没学会,就学会怎么逃跑了。而装死,更是逃跑的必备技能。有空间在,她装死连很多仪器都能骗过去,更别说这几个人了。

    “我听老林说,那个季营长的妻妹是个哑巴。不会就是这丫头吧?”司机哈哈大笑着,一边回头说道。

    “哑巴?还真有可能,一般小丫头,可没这份镇定。这丫头,这是想叫叫不出啊!”那人又怪笑两声:“咱们今天运气好,姓江的肯定认识这丫头。不然,也不会让我们这么容易就逃出来。”

    “可惜,这丫头死了。”那人又撞了下欢喜的头,将她彻底丢到一边:“真晦气。等会拐个弯,老子把她丢下去。”

    开车的人技术不怎么样,笔直的路,他开得弯弯扭扭的,还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到是街上没什么人,反而会时不时的有点不起眼的障碍物。全都被车撞散了……

    “妈&的,你会不会开车?”

    “会会会,可是我怎么觉得这路不对啊,这么多的坑……”驾驶座上的人抬手揉眼。看得后座的人大叫:“你他娘&的,手抓着方向盘啊……”

    “碰!”车子狠狠撞向一边的墙上。

    车里的车人,全都狠狠的向前撞去,还没等稳,又往后狠撞回去。

    “妈x的,你干什么呢?”

    “没事,没事。”司机摸着头,“不对,有事,我晕。”他晃了晃脑袋,猛的往下一趴。就这么趴方向盘上,再没了动静。

    “旗子,旗子。”副驾的那个,在撞车的时候就已经昏死了。后座的那个,喊了两声,不见他们反应,猛的推开车门,下车就跑。

    只是没走两步,就被江敬华当场抓住。

    到此时,欢喜终于松了口气,将意识放到空间,将外面的一切全都屏蔽。身体受再多痛苦,磨难,好歹她的精神是安全的。上辈子,她就是靠这样,才撑过那段时间而没疯掉。没想到,这样的手段,这辈子还要用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