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一个人原地纠结了一下,然后就放开了。接着便有些窃喜,相对于有个人跟着、盯着,还是一个人更自在些。

    不过,考虑到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她还是决定,其他的什么都先丢一边,把东西买齐了才是正经。

    快要过年了,街上的人很多。

    欢喜不确定,这个世界,这个时期,相对于她所知的那个世界的历史,到底对应在哪个时段。开始的时候,她还纠结了一阵。后来想想,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世界不同,一切不同。

    就算是相同,以她现在的心性,怕也不敢做太多突出的事情。

    所以,知不知道,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过好当下的生活。这一辈子,她不求大富大贵,不求多么的出彩独特,也不求耀眼辉煌当人生赢家。甚至不求一个知心爱人,儿女双全。她只求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自自在在……

    收敛心神,拿着自己的单子,开始一家家的找她要的东西。

    其实东西并不多。如她这样的经济条件,以她跟那些人的关系。送礼上门并不合适,只为了对别人表示感谢,一样一样的送礼,好的买不起,差的拿不出手。所以,不如请他们吃顿好的。

    可大伯母也提点过,请客是一回事。另外怎么也得备上烟酒,不用太好,就那么个意思。另外还有对她帮助特别大的,比如何医生,就要单独准备了。

    欢喜便完全按照大伯母说的来。

    到是给家里人的东西,要很费一笔。家里男人一律是烟,女人一律是雪花膏。孩子则全都是笔,一人一支,不论大小。大伯母家亦是如此备下……不用考虑旁的,完全是按人头数过来。

    最后,自然还有罗欢乐和季开明。季开明完全按照何医生的标准来办,真正让她用心的,就只有罗欢乐了。

    本来,她是准备给罗欢乐送件衣服的。

    不必裁缝,她买布回来,自己做。原主有一手好手艺,她这段时间在空间里也有练习,做件衣服,完全不成问题。

    可衣服要用的布太多,买了那么多礼物之后,她便买不起了。所以,她就想着,少买一些好的,给绣个物件就好。

    如今不是前些年,一切以朴素为美,新衣服都要打补丁才能穿出门,家里更是半点摆设都不能有。如今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人们的衣服,也开始变得五颜六色。各家也开始用各种物件,来装饰家庭了。前些天,付丽丽还拿了一对花瓶回来,在家属区里,很是得意了一阵。

    不能说话去买东西,虽然并不太方便,可也不算特别难。如今识字的人很多,她随身带着纸笔,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而世上怜弱的人总是很多的,因为她这的不能说话,大家给她报的价位都很实诚,让她连还价都不必。甚至还有好心人,会告诉她,哪家的东西好,哪家做生意不实诚。知道她要买什么之后,还给她说了差不多的底价,免得她吃亏。

    欢喜收获一堆的物品,更收获了一堆的关心。让她越发的开心,对着众人笑得越发开颜。

    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将除了绣线和绣布之外的所有东西全都买齐了。告别热心、好心的店主,她往最后的目标--布店而去。

    行不过几百米,布店已然在目。她的脚步却突一停,再回神,却是脚下一转,转进边上的一家药店里。

    “小姑娘,买药么?”药店里没旁的客人,只一个带着圆眼镜的老人在柜台后面。用一个小戳子,一点点的秤药。一片片的,或添或减。

    欢喜歉然摇头,并不往里面去,而是站在门口,望着布店方向。老人看了她一眼,也没再管她,继续手里的动作。

    是付丽丽跟那个,她曾见过的男人。

    按理,付丽丽的事情跟她无关。但她是小气的人,总想抓着她点什么。虽然也曾想过,那个男人说不定只是她的兄弟,或是别的什么亲戚……可她偏不想往这方面想。对于她厌恶的人,她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哪怕他便真是她的哥哥呢,她也只愿那是她的姘头。

    因此,当日何医生问她有没有什么异常时,她毫不犹豫的就将付丽丽给拖了出来。就算不是她的事儿,也要让她被盯上,给她添添堵。

    付丽丽跟那男人一前一后进了布店,去了约摸十来分钟,付丽丽走了出来,可那男人却一直没出来。

    欢喜皱眉,怎么跟她想的不同?

    又等了片刻,她却有些等不下去了。

    何医生一共就给她一个小时的时间,如今过去四十分钟了,她还有最后的东西没买。想到那人是绝不可能认识她的,她便是去了也不妨事。

    犹豫了一下,便从药店出来,直奔布店。

    进入布店,她特别找了一下,却并未发现之前那人,不由微讶。但她也未多想,只以为这店里还有个后院什么的。挑了她需要的布和绣线,连针都有,她便也买了一些。这才带着疑惑出来。

    总觉得,今天这事并不寻常。

    离开布店,便直奔与何医生约好的地方赶去。

    她却不知道,在布店外不远的地方,江敬远正眯着眼打着她的背影。半晌才对身边的何医生笑道:“别告诉我,这也是巧合?”

    何医生无奈了:“是我将她放在这条街上的,今天出来,也是我安排的……”一切就是这么巧。可江敬华早就钻进牛角尖了,想说服他,太难了。

    “呵!”江敬华笑了一声:“巧?如果是巧合,她为什么要躲在药店里?不管怎么样,这次进山,我一定要带着她。你就是再阻拦也不行!”

    何医生叹了一声:“你必须答应我,不要伤了她。”

    “放心,就冲着你对她这么上心,我也会控制一点的。”他对待敌人,向来都是像严冬一样无情的。至于要不要留情,那就看她,是不是他的敌人了。

    他的潜台词,何医生如何不懂。

    现在他只能坚信,欢喜是无辜的,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再让江敬华误会的事情来。

    “报告队长,人抓到了。”

    “收队。”江敬华咧了咧嘴:“你要不要来帮着审问?免得到时再说我误会?”

    何医生一点不犹豫的直接点头:“好。”

    江敬华眉高高挑起:“也许我该通知老爷子,可以给你准备婚礼了。”

    何医生瞪他:“别乱来。”

    “哈哈哈!”

    …………

    欢喜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到达跟何医生集合的地方。她到时,何医生已经到了。何医生站在车边,手里夹着一根烟。

    看到欢喜,他将烟丢到地上,皮鞋踩上去,转了转。“东西买齐了?”

    欢喜点头。

    “上车吧,我们去接你姐他们。”他将后面的车门拉开。

    欢喜一上车,车就窜了出去。欢喜的视线却落在车坐上的一摞书,以及一堆试卷……

    “那是给你的。”何医生通过后视镜看到了,笑道:“学校里的高中生,用的就是这一套书。你把它们吃透了,基本上就没问题了。还有一些试卷,毕业班用的。我跟学校说好了,翻过年有一场统考,你过去一起考试……”

    欢喜很意外,心里是高兴的。但心底却有着更多的疑惑,她也会考虑,何医生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说到底,她不过是就是他的战友的妻妹而已。连他正经的病人都不算……还是说,做医生的都天然热情,圣父附身,对需要帮助的人,全都如此热心?

    若是上辈子,她怕就要问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而这辈子,她却是万万不会再开这个口的。那样的问话所得到的答案,不管如何,总是会触动心灵的。而谁又知道,对方是随口一说,还是完全的谎言呢!!

    语言是最易编织虚假的东西。

    “玩得开心么?”何医生看着欢喜弯了的眉眼,也跟着笑了起来。

    欢喜点头。

    虽然有些赶,但一路上碰到的都是好人。于她而言,这便值得欢喜了。

    “等开春,雪化了,到时再带你出来玩。”何医生想也没想,就给出了下次的出行约定。

    欢喜笑着点头。

    拒绝太费事,还要找各种理由。说不出来,还要写出来,太麻烦。所以一般情况下,她总是点头的。反正到时,如果有必要,她也是拒绝不了的。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她并没有什么自主权。

    “说起来,你上次为什么觉得,付丽丽给你姐送了水果就可疑?”

    欢喜怔了一下,抬头看向何医生。

    何医生却未抬眼,视线并没有跟她相接。欢喜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多想。能给付丽丽找点不自在,她自然也是乐意的。所以,她直接拿了纸出来,快速的写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平时关系并不好,两家来往,多是她丈夫过来。就算送东西过来,也都是送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送水果,绝对是头一回,跟她一惯的行为,完全不符。

    何医生看了一眼,笑了起来:“阿喜很敏锐啊!”

    欢喜瞠大眼睛,果然是付丽丽有问题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