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饭前,何医生跟江敬华又是一起来的。

    何医生一来就给欢喜递了份单子:“你姐接下来吃一段时间这些。东西回头我让人送过来。怎么处理,都写好了。”

    欢喜连忙点头。当场就去研究单子,准备有什么不懂的,立刻就问。一看,是药膳。虽然有好几种不同的配料,但只要稍懂一些的,就能看出来,都带着些排毒的效果。纯粹的药材不多,基本上全都是食材。

    季开明对着何医生一脸感激:“多谢了。”

    “客气什么。”何医生已然恢复了往日温煦的笑容,“嫂子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他停了一下,才继续道:“这个孩子一定很聪明。”

    季开明笑了起来:“我只希望他健健康康的。”

    “一定会的。”

    欢喜很想知道,罗欢乐到底怎么了。毕竟,她猜得再多,也只是猜测。

    可她不敢问的太多,好奇心会害死人这句话,她从不敢不信。知道的越多,往往代表着危险越多。

    因此,她捏着药膳方子,一脸的纠结,欲言又止。

    何医生失笑,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不少。“行了,你去学习吧。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明年考个好成绩。”

    江敬华笑睨了何医生一眼,眉微微挑高,抖了抖一直拿在手里的试卷,“走吧,欢喜。咱们去学习,让何大医生也好放心。”

    何医生看了他一眼,只当未听见。跟着季开明进了屋里,去给罗欢乐把脉去了。

    欢喜带着江敬华回自己屋,房门大开。

    “小丫头,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江敬华将试卷给了欢喜,却没急着说学习的事情。而是压低了声音,笑问她。“想不想知道,你姐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

    欢喜抿着唇,面露期待。可心里却已然防备起来,这个人跟何医生不同。何医生的笑,虽然并不全是出自内心,但至少,他笑的时候就是笑。而这个人的笑,却是皮笑肉不笑。不只肉不笑,还笑里藏着针,锋利的,涂着毒的针。让人心寒,让人害怕。

    何医生的笑,可以说是习惯,也可以说是职业需要。他的笑,虽然同样具有伪装的效果,却未违背他的本性。

    可江敬华的笑,完全就是他的工具,他用来迷惑他人的手段。跟他的心情无关,跟他的本性无关。

    此时他在笑,确切的说,从欢喜见到这人开始,他就没有不笑的时候,可她从来没感觉到他半丝善意。明明是笑,但她就是觉得,他此时正阴冷森寒的看着她,手里拿着匕首,抵在她的颈间。一旦她有半点把柄被他抓住,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刺下来,给她致命一击。

    “不如这样吧,过两天我要带队进山。你要是跟着我一起去,我就告诉你原因。”

    带她进山?他想做什么?

    过两天就该下雪了,他带队进山是为了训练的事情。带着她干嘛?他要训练她吗?她跟他们那些人没有任何可比性,去了就只有拖后腿这一个功能。他并不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所以,这种猜想绝不可能。

    让她去当厨子?这次的训练里有生存训练的意思。要是带着她这个厨子,就完全没有意义了。所以,这也不可能。

    想不通。欢喜皱眉,完全理解不了。这个人做出来的事情,让她完全摸不着头脑。但对于他的问题,她是想也不想,直接摇头。

    其一,此人危险,必须远离。主动送上门的事情,绝对不做。其二,她要留下来照顾罗欢乐。

    虽然她还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但目前为止,罗欢乐,更确切的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最重要的。她不是医生,对罗欢乐也许并不是必需存在,但她相信,她的厨艺,以及偷偷加在汤里的果汁,还是很有用处的。

    果汁数量很少,效果很弱。但却可以一直不停的,改善她的身体,排除身体里的毒素。如今她可能是中了毒,可能是被某些恶人盯上了,她更加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

    “那你不想知道你姐到底怎么了?”江敬华眉挑得高高的。

    欢喜抿唇,即不摇头也不点头。她甚至也不抬头看他,低着头,看被他批改过的试卷。

    “有人给她下了毒。”江敬华看着她,突的道。

    欢喜猛的抬头,直直的看向他。眼里却并没有惊讶,她从何医生的话里,早就猜到了这种可能。有的只是等待,等待着他说更多的□□。

    她确实是想知道的,但她只怕,季开明他们,并没有查到更多。

    “每一个接近她的人,都值得怀疑。”江敬华笑眯眯的看着她,眉微微一挑。若有所指道:“包括你。”

    欢喜猛的瞠大眼睛,眼里满是惊诧以及不可思议。随即眉微敛,片刻就有了恍然之色。这恍然之中带着理解,以及欣慰。这一系列的情绪闪过之后,很快便恢复平静。

    江敬华一直盯着她的眼睛,不放过一丝的变化。直到她恢复平静,又低下头不理他了。他才“呵”的一声笑了出来,再次诱惑道:“想不想知道,最大嫌疑人是谁?”

    想,但她不想问他。

    如果可以说,不管是季开明,还是何医生都是更好的循问对象。如果真的是秘密,眼前的人决对不会违反纪律,透露给她。更大的可能是,她被他绕进圈套里去,而她一无所获。

    她并不十分聪明,可笨人有笨人的办法。那就是,只要是危险的,她就远离,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拒绝这些危险人物的一切,这样,总不会还被他们算计。

    所以,对于江敬华她不作任何反应,不点头不摇头。宁愿得不到答案,也不要把自己赔进去。

    江敬华又笑了一声,他确实没准备透露给她任何消息。不过,她的反应也是有意思的很。跟那些被严刑逼供的犯人一样,跟他玩沉默是金啊。

    一般的小姑娘,哪怕就是遭了点罪,长大了,成熟了。碰到这样的事情,也断没有这样应变能力。来之前,他就将早上发生的事情,了解了一遍。发现整件事里,她的所有行为。堪称临危不乱,行事有度。

    发现问题之后,先找李大嫂来照顾她堂姐。接着去找何医生,一发现没人,立刻就判断出最有可能找到人的地方--训练场。虽然没找到她要找的人,但李光一,完全就是能主持大局,调度人手的最佳人选。

    从头到尾,她没做一件不该做的事情,更没有做错一件事。

    一个傻乎乎的,堪称软弱的小姑娘,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真的能如此快速的,蜕变到如此地步吗?

    “好了,把你的语文书拿出来,我们来上课。”看着她的头顶,他勾了勾嘴角。不急,他一点都不急。

    欢喜将书拿出来,配合他。

    “我看了下,你其人的功课,都没有问题。便是有一点修改,难度上稍微加大了点,但对你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只要找题目多做就行。最大的问题就是语文和英语。英语听力方面先不说,目前重点还放在语文上。”

    江敬华在教学时到是认真,将新增加的内容单独挑了出来给她讲。条理分文,重点清晰,引经据典,十分精彩。

    便是欢喜对他报有戒心,也无法不被他所讲的内容所吸引。听得全神贯注,不时还要快速记录笔记。

    这一讲,便讲了一个小时。语文增加的内容,他竟讲了一半。只要再有一天的课,基本上就讲完了。

    她刚落笔,他伸手就将她笔记抽了过去。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又笑道:“语文这东西,一共就两类。一是古文,一是现代文。会出题的类型就那么点,你自己有数。至于古文基本都是要背的……我听说,今年开始,除了书上新增的内容外,考试时,有百分之五都是课本上不会出现的内容。所以,归根结底,你需要多读书……”

    欢喜点头。

    “你的基础打的不错,缺的就是课外积累。”江敬华又笑了起来:“这样,你跟我进山,负责我的一日三餐,我把你可能用得到的书,全都给你找来,怎么样?”

    自然还是摇头。

    何医生走了进来,正好听到最后一句话,笑了起来:“阿喜不用理他。”然后又看向江敬华:“马上下雪了,阿喜的身体不好,要是跟着你进山,身体非垮不可。”

    江敬华扯了扯嘴角:“她没你以为的那么弱。”他可是亲眼看着她负重十公斤,爬了一个山头,连歇都没歇一下。虽然看着瘦瘦小小,干巴巴的,可耐力惊人。绝非普通人能比。

    何医生走进来,对着欢喜道:“之前说要带你去县里的,明天早上七点,我来接你。”

    欢喜刚要点头,到一半又犹豫。

    “你姐明天跟我们一起去。她的身体,需要更精密的检查。”又转向江敬华:“阿喜需要哪些书,你列张书单出来,明天正好一起就能找齐带回来。”

    江敬华哼笑了一声:“行,你是我哥,你说了算。”他又笑看了欢喜一眼。可惜,欢喜根本不抬头,更不接他的眼神。于是,那一眼就只有何医生看到。

    两人视线对上,全都面带笑容,可眼神却全都一片平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