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欢喜照例天未亮起身。

    外面风未停,天上却飘起了雨丝。门一开,一股湿冷之气直冲进来,激得她直打冷颤。

    “阿喜啊!”罗欢乐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她连忙进屋。

    “阿喜啊,我肚子不舒服。你帮我去找何医生来……”罗欢乐脸色煞白。

    欢喜一惊,“你怎么了?”她急问,嘴张了,却什么声都发不出来。

    罗欢乐捂着肚子,眼睛紧闭,根本没看到,自然也就没回答。

    欢喜心里一突,连忙出门,没急着去找何医生。而是先敲隔壁的门,门很快就开了,李光一的妻子,李嫂子。

    “咦,阿喜啊,怎么了这是?”

    欢喜啥也管不上,拖着她就往回走。

    “唉,别急别急。”

    将人拖到罗欢乐的房里,李嫂子一看就知道了。欢喜将人拖出来,又连忙往外冲。

    顶着风雨,一路狂奔。

    幸而离得近,很快便到了医务室。

    医务室门关着,她狂敲门。敲了半晌,也没有人开门。到把隔壁的门给吵醒了:“哟,罗欢喜小同志啊,何医生不在,你找他有事啊?”

    欢喜点头,想问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都发不出来。只能无奈一跺脚,连忙调头又跑起来。这一次,却往训练场跑的。往日这种时候,他们基本都在训练场,跟战士们一起训练。

    这一路下来,却是不近。到了地方,她上气不接下气。依旧没找到何医生,也没看到季开明,幸运的是,她看到了李光一。连忙向着李光一冲了过去……

    看到欢喜的样子,李光一疑惑的走了过来:“阿喜啊,你这是怎么了?”

    “我姐不舒服,找何医生。”可她费力的张嘴,却半点声音没发出。

    李光一显然没有读唇的能力:“你慢点说,怎么了?”

    欢喜急得团团转,突的停下,没找到树枝,就直接用手指,戳在湿烂的泥地里,用力着:“我姐不舒服,找何医生和我姐夫。”怀孕的女人肚子不舒服,谁也不知道孩子会怎么样,通知她的丈夫是必然的。

    李光一脸色一变:“何医生跟开明天不亮就进山了,到今晚才能回来。”

    欢喜傻了,那怎么办?

    李光一原地转了一圈:“这样,你先别急,我跟你回去看看,顺便派人进山找人。”

    欢喜立刻点头。

    李光一叫了两个人,“快进山,将季营长和何医生找回来。就说嫂子不舒服。”又叫了个人跟着,才带着欢喜往家属区跑。

    欢喜气才喘匀,便再次跟上。

    她的体力自然跟不上对方,李光一开始还叫她,后来就顾不得了,直接领着人往前跑。

    等欢喜跑到小楼的时候,李光一跟他带着人在外面,他媳妇李嫂子在里面,正坐在客厅里,半点不见着急。

    看到欢喜气喘吁吁的冲进来,不由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就说小人家不知轻重,一大早的,这么兴师动众的。”

    欢喜连喘都顾不上了,只怔怔的看着她。她姐脸色惨白成那样,该多疼啊。李嫂子怎么还能这么轻松?也不陪着她姐?

    李嫂子“瞎”了一声,“你姐就是积着了,上趟厕所就好了。”

    欢喜依旧发懵,完全不懂啊。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开了。一股恶臭传出,罗欢乐扶着洗手间的门,缓缓走出。脸色到是不惨白了,可也不算好看。

    看到欢喜,咳了一声:“阿喜啊,累着你了。”

    欢喜连忙摇头,只是怔怔的。

    李嫂子连忙起身扶着罗欢乐回她屋,欢喜连忙跟了进去。看她姐安安稳稳的躺着,也不喊疼了,也不虚弱了,她整个人懵懵的。

    “好了,阿喜啊,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上班了?”李嫂子提醒欢喜道:“行了,你姐没事,你上班去吧!”

    欢喜看向罗欢乐,罗欢乐拍拍她的手:“去吧。也是我没经验,大惊小怪的。你快去吃饭,然后安安心心的上班去。”

    她怎么可能安安心心的上班?可这两人并不准备跟她说什么。她只是再三确定,罗欢乐没事了,这才疑疑惑惑的走了出来。

    外面,李光一已经离开了。显然,李嫂子将情况跟他说了,他也知道没事了。

    到这会儿,她整个人突然晃了一下,整个人往边上一歪。心里一惊,连忙扶着边上的桌子,勉强将身形稳好,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人跟落汤鸡似的,外面衣服被雨淋得半湿。可靠身的衣服,早就被汗湿了。内外交加,这会儿一起冷了下来,激得她整个人不住的打冷颤。

    只是之前,她是半点未发觉。

    进洗手间,将里面收拾了,又给自己洗了洗手脸,换了衣服,这才进了厨房。

    来不及做饭了,只能将昨天剩的汤又热了热,先给罗欢乐盛了一碗,加了一粒樱桃的汁。给她端了过去,看着她喝了。这才回来急急的喝了碗汤,又啃了个馍,这才忙不迭的去上班。

    到了中午,她到底是不放心。将食堂的工作做完,又抽空急急赶回去。

    让她意外的是,何医生跟季开明全都在。两人的神色全都不好看,欢喜心里又咯噔一声。

    两人看到欢喜,也是意外。

    “阿喜,你怎么回来了?”季开明直接问道。

    欢喜找了纸笔出来:【早上姐不舒服,我不放心,回来看看。】

    “你姐没事,这会儿睡了。”

    欢喜点了点头,到底还是进卧室里看了看。罗欢乐的脸色实在不能说是好看,显然,也不是没事。

    只是,早上李嫂子为什么说没事?哄她的么?

    眉拧了拧,见她睡得沉,便转身出来。

    “你回去上班吧,你姐这里没事。”季开明又道。

    【姐吃东西了么?】她写道。

    季开明:“她这会儿没什么胃口。”

    欢喜便直接扭身进了厨房,淘米煮粥。生病的人胃口总是不好的,还是粥养胃。

    季开明也不拦她,到是何医生进来,“昨天夜里,有没有什么异常?”

    欢喜皱眉:【夜里刮风,楼下的窗户被树杆砸坏了。】

    “还有么?”

    【我姐睡得特别沉,那么吵也没吵醒她。】这个她不觉得是异常。怀孕的人本就嗜睡,而且,这屋子的隔音,着实不错。【这个算不?】犹豫了一下,又写了一句:【我姐怎么了?】

    “没事。”

    两人全都齐口说没事,但她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没事?没事他们两人的脸色这么难看?

    “真没事。”何医生一看她的表情,立刻笑道:“我跟你姐夫是回来的急,还没缓过来。”

    骗人。

    但想来,他们是不准备告诉她的。也许是涉及什么秘密,她毕竟不是他们体制内人员,就算是体制内的,还要够资格才行。于是,她直接闭嘴,不再多问。

    粥熬好了,欢喜又去看罗欢乐。她还在睡,欢喜便将粥温在炉子上。跟季开明说清楚了,她才准备回食堂。

    “阿喜,我跟你一起走。”见她要走,何医生连忙跟了出来。他跟季开明打了招呼,便跟在她后面出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欢喜走得快,何医生一路跟不少人打招呼,到是慢了许多。出了家属区,他才快速跟上来:“阿喜,你这两天请个假,守着你姐。”

    欢喜怔了怔,立刻点头。这件事果然不简单。

    “别担心,没事。就是你姐的胃口大概要差一点,你得费点功夫。”

    点头。

    “还有,左邻右舍的,别让人气着你姐。”

    欢喜疑惑的瞅他一眼,再次点头。

    一看她的模样,何医生就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这小姑娘警惕心非常强,又非常聪明。想瞒也瞒不住:“别让你姐发觉,她这段时间身体会虚,受不得惊吓。另外,入口的东西一定要小心。”

    再次点头。看来,问题很可能出在家属区内部。而且,人还没抓出来。入口的东西?那是中毒吗?她眉又拧了起来。罗欢乐吃的东西,多数都是她做的。但她做出来之后,到她入口前有没有被动手脚她可不保证。而且,季开明时不时的也会弄些好东西过来,左邻右舍的,也会送点什么……

    突的,她心中一突。前两天付丽丽突然给罗欢乐送了一篮子水果。有香蕉有菠萝……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罗欢乐挺喜欢吃,但没一次吃完。

    她的表情自然逃不过何医生,“怎么,想起什么来了?”

    能给付丽丽添堵,欢喜自然不客气,停了下来,直接将付丽丽的事写了出来。

    何医生看完,也没说什么。

    说话间,已到了军区,两人分向两边。欢喜到了二食堂,就跟老赵请假。早上的事虽然不是人尽皆知,可老赵这样消息灵通的,还是知道一些的。二话不说,就准了假。连晚饭都没要她做,直接放她回去。

    等她回去,罗欢乐醒了,正靠在床头喝粥。

    季开明面上不显,可周身的气息却如同暴风雨前的低压深沉。欢喜感觉得到,并不上前。

    “咦,阿喜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欢喜拿了纸笔:【食堂轮休。】

    季开明拍着罗欢乐的手:“要过年了,也要考虑放假问题。离家远的那些,一两天的时间,不值当回去一趟。所以,就调大假。把假调一起……阿喜不用回去,先休,过年的时候,估计要狠忙一阵子。不过,能多拿点工资。”

    对于季开明的话,罗欢乐自然不会怀疑,就随口一问:“你们以前不是都没假么?”

    “我们跟食堂那边不一样。”季开明面色不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