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里,狂风大作。

    欢喜睡的浅,不知什么砸到了谁家的玻璃,把她从睡梦中惊醒。连忙起身,各屋的窗户看了一遍,确实没什么问题。又去看了回罗欢乐,确认她依旧睡得很沉,这才回屋。

    楼底下一阵哭闹,是玻璃被砸碎的那家人家起来了,小孩子被惊到了,哭个不停。孩子的母亲轻声哄着,很快就又睡着了。她家男人正拿着东西堵窗户。又出去一趟,将砸窗子的东西给移了开去。

    是一棵枯树,就在他家窗户后面。被风刮折了,正好砸他家窗子。等他收拾完回屋,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风刮得越来越响了,欢喜回到屋里,却丢了睡意。身上冰冷,她靠坐在硬绑绑的床上,睁着比夜更黑的大眼睛。

    没有点灯,就这么静悄悄的坐着。

    半晌,她才躺下,用被子将自己裹着,人却进了空间。

    空间里从无黑夜,也无阳光。永远都是明亮的,却没有蓝天白云。

    她到了灵泉水边,看着那可以让她脱胎换骨的泉水,不住的想,如果她喝一杯灵泉,嗓子会不会变好?应该可以的吧!毕竟,脱胎换骨了,再大的问题,都能解决。

    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是带着些颓废的坐在泉边的石头上:“不能急,不能慌,更不能乱。”她无声的跟自己说道:“这么久都忍下来了,就还能再忍忍。再忍个半年,只要半年。”

    至于嗓子,哑就哑吧。她特意问过,大学招生,并没有禁止残疾人报考这一条。所以,她不需要急。

    “不能急,慢慢来,慢慢来。”她让自己的视线离开灵泉,人也离开。

    空间里有一间茅屋,那是本来就有的。她本来想,跟那个男人说了以后,就带他进空间,然后夫妻齐心,将茅屋改成别墅。这里空气清新,闲时进来渡个假,泡个温泉。可惜,材料都准备好了,却未能实现。

    大概空间比她更会辨识人心,明明之前可以带无意识,但活着的人进空间。可那个男人,却被空间排斥。她就算告诉了他,依旧不能带他进来。

    茅屋里的东西很多,也很乱。当初的她,就像个要过冬的松鼠。大学时谈的男友的背叛,以及社会上越来越多的犯罪,让她将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全都藏在空间里了。

    视线微转间,看到一堆爬山宿营工具。不由微微发愣!

    初得到空间时,她也有怀壁其罪的意识的。

    做什么事,她也是想过,要找个借口,糊弄一下别人。要卖人参前,她也会先进山。获得大量的金钱之后,她更是会小心蛰伏。

    只惜,她以为她糊弄了别人。其实,是她被糊弄了罢了。而后来,她便是连这点警惕心都失去了。这辈子,绝对不会。

    看到工具,她到是想起另一件事来。

    她在有钱之后,曾买过不少东西。

    人便是如此,物质追求达到之后,便总想追求点精神方面的东西。她那时刚被爱情背叛,到没想要再追求爱情。因此,她就想学点什么,来充实自己。

    确切的说,初初有钱了,像个爆发户一般,总有点担心被人嘲笑。所以就想给自己镀点金。像那些世家小姐,真正的贵族一样。就像那些明明一本书也不看,却非要弄个很大的书房,买上一堆的书的人一样。

    她学着她们,报了很多的艺术班。舞蹈,美术,音乐,乃至礼仪……参加很多,用钱就能进的沙龙……弄了一堆的证书回来。可惜,全都是糊弄人的。

    那时,她真是疯了一般。花了大笔的钱出去。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钱没了,继续卖药。

    后来发现,就算她学的再多,也无法跟那些,几代人累积起来的修养相比。她便又轻易放弃了。远离了那一切……

    用力甩头,将那些记忆全都抛开。她开始寻找那些,被舍弃的工具。

    她不确定,她是不是有放在空间里。那些东西,她花了不少钱。但后来证明,都是完全不值的次品货。

    将所有东西翻了一遍,她终于找出两套工具出来。

    一套是画画工具,从西洋画具,到国画。包括铅笔,都是论箱的。大多数都没开封,就跟她学的程度一样,连基础都没学全。

    一套却是刺绣工具,也是一样。从布料,到是绣线,再到各种针,绷子……

    画画的东西她是记得的,那是当时的第一选择。想的时候挺好,学会了画画,就背着画夹,到处去写生,将所有美丽的景,全都画下来……当初她的一副画还卖出了天价。后来证明,她的画其实一文不值。人家想要的,是她手里的人参。

    至于刺绣她却是不记得的,因为钱多了,心血来潮做的事情,也就变多了。但她可以肯定,她一定有相关的证书。

    但也许真就是注定的,上辈子的她完全没学会这两样技能。可这辈子的原主,却学会了。

    虽然在她看来,同样不算精。但基础已经打好了。

    教她的,当然就是跟罗爷爷一起的那位。那位可是大家小姐出身,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刺绣更是必备手艺。

    欢喜跟着在山里,把两位老人的手艺学了个全。只是出来之后,从来没有人需要她做这些。

    睡不着,更不想出去面对黑暗,便干脆将画纸展开,一点点的熟悉原主的技能。将那些记忆,变成属于她的能力。

    直忙到累极,精神耗尽,需要睡眠了,才从空间出来。外面依旧黑暗,时间过去不过片刻。那些风声再不入耳,也无心力再想其他,倒头便睡,终得一夜酣眠。

    而这一夜,失眠的并不只她一人。

    在军区医务室里,何医生跟江敬华两人,相对而坐。江敬华正在看欢喜的试卷,何医生则对着一本医书,两人都无声无息。但从两人的动作上,却可以看出,他们全都心不在焉。

    良久,何医生将书合起,抬头看向对面:“研究一晚上,有什么结果?”

    “字迹完全不同。”江敬华抖了抖试卷。

    何医生眼都没眨一下:“她在练字,每天至少练字半个小时。”

    江敬华眉微挑:“你怎么知道?”他是看到那些练习纸才知道。

    “因为那字帖是从我这里拿去的。而且,她在二食堂工作的空闲时间练的字。全二食堂的人都知道。”何医生看向江敬华,颇有些苦口婆心道:“我知道,你以前的队友,因为类似的事件,而丢了性命。但你不能随便怀疑一个无辜的人,你查过了,也确定没有任何疑点,便该就此放开。死抓着不放,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江敬华脸上的笑瞬间敛了个干净,眸光变得深沉,眼底深处,却如同外面一样,刮起了狂风。

    半晌,又突的笑了起来:“你放心,我会把握好尺度。”看何医生依旧不满的瞪着他,笑得更加灿烂:“我都答应给她补习了,总不能食言而肥。更何况……我在这里,也就再一个多月,过完年就走了……”

    何医生显然很了解江敬华,对于他的话,并不相信。但他话也就只说到这里,再多也就不必要了。他相信,欢喜没有任何问题,经得住他的怀疑。而就像他说的,他在这里,也就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等他走了,等欢喜考上大学,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有一件事需得说清楚:“你得保证,没有证据之前,绝不许你用任何不该用的手段。”何医生很严肃的盯着他。

    江敬华失笑:“我有数。”

    “保证。”何医生并没有被他的话所迷惑。

    “行,我保证。没有证据前,我决不会用不该用的手段。就算用什么手段,也一定先通知你。行了吧?”

    何医生终于放心,江敬华胆大包天,更被他手下的人骂没人性,可他有原则,而且,答应的事情,绝对做得到。

    “你说,一个人要经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性格大变?”

    听他这样问,何医生就知道,他问的,还是欢喜的事。

    “经历大灾大难,生死之劫,被某些事情所触动,自我反省之后,有意识的想要改变……有很多原因。没有谁是永远不变的。如同你,好比我。我们都跟原来的我们,有了太多的不同。”何医生若有所指的看向他。

    江敬华沉默。其实这些,他也明白。只是,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想要拔除,便太难太难。

    “说起来,你查过的那些资料,可否给我一份?”何医生突的道。

    江敬华怔了一下,随即诡异的笑看着他:“怎么?你也好奇?”

    何医生摇头:“跟她的病情有关。我想了解一下……”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那么不想开口说话。

    江敬华笑得越发诡异,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看着他,一直笑。

    何医生看了他一眼,便垂头继续看书,不再看他。

    江敬华笑了许久,起身:“我走了。”

    何医生摆了摆手,继续看书。直到江敬华离的远了,他才抬头,望向漆黑的外面,抬手捏了捏眉心。久久之后,他将这一晚上都没翻过一页的书合起来。

    江敬华的观察力不容置疑,有一点他确实是说对了,他对欢喜关注过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