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敬华还记得学校里的东西?”何医生看向江敬华:“现在这些书,跟你当时学的,可都不一样。你去教,不会误人子弟吧?”这话说的,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看向江敬华的目光,也带着一些警告。

    对于他将注意力,放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表示了他的不满。

    “跟我学的是不一样。不过,你忘了?南叔是高中老师,前段时间我去他那一趟,正好看过他的教案。”江敬华笑嘻嘻的道:“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再说了,你们这整个军区里,还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来?”

    何医生不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江敬华嘿嘿一笑,又对着欢喜道:“虽然我不是教师,但我可是很严厉的。欢喜以后,可不能偷懒啊!”欢喜二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特别的意味深长。

    欢喜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罗欢乐,才对着他点了点头。

    她还以为,能有借口推掉江敬华呢!可显然,在这件事上,他确实是最好的人选。而她,也不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反正也就只有不到六个月的时间了。

    既然两位事主都没有意见,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一顿气氛相当诡异又纠结的晚饭终于结束。

    饭后,众人也没散去。

    虽然冬天的他们依旧要练兵,但到底没那么忙了。此时,他们也可以说些轻松的事情。

    欢喜当然没有旁听的机会,她跟罗欢乐一起快速收拾了碗筷之后,就被罗欢乐推回房,让江敬华帮她补习去了。

    书是崭新的,还是今天晚上,季开明带回来的。

    江敬华则拿了几份试卷出来,每科一份:“这是外面学校考试用的,你先做做看。”显然,对于今天的事情,他是早有准备。

    欢喜自然没有异议,可以不交流的话自然最好。

    只是,她总觉得,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可能毫无意义。而是有其目的的,只是她并不能理解罢了。

    “对了,把你之前用的书和资料拿出来,我看看你差在哪里。”他又说道。

    这也合情合理,不能拒绝。

    欢喜来的时候,只有五本书。如今却已经有了一箱子了。除了那五本,其他的,全都是罗欢乐通过季开明帮她找的。

    看到这么多书,她到先是怔了一下,随即便将箱子推给江敬华。这些书里,他绝不可能找出破绽来。

    “行了,你做试卷吧。”江敬华看了一眼那箱子,就不管欢喜了。

    欢喜老实的写字做题,刚写几个字,就听江敬华突的一笑,好似随意的开口道:“这上面的,是你的字?写得不错!就是跟你的性子不太像。”

    欢喜整个人突的一僵,捏着笔的手指一紧,骨节泛白。半晌才抬头,看向江敬华。却见他依旧低着头,笑眯眯的翻着她的那些书。

    欢喜抿了抿唇,低头继续做题。

    她的手很稳,题也做得很快,一切都没有异常。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一瞬间,她心里是如何的翻江倒海。

    字迹这种事,她当然不会忽视。

    她的字迹,跟原主自然不同。但她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字迹也刻意模仿过,甚至为了其中的一些不同找个说法,这段时间,她还刻意练了字。那些练习过的纸,还在那箱子里。甚至于,从原主的楷书,直接转而练了行书。

    可字迹并不能说明一切。

    外行人看字,就那就是字。可内行人,却能从字上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古人说看字识人,她自己没有这技能,可不代表别人没有。

    她跟原主的性格,绝对完全不同。哪怕是写出来的字迹一样,可在内行人看来,依旧有很大差别。

    但此时,她什么也做不了,只寄希望于,对方什么都看不出来。或者,看出点什么来了,也能将之联系到,她经历生死,环境又跟着改变之后的蜕变。

    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端看对方对她报有什么样的态度,若是善意,无需引导。若是恶念,便怎么辩解都无用。

    一张语文试卷,二十分钟。其中有十分之一的内容,是完全没接触过的,她直接留白。将之交给江敬华,她接着做另一份。数学虽然有所不同,但大体都是一样的。新变的内容,在她之前拿到的那些练习题中,都有出现。

    本来高中课本便是如此,各种试题,终会涉及一部份课外内容。甚至于,像数学这一类的东西,是可以一通百通的。但线文字方面,偏重记忆方面的,就完全没办法。

    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她将所有试卷做完。

    江敬华看将她的所有试卷全都收走:“时间挺晚,你明天还要上班。先休息吧,这些试卷我先拿回去。回头我给你撸撸顺……明天再正式上课。”

    欢喜只有点头,她的视线几次对上他的视线,想看他是不是看出了点什么。可惜,除了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并不和善的气息外,从他的表情和眼睛里,她看不出一点不同来。

    对方是专业的!不管哪方面,都不是她能抗衡的。

    此时她到是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她好早点离开这里。脱离这些人的圈子,与他们再无交集才好。

    何医生他们一直在等江敬华,欢喜的房门也没关。此他们出来,都难免问两句:“阿喜的程度怎么样?”何医生看了一眼那几张试卷,直接伸手接了过来。别的可能有些脱节,但数学和英语,何医生大概扫了一遍,脸上全是赞叹:“阿喜学的不错啊!”

    罗欢乐已经睡去了,此时并不在。到是季开明跟着说了一句:“那是,她大伯母说,她学习一直都是拔尖的。要是参加高考,这会儿肯定就一大学生。”就是可惜,被个人渣给耽误了。

    “那敢情好,把该补的补上,回头一准就是个大学生了。”何医生很看好欢喜,也乐意帮衬。小丫头瘦瘦小小的,看着比同龄人小好几岁。可一双眼睛通透水亮,比那最上等的墨玉还要招人。连他这样看透生死,见惯人情冷暖,真正铁石心肠的人,都乐意护一护她。

    “说起来,这考大学,她得回原籍不?这学籍也是个问题吧?”何医生突的想到一事。

    欢喜一怔,这一点,她还真不知道。上辈子的时候,这些事情都已经很开通了。只要愿意,在哪挂个学籍都行。可这个年代,关系到户口,学籍之类的东西,总是十分严肃而正经的。

    而原主更是完全不懂,她这会儿一听,直接懵圈了。

    “这到确实是个事。”季开明这会儿眉头轻皱:“就算回去,也还得先弄到学籍。”可在老家那里,他有点使不上力。

    管学籍的是教育部门,他这边是沾不上边。就是他们原来的老战友回去,多数也是离教育部门远远的。

    何医生突的道:“不如这样吧,就让她将学籍挂在西吴高中。要考试的时候,就从那里考。”

    季开明眼睛一亮:“能成?”

    “成。”何医生点头。

    江敬华笑眯眯的狐狸眼瞅了他一下,便转了开去。将他手里的试卷又抢了过去:“天都这么晚了,我们也回吧,别耽误欢喜休息。”说着,还冲着欢喜扬了扬手里的试卷:“今天晚上,我来给你讲试卷。”

    季开明则跟欢喜道:“我今晚不回来,你将门关好。你姐那,还得你多上心。”

    欢喜自然无异议,直接关门,落闩。

    匆匆洗漱,便回了卧室。难得的没再看书,而是早早的熄灯躺好。只是在黑夜里,她依旧两眼圆睁,全是惶然。

    她将来到这里之后的事情,一点点的,细细的,碾碎了琢磨。尤其是在江敬华这个人出现之后的事情,更是一点不落的,翻来覆去的想。

    她最担心的,关于空间的问题,她相信,她并没有露出一点破绽。那是她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便一直小心翼翼,十分谨慎对待的问题。这一点,她还是可以肯定的。

    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她的身份问题。

    一个人的性格转变的太厉害,总会有人怀疑的。只是,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想到,是灵魂换了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若是关于这一点,她其实并不惧怕。说到底,这个身份是真实的。是禁得住任何检查的……所以,如果只是这方面的怀疑,她只要咬牙不承认,死扛到底,那么他就算再怀疑,试探再多,她也无所畏惧。

    最多也就是让她不痛快些,但只要离开这里,离他们这些人远远的,她又担心什么呢?

    欢喜始终抱着,这些人不过是她人生中的过客,只要她不去招惹,远远的离着,就不会有问题的想法。所以,居然也就这么想通了。

    然后,她就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只要继续保持警惕,不在大面上出错,她相信,不会有事。

    却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是她不去招惹对方,对方也可能来招惹她的。不是她想离,就能离的。

    上辈子害她的人,又岂是她主动招惹的?

    可惜,过了一辈子,她依旧没看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