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信是罗二哥写的,先写家里的情况。家里分家了,父母跟他们过。也因此,老房子给了罗二哥家,罗大哥拿着一百五十块钱,另外起房子。在村子的另一头,离着老宅子不远,如今已经入住了。

    而她虽然不在,却也给她做了很好的安排。她还未出嫁,所以依旧跟父母住。自是罗二哥养着她,等将来她出嫁的时候,男方给的聘礼不论多少,都会全让她带回去。他们兄弟二人每家再出二十块钱,给她当嫁妆。至于父母会给多少,全看父母的,他们不管。

    又言道,家里如今还是挺好的。父母家人身体健康,生活平静。

    信里还特意提了提江志国。罗二哥说,他跟罗大哥去了趟江家,把江志国打了一顿,给她出气。顺便警告了王春花,现在,王春花不敢再来他们家闹了。

    又写及,在她离开之后,有几个高中同学来家里找她。可因为她不再,也就没说因为什么。只是将她的地址留给了他们,也许以后,会有人给她写信之类。

    到最后,又写道,大伯母已经回家,他们知道她现在很好,还找到了工作,他们都为她高兴。更叮嘱她好好工作,若是能找个好人家,那就更好了……

    欢喜将信翻来覆去的看,有些不明所以。

    可惜,不论她看多少遍,这都是一封普通的家书。

    静坐良久,她才恍然失笑。她这也算是草木皆兵了吧,什么事情都想着别人会另有目的,或是不怀好意。可其实,这真的就只是一封家书,再无其他。

    她将信放在一边,找了纸笔出来,准备写回信。

    可笔尖落在信纸上,半晌却半个字都写不出来。

    连最简单的称呼,都觉得写出来是如此艰难。爸爸、妈妈、哥哥、嫂嫂,全都如此陌生。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从未叫过他们。从未接近过他们,从未接受过他们,从未……

    笔在手里不停的转着,转着。那些人的面目,也随着转的越来越快的笔,而慢慢模糊。突的一惊,她怵然回神。笔停了下来,眼神落在那洁白的纸上。那一张张模糊的且,再一次被拼凑出来。

    拔去笔帽,落笔纸上。两辈子头一回写家书,她还是要好好想想的。

    仿照着对方的格式,先是称谓。

    然后,她对于对方的所有话题,一一回复。

    分家了,很好。嫁妆,没关系。打了江志国一顿,很好。同学?她不记得,也猜不到会是谁,有什么事。家里完全不必在意……最后工作,她会努力工作的。

    然后呢?

    她纵贯全篇。理智上,她觉得她也许应该问问家里人的身体,或者再加上一句,她很想他们,想家。但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写。

    最后,便加了一个此致,敬礼。写下自己的姓名和时间。

    从头看了一遍,扯着嘴角。她实在不能说这样一封信有多合适,但她也实在写不出更多了。那么,就这样吧。

    第二天,她下班的时候,罗欢乐问她:“回信写好了么?给我,我让你姐夫帮你寄出去。”

    欢喜便将那封信给了出去,也就此将这件事丢到脑后。

    “对了,昨儿晚上,你姐夫跟我说。今年教学改革,今年刚出的书,跟之前的都不一样。”

    欢喜怔了一下,这到是她没想到的。也许,她还需要再去买一套教科书。

    “不过,你放心,你姐夫说了。那位江队长啊,他对这些挺了解的,而且人也挺热心,今天晚上开始,就过来给你补习。”

    欢喜眼瞳猛的一缩。江敬华?他想干什么?她一点不相信,那个人会有空到来帮一个厨房工人,补习功课。

    “人家江队长可是高材生。”

    欢喜看着罗欢乐,完全不明白,她嘴里的所谓高材生是什么意思。她说何医生也是高材生,可隔壁那位付丽丽据说也是大学生,但她却从来没用过高材生这三个字。

    “今天晚上,你姐夫会带他跟何医生过来吃饭。材料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你好好做,然后跟人江队长好好学。”

    晚饭,她自然是好生准备。

    罗欢乐肚子的天数越来越大,这会儿反应好多了。也能帮忙了,两人边聊边动手,快得很。

    除了他们外,还有李光一,四个大男人。

    这段时间,他们时不时的聚一聚,欢喜到是习惯见他们凑一起吃喝。将菜送上,她就习惯性的回厨房。

    不过,今天江敬华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如今是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时代,怎么能让两位辛苦忙了半天的女同志,去守厨房呢?不如坐下来,一起吃吧。”

    何医生皱眉看他,不知道他又要折腾什么。

    季开明到无所谓,菜足够,桌够大,坐下来吃也没什么。如果不是罗欢乐反应太重,也不会让她避开。

    因此,直接开口:“江队长说得对,乐乐,阿喜,你们过来吃吧。”

    罗欢乐爽快的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们吃你们的,不用管我跟阿喜。”说着,便拉着欢喜坐了下来,她自已又去拿了两副碗筷出来。

    饭菜自然还是好的,但吃了这么久了,也就不那么惊艳了。同样的饭菜,初尝时,可能会抢着吃,光顾着吃,别的什么事都做不了。可现在,他们边吃边聊,十分自在。

    “说起来,吃了罗欢喜同志做的菜这么久,一直都没好好道声谢呢!”江敬华突然道,视线直视着欢喜。

    欢喜拿着筷子的手微顿,有些紧张的抬头看向对方。对方虽然面相坦然,态度也诚恳,可她依旧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试探和恶意,比当初初见时更浓。他的视线像是利剑,试图刺穿她的所有伪装。

    这让她心惶恐,她敏锐的感觉到,今天这事,并不是巧合,应该是跟昨天的山中偶遇有着必然的联系。虽然她一再思考了前后,并没有在自己身上找到破绽,可对方毕竟是专业的,也许,他发现了什么。

    这么想着,欢喜只能小心应对。

    她紧张的摇了摇头,又立刻垂眸。这一刻,她又庆幸自己不能说话了。

    罗欢乐笑着道,“江队长你太客气了,都是自己人,谢什么谢啊。来来来,尝尝这红烧野兔,这还得多亏江队长你呢。不然,这季节可不易得。”

    “嫂子才客气。”江敬华笑得十分亲切,结果筷子一动,给欢喜碗里添了块肉:“来,欢喜,尝尝这个。这一晚上,也没见你吃肉,多吃点,好好补补。”

    他这一动作,桌上的人全都停了一瞬。

    给人夹菜这种事,常见的很。可在这之前,谁都无法相信,这会发生在江敬华和罗欢喜身上。

    这是他们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还是一对未婚男女,没有任何亲属关系。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之间,就显得太过亲密了。

    何医生斜了江敬华一眼,也夹起一块菜放到欢喜的碗里:“阿喜来吃点山药,补气血,正适合你。”

    欢喜整个人都懵了,这两人是想干什么?

    不过,紧接着季开明也夹了一筷过来:“阿喜多吃点,我还得多谢你。多谢你对你姐的照顾,辛苦你了。”

    欢喜连忙又摇头。

    李光一呵呵一笑:“来来来,阿喜小妹妹,我也得给你夹一筷才行。你嫂子这段时间没少麻烦你吧?我们家饭桌上的菜,可改进不少。都是你的功劳啊。回头,我得让你嫂子专门谢谢你。”

    罗欢乐“哎哟”一声:“我可替阿喜多谢你们了。来,阿喜,姐也得给你夹一快子。虽说这是你做的,可也是咱的心意。”

    欢喜给她挤了个灿烂的笑来,直接低头,吃饭。

    心里却在紧锣密鼓的想,江敬华到底看到了什么,又在怀疑什么?他今天的这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

    按理,他就算怀疑什么,也不该做出这样不合谊的事情来。

    江敬华对上何医生的视线,看懂了他的不赞同,可他却更加的坚定:“说起来,我答应了季营长,帮欢喜补课的。我看,就从今天晚上开始吧。”

    “补课?”何医生看向欢喜:“阿喜需要补课吗?”

    季开明点头:“这不是说,书本都变了么,很多东西跟她之前学的不一样。所以你嫂子就想着,给阿喜找套新书过来。还得找个老师,把没学过的理一理。结果江队长知道了,说他正好全都会……”

    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帮忙,还是很熟的人,季开明根本没想那么多。季开明虽然在军中摸爬滚打十几年,从一个小兵当到营长,可在有些方面,他是真不如江敬华。

    江敬华的心思,何医生看出来了,欢喜感觉到了,可他愣是一点没发觉。

    可他也不是傻的,今晚这事儿,江敬华等于是一上来就对着欢喜来的。他自然也看出些,他对欢喜的不同来。

    不过,他还是没想太多。而是想着,这江敬华不会看上欢喜了吧?要真是这样,到也是好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