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背后灵一般的突然冒出个声音,把欢喜吓了一跳。空气呛进喉咙,迫使她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一咳,是撕心裂肺,泪涕横流。

    等她反应过来,才看向怒吼的人。眼里含泪,使得她视线模糊。却依旧认出来人是谁。也因此,她眼瞳猛缩,整个人都绷了起来。江敬华,虎牙大队长。那个第一次见她,就将她当成阶级敌人在防备的人。二食堂的人戏称他是魔鬼,可季开明他们偶尔提起,却满是佩服。背地里,说他是兵王之王。

    她迅速眨眼,将眼神藏起。却眨下一滴生理泪来,快速抬手抹去,已将眼底的防备掩去,只剩下惊吓。这是寻常人被吓到时,自然会有的神情。

    谁让他出现的方式跟鬼似的,谁让他的态度如此恶劣?

    “你这样除了让嗓子再度损伤外,不能有任何用处。”江敬华眉头皱着,眼里全是不赞同。

    总不会更差的。

    欢喜如此想着,面上也露出了些许。而她的动作,却与此毫无关系。她捂着嗓子,往后缩了缩。

    心思已然转到: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他在跟踪她?这么一想,她立刻便开始思考,自己这一路上,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

    而这些,全都藏在最初的心思之下,哪怕是江敬华这个兵王,也未能看出丝毫。

    “伤到就是比原来更差。”江敬华眉皱得死死的,很是不满的看着欢喜。他本来是出来查看训练场所的,结果却碰到她。他对她本有怀疑,现在有机会查探她在人后的情况,自然毫不考虑的就跟了上来。

    只是没想到,人后的她……却让人心疼。

    这种情绪漫上心头时,他很排斥。但却依旧跳出来,阻止她继续自虐的行为。

    关你什么事?

    欢喜又往后缩了缩。她想转身就逃,但很明显,这个人并不如何医生那么绅士。如果他不想让她离开,他根本无处可逃。

    “是啊,关我什么事。”江敬华眉皱得更紧,直接转身,大步而去。一个可疑对象,虽然看到她在人参苗前时的孤寂自嘲时,这种怀疑随着那一丝怜惜而散去。但他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她自己不爱惜自己,关他什么事?

    可走了几步,到底还是又停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回去,而是折了个方向,再次隐藏了起来。

    欢喜直到看不到江敬华的身影,才放下一直紧绷着的心。反应过来时,才发现之前太过紧张,使得心脏在发疼。

    她不得不重重的喘息,平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不适。

    等到她反应过来,才发现,天色不早。急急背起背筐,顺着回去的路快速前进。

    一路很顺利,没有再碰到不相干的人,这让她精神慢慢舒缓。但随着芋头也装到背筐里,她的身体开始出现疲惫感。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天色却越来越晚。而回去的路,还有一小半未走完。

    而此时,却起风了。风丝丝呜呜的刮着,像是一把小刀,一点点的割着她露在外面的肌肤,生疼。

    欢喜有些着急,她担心那些晒在外面的床单。她这么晚不回,罗欢乐肯定要收,虽然只是挂在阳台上,可又要踮脚,又要弯腰,对于一个孕妇来说,全是犯忌的。

    但她知道,她不能急。急代表着不够稳,不稳就表示容易出错。现在她走的是山路,若是不小心崴了脚,或是跌倒,或是滚下山坡,那带来的麻烦,就不是晚归那么大了。

    天越来越暗,风也越来越大。欢喜呼着白气,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幸好,她不是第一次进山,对这一路都非常熟。哪怕路线稍微暗一些,哪怕慢了些,却依旧稳稳当当。

    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之时,她到了山下。风刮的脸生疼,可她身上却是一身的汗。双腿几乎抬不起来,可看到远处的灯火,她却露出了笑容。

    她的笑容让身后一直跟着的江敬华抿紧了唇。一路上,他好几次想要上前,将她的背筐接过来。可一次又一次,在她坚定的目光下打消了主意。莫名的,他就觉得,她不会接受他的帮助。

    以他的目光,自然看得出,她的体能很不好,但是毅力却非比寻常。以一个小姑娘来说,能背着那近于十公斤重的东西,将这段山路走完,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可也因此,让他再次怀疑起她来。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姑娘,哪来这样的毅志?就他查到的,以前的她,脆弱的就像玻璃,一碰就碎。现在的这个人,跟查到的资料里相比,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

    他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

    季营长不算无名之辈,利用他的妻子怀孕,暗换了娘家人混进来,完全有可能。而且,罗欢喜出事的时机,太过巧合。

    因为怜惜而消散的怀疑,再一次凝聚,甚至比以前更重了些。

    …………

    罗欢乐一直有些心神不宁,不时的去阳台,望向进家属区必经的路上。

    一次又一次,将她的耐心快要磨尽了。她决定,再过十分钟,如果十分钟,欢喜还不回来的话,她就要让人去找季开明,让他想办法进山找人了。

    她更加后悔,她就不该让那个死丫头进山。

    幸好,就在她准备叫人时,她终于看到了她久等的身影。那个让她提心吊胆半天的死丫头,背着累弯她腰的背筐,缓慢的走来。像是干了一天活的老牛,脚步沉重,精神疲惫。

    看着看着,她突然就叹了一声。

    一颗心放下来,她反尔觉得累了,腰有些酸,这让她脸色微变。一手扶着腰,一手捂着肚子,缓缓进屋。在椅子上坐定,等着欢喜进门。

    欢喜一回来,面对的就是罗欢乐的黑脸。

    “姐!”她张嘴却无声。小脸可怜兮兮的,惨白中透着抹异样的红。

    “你还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天多晚了?知不知道这会儿山上有多危险?你一个小女娃,万一出点啥事,你还要不要活了你?”

    欢喜抿唇,将背筐放下,小心的凑过去。伸手拉罗欢乐的胳膊,罗欢乐气急,甩开。她再次抓上去,小脸全是讨好。她不能说话,便是认错,也无法表达出来,只能如此。

    罗欢乐到底是心疼她,心底暗叹一声,到底没再甩开她。

    欢喜立刻笑了起来,讨好的笑,漂亮耀眼,让罗欢乐再也气不起来:“一身臭汗,离我远点。”罗欢乐也笑。这个堂妹,终于从以前不知悲喜,木头一般的模样,可以笑得这么灿烂了。便是让她郁闷一会儿,也值得。

    欢喜一见罗欢乐笑了,心才彻底放下。但紧接着就是担心,罗欢乐的脸色,很不好看。脸色苍白的厉害,神情也憔悴。

    连忙将罗欢乐扶到一边,顾不得其他,直接进了厨房,将之前就温着的汤,盛了出来。她没急着出厨房,而是转头看向客厅,罗欢乐安安稳稳的坐着,一动不动。她这才转头,指尖微动,一只樱桃出现在手里。悬到汤碗上方,轻轻一捏,挤出些许汁,滴进碗里。瞬间晕起一圈圈的油花,用勺子搅了搅,便了无痕迹。

    一转手,将樱桃渣又丢回空间。她将手洗了,隔了片刻,才端着汤出去。

    “我整天就喝汤了。”罗欢乐一看汤,眉轻皱。可依旧没有半点迟疑,将整碗汤都喝了下去。

    眼看着她的脸色立时就好了起来,欢喜也是松了口气。如果因为她,而使得罗欢乐的孩子有个什么,她定会终身难安。

    指了指卧室,示意她赶紧去躺着。

    罗欢乐点了点头,她这一傍晚,是够累了。而且,腰酸的很。她自己也着紧孩子,不敢有半点疏忽。

    不过,临进屋前还是特别关照:“茶瓶里我灌了开水,你直接先洗。你姐夫回来晚,不急着用水。你好好休息,吃点东西,别屈着自己。”

    欢喜点头。

    “对了,今天有老家寄来的信,有一封是给你的,我给放你屋了。”

    老家来信?欢喜怔了一下。

    说起来,她来到这里之后,一直都没给家里去信。一来,原主跟家里关系着实不算好。客客气气,不像亲人更像客人。还是那种,不怎么受待见的客人。在她来之后,更是跟他们保持距离,她怕那些人认出她来。

    说实话,她没将那些人当亲人。与之相比,还不如跟大伯母亲近。所以,根本没想到给他们去信。

    现在突然说起有她的信,她如何不讶异?

    待她回神,罗欢乐已经进房了。她想了想,也没急着回屋。拎了热水,自去洗澡。冬天洗澡,只能洗战斗澡。也没有浴缸,没有淋浴,全都是擦洗。更要快才行!洗完又将衣服全都洗干净,晾好,这才过去不到半小时。

    等她吃完饭,收拾完,甚至重烧好水,也不过过去一个小时。

    回到房里,便难免要面对那封信。

    信上并没有信封,而是用白纸糊了一下。上面写着,“请转交给罗欢喜”几个字。显然,这信应该是放在寄给罗欢乐的信里,顺带寄过来的。

    欢喜不知该如何去想这种做法,便只能不去想。拆去那层白纸,到是厚厚的好几张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