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的体能很差,革命的本钱严重不足的问题,被二食堂的人看在眼里,放在心里。这些大哥大叔大伯们,直接将之当成了头等大事来对待。

    不说欢喜一个小女娃本就让这些大老爷们从心里怜惜,欢喜本身也是懂事加可爱,很让他们喜欢的。更何况,说得势利点,他们白看了她的厨艺,学了她的手艺,不能啥也不干吧?

    他们二食堂本就是做病号饭的,何医生也时不时的跑来打牙祭,因此,他们之间还是很熟的。

    所以,众人推选出老赵,让他去跟何医生唠了唠。

    作为食堂的工作人员,是可以在食堂里吃一日三餐的。而作为厨子,吃什么,当然有很多选择的。

    熬汤时,多加一点水,就能分出一碗汤来。

    于是,从这天开始,欢喜经常被分一些剩料。比如:“阿喜啊,多熬了一份汤,正好给你喝。瞧你那小身板瘦的,跟小鸡崽似的。”

    再比如:“阿喜啊,今天……食材买多了,你给整整,咱们中午就吃那个。”

    不占公共的便宜,但进什么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再有何医生配合,于是每天吃的喝的,基本上都是对欢喜有好处的东西。

    于是,即便是欢喜因为谨慎,这段时间再没用空间里的东西,她的身体,也在缓慢的变好。

    再加上大伯母走了,晚上她可以好好睡觉。休息也好了,她的小脸越发的白嫩水灵,还透着微微的红,身条也在飞快的抽着。

    以前的她,虽然十八岁,可看着又瘦又小,小孩子一个。可现在,却已展现少女的风姿,初显窈窕了。

    这一天,欢喜轮休。罗欢乐前一天晚上,就告诉她,“你的药吃完了吧?明天我再带你去何医生那里看看。”

    对于这个堂姐,欢喜并不想让她不高兴。尤其是这种小事,她很乐意顺着她。

    因此,自然是同意的。

    第二天,两人吃过饭,她就扶着罗欢乐去医务室。

    这一天,特别冷。西北风刮着,跟下刀子似的。

    罗欢乐断言:“这两天就要下雪了。”然后又跟欢喜道:“一下雪就要封山,不到开春不能再出去。你缺些什么,赶紧列出来,回头让人一起买进来。不然,到时要是缺什么,麻烦人为你专门出山可不容易。”

    欢喜立刻点头。

    来到何医生的医务室,这一次里面没有任何病人,罗欢乐只喊了一声,何医生立刻就迎了出来。

    进去依旧是上次的程序,先给罗欢乐把脉:“一切都很好,这段时间吃的也不错,母亲和孩子都很健康。接下来依旧好好养着就行,适当的走动,做些简单轻松的事情。不要累着,也不能休息太过,不过将来不好生产。”

    到欢喜时,欢喜有些紧张,但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紧张了。毕竟,这段时间,她跟何医生也见得多了。几乎每一天,他都会到二食堂来吃饭。有的时候是一个人,有的时候是几个人。

    而她身边的人,一直在夸赞他。她更是经由季开明的手,从他那里得到很多,复习资料。甚至还有近两年的,所有高考试卷。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她终于明白,只要她小心些,不暴露空间的存在,那他们之间,就永远都没有矛盾冲突。

    等到她考上大学,离开这里,她更是跟他再无交集。最多就是将来,她来探望罗欢乐时,见面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所以这一次,她除了自己所知的,以及何医生感知到的一点紧张外,一切如常。这在别人看来,就是她的情况在好转。

    便是何医生也这么觉得。

    “阿喜的身体恢复不错。”何医生是真替欢喜高兴的,之前他会提议让阿喜去食堂上班,虽然是因为她的厨艺确实很好。可也未尝没有,让她去那里补补身体的原因。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食堂里,那些老爷们的心了。

    阿喜这样的过去,只要她的性子不出岔子,那肯定被那帮汉子们宠着。那里又是食物最多的地方,稍微漏一点,就够她补身子的。这样,小姑娘可以养身体,季开明也不必有负担。他这个医生,也不必总觉得不痛快。

    事实证明,他想的全都应验了。

    她现在的脉象很不错,身体亏虚也有所恢复。有这么个半年,想来会恢复的很好的。至于以后,他也顾不上那么久不是?她只是他的病人,又不是他闺女。

    不过,他眉头轻皱:“还不能出声?”

    欢喜点头,她试过了,嗓子好了,但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何医生拧眉:“张嘴,让我看看。”

    欢喜立刻张嘴,玉白的牙一览无余的露了出来。白有的些闪光,让何医生微微怔了下。不过,他的关注点很快就放在她的嗓子上。

    他伸出手,轻触她的颈两侧。他的手沁凉,使得欢喜微微一颤。

    “现在往外哈气。”何医生又道:“就像平时大喊那样,用力喊。”

    欢喜顿了一下,稍微平复一下,才像以前正常说话时,那样大喊起来。然尔,并没有声音发出。

    何医生很快就收回了手,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么样?”罗欢乐紧张的问道。

    “没问题。”何医生将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眉半点未松:“她的嗓子没问题。”可就是没问题,才是大问题。这表明,她不是不能说话,而是不想说话。但他也看得出她对自己病情的紧张,这说明,主观上,她还是想正常说话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潜意识里,她这么排斥开口说话。而且,排斥到,让自己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有那么一瞬,他好奇起,这小姑娘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他知道她的精神力很强,可如果不是太过强大的刺激,也不会潜意识里将自己催眠了。

    是的,就是催眠。所以,上次他才一动催眠,就惊动了她。

    如果是普通人,他到可以利用催眠来解决这个问题。可面对欢喜,他的催眠应该是没有用处的。施展催眠,也分强弱。上次他不曾用心,以弱击强,没有效果,反而打草惊蛇。这一次,她对他如此警惕,他根本不可能成功。

    除非,她自已愿意,否则,她永远无法发出声音。

    “什么意思?”罗欢乐显然并不明白其中的问题。到是欢喜,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她虽然没学过医,更没研究过心理学,但她被人研究过。从身体到精神,从血液到脑髓。而那些人,并不忌讳在她的面前,讨论他们的研究材料。

    何医生也不知道这事儿怎么说,往严重了说,她如果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那可能一辈子都出不了声。往轻了说,她什么事都没有……但他实在不知道,该说哪一种。而且,当着病人的面说,若是起好效果,说不定分分钟就好了。可一旦起坏效果,那就是害人终身。

    所以,一时间,他到是为难起来。

    罗欢乐还是挺会看人脸色的,一看他这情况,就知道这事有些为难。因此连忙给何医生递台阶:“那不就是说,她挺好么?”

    “是挺好。”何医生点头:“身体也比之前看着好多了。我瞧着,似乎还长高了。”

    他们这么明显的转移话题,欢喜哪能不明白。

    “可不是长高了,之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本来应该带她去县里买两身衣服的,可我又不能带她去。”其实没那么夸张。欢喜就算真长高了,也不过就是高个两三厘米,对衣服的影响不大。

    “正好我过几天要去县里一趟,到时阿喜可以跟我一起去。”

    欢喜瞅了罗欢乐一眼,来的路上,她才提醒过她,要将缺少的东西全都买齐了的。有专门出去采购的人……不过,看他们两人聊的辛苦,她还是安静好了。

    “那可正好。”罗欢乐就这么把欢喜给卖了。

    欢喜知道,这并无恶意。但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进城。但想想,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拒绝。正好发了工资了,作为第一个月的工资,她至少应该拿出一小部份,给真心帮助她的人们表示表示。这是大伯母临走的时侯,特别关照的。这是人情往来,哪怕别人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帮忙了就是帮忙了。

    本来她是想列了单子请人帮忙的,但既然自己可以去,自然也就可以显得更真诚些。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麻烦你了啊,何医生。”罗欢乐起身。欢喜立刻将她扶着。虽然大伯母说,这年代的女人,怀个孕不算啥大事。但看她那紧张的样子,以及……欢喜自己对孕妇总有些心惊胆颤。因此,从她接手罗欢乐之后,就总有些小心翼翼。

    为此,她还将季开明找到的几本,如何照顾孕妇的书给看了一遍。

    因此,她知道前三个月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起不可逆的悲剧结局。因此,她总要将所有能做的事情全都做完,不让罗欢乐沾手。尽可能的不让她出门,但凡她陪着出门,更是全程扶着。

    罗欢乐老说,她快跟上她大伯母了。可罗欢乐对欢喜也越发的上心了,这段时间,找回来的书越来越多了。还有一些全新的习题,明显是从书店里刚买回来的。

    欢喜扶着罗欢乐慢慢的离开,神色微凝。

    她早该想到,她的嗓子,并不单纯是身体的原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