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的工作,在征服了厨房里老少爷们的味蕾之后,很顺利的就定了下来。

    下班回去,大伯母不住追问她的情况。

    可惜,欢喜说不出话,只能点头,不停的点头。什么都是好的,一切都没问题。可未能听她亲自说点什么,大伯母为此深以为憾……罗欢乐在一边看着直乐,等大伯母郁闷退下来才道:“急什么,晚上开明回来,我问问他。”

    大伯母立刻就又满足了。可一回头,又瞅着欢喜愁得不行:“阿喜啊,你那药吃了没啊?”这一天天的,嗓子什么时候才能好哦!

    欢喜点头,心里也有些微凝。

    那些药,她确实吃了。她虽然很少用空间里的东西,但也确确实实是用了的。可到现在,这嗓子还是不能说话。这也确实是出乎她的意料的。

    她因有空间在,所以对身体多少有些有恃无恐的。但现在被大伯母一提,她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她这嗓子哑得有些太彻底了。

    按理,她就算是嗓子坏了,也能发出一些嘶哑的声音来。也许还应该有一些疼痛……但事实上,她的嗓子并没有什么感觉。更加半点声音发不出来……

    一瞬间,她有些懵。就算是哑巴,也不是一点声音发不出来吧?

    她不会真得哑了吧!?这念头一起,她心也随之惶惶起来。

    “要不,哪天有时间了,咱去大医院看看?”大伯母不好说,她怀疑何医生的医术。

    “妈,你别瞎说。人何医生是高材生,家学渊源,还出过国,医术高着呢。当初不知多少大医院抢着想请他都请不去呢……”罗欢乐冲大伯母翻了个白眼:“何医生说了没事,那一准儿没事。”

    “我这不是愁么。一天天的,总不见好。”大伯母看了眼罗欢乐,拍拍腿,进了厨房。

    “阿喜,这事儿你甭急,也别有压力。何医生都说了没事,那就一准儿没事。”

    欢喜回神,点了点头。指了指厨房,直接去厨房,给罗欢乐准备吃的去了。

    她面上没有任何异常,可心里却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她时不时的张嘴,试图发出点声音来,但一次又一次,从未成功。大伯母在边上看着,忍不住擦了擦眼角,半晌才道:“哪天休息了,你再找医生看看。”

    欢喜抿唇,点头。

    …………

    卧室里,大伯母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只等天一亮,季开明送她去车站。她这一趟的行程就算结束,要回家了。

    欢喜有些不舍,但她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今晚她不再看书,静静的坐着,听着大伯母没完没了的说话。

    大伯母似有说不完的话要说,也不管她是不是在听。先还是百般叮嘱,教她接下来的很多注意事项。等说的说完了,就转到了一些旧事上。从罗爷爷,到家里新一代的娃,她一个个拉出来说。说以前的日子,说现在的日子。

    直到两人收拾完毕,睡好了,她还在说个不停。

    欢喜喜欢听这些,哪怕很多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可每听一遍,就让她对这个世界更有认同感。那些她不曾经历的过去,她因为进山而错过的一切,都在她的讲述中,鲜活起来。

    直到大伯母睡着,她瞪着大眼,望着黑漆漆的屋顶,她才猛的想到。喜欢这一切的,也许并不是她,而是原主。

    原主渴望归宿。

    从小被爷爷带进山,就等于被父母家人抛弃。在山里跟两个老人生活了那么些年,虽然她从那两人身上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可她跟外面完全脱节,那两个人成了她的全部。她的整个世界,就只有罗爷爷,老太太,以及她自己。所以,当那位老太太死,她的世界就塌陷了三分之一。

    后来,莫名其妙的被送出来,至此再未见到罗爷爷,这又是一种抛弃。于是,世界又塌三分之一。

    完全陌生的世界,突然多出来的,完全陌生的亲人。她在那个家里,像是一个外来者,格格不入。

    在山里,没有人教她,如何与人相处,如何融入一个陌生的家庭。她的这些亲人,也没有意识到,这个才十三岁的小姑娘,是如何的脆弱,她的世界是何等的悲伤。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小娃娃需要细心呵护、教导、接受、认可。

    他们无视了,使得她的世界一直就只有自己,唯一被勉强接受的,就是爷爷强行给她订的婚事了。

    哪怕那个婚事,本是因为罗欢乐不要的。哪怕那时她才十三岁,哪怕她根本不懂,什么叫结婚,她也坦然接受。只因为,那是她爷爷给她订的,会跟她成一个家。一个属于她的归宿。

    只怕罗爷爷也是看出来,原主的世界是何等的苍夷。所以,想在临终,给这个被他误了的孙女一个归宿。

    原主想要一个归宿,想要一个家。可是,所有进入她世界的人,一次一次弄塌她的世界。而她又进不去别人的世界,她自己更无力凭自己的力量,支撑起自己的世界。所以,她选择死亡。

    但她是渴望的吧!!

    她渴望正常的生活,渴望可以亲亲蜜蜜的叫爸爸妈妈哥哥。她渴望可以跟父母撒娇,跟他们撒泼。渴望一个,可以让她安心,永远不必担心被抛弃的归宿。

    这份渴望,已经成了执念。哪怕已经死了,依旧在影响着她。所以,大伯母说起家人的种种,那些她不曾参与的一切时,她很喜欢,心里暖暖的,更有了满足感。

    她伸手摸着胸口,感受着心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半晌才缓缓闭上眼睛:“罗欢喜。”她无声开口:“愿你有好归宿。”

    重新投胎吧,忘记这一世的无依无靠。一切重新来过,就像她一样,重新开始。

    第二天天一亮,欢喜就开始忙乎。

    她是坐过车的,知道这一路上需要什么。吃的喝的估摸着量准备,还要顾忌一下天气。有些东西,带了也没用。

    大伯母起来时,季开明也起身了。看到欢喜准备的这些,一脸的笑:“哎哟阿喜啊,你怎么起这么早呢?”

    欢喜浅笑,将准备的东西一件件摆给她看。让她知道,到底有些什么,路上好取用。又给装起来,放到行李那一起。

    行李挺多,应该都是季开明这些天准备的。

    罗欢乐在大伯母要出门时起来,送到楼底下,季开明借的车已经等在那里。等到行李送上车,她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大伯母眼眶也发红:“你好好跟开明过日子,别耍小脾气。要是有啥事,就拍电报回来,我再来看你……”

    欢喜静静的站在一边,抿着唇。

    来到这世界这么久,跟她最亲近的,其实就是这个大伯母了。如今要分别,她也很是不舍。

    “阿喜啊,你在这里好好工作,好好学习。我回去跟你爸妈说,说我们阿喜能干着呢,将来一准考上大学……”

    点头,再点头,依旧点头。

    直到季开明催促,“时间要来不及了。”

    大伯母抹着泪上车,罗欢乐呜的哭出声来。

    欢喜微红着眼,在车开走之后,扶着罗欢乐上楼。绞了热毛巾,给两人都洗了脸,便盛了粥和白菜小包子给她。这是她专门为大伯母做大包子时,特别做的。小小巧巧的,看着舒服,吃着更舒服。

    在罗欢乐吃东西时,她又将其他的东西都准备好,写好注意事项。

    厨房炉子上有汤,温温的,想吃点啥的时候,直接吃就行。包子还有两种馅的。一种甜,一种荤,都有记号,想吃什么,蒸一下就行。

    如果到时候还不行,中午就还让人去食堂打。

    这是她之前就想好的办法。

    罗欢乐吃了东西,情绪也就平静下来了。看到她递上的注意事项,噗的一声笑了起来。站起来,手戳了下她的头:“哟,这是真把你姐我当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了?你姐我手艺虽然不如你,可我还能不会照顾自己?你们没来之前,我啥事不干?我也就是挑了点嘴,等这阵过去了,就什么都好了。你安心去上班,小孩子家家的,心思到是挺细。”

    欢喜抿了抿唇,眼里也带上一丝笑意。

    “唉,对了。”罗欢乐又想来道:“你看长桌边上那个纸箱子。那里有几本书,是你姐夫找来的。你应该用得上,你先看着。”

    欢喜很快就找到那纸箱子,箱子小小的,也就包着三四本书的样子。打开一看,果然如此。只有几本,不过,全都是习题。还是别人用过的,做过的习题。

    “怎么样,有用不?”罗欢乐都没看过,看了也不知道:“都是你姐夫拜托何医生帮找的。你回头啊,别对何医生再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你在这里又待不长,犯不着。退一步说,人家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不会伤害你这个小丫头……”

    欢喜点头,表情却没甚变化。

    罗欢乐也不逼她。在欢喜见何医生第一面之后,她就找何医生问过欢喜的情况。知道她这是被吓到了,有了心结。逼不得,得慢慢哄着。

    “行了,你赶紧也吃点东西,然后就去上班。”罗欢乐也不急在一时,“我回去补觉去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眼的泪:“这段时间,怎么也睡不醒。”

    欢喜待她回房,才去厨房快速吃了些东西。便随手抽了一本那习题带在身上,往食堂跑去。

    她的体力还不行,又刚吃东西,并不敢太过剧烈。因此,大多都是走,走走跑跑,到了食堂,也是一身的汗,喘了很久才匀过来。

    “唉哟,阿喜啊,离上班还有时间呢,你这么急做啥。”同是二厨房的人一看到她这样,不由围了上来。

    “罗欢喜小同志啊,你这体能可太差了啊。”一个跟着欢喜有一段路的小同志摇头道:“你这一路,也就走得快点吧,就喘成这样?这可不行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欢喜抿着唇,一一反瞪回去。可惜,毫无杀伤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