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对于工作适应很快,确切的说,仅一顿饭的时间,就彻底适应了。毕竟不是真的十八岁,也不是真的,没见过世面的农村丫头进城。

    再者,这年代还是单纯的。

    且在这里的全都是大男人,本来就在女人奇少的军营,欢喜长得漂亮,性格讨巧。再加上她是个一个小丫头,还是个哑巴。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足以让这些男人对她心生怜惜,多加照顾。

    更何况,一手好厨艺,只用一顿饭,确切的说,只是熬了一锅粥,就获得所有人的宠爱。成为二食堂小公主!!

    好吧,有些夸张。一群大老爷们,谁舍得欺负一个水嫩嫩的小姑娘?

    欢喜多敏感的一个人?立刻就明白自己接下来的定位了。对着这些将来至少半年的同事们,这么简单的人们,也不吝惜一些笑容。虽然只是浅浅的,可配上她漂亮的小脸,乖巧的神情,足以融化任何坚冰的心。

    二食堂的工作很少,受到照顾的她,工作自然就更少了。脏活累活不用她沾手,大多数时间,食堂里的人会直接让她在边上休息。

    中午的时候,她便被众人推成主厨了。在她动手之前,老赵问她,“阿喜,我们能不能在边上看着?我听人家说,一些大厨为防厨艺外泄,都忌讳人看的。”可这是食堂厨房,他们也不能全走了,只留她一个人啊。

    点头,做了一个随意的手势,又奉送一个甜甜浅笑。

    于是,二食堂的厨房里,所有没事的人,全都窝在灶头前,看着欢喜做菜。

    欢喜不能开口,自然也就没有了解说的过程。不过,不管做什么,欢喜也没藏着掖着,厨艺这种东西,看着容易,但也就看着容易罢了。

    当然,看得多了,确实对提升厨艺有好处。但想要做到精,这里面的讲究那就多了。

    哪怕就是切个菜,同一个菜,切成丝和块,其他都一样,但口感味道就是完全不同。

    再看这火,什么柴,什么碳,火力如何,油热几分,何时下料,翻炒的频率……都是极有讲究的。真正的好手艺,全都藏在这些细节里。没有师傅的人,摸到门路,一点点的试验,自己品尝,慢慢琢磨,那不知要费多少时间。怕是一生也研究不透……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大厨,真正拿手的菜,只有那么一两道的缘故。毕竟,所有的菜就这么试,并不容易。

    所以师承很重要!!

    其实不只是厨艺,各行各业都是如此。真正的诀窍,从来都是藏在这些,容易被人忽视的细节方面。

    但就算如此,她行云流水的动作,对于食材的处理手法,放入的调料……依旧让看的人,不住惊叹!甚至有人拿了本子和笔出来,在欢喜点头之后,便快速诉记录下来。

    “阿喜,给我们炒两个菜呗。”何医生不知何时来到厨房门口,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

    欢喜讶异的看过去,然后疑惑的看向身边的人。何医生也在这里这饭吗?可惜,别人并不能理解她的眼神的意思。还是何医生自己给她解惑:“原则上,第二食堂是人人都能来。但是,一需要时间。二需要自己另外出餐费。”

    欢喜明白了,士兵都要集体行动。补贴有限,都要寄回家。到这里来吃,就跟下馆子差不多。这年头,大家追求的就只是吃饱。

    而何医生显然正好是可以脱单,又有钱的那种人。

    “何医生,你想吃点什么?”欢喜不能说话,自然由其他人来招呼他。

    何医生并不是一个人,说话间,另外的人也跟着进来了。是两个中年人,两个中年女人。

    那是两个贵妇人,她们神态中带着些倨傲,但很克制。隐隐的有一些对眼前环境的嫌弃,却并未表现出来。

    “阿轩,这里就是你们吃饭的食堂吗?”其中一个妇人在上前一步,站在何医生身边,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落在欢喜身上时,稍微长了一点点。比旁人,只多了那么两秒钟不到,却依旧被欢喜抓个正着。

    “这里是二食堂,跟我们平时吃饭的地方不一样。今天是因为两位阿姨来了,我才到这里开小灶。”何医生轻笑:“这里的手艺,可是外面吃不到的。”

    妇人对这话显然并不苟同,却未反驳。

    何医生也没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开始点菜:“阿喜啊,炒两个清淡的蔬菜,弄条鱼,再来一个重口味的荤菜。最后加一个汤就好。”

    欢喜只看向老赵,她只是厨子,做什么不做什么,只管听老大的。在这里,老赵就是她的老大。

    “动手吧。”老赵直接下令,“何医生,你在这里不合适,到外面等着吧,菜好了,就给您端过去。”

    何医生笑了笑,转身带着两个中年女人出去了,“大阿姨,小阿姨,走吧。这里可不适合你们。”

    两位女士被他的语调哄得直笑,厨房里的人,却在他们离开后,诡异的静了那么一两秒。

    大家一起帮忙,当然,掌勺人毫无疑问,还是欢喜。其他人依旧旁观,几个菜,很快就好了。至于汤,厨房里本来就熬着不少汤,直接盛一碗过去就好。

    等到三人吃完饭离开,厨房里才开始关于那三人的话题。当然,何医生是大家的熟人了,并没什么可谈的,重点是那两位女士。

    当然,在所有人里,欢喜因为跟谁都不熟,所以没有发言权。她是最沉默的听众,虽然她甚至分不清,他们说得是真是假。

    他们说:

    何医生的父亲,是一位大将军。他的母亲,是一位书香门地的千金小姐,在刚过去不久的战时,那位小姐脱去华服,穿上军装,跟大将军一起奋战在战斗第一线。两人同生共死,建立起了伟大的革命友谊。

    但不幸的是,那位大小姐,后来的将军夫人,在生何医生的时候,遇到了袭击,使得她在生产之后,身体很差。拖了不到五年,就死了。

    而在这五年里,何医生的父亲,因为身上的责任,依旧很忙。因此,将军夫人的两位姐妹时常过来照顾她,以及唯一的外甥。甚至在他的母亲去世之后,何医生也差不多就是由这两位阿姨养大的。

    因此,何医生对这两位非常尊敬,如同母亲。

    欢喜还从众人说的八卦里得知,何医生的那两位大小姨妈,经常到这里来,探望她们的外甥。

    几乎每两个月都要来一次!大多数时候,她们都是一个一个的来,只有偶尔,才会两人一起来。

    他们顺便还猜测了那两位大小姨妈的身份。有人猜,既然她们曾经千金小姐,那么,肯定嫁得不坏。

    有眼力的说,她们身上穿的用的,全都是高档货。这证明她们的财力不俗。而在经过那样的年代之后,能拥有这样的财力的,地位肯定也不差。

    ……他们说得十分热闹,可其实全都是猜测。包括何医生的将军父亲母亲的事情,全都是捕风捉影。而其实细究一直就会发现,他们说得这些真假不说,却全都是流于表面的东西。

    何医生的父亲是将军么?但就他们所知,并没有哪一位大将军是姓何的。至于两个姨妈,她们的身份更是捕风捉影,毫无根据。没有人真正知道她们的身份。

    欢喜听着听着,便有些走神。

    她在担心,罗欢乐的午饭问题。

    她早上是给罗欢乐准备好早饭的,晚饭她早点回去也来得及。唯一不好安排的就是午饭。她在这里上班,自然要守这里的规矩。

    她当然知道,罗欢乐绝不可能饿着自己,这世上也不是没有她就不转的。如果她不来,罗欢喜是死定了的,难道那时她还不生孩子了?

    她只是担心,罗欢乐会不会因为吃得不舒服,而对她心生不满。而她是一个孕女,情绪更是难以捉摸,会做什么,也让人无法预料。

    她现在的一切,一都仰仗她。所以,她不得不多考虑罗欢乐的心情问题。尤其是等大伯母走了之后……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这一切根本不用她来担心。

    在对罗欢乐的事情上,再没有人比她的丈夫,季开明更重视了。哪怕是大伯母,这个亲生母亲。

    就在欢喜正发呆的时候,季开明来了。

    他拿着个铝制饭合,还有一个保温汤桶。

    “老赵,给我打份汤。”季开明跟他们一点不客气:“要阿喜做的。她姐这段时间就爱她的手艺。”

    “来了。”

    “阿喜在这里做的怎么样?”季开明并没有进来,只要外面问道。

    “小姑娘手艺是这个!”老赵竖起了大拇指:“大气,勤快。不过啊,小姑娘不是要考大学么?你给带点书过来。咱们这里没什么事儿,小姑娘闲坐着无聊。”

    大气是说她不藏私,勤快是指她动作麻利。

    季开明笑道:“那就好。”至于书到是不必,或者说是不着急。先让她跟同事好好相处相处,等再熟一点之后再说。

    老赵也就这么一说,帮汤桶盖好,递了出去。

    季开明走了,从头到尾都没跟欢喜说一句话。不过,欢喜到是松了口气。这样的话,她确实可以兼顾罗欢乐了。

    就算以后大伯母走了,她在这里做好饭菜,再让季开明送回去就好。相信,对于一个孕妇,相对于母亲的陪伴,爱人的陪伴,会更让她喜欢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