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不知道什么二食堂,但她知道,她这工作是稳稳的了。而且,对方这么安排,是相当照顾她的。

    她虽对人抱着最大恶意的猜度,但她理智的知道,人与人之间,其实没她想的那么坏。一切因果,不过是利益使然。

    上辈子如果她不将空间里的东西拿出去,让那些人发现了巨大的,胜过她这条人命的利益,因此打了那些人的眼。那些害她的人,怕是根本不会看她一眼。那些人,本就是用对待阶级敌人的态度对她,一切都只是手段,那她遭受那些,也就并不意外。

    说到底,这祸是她自己招的。至于结果,只能说是她太蠢,而对方有备而来,手段也算尽心了。

    现在的她,虽然心底里对所有人怀有戒心,且永不可能再能谁掏心的掏肺。但别人对她的好,对她的照顾,她还是要尽力的去回报的。

    简而言之,她这辈子不会再被人欺了去。可也是玫瑰来她还以玫瑰,刀剑来她以刀剑相迎。至于藏在这一切之下的目的,反而不重要。

    人活一世,除了父母血亲,谁会无缘无故的对别人好呢?她自己不也要靠着大堂姐来逃离困境。借着他们,获得这份工作,赚取金钱。

    何医生一上来就对她催眠,这绝对是刺着她的神经了。而这位新来的,也是怀疑加试探。因此,这两人她打定主意,要敬而远之。李光一就不说了,完全的路人甲。至于王班长,她就拿他想要的厨艺回报好了。

    只是,不必太过,稍微点拔一下,或者,给些个不太重要的秘方就好。让她挖心挖肺,那是不可能的。

    最重要的,还是罗欢乐跟季开明。不说本就是有血缘关系,将来也是要守望相助的。只罗欢乐对她的照顾,只要不涉及到底线,她在将来,乐意尽力回报她。

    …………

    欢喜的晚饭,是跟大伯母在厨房解决的。

    做厨师就是这点不好,将各种食材烹饪成美食,结果却全都进了别人的嘴里。她完全没有那种,因为别人欣赏自己的厨艺,吃自己做的菜,而吃得兴高采烈,痛快畅快,使得自己没得吃的时候,也会跟着高兴的伟大情操。

    不得不说,经过一世,自私和计较两个词,已经深深的刻在她的灵魂里了。

    外面几人吃得很快,但是却吃得很久。

    这时候的男人都爱在饭桌上说事儿,他们不管刻意不刻意都是,先抢菜,抢得差不多了,停下来,说事儿。等事儿说完了,清盘收场。

    欢喜本来还听他们说话,后来大伯母端着被罗欢乐清空的碗回来,把门给关上了。也隔绝了她的偷听之路,她便安心的守着炉子看书。

    在冬天能守着炉子,其实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

    大伯母现在不打扰她看书了,主要是跟她说得再多,她也不能给回个一句。一个人说得久了,就无聊了。所以,陪着她吃完饭,又去找罗欢乐说话去了。

    等到外面结束,厨房门被打开。季开明站在那里对她招手:“阿喜过来,王班长有话对你说。”

    欢喜连忙走过去。

    王班长离着她不有些距离,笑道:“罗欢喜同志,鉴于你的厨艺已经得到了组织的肯定。经组织批准,录用你为我们炊事班,民众辅助科临时职工。希望你能于后天早上七点,准时到炊事班报道。”

    欢喜点了点头,眼底也带上了些喜意。张嘴说了谢谢两字,却依旧未能发出声音来。但王班长看到了,十分满意。

    她这算是有了收入了。等到明年考试,还有至少六个月的时间。以这年月的消费水准,六个月的工资,足够她应付学费,和接下来一学期的生活费。而在这一学期里,她有足够的时间,再想办法另外赚钱。

    直到所有客人离开,欢喜依旧不知道,那个怀疑她的人的名姓。只是,那人临走的时候,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如同利剑刀锋,刺人的很。让她如坠冰窟,好似置身蛇口。

    送完人,最后走的,是李光一。他们本就是邻居,也说不得送不送的。其他人走了,李光一才呼了口气:“这王牌军就是不一样,年纪轻轻,这气势却是一点不弱。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人看透了一样。”

    季开明眉微拧,虽说李光一是做思想工作的,可他并不比对方粗。有的时候,甚至想的更多:“别看年轻,肯定是见过血的,还不少。”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季开明也不无感慨:“江山代有人才出,这是好事啊!”

    欢喜抿着唇,加深了心里的决定,离这人远远的,越远越好。越远越安全!!

    …………

    第二天,所有人都早起,连罗欢乐都早早的就起身了。只因为今天,他们要去江吴县。

    这个军区离得最近的城市,就是江吴县城。从军区出去,一半的山路,再过去,是一条独路,直通到县城。

    之前来时,欢喜没太注意。这会儿出来,她到是看得仔细。这一看,不免有些发渗。

    路远是一回事,这一路下来,没有人烟不说,多半的路两边都是坟地。半道上要想歇歇,没准能有人勉强陪聊……这么一想,她不由微微发颤,往大伯母身边靠了靠。

    他们坐的是军区采购的车。天热的时候,两天出来一趟。天冷的时候,一星期出来一趟。

    后面是个放货的车厢,前面是四人坐。除了司机,军区会有一个人跟车。另外,就只能再带两个人。

    这趟车是军区所有人都盯着的,所以,得早早的提前订车。

    她们来之前,就定好了回去的时间,能轮上哪一班车,自然有数。因此,早在半个月前,罗欢乐就定了这班车。

    而她因为有了身孕,不能跟车,所以,还特意拜托跟车的小赵关照一下。

    大伯母有时候也感叹:“现在的人啊,就是精贵。想我们当年,怀了身子还不是照样干活?可看看你堂姐?这就差点连路都不能走了。”虽说嘴里满是嫌弃和不赞同,可她眼里心里却全是满意和高兴。女儿精贵,那也是女婿纵的,从另一方面反应了女儿日子好。

    做母亲的总爱拿孩子显摆,小时候显摆多么乖巧漂亮可爱,大一些显摆成绩多少,多受欢迎,再大些就显摆他们考什么好大学,找什么好对象,有什么好工作。最后就显摆他们多幸福……

    欢喜虽然没人拿她显摆,可这样的心情,她完全理解。何况,也不需要她接话,她只是听着就好。

    一路上,大伯母跟小张和司机小王聊得十分热络。先问两人多大了,老家哪的,当了多少年兵,家里还有什么人,娶媳妇没有……再到这附近有什么好去处,包括衣食住行,用至休闲娱乐……可怜两个兵娃子,哪里有那么多闲功夫出来玩?只能将一些知道的,翻来复去的说了一遍又一遍。

    比如哪条街上有什么,当然,最多也就说说门面牌子,至于营业内容,他们有的知道,有的就只靠猜测。不过,基本上,购买生活用品的区域街道,来往路线,哪些街道比较乱,容易出事……之类的,全都问得一清二楚。

    大伯母刻意提醒欢喜:“认真听着,记好了。”

    欢喜点头,很用心的记了。

    大伯母再过两天就要回家了,以后只有她在这里。所以,也只有她需要这些消息。这一次大伯母带着她出来,以后,可不会有人带她出来。

    等到了下车的地方,约好回去的时候,两个小同志狠狠的松了口气,踩着油门,飞驰而去。

    大伯母则领着欢喜,开始她们今天的江吴县一日游。

    八十年代的小县城,对于欢喜来说,满满的全是历史的厚重感。那些土石结构的房屋,那些只有石子的地面,来来往往的自行车,灰色土布……在不久的将来,这些都会在经济浪潮中,全都被摧毁,再不复重见。

    “这里可真好!果然不愧是县城。”大伯母每看到一样东西都要感叹一声,完全是刘姥姥进大观的姿态。惹得一路上不少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欢喜不觉羞耻,上辈子就九零后,这些对她,只是纪录片里的图画,此时身临其境,也是十分的新奇。只是她不能说话,所有的感叹全都在眼里,让她还保有几分颜面。

    大伯母的目的地很明确,就是卖生活用品的地方。

    大伯母是一个纯粹属于生活的人,她唯一想的,就是让自己家人生活的更好。吃好,穿好是最基本的需求。而在手里金钱有限的前提下,怎么获得更多的物资,就是她的基本技能了。

    她先带着欢喜货比三家,教欢喜怎么分辨东西的好坏,教她识别各东西的材质,估算价格,又教她怎么还价。还教她,怎么在还价的过程中,从老板的反应里,看出这东西底价……

    听得欢喜佩服不已,差一点就要膜拜了。虽然她多活一辈子,可上辈子的她,完全没有点亮这些技能点。买东西,还价的是买一回亏一回。后来她学聪明了,不去要还价的店。

    此时有人面授机宜,她自然是一点不错过,耳朵竖得直直的,听得十分用心。

    大伯母见她这样,也十分高兴,说得更加详细。恨不能将自己所有经验全都教给欢喜,让她瞬间领悟到,生活的不易和技巧。

    “你啊,就是太内。”大伯母有的时候,很不满她那个弟媳妇。人不坏,可就是没主意。要说欢喜以前被她爷带进山里,那也是没办法。后来回家了,就直接送进学校,别的也不管。让她越来越内,整天闷不吭声的。小姑娘家家的,这怎么成?

    “这一点你可不如你堂姐,回头我跟你堂姐说说的,咱考大学归考大学,可不能成书呆子。”

    欢喜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