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野鸡炖汤,野兔炖山药,野鸡跟土豆蘑菇粉丝又炖了一大锅。大白菜单拎出来,炒了个酸辣白菜。

    大伯母抽空瞅了一眼,有些担心:“弄这些咱们平常吃的,会不会不太好?”

    欢喜摇头。

    她到是能弄出花来,可没有意义。人家要招的是食堂工人,又不是酒店大厨。再说,家常菜做好了,同样好吃。说白了,大食堂里有什么?最好也就是他们今天吃的这些了。

    大伯母也就这么一说,并不再说旁的。之前闺女提点过她,“阿喜的事儿啊,交给我跟开明,您以后就少操心,您那思想都落后了。”

    虽然被女儿嫌弃有些郁闷,可她也知道,这闺女从小主意就正,见识也比她强。所以,她愿意听女儿的。

    几个荤菜,全都用盆装,份量十足。

    这边才端上桌,那边季开明领着几个客人已经来了。

    其中一个是这段时间,颇有些阴魂不散的何医生。另一个是见过一面的李光一。剩下来的两个人,全都是陌生人。

    他们进来,正好碰上欢喜跟大伯母,一人一盆菜往桌子上摆。

    一抬头,正好撞上这几个人先后进来。

    季开明一看,连忙给他们介绍:“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妈,阿喜,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炊事班的班长,王春雷同志。”他指的是剩下的两个人里的年纪较大的那一个。

    虽然是个厨子,可也是腰杆笔直,一身正气。

    欢喜立刻对着对方点了点头。

    季开明叹笑道:“老王啊,这就是我说的,我家欢乐的妹妹罗欢喜。你叫阿喜就行,手艺没得说……”

    老王哈哈大笑:“不用说,不用说。这味儿我闻出来了!!”说着,人已往餐桌前奔去了。在他之前,何医生跟李光一已经坐好了。拿着筷子开始往嘴里送了。

    剩下的那人,不等季开明介绍,竟也追了上去。跟何医生几乎是同时入座,吃了第一口之后,下筷的速度立刻变快起来。

    季开明咳了一声,对着欢喜和大伯母笑了笑,也急急上去抢菜。

    没有对比不觉得,以前吃食堂没什么意见。可尝过欢喜的菜之后,再吃食堂的菜,便总有些不是滋味。也亏得他是意志坚定之人,别说不是滋味,就是再难吃,他也吃得下。

    但当欢喜的菜摆在前面,又有一堆人抢的时候,他也是怎么都压不下抢食的欲望的。

    大伯母看得目瞪口呆。

    她是知道欢喜的手艺好,可这也,也太夸张了吧?“有必要这样么?”

    欢喜摇头。

    她哪知道。按理说,她做的菜味道虽然不俗,可也不至于让人失态。之前食堂的饭菜,她也尝过,虽说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太过难吃。

    这几人,怕还有一部份是夸张了的。为的,却是季开明的面子。

    季开明好歹是营长,地位已算不一般。别看罗欢乐遗憾于,他怕是终身再难进一步。可别忘记了,这营地里几万人,九成九终身都坐不到他这个位置。

    而如无意外,他还会在这个位置上坐很久。其他人,也还会跟他共事很久。因此,只是这么点小事,他们乐意给他这个面子。

    大伯母想不通,因此十分得意于欢喜的手艺。好似那手艺就是她的一般,嘴笑得恨不能咧到耳朵边去。

    欢喜却只是淡淡的,见他们这会儿没时间答理她们,便拖着大伯母回了厨房。将炖得正香的野鸡汤,去了浮油,清清淡淡的撇了一碗出来,加上白菜心,蘑菇丁做底汤,又将鸡蛋揉到面里,擀的薄薄的,切得细细的整了一碗面条出来。

    大伯母立刻欢天喜地的给送过去了。

    大伯母出去时打开了厨房的门,欢喜没去关。她守着炉子,默默的听着外面的声音。

    “老王,怎么样?”季开明含糊的声音响起,显然,他的嘴里含着食物。

    “好吃。”王班长叹了口气:“我老王做了半辈子饭,才知道,这普通的菜,能做出这样的味儿来。”

    “你这是真话呢,还是看我的面子,说假话哄小姑娘呢?”

    王班长没好气道:“我姓王的说一是一,从来不说假话。你小姨子这手艺,我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可我知道,当年我在京城吃得那个什么大厨的手艺,绝对比不上你小姨子这手艺。”

    “老季说什么呢,阿喜这手艺是真好。要是不好,我能推荐么?”何医生不满的插话:“你季开明在我这里,可没这么大的面子。”

    “这些菜,真是刚才那个小丫头做的?”这个声音却是完全陌生的。显然,正是刚才那个,从头到尾都没开口的陌生人的。

    欢喜猜这人的身份应该不比在坐的几人差,他太随性了,没有半点拘束。换句话就是,他完全没将季开明几个人的身份放在眼里,

    “什么小丫头,人家有名有姓,叫罗欢喜。”这话是何医生说的。带着些教训,像是兄长对弟妹,上辈对晚辈。

    可就欢喜之前匆忙一看,那人虽然年轻,却也不会比何医生年轻太多。

    “好好好,罗欢喜小同志,行了吧?”那人虽有些不耐,却并未生气。显然,这人跟何医生应该很熟。“那位小同志那么小,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这手艺,比张叔的手艺还好。”

    别人不知道张叔是谁,可他话里全是对那个张叔手艺的肯定。

    “阿喜的爷爷是个厨子,她从小跟爷爷学艺,学了八年多。她又有天赋,有这手艺,不奇怪。”季开明边吃边道。

    “那位小同志不到二十岁吧?”那人惊讶的道:“啧啧啧,这是从小就学的啊,果然是家学渊源啊!”

    欢喜眉一拧,这人是什么意思?虽然他的话语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可她现在对人的情绪变化何其敏感,且她现在不放过任何一个出现在她身边的人,并用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任何一个人。所以,这在别人听来没什么问题的话,在她耳里听来,却是带着对她的怀疑和试探。

    “阿喜今年才十八。”这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哇,真厉害,那不是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学厨了?”那人又啧啧两声。

    话说到这份上,欢喜已然可以肯定,这个人在怀疑她。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而怀疑,欢喜已经决定,跟何医生一样,离他们远远的。

    现在的她,不怕恶人,不怕俗人,更不怕蠢人。就怕那些太聪明,太厉害的人。这样的人,但凡她身上有半点异样,都能被他们盯上。

    还好,她的厨艺,不管他们怎么查,都有说处去。她不怕他怀疑,更不怕他深查。但她已经决定,在没离开这里之前,她不准备再进空间了。

    “可不就是几岁。”季开明也不知道听没听出对方话里的深意,很自然的接口道:“听说,五岁就被她爷爷带在身边。她爷爷是个老厨子,据说师承一个隐退的御厨。前些年京里还顺着消息找到老爷子,想请老爷子去给国宴当主厨的,后来被老爷子拒了。老爷子从子女里千挑万选,才选了当时五岁的阿喜带在身边。教了八年,说是出师了,才把人送回来。”

    他这话一说,欢喜就知道,季开明也听出来对方的怀疑了。将她这点厨艺的出处,给圆得严严实实,再没漏洞了。

    五岁学艺又怎么样?才学了八年又怎么样?人家天赋超人,教导的师傅又是厉害的人物。严师出高徒,手艺超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真是难为她了,那年头,也能找来那么多的材料来锻炼手艺。张叔浸淫厨艺几十年,都不如人家小姑娘几年的手艺,回头我非去臊他不可。”

    “可不是难为。”季开明声音里热络不少,但每一句都应在点子上:“老爷子为了让她练厨艺,一直拘在山里。八年,没让她回一趟家。”说到这里,感叹的叹了一声:“常听人说,各行各业的大家们传道授业的时候,都有些特别的手段,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教的。”

    何医生这时开口道:“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那人的话显然是被何医生给堵回去了。

    李光一一直只是吃,并未说话。直到此时,才笑着开口:“老王啊,这可是个不世出的大厨唯一的弟子,你可得给好好照顾着。若是她能教点什么,咱们整个营的人,都得感激你。”

    王班长是炊事班的班长,也是大厨。他的手艺要是涨了,自然是便宜他们这些吃饭的。

    “放心,我一定把小姑娘好好照顾好。”王班长哈哈大笑:“不过,为免将来那些臭小子以后造反,小姑娘不能安排在大食堂。”

    李光一不愧是政委,是做思想工作的,立刻就明白了:“你是说,二食堂?”

    “对,二食堂。”

    二食堂是小食堂,专门为一些伤员病号做饭。也有些人,可以自己拿钱,去单点菜。

    工作量不大,人员更少。正好可以空出时间来,让小姑娘为考大学而多看看书。

    这也是因为他知道,欢喜要考大学之后才决定的。他们这样的年纪,愿意支持小孩子上进。考大学是好事,要支持。再说,小姑娘要是愿意教点什么,那就对得起他这一场照拂了。

    他可知道,想求那些大厨教点什么,有多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