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想去山上转转。】谈好考大学的事,欢喜便将自己原来的打算写了出来。

    “这会儿进什么山?等到明年开了春再说。大冬天的,山上什么都没有。”罗欢乐眉一拧,“有时间,你抓紧时间看书。”

    【有的。有以前住山里,知道山里冬天有哪些好吃的。】虽然罗欢乐这里吃的用的比家里好,可对于一个孕妇来说,便不算太好了。而且,她也要给自己弄些补身子的东西来。

    想要身体好,总要吃好休息好才成。她的身体必然会慢慢好转,总要有个合理的理由才行。

    “不行,万一迷路了,那多危险。”

    【不会。】欢喜指着厨房:【吃的太少,山里很多。】原主从小生活在山里,对于如何在山里辨识方向,寻找食物是驾轻就熟。她完整的继承了那些记忆和能力,完全不会有问题。

    “怎么着,我还饿着你了?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罗欢乐的脾气上来了,直接一言堂,拍板定论。

    “什么不行?”季开明走了进来,“隔老远就听你喊了。”

    罗欢乐瞪他一眼,没好气道:“还不是阿喜,大冬天的,非要进山。”

    “这个时候么?”季开明到还记得欢喜从小在山里生活,而这附近的山里,也没什么大型的生物,“别往深山里去,早去早回,到也还成。”他记得何医生这段时间,也时常进山的。

    欢喜听了,也没见什么反应,只是去看罗欢乐。在这里,作主的是罗欢乐。

    罗欢乐看她这样,到是乐了下。随即挥挥手:“去吧去吧,早点回来。别一出门就跟丢了似的。”

    欢喜立刻点头,去厨房将背筐拿了出来,直接就出门去了。

    到是大伯母见她出门,急急的进了厨房,又追了出来。给她塞了两个馍:“傻呼呼的,整天想啥呢?上山不带点干粮,你还当秋天那会儿,逮到啥吃啥啊!”

    欢喜也有些尴尬,她还真是忘记了。

    欢喜一走,罗欢乐就问季开明:“怎么样?王班长怎么说?”

    “阿喜的手艺,自然是没得说的。可炊事班的这几个工位,是专门为那几位特别困难的军嫂给空出来的。阿喜的手艺是没得说的,到是可以特招一下,但最多也只能拿临时工的工资。”

    罗欢乐叹了一声,道:“这还真是命该如此了。”将欢喜之前写的话推了过去,待他看过,才道:“正好阿喜想考大学。她的成绩很好,我想支持她考大学,将来怎么也比现在强……”

    他们是夫妻,罗欢乐虽然没将话说透,可季开明如何想不到?

    “行,听你的。”他一点没犹豫,直接点头:“回头我跟老王说说,到省得他费心了。不过啊……”他有些幸灾乐祸道:“等着吧,老王回头一准得后悔。”旁人他不知道,可何医生他是知道的。放古代,那就是个世家贵公子,什么好吃的没吃过?都被阿喜的几个家常菜给征服了。可见阿喜的手艺,有多好。

    “这样也算是皆大欢喜了。”罗欢乐松了口气,然后又道:“咱们既然支持她考大学,那就把这事儿办的漂亮。我瞅了她的书,就是最基本的,别的什么都没有。回头你问问何医生,看这考大学还要什么别的不?他是大学生,肯定有经验。”

    季开明自无不应:“行,这事儿我放在心里。”

    ……

    欢喜背着背篓,找了最近的山头,便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进去了。

    此时已是冬天,大多的绿色植物,全都落了叶,那些夏天牵牵络络,无处不在的藤类植物,此时只剩下枯黄或暗黑的细杆,挂在那些粗壮的树杆上。风吹的猛一些,就落得遍地都是。

    山里很静,静得能听清她每迈出一步,到底踩断了多少枯枝。

    没有人类。没有人类那些总是充满着欺骗的声音,没有人类那些充满着恶意的眼神,没有人类那些让人害怕的贪婪和算计……如今的她,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

    长长得呼出一口白气,眼睛有些微涩,接着,不受控制的,泪便流了出来。

    这是重生以来,她第一次为了能这么轻松而哭泣。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害怕,什么都不用考虑。不用防备,不用一举一动都要思考,不用处处小心翼翼。

    她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去擦眼泪。她需要哭一场,为自己的过去哭一场,为自己的新生哭一场。

    直到哭够了,将心中的郁气全都哭出来了,她才抬胳膊,抹了抹脸。开始认真观察附近的环境。她没有忘记,她上山的初衷是什么。

    这个季节,那些挂果的东西,基本上都没有了。

    这里离军属区那么近,那里住的人,大多都是农家出身,山里有些什么,她们门清。这样补贴口粮的东西,她们不会放过的。

    她想的是那些长在地下的东西。

    比如山药,红薯,土豆之类,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一些类似花生、生姜,大蒜之类的东西。但这些东西数量都不会太多,若是数量太多,一般逃不过别人的眼睛。当然,她目光更多的放在更远的山里。可今天她出来的晚,又答应了要早点回去。所以,只能先看这些。

    一如她所想的,她找到一窝山药,一窝芋头。临下山的时候,才发现一颗生姜,她自然没放过。

    就在她挖生姜的时候,一道脚步声,打断了山里的静谧,让她瞬间警惕起来。猛的起身,转向脚步声传来处。

    她的动作不算快,而冬天,没有绿叶阻挡,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来人。

    何医生?!

    她眉微拧。她一点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但这两天,跟他的见面频率有些高,高到让她警惕。

    “咦?是阿喜啊!”

    何医生也看到了她,比她还惊讶呢:“你怎么会在这里?”说完,他苦笑着摇头:“当我没问。天不早了,你是不是该下山了?”

    欢喜点头,又蹲下将之前挖的生姜打挖完,放到背筐里。

    “哟,收获不错吗?”何医生看着她背筐里的东西,又是一阵惊叹。“这些东西可不轻,我帮你背吧。”

    欢喜看他伸过来的手,连连后退。见他停下脚步,依旧警惕的看着他,继续退。

    何医生一僵,苦笑不已。待在原地不再动弹:“我不过去,你别紧张。”他拍拍自己的药篓:“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我只是上山采药,准备回去,恰好路过这里。”

    欢喜继续退,退到几十步远了,才猛的转身,飞奔而去。也不管山路难行,更不管她体力有多差。她只想离他远远的,赶紧回去。

    何医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一直以为自己应该是个挺讨人喜欢的人,尤其对于女性。他长得还算英俊,出身不差,工作也算高尚,受人尊敬。因此,从他有记忆来,从没有女人会对他生出恶感,把他当贼一样的防过。

    这感觉,也算是新奇了。

    虽然尴尬,他还是小心的跟了上去了。那小姑娘走的太快,太慌张,肯定要出事。

    可惜,在欢喜身上,他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意外。

    欢喜走的很快,但她更加注意安危问题。便是快,也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抬步落脚,更是小心再小心。因此虽快却不乱,一直到回到山脚,她虽累得浑身是汗,腿脚酸软,腰几乎都直不起来,可却稳稳当当的,连一个踉跄都无。

    让跟了一路的何医生,完全无用武之地。却对这个叫阿喜的小姑娘,多了份欣赏。慌而不乱,很是难得。

    欢喜完全靠着毅力,一步一步挪回罗欢乐家。

    对于她的收获,罗欢乐和大伯母都很高兴。

    “哟,这么多山药?这可是好东西。阿喜就是能干,居然找来这么多好东西。”

    确实挺多,那都是被人找过一遍的地方。她还能找出这些东西,算是能耐的。

    “阿喜啊,厨房有水,你快去洗洗。”罗欢乐这会儿闻不得异味,欢喜上山一趟,出汗太多,这会儿离得近了,她又扯着领子,味儿自然就出来了。

    欢喜点了点头,离罗欢乐远一些。待稍微歇过来一点,便拎了热水去洗手间。她自己也受不了这一身的汗,早上跑步那会儿就是一身的汗。可这时候,她要是一天洗两回,该被说嘴了。这会儿罗欢乐开口了,她自然不会拒绝。

    兑着冷水,彻彻底底的洗了个干净。等到她洗好澡,顺便将衣服洗了出来,天已经见黑了。

    “阿喜啊,今天晚上做两个好的。炊事班王班长会过来吃饭……”见她将衣服晾好,罗欢乐才开口:“这关系到你的工作。”

    欢喜怔了下,点头。

    她擦了擦手,就进了厨房。

    今天的菜式比昨天要丰富。

    两只野鸡,一只野兔。一筐蘑菇,一颗大白菜,一筐土豆,还有些粉丝。

    她疑惑的看向大伯母,这么多菜,一顿做完?

    大伯母指着野鸡道:“野鸡一只炖汤,留下的你看着做。”大伯母凑了过来,声音压得极低:“你姐的意思是,让你好好表现。除了王班长,何医生和那个政委也会来。到时让他们给你说说好话,让王班长给你工资高一点。”

    欢喜抿着唇,点头。

    作为堂姐,罗欢乐对她实在是够好的了。既然对方这么打算,她自然不能给她掉链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