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喜啊,之前何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吧?”晚上睡觉的时候,大伯母终于问欢喜。

    点头。

    “那你是怎么想的?”

    摇头。

    “大伯母想着,要是真能成,这是好事。你看,那些大学生毕业的,一个月都拿不到四十块钱呢……你要是有个这么好的工作,将来找对象,也能找个更好的不是?”

    欢喜有满肚子的话想说,却说不出来,她有些着急,却只能不停的摇头。

    她不想要,不想要这种跟人打交道的工作。她也不想找对象,她只想好好的侍候完堂姐,然后就去上大学。

    她将书拿出来,给大伯母看。

    大伯母纠结犹豫的看着她,半晌才叹了口气:“我今天收到家里拍来的电报。”

    欢喜双眼微瞠,她有预感,这可能就是大伯母改变主意的原因。

    “你大嫂闹着要分家……”

    欢喜怔了一下,不由想起家里的情况。

    其实,本来家里就商量好的,等原主出嫁了,就分开过。

    可谁知道,她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婚事黄了不说,更是闹得家里不得安宁。她拍拍屁股跟着大伯母走了,家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如预期的安静了下来。

    至于分家,到也正常。

    她这事一出,是个什么结果还不好说。两个哥哥家都有孩子了,挤在一起,也确实不像话。

    只是,家里的条件并不十分好。

    分家的话,大哥二哥都要再另起炉灶,都需要钱。父母都是随和的人,不可能把持着太多的钱。没有钱的父母,拿什么来供她上大学?

    一个注定了要嫁出去的,成为别人家的人的女娃。一个本来就不太亲近的女儿,他们能供她到高中毕业,已经不容易了。再往上,他们就是不供,谁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她自己主动放弃在前。

    “你家里分家了,你大哥搬出去。你爸妈跟你二哥过,你二嫂那性子……”

    二嫂人不坏,就是小气。她自己也有孩子,最大的今年也该上学了。想让她供小姑子,那就更不可能了。

    欢喜低头,总得来说,不管她想做什么,最重要的还是先赚钱。

    “要我说啊,在要是能做厨子也挺好。这里的人都挺好的,还有你堂姐跟堂姐夫在,他们会照应你。”

    欢喜垂头,这一次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同意,她需要好好的考虑考虑。

    她不想当个厨师,这是肯定的。虽然她有这个技能,但她很肯定自己不喜欢。再一个,这样的环境,她不喜欢。不是说不好,而是不适合她。要知道,虽然那里是厨房,可那是炊事班,那里的人,全都是军人出身。一个个,眼明心亮,有一点蛛丝马迹,他们立刻就能抓出来。

    除非她这辈子就安心的当个厨子,一辈子不碰空间,否则,就决不能留在那里。

    所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事到如今,直接拒绝并不合适。她确实需要赚钱,必须赚钱。她虽然大约知道,这里大环境是类似于她所知的八十年代,但到底是不同的。在不动用空间,不动用她上辈子的能力的前提下,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赚到钱。

    如果还是需要去找一份工作,那到不如就在这里当厨子。

    这一夜,欢喜依旧没睡好。早早起身,将早饭准备好。便拿着书慢慢看着,季开明起来时,自然又看到了她。已然不意外,却没像昨天那样,就这么离开。而是开口道:“阿喜,将你熬的粥,装一碗放食盒里,我带走。”

    欢喜自然不会拒绝,盛了一碗咸粥装好。

    季开明也没别的太多话,拿着东西就走了。

    欢喜放下书下了楼,在院子里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她试着小跑起来。身体很差,不过跑几步,就有些累,再跑些,便上气不接下气了。无奈,她只能停下来,继续慢慢的走着。等到缓过来,就再跑几步。如此反复再反复,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她才上楼。刚好碰到隔壁的女人。

    这个女人第一天就见过,眼睛长在头顶上。

    不过,相比较于这两天见到的人,她到确实有自傲的本钱。

    这两天,确切的说,是她来到这世界以来,看到的都是麻花辫,胡兰头。可对方此时却是梳着公主头,一个精致的牡丹发卡,夹在头顶。发尾还带着一些不太明显的一弧度……这样的发型,在这个世界,绝对是新潮中的新潮。

    再看衣服,她之前看到的,要么是中山装,要么是土布卦。最洋气的,还是在火车上看到的,蓝色的女式西装。

    可看看人家,上身是红色的羊毛大衣,下身黑色喇叭裤,擦得锃亮的皮鞋。肩上挎着棕色的皮包,手里抱着几本书。

    身上很香,隔着好几米远,就能闻到玫瑰香水的味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听到的那些话,如果不是那傲然的表情是对着她的话。她会觉得,对方扬着下巴的模样,还是挺可爱的。

    可惜!有些时候,什么都抵不过心里的成见。

    一个上楼,一个下楼,自然面对面碰到。

    欢喜面无表情,她此时的形象,本就是内向。且她也并不喜欢这个女人,她又不会在这里长住,因此,没必要改善关心,也不必刻意结交。她绷着脸,目不斜视,直接错身而过。

    没想到,对方却扬着脸,冷哼一声。在错身的瞬间,还狠狠的“呸”了一声,骂了一句:“一个哑巴也跟个狐狸精似的,活该被男人抛弃。”

    欢喜眼微冽,心中戾气陡生,差一点就调头把人直接推下楼。吃过一次大亏的她,骨子里就是宁负天下人,绝不叫天下人负她的狠性子。

    好在她用力抿紧唇,手狠狠的抓着楼梯栏杆,阻止自己的脚追上去。便是如此,她也站在原地,阴冷的视线,一直到看不到她才收回。

    在原地待了许久,直到情绪完全平静了才上楼。大伯母已经起来了:“阿喜?一大早去哪了?”

    指了指外面。

    “你对这附近还没熟,别跑出小区去。”大伯母进厨房,将早饭端出来:“你堂姐说了,明天就带咱们进城。”别人要是迷路了,还能问路回来。她要是摸迷了,连问路都没法问。

    欢喜自然点头。

    她们吃完饭,一个清理厨房,一个洗衣裳。事做的差不多了,罗欢乐刚好起来。一起床,就先跑洗手间里狠吐了一会儿。

    等到出来,整个人蔫蔫的,像是脱了水的鱼一样。大伯母心疼的不行,端茶送水,忙个不停。好在,欢喜做的饭,她多少还能吃下去点。

    吃完再歇会儿,看起来到也还好。

    等她缓过劲来,就也开始拉着欢喜说话:“阿喜啊,当厨师那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欢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能说话,罗欢乐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拿了笔和本子出来。

    “你是个什么想法,写下来。”

    欢喜立刻动笔:【工作,我愿意。但我想考大学,明年就考。所以,我肯定做不久。】

    罗欢乐看着“考大学”三个字,眉微拧,牙不住的磨着唇。半晌才道:“你想考大学,我不反对。这女人一辈子,一看出身。这从咱们出生的那天,就改不了的了。二看嫁人,这嫁个什么人,就跟第二回投胎似的。可这事儿啊,是真不好说。这第三,就得看自己努力。你愿意上进,姐不反对。可你得考虑实际情况。”

    【我知道。】欢喜飞快的写道:【我能考上,学费我可以赚。】顿了一下,又写下:【不靠家里,我自己也能行。】

    罗欢乐摇头:“说得容易,你知道赚钱多难吗?”

    欢喜点头,又快速写道:【我知道。】

    罗欢乐没再说话,眉皱了起来。好半晌才又道:“成吧,不管怎么样,你姐夫先去说说看。只是你要是就做这么几个月,那工资可不高。临时工跟正式工的工资不是一个档次。”

    【我知道。】事实上,她觉得,部队那里也不可能在外面招正式工。

    罗欢乐看她写这三个,气得拿手指戳她脑门:“你知道,你知道个什么啊,小屁孩一个,傻不愣登的。你知道这正式工,多少人磨破头想抢么?”

    然后又叹道:“不过啊,你要是真能考上大学也好。”季开明什么都好,有能力,有资历。不然就他就是一个泥腿子出身,哪能走到今天?可若只凭他的个人能力,做到营长,也是顶了天了。除非,再有别的机会。

    如今世道平静了,也没多少上战场的机会。立功的机会就少了,想要再升,就只能靠熬资历。

    可这军中这么多的人,谁的能力也不差,资历熬熬也就出来了。人家又年轻,再有门路,早晚有一天会超过他。

    季开明那边是没什么想头了,没父母不说,连兄弟姐妹都没有。

    她家这边,也是农民出身,兄弟,堂兄弟都定了性了,这辈子如果没意外,也就是刨一辈子的地。如果这个堂妹能考上大学,将来找的对象,怎么也是个人脉。比现在这样的身份,找个差不多的强。

    “再说,你就当你能考上?”

    【可以的,我的成绩很好。】

    罗欢乐想了想,一拍腿:“成,我让你姐夫去说说。要是成,就先干几个月。其他的,等你考完再说。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就这一回,要是考不上,就给我老实的工作去。”

    【好。】她一定能考上。

    能得到罗欢乐的支持,这件事算是定下来了。

    “行吧,我就等着当大学生的姐姐了。”

    欢喜努力扯起嘴角,整出一个笑脸来。

    看得罗欢乐不住摇头:“行了,笑不出来就别笑。”她摆摆手:“既然你要考大学,有时间也别玩了,看书去吧。可得给我好好考,别丢人。”

    再次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