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离开医务室,欢喜走的又快又急,完全是落荒而逃。

    直到离开军区,才在罗欢乐几度叫喊下,停了下脚步。便是如此,也是脸色惨白,神色惊乱。

    罗欢乐本还想教育她几句,可一见她这样,到是说不出口。这个妹子,也是个苦命的。又落下这毛病,将来也是个愁人的。

    “你走慢点,这路头一回走,也不怕走丢了。”

    欢喜努力挤出一个笑来,却是比哭还难看。

    “呶,这是钥匙。你之前也没睡好,回去休息会儿。我跟你大伯母再转转,记得留门。”

    欢喜立刻接过钥匙,用力点头。她现在,确实需要独处的时间。她要好好的调整一下,给自己做一些心理建设。否则,她怕她会发狂。而她无法保证,发狂的她会干些什么。

    她急急的往回跑,一路上碰到不少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她却是连个笑脸都挤不出来。也不知道这些人背后会说她什么,此时的她,完全顾不上。

    进门,关上。进房,插上门,直接就进了空间。

    对着沙袋一阵拳打脚踢,直到手背鲜血淋淋,两条腿肿成猪蹄,再爬不起来,才重重的摔倒在地。无力的望着天际,泪水无声落下。

    “过去了,全都已经过去了。”她无声的自语着:“一切都过去了。这里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没有人知道我有空间。只要我小心,再小心,再再小心。就不会被人再抓起来,生不如死。”

    “不用害怕了,再不用害怕了。”

    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催眠着。下意识里,还有一个她自己也未发觉的声音。其实,哑了也好,哑了,这秘密就永远不会再从嘴里说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脆弱迷乱的眼神恢复了清明,体力也略略恢复,她坐起来,重重的呼吸着。人看着狼狈,可眼睛清亮坚定。显然,她的自我建设做的很好。

    看着自己的胳膊和腿,抿了下唇。

    意识一动,来到灵泉边上。

    沾了点泉水,将手背抹了抹,那血淋淋的伤口,便以肉眼速度恢复着,很快便光洁如新。用同样的办法,将腿上的肿也消掉。

    全身上下检查了好几遍,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出了空间。

    将门闩拿下,躺倒睡觉。

    昨夜,她确实没睡好。

    ……

    一觉睡醒,她的脸色好看多了。

    让她意外的是,罗欢乐跟大伯母居然还没回来。带着疑惑起身,才发现,她们不是没回来,而是回来之后,又出去了。

    桌子上有罗欢乐留的字条,只说出去一趟,晚饭前一定回来。中午让她自己一个人弄点饭吃就行。

    欢喜抿了抿唇,看了眼外面,太阳已经偏西。摸摸肚子,却还不饿。但她依旧进了厨房,将早上剩的粥热了。

    如此,对她来说,已经足够。

    收拾完,便又回屋,将书拿出来慢慢的看。

    罗欢乐她们直到天将黑才回来,季开明跟她们一起回来。让欢喜紧张的是,同来的,居然还有何医生。

    看到何医生,她本能的又紧张了下。但之前的心理建设并不是白做的,一瞬间之后,她便又放松下来。

    “阿喜,看我们带了什么回来。”大伯母笑容满面的抬了抬手里的袋子:“得了几条鱼,你今晚好好露一手,咱们请何医生吃个饭。”

    欢喜起身,对着几人点了点头。利落的收起书本,接过鱼,便进了厨房。

    何医生有些惊讶:“大娘,阿喜的手艺很好?”

    大伯母颇有些得意:“那是。不是我说,就咱们阿喜的手艺,那一般的厨子可比不上。她从小跟着她爷,学了好几年……她爷当年跟着一个大厨学的手艺。听说,那个大厨当初还是御厨来着……”

    其实,大伯母也并不知道的很清楚。毕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不平,很多关系,人们藏都来不及,谁敢拿出来乱说。御厨什么的,谁知道真的假的。但现在拿出来给自己贴金,却也没什么不行。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新时代开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那我今儿可是有口福了。”何医生看了眼厨房,便在季开明的推让下坐下。罗欢乐回了房,她闻不得鱼腥味,也闻不得油烟味。之前回来这一路,她就有些不舒服了。

    “那可不。”大伯母笑着跟进厨房,“阿喜啊,你姐中午就没吃啥,你先别让鱼沾锅,给你姐先弄点吃的出来。她闻不得鱼腥味!”

    欢喜点头。

    依旧以粥为主,依旧是咸粥。熬粥很是费功夫,到是不急。

    大伯母却是有些急,一时问三回。

    欢喜也无法,急便急吧。

    大伯母不由又道:“以后啊,这炉子上得时时备点汤水才好。尤其是这天越来越冷了,随时有个热汤水,舒服。”

    糙米粥费时,等到熬好,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大伯母将粥端走,欢喜便开始收拾晚饭。

    鱼是主菜,对于今时今日,有这么一个主菜已经够份量。但也不能只有这一个菜,还得再整些旁的。

    大伯母之前拿出来的几样食材。豆腐一块,雪里红咸菜一份,黄豆一小碗,另有几颗土豆,白菜。

    想了想,先将鱼烧了,最普通的红烧,多放水,待起锅时,将咸菜放在里面再煮一煮。这样即有鱼味,又不会寡淡的只剩下汤水。

    土豆切丝,直接炒了。白菜炖豆腐,至于黄豆,她用水泡了,却放在一边,并未准备用。

    “哎哟,阿喜这手艺,真是了不得了。将来就算不考大学,去当个厨子,也能出人头地。”

    欢喜讶异的看了她一眼。

    之前有还说考大学好,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就算不考大学”了?

    将菜推到大伯母那里,让她将菜端出去。

    “哟,这味道,香,真香!”何医生的赞叹里,带着太多的惊讶。这季开明的小姨子,又一次让他意外了。能够摆脱他的催眠,小小年纪,又有这么好的厨艺。

    季开明也有些意外,他只听岳母说过,这小姨子的厨艺好,是跟着老爷子学过的。可他没想到,会好到这样的程度。

    “来来来,这么好的菜,我们快尝尝。”季开明招呼着何医生坐下来吃菜,两人一动筷子,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好吃。”何医生自认自己是见过世面的,可没想到,今天居然为了两盘菜而失了形象。从第一筷子菜进嘴,后面就没再停下来过。

    明明都是最普通的食材,连调料也并不齐全。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却偏让她弄成了美味,好吃的他差点连舌头都给吞了。

    “这手艺!”何医生难得有些尴尬的摸着肚子,长长的谓叹一声:“绝了。”吃太快,有些撑了。

    这实在不怪他,到这里就一直吃食堂。部队待遇还是不错的,份量足,有菜有肉。比外面的伙食当然要好很多,可那味道……真不好说。

    “吃了阿喜做的菜,让我以后还怎么吃食堂啊!”他开始担心他以后的胃口了。

    季开明十分理解他的想法,立刻一脸的同情。

    “这有什么难,以后想吃了,到我家来就是。”

    何医生却没应下来,偶尔一次半次的到行,要是天天往这跑,可就说不过去了。再说了,阿喜小姑娘可不怎么待见他。从他来到这里,她就窝在厨房里,连个头都没露。

    退一步说,阿喜小姑娘也只是来帮着照顾孕妇,并不是他家的厨子。使唤的太过理所当然了,并不合适。

    脑子一转,他笑道:“我听说,大厨房那边正准备招编外的厨工,要不,将阿喜介绍过去?就凭她这手艺,可以直接当大厨,拿四十块钱的工资。”

    “这事儿我做不得主,得问问她自己。”

    大伯母立刻拍掌喜道:“问啥问。这么好的事,还能去哪找?阿喜一准儿同意。”

    欢喜在厨房里,眉皱得紧紧的。她不乐意。她想要考大学,想要调理身体,想要摆脱……摆脱一切。

    “大娘,这事儿啊,还真得问阿喜才行。毕竟,这是她的事。”阿医生笑道:“而且,大娘您忘了?阿喜过来,是为了照顾嫂子的。这阿喜要是去上班,可就没那么多时间了……这是不是也得商量商量?”

    说到罗欢乐那边的事,大伯母果然犹豫了。

    她是心疼小叔子家的这个女儿,可再怎么样也不是亲闺女重要。

    “那,那成,这事儿我们再商量商量。”说完,考虑了考虑,就进了罗欢乐的房间里了。

    何医生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而是转头跟季开明说起工作上的事来:“你们营这段时间训练强度一下子拉得太高了,受伤的人数急剧增加。他们心里的压力也变大,压力大到一定程度,就容易导致冲突。最后就会发展成今天这种流血事件……”

    季开明点头:“这事我有数,已经让下面调整了。”随即又摇头:“不知道那些小子从哪知道上面要来选人的消息,一个个卯足了劲去拼。”他叹了声:“一个个的。”

    “这可没办法,谁让人家那是王牌呢!”

    “是啊,谁让人家是王牌呢!”季开明感慨万分。那也曾是他的向往,他的目标。可惜,失之交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