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坐在炉子前,听着大伯母跟罗欢乐两人说话。这对母女都是能说的,一说起来就没个完。

    罗欢乐叭啦叭啦的,把整个家属区里的人,说了个遍。

    隔壁秦家媳妇是城里人,傲得不得了,总觉得高人一等。除了职务比她丈夫高的,她还能按下脸面说几句,对于其他人,全都是扬着头,用鼻孔看人。

    另一边隔壁是政委家,妻子是个老实农妇,很能干,刚生孩子不到一年,之前哭的那个孩子就是他家的。

    再过去的是个泼妇,平时能不沾就不沾。一沾上就能掐腰骂街,坐地打滚,很是难缠。

    再过去是个刚成亲的小年轻,到这里才五六天,平时也不出门,接触不多,情况还不了解。

    再过去……

    整个家属区三层,一层六户,却只住了十来户人家。

    剩下的来空间,留着给那些来探亲的人住。

    罗欢乐愣是把这十来户人家,一个个就都数了一遍。从男人什么职位,女人什么身份,平时有什么喜好,性子如何……居然一点不漏。让她觉得可怕的是,她不但知道这些,她甚至还知道,那些人家里,有多少家具,吃了什么,用了什么,花了多少钱……

    母女俩说起来没个完。

    欢喜听了一会儿,觉得毛骨悚然之余,也开始考虑起自己的问题来。

    她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她最多,也就待到罗欢乐生完孩子,做完月子。

    所以,她必须待到那会儿。因为真正要侍候的,就是开头和结尾这段时间。至于中间这段稳定期,她的作用便不太大了。作为一个小姑娘,别人也不会太指望她,看重的也就是她的厨艺。

    可她并没准备将厨师当成职业。

    她想选择一个自由度高的,可以长时间,离开人的视线而不会被觉得奇怪的,可以一个人藏起来,而被当成理所当然的职业。

    是的,重生一次,她不想接触太多的人。这样,有利于掩饰她的秘密。

    虽然上辈子,她因为空间而被害。虽说怀璧其罪,然,璧无罪。她是有些十年怕井绳,有些草木皆兵,却也从没想地,彻底的不用这空间了。

    那是上天的恩赐,她相信这是好的。只是她上辈子,太过高调,太过相信人心,太--蠢了!

    目前为止,她还是要先读书。

    原主的成绩不错,就算这个年代考大学如同过独木桥,她的老师也曾断言,过桥的必有罗欢喜一个。

    当时她退下来,老师遗憾了很久。

    到是家里人都没什么话。家人对她不坏,但却也实在亲近不起来。再者说,家里条件一般,两个哥哥都娶了妻,两个嫂子自有小心思,并不太愿意供她读书。正好她自己不愿上,要嫁人,他们也就顺水推舟了。

    现在么,她却是要读的。

    复习一年,再考大学,对她来说,应该不难。

    难得是,学费和生活费问题。

    据她所知,这个时代读书,都是公费的。只要是成绩达标,正经考上的,学费上的花用很少,如果成绩好,学校还有补贴。真正花费的,是生活费。

    她有空间,饿自然不会饿死,可钱却也没有。至于空间里的东西,本来她还想着。只要再再再小心些,说不定还可以拿一些不起眼的东西出来。可罗欢乐今天这些话,却是将她惊出一身冷汗来。

    不得不重新再想别的办法。

    只是她虽然大概知道这跟历史上的七八十年代相似,可到底如何还不知道,想来想去并没什么头绪。便只好先将这事放到一边,兑了些温水,将碗筷洗干净摆好,又将厨房收拾一遍。

    罗欢乐还在说:“……本来开明想给我找个工作做的,都说好了,一个月三十块,谁知道突然就有了呢。要是你们早来半个月,那工作还能让阿喜顶上,可惜了……”

    大伯母也在边上帮着可惜。

    三十块很多了,季开明这个营长,一个月也不过才五十多块钱。

    欢喜将水火都检查了一遍,也去往罗欢乐的房间。房门没关,她就站在门口,做了个睡觉的姿势。

    大伯母立刻道:“你先去睡吧,我再陪你姐坐一会儿。”

    欢喜回屋,将行李里的书拿了出来。既然决定要考,那自然要好好复习。能力范围内能做的,她却不会束手束脚。

    这里的书,跟她以前看的很多不同。程度不同,一些常识历史方面的也有不同。

    她的记忆力很好,确切的说,是精神力颇高。毕竟,她被灵泉改造过。又在那非人的地方待了那么久,精神力总比一般人强一些的。

    不过,就算记忆力好,她看得也依旧不快。

    只以正常人的速度,慢慢的看着。一字一句的看,书上还有不少,原主留下的笔记,有些乱,缺少条理性。幸好她有原主的记忆,也能理顺。

    约摸两个小时,季开明回来了。大伯母又催他去洗洗,然后才回房。

    看到欢喜在看书,大伯母惊讶的很:“阿喜啊,你这是……准备再考大学?”

    点头。

    “好,好啊。考大学好,你那老师就说了,你要去考,一准能考上。”都是那个王八蛋,不然,他们老罗家,也能出个大学生了。

    欢喜摇了摇头,又晃了晃手里的书。

    “看书是好事,大伯母不反对。可这大晚上的熬心,累眼。你身子还没好,先歇两天。”

    欢喜点头,将书收好,收拾睡觉。

    这一觉并不太好。

    自从发生那样的事,她对身边的人,总带有防备感。只要身边有人,就不敢全心入睡。生怕一觉醒来,又让人给送进实验室里。

    再加上大伯母打呼打的挺厉害,让她连浅眠都做不到。前半夜还好,她白天睡过,并不太困。可到了后半夜,她困了,想睡却睡不着时,便慢慢的烦躁起来。

    她知道,精神力太高,容易不稳。烦躁的时候,有一点暴力倾向。现在她就很烦躁,随着时间的延长,她越发烦躁。心里闪过一帧帧暴力画面,十分想破坏点什么。尤其是身边的人,正是让她烦躁的目标,让她更有一种,直接掐死对方的念头。

    不能再想了!

    她猛的坐起,摸黑穿衣,快速开门冲了出去。外面也是一片漆黑,但至少安静。长长的吸气,再缓缓吐出,将烦躁一点点的平复下来。

    许久,她才拖着有些重的脚步,进了厨房。

    将炉火拔开,烧水。洗漱完了,又窝回厨房,用有限的食材,开始做早饭。

    糙米稀饭,做好了,也挺好喝。

    考虑到罗欢乐的口味,她将熬好的粥分成三份,一份加红枣枸杞,做成甜的。一份一撕了些鸡汤里的鸡肉丝,又将一点鲜蘑菇切得碎碎的放里面,加点盐,调了点油。最后一份,则是原滋原味的,什么都没放。

    等到她将三份粥都整好了,罗欢乐的房门开了。

    季开明一身训练服出来,看到厨房灯亮着,他到是有些意外。看到准备好的粥,越发惊讶:“阿喜,起这么早?”

    欢喜点头。

    季开明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工作上的干炼,面对媳妇的甜言蜜语,都不适合对着这小姨子。所以干脆,什么也不说:“你姐这段时间嗜睡,你不用这么早准备。”

    再点头。

    “你要不再回去休息会儿?”

    摇头。

    季开明也没辙了,尴尬的咳了一声:“我要去早操,先不跟你说了。”他看出来了,这小姨子不难处。可就是认生,不活泼。虽说没什么不好,可他作为姐夫,没有她姐在中间调和,就有些尴尬。远了不好,近了不合适。

    欢喜点了点早就煮好的粥。

    季开明连忙摇头:“不了,我早上会在那边食堂吃。”

    既然如此,欢喜自不强求。到是在季开明离开之后,她也考虑锻炼问题。她的这个身体,无疑是被毁了。

    小时候那几年,整个时代都不太好,吃不饱是正常的。后来几岁就又进了山,虽然罗爷爷很努力了,可他更多的心思放在那个女人身上。身为孙女的她,反而放在其次。因此,那几年,也实在不能算好。

    尤其是他们年纪大了,很多时候都是她照顾他们。回到家之后几年,身体慢慢养回来了点。可这一次落水生病,整个身体算是彻底毁了。按她原来估计,原主就算这次不死,以后也是多病多灾,寿命不长。

    但现在,她有灵泉在,身体好是早晚的事。可这身体,不能突然就好。在这里伙食是肯定会上去的,但这还不够。

    在没有灵丹妙药的情况下,吃好喝好再加上锻炼,无疑是最好的理由。

    不过,如何锻炼,以及场地之类的问题,还需要好好的考虑。人家练兵的地方肯定不行,哪怕就隔着堵墙,站在窗前就能望见,那也是闲杂人等不能涉及的地方。外面其实也不错,尤其是近一些的山头。

    没有别的事,欢喜回房拿了本书出来,慢慢的看着。过了约摸一个多小时,大伯母醒了,看到欢喜这么早就起来,不但煮好了饭,还看书,又是一顿好夸。不过,还是为她看书的事又说了她:“你啊太急,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她只有点头。

    等到罗欢乐醒,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卫生间吐了一回。好不容易缓过来,三份粥端出去。甜粥就喝了两口,到是没吐,却也不能再吃了,咸粥到是喝了一碗。大伯母高兴坏了:“爱吃酸咸的,肯定是男孩。”

    罗欢乐冲她妈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年代了。开明早就说了,男女都一样。”

    大伯母显然持不同意见,却也没太坚持:“总归还是有个男孩好。”

    “走吧,我带你们在附近转转。顺便,带阿喜去医务室。她这嗓子一天不好,总叫人难受。”

    “好好好,走吧。”提到欢喜的嗓子,大伯母也有些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