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欢喜在她的空间里。

    是的,她有空间。上辈子就有,二十三岁,大学毕业,谈了四年的男朋友,跟上司女儿好了,她一无所有。只剩下路边买来的一个,她以为是仿玉的玉佩。结果,不小心沾了血,得了个随身空间。

    刚从学校毕业,虽然感情上的跌了个跟头,却还保有着天真。

    得到这么个东西,就以为自己是小说主角了,志得意满起来。

    灵泉灵田,把自己弄得美美的,种各种水果,药材,动不动就拿几百年的人参出来卖。分分钟收入几十上百万……自以为得意,却不知道,早早就被人盯上了。

    只是那些人不知道,她的东西到底从哪里来。于是,派了个美男来。美丽的邂逅,浪漫的重逢,英雄救美,一掷千金的讨好,霸气侧漏的相护……诚恳而动听的爱语,玫瑰和戒指。最后在一次同患难之后,她终于认为他是可靠的,将这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

    结果,一夜之后,一切都变了。

    精心布置的婚房,变成了一片惨白的实验室。她以为可靠的爱人,出现在每一次,她逃跑时的抓捕队伍里。那一身的绿,那刺眼的深情,俊美的外表,一次又一次的刺痛她的心。她生活没有了未来,有的只是无尽的实验。一次又一次的开膛剖腹,劈颅电击,只为了将空间从她的身体里分离出去。

    直到将她的身体彻底损毁,直到她的灵魂,彻底绝望。

    因此,虽然明知道空间跟着她来了。明知道这里人活得艰难,她也没将空间里那些,堆积成山的粮食水果往外拿一个。便是空间,也不随轻易进来。

    此时看着那清彻的灵泉,她忍了忍,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

    这身体嗓子坏了,身体底子也坏了。如果她愿意,只要一杯灵泉水下去,就什么都好了。可她不愿意,也不敢。她宁愿控制着量的吃这里的水果,慢慢的调理,花个三五个月,甚至更久。

    吃了一个樱桃,又在空间里跑了两圈,发了一身汗,这才把坐车带来的痛苦,全都发散出去。

    也没洗澡,只是简单的擦了擦,顶着一身汗味,就走了出来。看到还没吃完的两人,她一点也不意外,空间内外的时间流速,本来就不同。

    “怎么不睡?”看到她出来,外面两人一齐停下动作,看向她。

    她抬袖,皱着眉嗅了嗅。

    “噢,怪我。”罗欢乐连忙站起来:“我给你烧点水去。”

    “你坐着,我去。”大伯母连忙把人压回去。

    欢喜连忙上前,帮着把桌子收拾了。她是来侍候孕妇的,大伯母也没准备在这里留多久,以后这些活,就该她来做。

    利落的将碗盘洗了,煤炉上的水也烧开了。

    欢乐将浴室每一个盆的用处跟她说一遍,洗脸洗脚洗澡的全都分开。大伯母在边上不住感慨:“跟咱们农村就是不一样,这么讲究。”

    待她们出去,欢喜才将门从里面插上。水不够,她也只是从空间里又取了些普通的水出来。用毛巾将自己擦了一遍又一遍,才换上家里带来的衣服,把脏衣服洗了。正好把水全都用完,这才端着湿衣出来。

    欢乐连忙指着外面:“衣服晾外面的绳上就行。”

    大伯母又重烧水,也去洗了洗。趁着大伯母洗澡的时候,罗欢乐便拉着她说话:“阿喜啊,别怪姐多嘴。为一个那样的人不值得,你说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有文化,找什么样的找不着?回头我让你姐夫在队上找个。你姐夫手下的那些兵,个个都是好样的,人品更是没得说。绝对比那个混蛋好一百倍。”

    “话说回来,日子都是自己过的。你自己得立起来,你说你吧,多大点的事,就值当你这么要死不活的,连声都不吭的。你说你这是跟谁赌气呢?你要是一辈子不说话,能让自己日子好过了,能让那两王八蛋得到报应了,我也就不说了。你这除了折腾自己,让自己家人看着发堵,有什么用?”

    欢喜看着她,又扫了一眼屋里。从边上一桌子拿了纸笔过来,快速写道:我嗓子伤了,等嗓子好了,就能说话了。

    只要不是心理原因就行。罗欢乐松了口气,这要是心理有问题,让她留这个妹妹在身边,她可不安心。

    “嗓子伤了不怕,回头我带你去医务室去,让医生给你好好看看。咱治好了,以后高高兴兴的过日子。”

    欢喜试着勾了勾嘴角,也没再写什么。罗欢乐说够了,这才带着她熟悉家里的一应物品,厨房里的所有东西都教她一遍。

    这年头,在农村可没有煤气灶,这会儿自然要教她怎么用。

    直到大伯母出来,她才终于得以解脱。

    “妈,你跟阿喜先休息会儿,晚上开明的队友应该会过来吃饭。等明天,我再带你们在附近熟悉熟悉。回头还得去趟城里,在这里就是这不好,想买点什么,就得进城。坐车都得好久,这要走啊,得两三小时……所以要么不去,这一去,就得把要用的一次买齐了……”

    欢喜迫不及待的进屋休息去了,大伯母还在跟她说:“你说你这张嘴,一说起来就没个停,你渴不渴,我在家里带了山上采的枸杞,我给你泡点,用这个泡水喝了好……”

    欢喜想着,大伯母说起来,其实也不知道停。

    这一路上,她是真的累。因此这一睡过去,就是一场黑甜梦乡。等到醒来,外面已经黑透了。

    大伯母将她叫醒的,叫她起来吃饭。

    外面已经热闹起来,她有些尴尬。说是来侍候人的,可她这样,却怎么看都是个懒人。

    跟着大伯母出来,说笑的几人短暂的停了一下。季开明笑着对其他几人道:“这就是我小姨子,罗欢喜。”然又给欢喜介绍他们:“这是李光一,是咱们营的政委,刘志强,蒋保国,王家和。你都叫哥就行。李政委就住咱家右边,回头可以多走动走动。”

    欢喜对着他们点了点头,他们大概都知道了她的情况,也没在意,“小妹妹好。”

    “行了,你们吃着吧。我妹坐车晕车,休息这会儿才刚缓过来。”罗欢乐从洗手间门里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大伯母连忙迎了上去:“怎么又吐了?这一星半点东西不存在肚子里,可怎么好?”

    “我也没办法,这什么都不能吃,能怪我么?”罗欢乐委屈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大伯母扶着她进房,从里面端了碗鸡汤出来。拉着欢喜进了厨房:“阿喜啊,这碗汤你姐不能喝,你给喝了吧。”

    欢喜摇摇头,将碗推到大伯母面前。

    “阿喜啊,你跟你爷学了一手好厨艺,你想办法给你姐弄点吧……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这不吃,也不行啊。”

    欢喜点头,从边上的柜子上挑了点食材。

    这年头,不管哪家东西都不多。她将所有东西看了又看,终于找了点东西出来。挑了截藕,一块豆腐。

    将藕去皮切片,滚水里过一遍,晾凉。用姜末盐醋糖拌一拌,临装盘时,将那些姜末又给刮了去。

    豆腐切丝,葱花用一点点油炸一下,挑了根白菜心,切碎,一起炸了。放入清水,又看了一边大伯母舍不得喝的鸡汤,去了上面那层油,把下面的汤倒了半碗下去,又将肉块挑两块出来,将鸡肉扯成一缕缕的细丝。

    烧滚,放入豆腐丝。搅匀,放入盐,出锅。

    孕妇吃东西,她尽量不给放味道浓的调料。香菜麻油之类的东西……味大,又精贵。

    两菜放大伯母面前一推,又指了指罗欢乐那边。

    大伯母立刻端了出去。厨房门一开,便又听到那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过几天那边要来挑人,你说咱们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兵,人家说要就要走了。我这心里憋屈……”

    “老刘,你这话可不对啊。不管在咱们这,还是去别的地方,那都是为保卫国家……”

    欢喜将厨房门关上,坐在煤炉边上。煤炉上炖着鸡汤,那是为罗欢乐专门炖的。这年头,也就孕妇还能吃点好的了。

    捏了捏手腕,除了皮就是骨头。不过,已经有些力气了。不像刚到这世界时那样,连走路都费劲。

    “哎哟,好,好好。可算吃下去了,我就说啊。阿喜的厨艺,那可是你爷亲手教出来的……”大伯母端着两个空碗。不管是藕片,还是豆腐汤,全都吃得干净。“阿喜啊,多亏了你啊。”

    摇头。

    “我就说吧,咱们家里,厨艺最好的就是你爷了。可惜,你大伯跟你爸都没学到这手艺。尤其是你大伯,这辈子他就没闹明白,一碗菜里该放多少盐……”

    “要不说这事儿还得看天份呢。当初你爷要进山,几个娃娃里选,就你被选上了。你爷那时就说了,这么多孩子里,就属你最聪明。可不是,你看看,这么多娃里,就你上了高中……要不是江家的那个王八蛋。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唉,我跟你说啊,这孕妇有些东西不能吃,回头我跟你说说,你注意着点……”

    点头。

    大伯母说到一半,去看了趟罗欢乐,见她睡了,才又欢天喜地的回来,一个劲的说好,说多亏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