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五十一章 雪球大战
    回头间,只见一高一矮的两个中年男人,仓惶地逃进客栈。

    那矮个子不知是脚短跑不及还是过于恐慌,右脚没跨过门栏,整个人扑了进来,一下子滚到邵枫的脚边。那高个头见客栈虽然萧条,除了掌柜的和店小二,还有三个人在此喝酒,于是连连高声呼叫:“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啦,杀人啦!”

    邵枫见那矮个子五短身材,那高个子身高九尺,两人身形奇特,且像是习武之人。于是起身,正要上前问个究竟。

    此时,一个貌美的妙龄女子已闪进客栈里来。

    那女子不过十七八岁,黑发犹如瀑布般倾泻纤腰之间,饱满的前额上一缕青丝如玄月一般,映照出她冷艳的容貌。女子一身白羽为衫,露出纤长的四肢,冰肌玉骨。她双脚赤裸,观其妆容,实不像中原女子。

    掌柜的见她骤然进来,怕生事端,连忙上前点头哈腰,嘻嘻问道:“姑娘请问你是住店还是……”

    “不关你的事,给我让开!”白羽女子不等掌柜的说完,一掌击在掌柜的胸口上,顷刻间掌柜的飞身出去,重重地摔坐在沈碧瑶身后的酒桌上。

    那酒桌顿时炸了个粉碎,四分五裂的木桌板上竟结成了一层薄霜。掌柜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似乎一点也无大碍,但却着实后怕,连滚带爬地躲到柜台后面,再不敢出来了。

    “好一招‘隔山打牛’!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奇特的掌法,若不是这女子手下留情的话,那掌柜的只怕命毙当场了!”沈碧瑶见那白羽女子年纪轻轻,其深厚内力远远在她之上,不禁暗自叹服。

    邵枫却大吃一惊,道:“是天山派的‘蚀骨风霜掌’!”

    白羽女子看向邵枫,笑道:“小子,有些见识!”

    那矮个子见白羽女子杀气腾腾,掌柜的和店小二又躲得无影无踪,忙抱住邵枫的大腿哀求道:“大侠救命啊,大侠救命啊!”

    邵枫低头向那矮个子的喝道:“男子汉大丈夫,摇尾乞怜像什么样子!”仔细再看那矮个子和高个子的样子,邵枫不由得心头一震,暗想:“这两个人好面熟!”

    邵枫的思绪斗转,回到了十岁那年:

    那年正值六月,虽然天山脚下已是一片绿荫,但雪山之上仍是积雪覆盖。

    年幼的邵枫独自躺在山顶,惬意地沐浴着阳光。

    忽听得山下传来一个男人抱怨的声音:“我早劝你不要上天山。这天山上长年积雪,即便是死人,也早已埋没雪底,哪里能留下什么宝贝能给咱们找到?况且江湖上盛传,这天山上有只‘天山雪妖’,厉害至极,若是咱们不幸碰上了,还不丢了性命?即便真是找到了什么值钱的宝贝,也没命享咯!”

    邵枫蓦地翻身跃起,俯视一看,只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山腰间徘徊。他二人手中各执着一根枯树枝,时不时地在厚厚的积雪中刨上两刨。

    但听得那高个头男人道:“闭上你的乌鸦嘴!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一百多年来,不少人上天山皆丢了性命,肯定留下了不少金银财物或者神兵利器。这个时节,天山积雪融化,说不定能有一、两件宝贝浮现出来,若是给你我二人捡到,总比偷偷摸摸来得容易些。你若不是贪财,又何必跟我上山。既然来了,咱们一无所获,下山也就罢了。你再说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

    邵枫虽然当时年幼,可一听这两人的谈话,不禁鄙视,心中暗道:“偷鸡摸狗、不劳而获等字眼,用着他二人身上是再贴切不过的了!难怪长年以来,上天山九死一生的人比比皆是,而我们天山派的门规却是‘只可旁观,不可现身’。如今看来,不单单只是怕外人发现我们天山派的所在,更多的是上天山之人皆是一群鸡鸣狗盗的鼠辈,就算冻死或被雪埋皆是活该。我们天山派自然是不必理会,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邵枫越想越生气,便抓起一把雪球,狠狠朝山腰那高个头的男人砸去。

    虽然山顶与山腰相隔甚远,但天山派的内功心法高深莫测,邵枫只修炼了短短不到十年,已有一般人三十年的内力。而且此时他居高临下,虽然只是孩童普通的发泄,但是这么一扔也打得那高个头踉跄了两步。

    高个头原本正俯身寻找宝贝,骤然后脑勺吃痛,以为是矮个子戏弄他,便回头怒道:“你打我干嘛?”

    矮个子一脸茫然,道:“我没有打你。”话音未落,头上风声飒然,抬头之际,但听得“啪”地一声,矮个子巴掌大的脸上又冷又疼,给一团雪球打了个正着。幸亏他及时闭眼,才未伤到眼睛。

    邵枫见他睁眼之际,两个圆碌碌的黑眼珠一转,竟像是一个逼真的雪人,不禁拍手跳起来,哈哈大笑地道:“有趣,有趣!”

    高、矮二人原本心有余悸,虽然一人挨了一下,却不敢作声。忽听得有孩童的声音,这才稍稍放大了些胆子。

    矮个子一把抹去脸上的冰雪,只觉得给寒风一吹,更加刺痛。他厉声喝道:“是谁?给老子滚出来!”

    高个头放眼远眺,发现了邵枫弱小的身影,忙指向山头,怒道:“在那里!我们上去抓那臭小子!”

    矮个子顺着高个头手指的方向望去,见阳光下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毛孩子,之前的恐惧骤然消失,当即和高个子一齐朝着邵枫奔来。

    邵枫自幼很少见到有人上山。即便是有人来了,也只能听姥姥的话,远远地看上几眼,哪里能说上一句话?如今见这一高一矮的男人要上来抓他,邵枫非但不害怕,反而兴奋不已,如同找到了玩伴一般。他冲着他二人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笑道:“来呀,来呀,有本事上来抓我呀!”

    雪山上长年积雪覆盖,没有一条直径小路可通往山巅。而越往上爬,山壁越是陡峭。那一高一矮两人的轻功平平,最后只能手脚并用,如两条冰虫一般,往上缓缓蠕动。

    邵枫见他二人的狼狈模样,觉得甚是可笑。嘿嘿笑声之间,又坐在回雪地上。他将双腿悬在崖边一荡一荡,笑道:“你们爬得这么慢,我都要睡着了!”

    高个子抬头骂道:“臭小子别得意,等老子上来,非打烂你的屁股!”

    “哼!”邵枫右手抓起一把冰雪,便朝那高个子扔去。

    高个子身子微侧,躲了过去。

    邵枫这次没有扔中,反而觉得有趣。左手一抬,又抛出一个雪球,朝矮个子砸去。

    矮个子脑袋一缩,雪球从头顶嗖地飞过。

    邵枫笑道:“好玩,好玩!”当即双手并用,不停地抓了身旁的积雪,砸向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原本要爬上山顶已经不易,如今还要躲避邵枫的雪球,恼火更甚,叫骂道:“小王八羔子,别给老子们抓到了……”

    邵枫对他二人的漫天叫骂只听不闻,乐此不疲地抛着雪球。他越抛越快,呵呵笑声之中,抛得大大小小的雪球向着高、矮二人乱飞。

    那高、矮二人原本还能躲避雪球,勉强上山。当下非但停滞不前,头上、背上、腿上皆挨了好几下,又痛又冷,不禁暗暗叫苦。

    其实他二人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虽然不及邵枫三十年的内力,但武功却远远在十岁的邵枫之上。若是在平地上,定能以招式取胜,将邵枫制服。

    只不过当下,邵枫居高临下,占了地理优势,加之山上的寒气逼人,高、矮二人要抵御寒气之余,还要避开邵枫抛下的雪球。他二人应接不暇,才吃了大亏。

    虽然眼下吃亏,但高、矮二人给一个十岁的孩童戏耍,心中岂能服气?便硬着头皮,顶着一个个雪球,继续往山顶上爬。任凭脸上给雪球打得红肿起来,依旧缓缓向上爬。

    邵枫见他二人索性不闪不避,最后接连抛下的几个雪球都硬着头皮迎上来,顿时觉得没了乐趣。

    眼见高、矮二人相距只有十丈之远,邵枫暗想:“我们天山派的门规,有一条是‘对上天山的不速之客,只可旁观,不可现身’。之前他二人离我较远,我算是‘远观’。若是他们爬上山顶,我岂不是‘现身’了?天山派的规矩,我可不能破了!”

    邵枫年纪幼小,加之贪玩心大起,一心想与这高、矮二人“玩耍”,便钻字眼的空子,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他当下起身,低头喊道:“你们下山去罢,我要回去了!”

    高个头骂道:“小王八羔子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矮个子怒道:“你喜欢打雪仗么?老子今天抓了你当靶子,打得你老娘都不认识!”

    邵枫不知矮个子是在骂人,只是见他二人脸给雪球打得又红又肿,便笑道:“你们现在回去见你们娘亲,她们只怕未必认识你们了!我只能‘远观’你们,可不能‘现身’在你们面前!我得走了,不能跟你们玩了!”

    高、矮个子给雪球打得浑身疼痛,又听了邵枫的话,更加怒不可遏,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异口同声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话声甫毕,忽然见远处一卷白色疾风呼啸而来,霎时间已到眼前。

    “姥姥,姥姥……”夜狼喜道。

    话还为说完,姥姥已飘到跟前,正色道:“跟我回去!”手起一掌,登时削下崖边一大块冰石。

    高、矮二人大惊失色,但听得噔噔作响,大冰石已缓缓滚下来。

    邵枫正俯身看时,只觉背心一紧,姥姥腾空而起,如老鹰抓小鸡般,带着他飞出了十几丈远。

    只听得身后传来那高、矮二人的声音:“哎哟,哎哟,我的亲娘咧,是天山雪妖!”

    邵枫闻声回头,见他二人疾滚下山,却比上山时快了百倍。只是不知他二人是失足滚下山,还是自知跑不过所以自己滚下山的。

    眼下那块大冰石已滚成十丈高的大雪球,追在他二人后面。如此一前一后,三个“雪球”如赛跑一般,直直地滚下山去,顷刻间便消失在视线里。

    邵枫暗想:“这雪球滚得虽不算快,但以他二人的轻功,也只得以这种方式下山或许能逃得过了!”

    虽然时隔八年,可至今回想起当时那高、矮二人滚下山时的狼狈模样,邵枫仍然是觉得好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