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四十八章 菀青之死
    沈碧月在树上听了这话,浑身顿时僵硬了,暗暗想着:“她就是我的唐朝老姐!原来唐朝老姐真的没有死!”

    邵枫惊道:“什么?你说……你就是沈碧瑶?”

    沈碧瑶道:“没错!”

    邵枫问道:“那……萧前辈呢?”

    沈碧瑶道:“师父她……早在十年前,已经死在了倪倩红的手中!”

    原来当年灭门之时,沈碧瑶被倪倩红的毒蛇咬伤,中了一种叫做‘九花断魂香’的剧毒。幸得萧菀青每日运功帮她驱毒,才能保住了性命。只是萧菀青却因此而元气大伤,一病不起。

    而萧菀青又担心再遇到倪倩红,保不住《灵犀剑谱》和沈碧瑶的性命,有负了大师兄沈沐白所托,于是只能带着沈碧瑶在江湖上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这一天她们师徒二人辗转来到了荆州。

    萧菀青见此地人杰地灵,百姓其乐融融,遂想起当年她与师兄沈沐白和师妹倪倩红浪迹江湖时也到过这里,亦是此番繁华景象。只可惜如今物是人非,萧菀青不禁惆怅满怀,不期间,走到了一家客栈门口。

    萧菀青抬头见上面牌匾上写着“归不归”,往事历历在目:

    当年他们师兄妹三人路经此地。萧菀青抬头见那客栈名为“归不归”,不禁笑道:“这家客栈的名字真有意思。”

    “归不归?欲归不归。中原的生意人不是最讲究彩头么?这个名字一看就不吉利,看来这个客栈的掌柜胸无点墨。”倪倩红也笑道。

    萧菀青点头赞同道:“难得你我这一次见解相同!我敢打赌,这家客栈一定门庭冷落。”

    “我看你们两个胸无点墨才对!千万别被别人听到,否则定要贻笑大方!”沈沐白呵呵笑道,“我记得中原有一首古诗,‘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这招牌的出处便在这里。出门在外,难免有思乡之情。这家客栈的掌柜,善于捕捉人心,使来往的行人宾至如归。我敢打赌,这家客栈一定客似云来。”

    萧菀青当时还半信半疑,可踱步进去果然见里面宾客如云……

    如今萧菀青再和沈碧瑶走进客栈,她一见眼前的情景,恍如跨过时空,回到当年他们师兄妹三人携手江湖的日子。萧菀青不禁心潮澎湃,百感交集,掌不住咳嗽起来。

    年仅五岁半的沈碧瑶道:“师父,您风寒未愈,不如先回客房歇息。瑶儿出去给您请大夫。”

    萧菀青道:“不必了。”转身向迎上前来的店小二道,“给我一间客房就行了。”

    店小二答应着,便领着萧菀青和沈碧瑶两师徒去了木楼上的客房,才自行去了。

    沈碧瑶见萧菀青面色苍白,咳嗽不止,便执意要去给萧菀青请个大夫来瞧瞧。

    而此时倪倩红也踱步进店。她瞧见从楼上下来的小姑娘,一头长髻垂于腰间,前额两侧盘辫着两缕青丝,灵动有神的一双眼睛显露于面纱之上。她一袭白衫,飘飘渺渺,恍如世外仙童。

    倪倩红不禁看得有些呆了,心中暗想:“看这女童的行为,似有习武,只是不知她师父是谁,能调教出这等风流的人物?若我能将她收为我门下弟子,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想到这里,眼见那女童已扶着栏杆下了一半,忽听得从楼上传下一名女子的声音道:“瑶儿,你不必去了!”

    倪倩红心头一震,“这声音好生耳熟!”抬头往楼上一看,那人果然是萧菀青!

    只见她面带病容,萎靡不振,倪倩红不禁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倪倩红转念想到,这蒙面的女童定是三年前萧菀青抱走女婴,于是惊声喝道:“原来那个贱人所生的孽种还没死!”

    说罢,倪倩红纵身跃起,双手一前一后,便要把沈碧瑶拿住。

    萧菀青大惊失色,连忙扑身下去,搭救沈碧瑶。毕竟她是从上至下,虽然身体不适,却比倪倩红抢先一步挡在沈碧瑶面前。

    萧菀青右手一抬,手中青铜玉箫剑已将倪倩红的手格开。

    倪倩红侧身一转,右手一伸,便越萧菀青左侧,去擒沈碧瑶。

    萧菀青大吃一惊,当即亮出软剑,侧身一转,由下至上,便朝倪倩红手臂削去。

    她二人相距甚近,萧菀青出手又快,只见剑光一闪,倪倩红只得缩回右手,转身逼退到楼梯之下。

    “瑶儿,你带上行李先走。”萧菀青扭头向侧,向沈碧瑶命令道。

    “师父……”沈碧瑶虽然年纪尚幼,但也知来者不善。她如何肯丢下师父离开?于是只站在萧菀青身后,却不移动半步。

    萧菀青厉声喝道:“我叫你走,你听到没有?是不是连师父的话,你也不听了?”

    沈碧瑶只得含泪,转身上楼,去拿行李。

    倪倩红冷笑一声,道:“想走?没这么容易!”话音刚落,她纵身一跃,便飞到楼上,落在了沈碧瑶的面前。

    倪倩红狞笑着,十指弯曲,便向沈碧瑶的双肩扣去。

    岂料沈碧瑶双足移动,身子微转,瞬间已闪到倪倩红的身后,转身进客房去了。

    倪倩红实在想不到沈碧瑶小小年纪,竟然从萧菀青这里学得如此高深莫测的轻功,当下大吃一惊,面色骤变,道:“想不到,萧师姐你学得如此奇特的轻功,还教给了这个孽种!”

    萧菀青冷笑一声,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倪倩红哼了一声,侧身闪进客房,便要去拿沈碧瑶。

    此时萧菀青已经赶到,手中长剑已到倪倩红的眼前。

    倪倩红只得避剑回闪,她冷嘲热讽道:“想不到萧师姐你的心胸这么宽阔。不但替那个贱人养孩子,现在居然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顾,运功帮这个孽种驱毒,还教这个孽种武功!”

    萧菀青道:“你害得大师兄家破人亡,残害沈、邵两家几十口人命。今天我就要替枉死的人,讨回公道!”

    倪倩红冷笑一声:“就凭你?只怕没这个能耐!”说罢,她掌风如刀,直逼萧菀青面前。

    萧菀青竟然不知倪倩红学得如此高强的武功,惊奇之余也浑然抵挡不住。她只得节节后退,却仍是中了倪倩红这一掌。

    顿时听得胸骨碎裂之声,萧菀青已摇摇欲坠,眼冒金星。

    此时沈碧瑶拿着包袱,连忙跑出房门,一把将萧菀青扶住,连声唤道:“师父,师父……”

    倪倩红左手一把钳住沈碧瑶的手腕,将其控制在身旁。她右手抬起,便要出掌击向沈碧瑶的天灵盖。

    “不要!”萧菀青惊声喊道,“你不是想得到《灵犀剑谱》吗?我给你!”

    倪倩红闻声停手,半信半疑道:“《灵犀剑谱》在你这儿?”

    萧菀青连声点头道:“没错!你放了瑶儿,我便把剑谱交给你。”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师父当年把《灵犀剑谱》交给了大师兄,怎么会在你这儿?”倪倩红口上说着不信,双手却丝毫未动。

    萧菀青见倪倩红有些迟疑,于是道:“当然是大师兄给我的。你赶快放了瑶儿,否则我一把火烧了它!”

    说话间,萧菀青右手取出火折子,左手伸进衣袋里取出《灵犀剑谱》,将其放于火苗之上。

    倪倩红到萧菀青手中的锦卷,喜出望外,连忙将沈碧瑶松开,生怕萧菀青将剑谱烧毁。

    “我已经放了她,你还不把剑谱交给我?”倪倩红右手微微抬起,缓缓走向萧菀青,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菀青左手上的锦卷,只待趁其不备便抢过来。

    萧菀青双手丝毫没有移动,领着沈碧瑶缓缓下楼,眼睛一直不敢离开倪倩红,生怕她扑上来,抢走剑谱。

    萧菀青和倪倩红如此僵持着,皆不敢先有所行动。

    倪倩红眼见萧菀青和沈碧瑶师徒二人已迈出客栈门口,不禁有些着急,只得软硬兼施,道:“萧师姐,你只要把剑谱交给我,我保证饶了这个孽种的一条狗命。”

    萧菀青冷笑一声,忽然左手将锦卷一抛,丢到沈碧瑶的怀里,大喊一声:“快跑,快跑!”

    沈碧瑶虽然年幼,但也懂得审时度势,当即怀抱剑谱,转身便逃。

    倪倩红气急败坏,咬牙切齿道:“岂有此理!”说罢,纵身一跃,双足轻点,便越过萧菀青头顶,去追沈碧瑶。

    萧菀青肋骨已被倪倩红的掌力震碎,只得踉踉跄跄地跟上去,却是追不上倪倩红。

    但见倪倩红快步上前,左手一伸,搭在沈碧瑶的左肩,顺着沈碧瑶的小手臂往下一滑,如抽丝剥茧一般,左手一转,死死将沈碧瑶的手腕扣在身后。接着倪倩红用力将沈碧瑶向后一拉,便将剑谱夺了过来。

    沈碧瑶大吃一惊,却也无能为力。

    倪倩红顿时右掌伸出,便已直逼沈碧瑶眼前。说时迟那时快,萧菀青当即扑上前来,一声喝道,已替沈碧瑶挡住了这一掌。

    倪倩红这一掌卯足了力气,欲置沈碧瑶于死地,岂料被萧菀青挡住,她不由得大吃一惊。倪倩红没有想到,萧菀青为了救陈黄莺的女儿,当真连她自己的性命也可以豁出去!

    萧菀青右手一抬,抛出一枚烟雾弹。

    倪倩红唯恐有毒,连忙转身抬手捂住口鼻。待烟雾散尽,她回头再看时,早已没了她师徒二人的踪影。

    倪倩红怒不可遏。她连忙打开锦卷一看,果然是《灵犀剑谱》。惊喜之余,却又懊恼让萧青两师徒逃跑了,倪倩红只得咬牙切齿地道:“萧菀青,你中了我的‘玄天真经’,看你能带着这个孽种跑得了多远!”

    说罢,倪倩红连忙收起剑谱,四处追寻她师徒二人的下落。

    可惜城内寻遍了皆不见萧菀青和沈碧瑶的踪影,倪倩红心想:“她师徒二人定是逃出城去了!”于是连忙追出荆州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