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四十七章 魔岛妖女
    邵枫的内力极其深厚,此时擒住金玲的剑身,即使金玲使出浑身力气,也不能将剑抽出一分一毫。

    她一双细眼直直地盯着邵枫,见他面如冠玉,剑眉入鬓,星眼深邃,鼻梁提拔,身材健硕,实乃难得一见的美男子。金玲不由得眼睛一亮,问道:“你是哪个门派的人,竟然敢多管闲事?”语气虽然强硬,却不似之前那般犀利。

    “在下天山派弟子,邵枫!”邵枫道。

    火月在一旁喝道:“原来是天山派的臭小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识相的,就速速离开!”

    邵枫嘴角上扬,冷笑道:“你们方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不就是龙蛇岛的……妖女么!”他故意将“的”字拉长了说。

    “岂有此理,臭小子,你敢对我们无理!”金玲怒道,只是手中的长剑却怎么也从邵枫的手中拔不出来。

    火月身子微侧,右手一抬,一条橙色丝带攸地一声,如同一把橙色长剑般直驱邵枫胸口而来。

    邵枫左手五指一曲,竟然将丝绸一端紧紧拽在手中。火月大吃一惊,左袖一伸,从里面飕地又飞出一条丝带。邵枫大吃一惊,右手随即松开了金玲手中的长剑,又将火月的另一条丝带牢牢地拽在了手中。

    那金玲兀自使力抽剑之中,想不到邵枫会冷不丁地松开手,身子像后踉跄了几步,幸得水仙即使扶了一把,才不至于摔倒出丑。

    “臭小子,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金玲暗暗骂道,又见火月此时已被邵枫钳制住了,不禁大惊失色。

    她低声向水仙道:“火月的这招‘流水落花’只出了一半,便给他接住了。此人的内力远远在她之上,若他此时强行使内力回夺火月的丝带,定是火月要吃大亏的。”

    水仙舌挢不下,眼珠一转,当即双手齐舞丝带,直朝邵枫面门袭去。

    邵枫双手拽着火月袖中的丝带,双足轻点,纵身跃上水仙的兰色丝带。

    水仙丝带空中骤然回转,直袭向邵枫的背心。

    邵枫双脚起落极快,使出天山派的轻功“踏雪寻梅”,直朝水仙奔来。

    水仙惊慌失措,瞪大眼睛,正想该如何招架时。只见眼前一道白光,却是金玲出剑将邵枫逼退。

    金玲这招极快,且那把长剑锋利无比,剑光在月下着实刺眼,邵枫实在没有看清她是如何出招。

    邵枫只得松开火月的丝带。只是双脚刚沾地,金玲的长剑直驱,已直刺向邵枫的心口。他吸了一口气,胸口陡然缩了半寸,低头一看,那剑尖也只差半寸便刺进心窝了。邵枫瞪大眼睛,身子微侧,那长剑直从他腋下穿过。

    邵枫顺势右手伸出,反掌疾抓,便要去夺她手中的宝剑。

    只听得金玲大喝一声:“好!”蓦地一道白光由剑身横切而出,剑气如虹,直斩腰间。

    邵枫随即一跳,向后空翻,在空中时只觉那剑气飕地从头顶跃过,落地后仍旧心有余悸。心中暗想:“她这一招便是之前对付逍遥仙子的那招,果然厉害!若非我反应快些,闪避及时,只怕早已人头落地了。”

    “轻功不错!居然能躲过我这一剑。”金玲不禁赞道,微微一笑。

    只见邵枫右边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目不稍瞬地看着金玲,道:“你这一招虽然厉害,但是已经被我识破。若是还要动手,我便不客气了!”

    其实金玲这招“横扫落花”乃是沈沐白的绝技,根本很难破解。虽然邵枫和逍遥仙子二人对付金玲、水仙和火月三人不一定会输,却也并无胜算,他这么说也只是吓唬吓唬金玲,想令她知难而退罢了。

    只是金玲被邵枫这样一瞧,心头竟砰砰直跳。她剑身一送,收回鞘中,向着邵枫道:“哼,是吗?”言语中,显然已经识破了邵枫的诡计。

    岂料金玲又道:“不过我暂且没功夫跟你这个天山派的臭小子周旋,我们走!”说罢,转身便走。

    水仙和火月愤然转身,跟着金玲去了。才行了几步,金玲蓦地转身,冲着邵枫浅浅一笑:“我叫金玲。姓邵的,你记住了。改日待本姑娘办完要紧的事,定会再向你讨教天山派的武功。”

    邵枫回道:“随时恭候!”

    金玲又冷笑一声,才转身带着两名师妹,走进了树林的白雾之中。

    “不许走!”逍遥仙子大喝一声,便要追去,却被邵枫一把拉住了胳膊。

    “你根本就不是她们三个妖女的对手,况且现在又受了伤,别追了!”邵枫劝道。

    逍遥仙子一把甩开邵枫的右手,喝道:“不用你管!”只是扭头再看,却早已不见了金玲、水仙和火月的踪影。

    逍遥仙子怒目而视,冲着邵枫埋怨道:“都是你,放跑了那三个妖女!”

    邵枫从肩间取出一瓶金疮药,道:“挑一些撒在伤口上,先止住血再说。”

    沈碧月在树上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低声骂道:“臭空调,死邵枫,把我送给你的金疮药又送给别人!我以后再不要送你什么东西了!”

    逍遥仙子看向邵枫,怔怔地道:“你我萍水相逢……为何对我这么好?”却不伸手去接药瓶。

    邵枫道:“虽然我想从你口中得知玉箫仙子和沈碧瑶的下落,但是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勉强。”

    逍遥仙子浑身一震,问道:“你认识沈碧瑶和我师父?”

    邵枫点头道:“没错!其实……你萧前辈是我姨父的师妹。此事说来话长。你先把金疮药抹上吧,不然我真怕你会失血过多。”

    逍遥仙子半信半疑地从邵枫的手中接过金疮药,靠在沈碧月爬上的红杉树干,忍着伤痛自己解开衣衫涂上了金疮药。而此时邵枫早已转过了身去。

    虽然邵枫是背对这逍遥仙子,但逍遥仙子腰间的肌肤在月下显露出来,场景却也十分暧昧。树枝上的沈碧月就像喝了一大缸醋似的,暗暗发誓,再不要理邵枫这个中央空调了!

    这金疮药果然奏效,一经涂上便立刻止住了血。逍遥仙子又扯下衣角包扎好伤口,重新穿好衣衫,问道:“你究竟是何人?”言语中似乎为方才的气氛而羞涩。

    邵枫道:“实不相瞒,其实‘俏雨郎君’邵华乃是我爹。而逍遥仙子的师兄,沈碧瑶的爹‘伏魔散人’,正是在下的姨父。”

    逍遥仙子激动地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已转到邵枫眼前。

    邵枫掏出脖子上的金锁片,道:“有此金锁为证,这正是当年我姨娘,也就是沈碧瑶娘的遗物。”

    逍遥仙子拿在手中,在月下翻看着金锁上的诗文,口中念道:“‘声声报春新,孑然一身金。绕梁久不绝,天上一点金。’果然是我娘的遗物!”

    邵枫和树上的沈碧月听了这话,皆是一惊!

    “你娘?那么你是……”邵枫顿时目瞪口呆了。

    只听逍遥仙子缓缓地道:“我就是沈碧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