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四十四章 肌肤之亲
    邵枫带着沈碧月逃了良久,不见黄山七丑追来,他二人心中稍稍安定了些。只是沈碧月每行一步,胸口便刺痛一次,胸腔的那根银针似乎一点一点地往身体里钻似的。

    “我要死了!”沈碧月低声呼唤了一声,已经昏死了过去。

    邵枫连忙将她抱起,只见白玉面具之下微微闭着的嘴唇已经苍白无色。

    邵枫暗想:“看来得先找个地方替她疗伤。”只是张望四周,荒郊野外,哪里有什么人家?

    突然一声闷雷轰隆作响,眼看一场大雨将至,邵枫只得抱着沈碧月躲进了一个小小的山洞之中。

    邵枫将沈碧月抱上山洞中的一块光滑的大石上,让她平躺在上面。

    只见她气息微弱,心跳缓慢,迟迟不醒。邵枫心想:“她中了穿山豹的穿云针,只是不知道那暗器上面有没有毒?若是不及时拔出来,只怕性命堪忧。只是暗器在胸口的位置,不解开衣衫是看不见的……可男女授受不亲……我……”

    邵枫犹豫不决,也不知如何是好。

    “如今也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邵枫说话间,已跳上大石,扶起沈碧月的上身,屈膝而坐,运气试图将暗器逼出来。

    只是这穿山豹的穿云针好生厉害,邵枫如此深厚的内力,几次催劲,却丝毫不奏效。

    沈碧月得邵枫输送了一些真气,此刻已经痛醒。她缓缓睁开眼睛,气若游丝,道:“没用的……没用的……”沈碧月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地倒地。

    邵枫忙伸手将她揽在怀中,只觉她浑身冰凉,没有了一丝温度。

    “姑娘……姑娘……你别睡啊……姑娘……”邵枫高声喊道,试图让她闭上的双眼张开。

    沈碧月听着邵枫胸口砰砰的心跳,感觉他双臂有力的拥抱,此刻也顾得害羞,只是倍感温暖。

    她心中暗想:“要是这个时候我是自己的模样,而不是这身装扮,枫哥哥也会这么做吧?呵,看来,他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好,我对他而言也并不特殊。”

    沈碧月想起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呐呐地道:“‘只温暖你一个人,对别人冷若冰霜,这才是暖男。暖一堆人的那是中央空调’!呵呵,原来你不是暖男,是中央空调!”

    “中央空调?”邵枫心中不解,问道,“那是什么?能救你吗?”

    沈碧月无力地笑了笑,骤然明白了一道理,心中暗想:“原来男人是经不起考验的!虽然女人考验男人是因为对男人的信心不够,然而考验之后对男人的信心却更是不够了……或者,用一个谎言去考验一个男人的真情,其实一开始就是错的!”

    沈碧月突然间很恨自己。她恨自己为什么之前要跟邵枫说谎,告诉邵枫跟他金锁定亲的人是沈碧瑶?她恨自己为什么要易容成逍遥仙子的模样,再来试探邵枫的真情?她恨自己为什么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儿女情长?

    “不知道我死了之后,灵魂是留在唐朝还是返回二十一世纪呢?死……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还要替唐朝老妈他们报仇呢!”

    沈碧月想到这里,又努力睁开沉重的双眼,看着眼前这个俊俏的男人,缓缓地道:“你……你解开我的衣衫……闭上双眼……帮我……帮我……把……银针吸出来……”

    邵枫面上青一阵的白一阵,他怔怔地看着沈碧月,心中暗想:“要我帮她把银针吸出来,岂不是与她有肌肤之亲了么?男女授受不亲,我若是这么做了,月儿……月儿她……”

    邵枫此时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沈碧月,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和沈碧月并没有任何关系。可还是觉得要是这么做了会觉得对不起沈碧月,感觉就像是一个丈夫背着妻子出去鬼混的感觉一样!

    邵枫当下犹豫不觉,他透过白玉面具,看到白衣女子那双黑漆漆的眼珠泪光闪动,骤然想到沈碧月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禁心中一荡,又想:“救人要紧!若是再迟了,只怕这位姑娘的性命不保。见死不救和杀人凶手有何区别?难得人家姑娘都不介意了,难道你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拘泥这些……”

    想到这里,邵枫把心一横,将沈碧月平放在大石上,伸手便去解开她的白纱外衣,接着又去解里面那件纯白色的内衣,只露出沈碧月雪白的胳臂和一件绣着几根翠竹的月白色肚兜。

    沈碧月肌肤胜雪,那月白色肚兜也略显微黄,邵枫不经想起了在温泉初见沈碧月时她的那身大红肚兜,一时想得出神,眼光兀自目不稍瞬地落在沈碧月吹弹可破的肌肤上。

    “你……还在看什么?还不……快闭上眼睛!”沈碧月紧张到颤抖的声音道。

    邵枫目光上移,但见沈碧月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料想白玉面具之下定是面如桃花,娇羞无比。

    “我……”邵枫清了清嗓子,轻轻地道:“……我闭上眼睛,怎么看得见银针的位置?”

    沈碧月觉得他这话不假,便也不再作声。

    邵枫轻声问道:“我……解了哦?”

    “嗯!”沈碧月紧闭双眼,将头扭到一边。虽然她是一个思想开放的二十一世纪青年,但是要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赤身裸体,叫她情何以堪啊?

    邵枫血气方刚,闻到她身上阵阵的体香,一颗心已经跳到了喉咙。

    他双手微微发颤,正要去解沈碧月的肚兜,忽听得沈碧月微弱的声音颤抖地道:“你……你记得看一眼银针的位置……就……就要闭上眼睛……”

    邵枫低声应道,便解开了沈碧月的肚兜,此时凹凸有致的胴体在他的眼中一览无遗。

    沈碧月等了良久,只觉微风吹来,上身丝丝凉意,转头睁眼却见邵枫兀自痴痴地盯着自己的胸脯看,不禁怒道:“你……你看……看够了……没有?还不……闭眼!”

    邵枫抬头见沈碧月双眼湿润,与沈碧月那双眼睛相似得紧。他不由得心头一震,当即闭上双眼,垂头双唇去寻沈碧月中针的位置。只是双唇一触碰到沈碧月柔软的胸脯,只觉温香软玉,肤如凝脂,不禁丹田一股热流,随时如烈火般将自己吞没。

    “你……再往右边……一点啊!”沈碧月哭着道,声音却越发无力了。

    此时右眼已瞧见她“膻中”右侧半寸泛着银光,料想定是那根银针。邵枫又闭上双眼,双唇贴了上去,用力吸吮,只感到沈碧月身子微颤,听得她禁不住一声呻吟。

    口中的银针渐渐露出了头,邵枫用两排牙齿将其钳住,脑袋后仰,用力将银针拔了出来,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一看,原来只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绣花针。

    邵枫不禁叹道:“想不到那女人的暗器这么了得,只是一根普通的绣花针,就险些要了你的命。”

    沈碧月道:“不然……她怎么会有一个外号……叫做穿山豹!”沈碧月本想趁邵枫眼光落在绣花针上,自己穿衣起身,谁知胸口吃痛,坐不起来。

    邵枫低头,见沈碧月已自己用内衣遮住身体,便道:“你要起来么?”伸手便要去抱沈碧月坐起来。

    沈碧月喝道:“你别碰我!刚才……刚才你还没碰够么?”

    邵枫听出她后面这话略有几分羞涩,远不比之前那般凶恶,倒有几分可爱。见她说话已恢复些中气,邵枫心里总算放心了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