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四十二章 鹬蚌相争
    沈碧月和邵枫当即大步快走,只行了几十里的路程,便找到了一家小客栈落脚。两人当即各自回房,去换下身上湿透的衣衫。

    沈碧月回想起在沙滩与邵枫重遇的片段,心中暗想:“不知道邵枫刚才想跟我说什么呢?他突然上前抱着我,该不会是……想跟我表白吧?要是他真的跟我表白,我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他并接受呢?哎,怎么办,怎么办啊?”

    沈碧月不禁心乱如麻,却又有一丝丝好好的兴奋。

    忽听得“砰砰砰”地敲门声,沈碧月心想:“难道是他过来找我了?”

    心中想着,却向着门外问道:“是谁?”

    从外面传来店小二的声音:“客官,我是来送茶水的……”

    知道不是邵枫,沈碧月心中又有些失落。她起身将门打开,转身回到屋内,口中只道:“你把茶壶放下就出去罢。我想休息了,没事别来烦我。”

    只听得身后那店小二嘿嘿笑道:“想休息……就跟我回蝴蝶谷休息去!”

    沈碧月大惊失色,回头再看,只见那店小二右手一抬,扯下人皮面具来,竟然是一个徐娘半老的妩媚女人。这不是千面狐狸是谁?

    沈碧月浑身一震,唤道:“千……千娘娘……你……你怎么来了?”

    千面狐狸冷笑一声,道:“哼,岂止是我?五花虫、白头老怪和胖葫芦都出谷来找你了!”

    沈碧月知道苦头神陀从不出谷,况且是他放自己出谷的,自然不会找来。于是佯装不知,嘿嘿一笑,道:“是么?那……那怎么没……没见到他们人呢?”

    千面狐狸道:“我们出谷来寻你的时候已经商量好了,谁要是能抓你回蝴蝶谷,之后的五年里,谁就排行第一!所以我们分头找你……哈哈,过了今年中秋,你就改口叫我做大师父了!月儿乖乖听话,快跟大师父回去!”言语间颇为得意,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沈碧月听了千面狐狸这话,暗暗叫苦:“他们拿我做筹码,看来势必要抓我回蝴蝶谷不可了!我这次只怕插翅难逃……只是这次回谷后,四位师父一定严加看管,我要是要想在出谷,只怕难上加难了!更何况,现在身世已有了一些线索……还有,枫哥哥……枫哥哥……”

    于是沈碧月当即也不再想下去了,她眼珠一转,灵机一动,冲着千面狐狸身后大喊一声:“咦,白头师父,你怎么也来了?”

    千面狐狸大吃一惊,以为白头仙翁跟踪自己而来。忙回身去看,只是哪里有人?他这才知上了沈碧月的当。连忙转身,见沈碧月已经跳出窗外,逃之夭夭。

    “岂有此理!月儿你给我回来……”千面狐狸又急又恼,连忙跟着跳出窗去,追着沈碧月出了客栈。

    沈碧月武功虽然不如千面狐狸,可轻功却与她只在伯仲之间。

    当即两人提气疾跑,一前一后,跑了数十里,相距却始终不过十丈之远。

    千面狐狸的轻功乃是死穴,心中恼怒,不禁边追边骂道:“死丫头,老娘越追你越跑!快跟老娘回去!”

    沈碧月累得口干舌燥,却不肯停下脚步,回头道:“我不回去。千娘娘,你快别追我了!你再追我,我就背向洛阳跑,让你八月十五赶不回蝴蝶谷!”

    千面狐狸顿时气得面红耳赤,破口骂道:“老娘就是追到天边,也要把你追回来!”

    沈碧月见她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不禁蹙起了眉头。她回头喊道:“哎呀,白头师父,你怎么也追来了?”

    千面狐狸冷笑一声:“老娘才不上你的当!”话音刚落,只听得身后一阵风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影越过头顶,此人果然是白头仙翁田二郞!

    但听白头仙翁嘿嘿笑声之间,已经双足落地,赶在了千面狐狸前头。

    沈碧月心中暗暗叫苦,心想:“一个千娘娘我已经应对不暇,现在连白头师父也找来了。白头师父轻功可比千娘娘要厉害多了,看来我这回定是跑不掉了!”

    正想着,听得身后千面狐狸骂道:“白头老怪,你不要脸,跟踪老娘!”

    白头仙翁嘿嘿笑着,声音又尖又刺耳,只道:“骚娘们,你说老子跟踪你,老子就跟踪你么?路又不是你开的!”说话间,双足在地上一点,便要跳起身来抓沈碧月。

    千面狐狸双手一伸,已抓住了白头仙翁的脚腕。用力一扯,白头仙翁身子不进反退,只得翻身落到了她身后。

    沈碧月回头见状,心中暗喜:“千娘娘和白头师父一向势成水火,要是他们两个打起来,我就渔翁得利,趁乱脱身!”

    只听白头仙翁骂道:“骚娘们,你扯老子后腿干什么?”

    千面狐狸道:“月儿是老娘先找到的,该归老娘!”

    白头仙翁道:“打赌说好的,谁把她抓回蝴蝶谷,算谁赢。你先找到有个屁用!”

    沈碧月此刻也停下脚步,转身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大气道:“我跑不动了,跟你们回蝴蝶谷就是!只是你们正在打赌……我究竟该跟千娘娘你回去好呢呢……还是跟白头师父你回去?”

    千面狐狸、白头仙翁两人一听,大喜,异口同声地道:“当然是跟我回去!”

    千面狐狸瞪了白头仙翁一眼,喝道:“月儿是我找到的,跟你没关系!”

    白头仙翁道:“若是我不追来,以你轻功,追到人老珠黄,你也追不回月儿……哎呀,不对,你已经人老珠黄了……嘻嘻嘻嘻……”说罢捂嘴笑个不停。

    千面狐狸横眉骂道:“白头老怪,你要死么?”手起一掌便朝白头仙翁面门袭去。

    白头仙翁闪身避开,轻松避开千面狐狸这一章,嘿嘿笑声之间,已纵身跃起,越过灌木丛,他双脚轻点,便飞上了一棵高树的枝头。

    白头仙翁冲着千面狐狸吐吐舌头,做着鬼脸,笑骂:“骚娘们儿,有本事上来啊!”他虽然已年过半百,可长着一张满月面,且皮肤白皙,红光满面,如此嬉笑怒骂竟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一般。

    千面狐狸大喝一声,跃身跳起,便飞上树枝。她右手横切,便朝白头仙翁后颈劈去。

    白头仙翁脖子一缩,躲了过去,当即伸出右腿,便朝千面狐狸腰间袭去。

    沈碧月忍俊不禁,心中却暗暗发笑,喜道:“白头师父、千娘娘你们千万不要停手啊!继续打,拼命打,使劲打啊!”

    白头仙翁和千面狐狸二人愈打愈烈,不觉已连拆了二十招。

    他二人十几年来时常斗气打架,沈碧月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她更加不会担心两位师父会有所伤亡,此时便趁机溜走了。

    白头仙翁双手成鹰爪,直拿向千面狐狸的双肩。

    千面狐狸双手齐出,从中挡在白头仙翁手腕处,将他手臂格开。

    白头仙翁嘿嘿一笑,双手一反,如缠藤一般,双臂绕上千面狐狸双臂,身子微微一送,已将千面狐狸双手夹在腋下,而白头仙翁的双手已牢牢抓在千面狐狸的双肩。

    白头仙翁与千面狐狸虽然表面势成水火,却早在二十年前已互生情愫。只因两人个性倔强,皆不肯先向对方表露爱意,于是打打骂骂地蹉跎了二十年。

    如今千面狐狸被白头仙翁这么一擒,两人相距不过一寸。

    千面狐狸早已羞得面红霞飞。她心知肚明,白头仙翁这招已是手下留情,若他使出七成内力,自己的双肩早已被他捏得粉碎。

    千面狐狸娇嗔道:“快放开我,给月儿看见像什么样子?”她说完这话,不禁脸红到了耳根。

    千面狐狸虽然已年近四十,此刻却没有了往常的妩媚和凶恶,宛然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白头仙翁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不禁看得痴痴的,笑道:“我不放,我不放。”

    千面狐狸反手在他腋窝下狠狠掐了一下,直疼得白头仙翁“哎哟”一声,只得将她放开了。

    “骚娘们儿,你还真下得了手!”白头仙翁冷不丁地给千面狐狸掐了一爪,腋下乌青了一块,失声怒骂。

    千面狐狸格格一笑,正要说话,余光中却不见沈碧月的身影。她扭头一看,沈碧月果然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啊哟,不好,又让月儿给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